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73)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而就算如此,这个小鬼也一点不觉得愧疚,直勾勾的注视着她,目光中的敌意非常明显。
  “不管西格纳斯和你保证过什么样的生活,你都没有机会体验了。”布莱克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斯内普,冷冷说道:“正好,我们家也绝不会允许一个混血加入。”
  斯内普一笑:“恐怕您阻止不了西格尔,也无法代表布莱克家做决定。”
  的确,西格纳斯是布莱克家的继承人,从身份上来说拥有大于布莱克夫人的权利,尽管布莱克夫人是他的母亲。不过这个问题在许多年里一直被人忽略了。西格纳斯是个很听话的儿子——至少表面上如此——他不会像西里斯那样和母亲对着干,以至于布莱克夫人没有机会感受长子身为继承人的权利有多大。
  此时突然被斯内普道破,布莱克夫人一时间无法反驳,本就压抑多日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你还嫌不够麻烦吗!”卢修斯咬着牙低声说着,一边靠近斯内普,企图用身体挡住他,免得布莱克夫人突然发难,还是个低年级学生的斯内普无法招架。然而他刚一动,斯内普也跟着动,居然先一步挥动魔杖,朝面前两位女士发起进攻。
  “神锋无影!”从未听过的咒语从斯内普口中而出,卢修斯几乎目瞪口呆的看着贝拉被魔法击中,腹部迸裂出一片血花。这不是一个多了不起的咒语,但对于三年级学生而言已经足够出乎预料。
  “你从哪儿学的这个?”卢修斯茫然的问,疑惑于自己居然完全没听说过这咒语。
  “我自创的。”斯内普说着一把拉过卢修斯,趁着自己造成的短暂冲击,迅速逃出大厅。
  “你什么?”卢修斯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边被拽着跑,一边还在问。斯内普没有空为他解答,只顾奔向庄园大门。
  圣诞舞会聚集了所有的食死徒,这里除了他们两,全部都是敌人。卢修斯那句“魂器”让部分人陷入震惊,一时间都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有条件反射的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立场——从这场已经无可避免的决战中逃离。
  不过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大多数食死徒就算知道黑魔王在做魂器这样危险的东西,也觉得他必然可以解决魂器的诸多负面影响,在炼金术上成就非凡。
  黑魔王在追求永生,也只有他配追求永生这样的命题。
  斯内普和卢修斯在冲出大门的最后一刻被迫调转方向,身后的追兵已经靠近,无数道魔咒向他们袭来,根本不给他们开门的机会。他们只有匆匆离开空旷的门厅,寻找地方躲避。
  往日阴暗的走廊今天也要和他们对着干,在圣诞节的灯光下明亮的难以隐藏任何足迹。斯内普和卢修斯只有不停的跑,才能避免被包围的危险。
  恶咒擦着斯内普的脖子而过,比起被下令杀死的卢修斯·马尔福,反而是针对斯内普的攻击更多。除了有宿怨的贝拉等人,大部分食死徒都并不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获得黑魔王宠爱的混血。
  “我以为西格纳斯的人缘就够差了。”卢修斯喘着气说道,长期缺乏锻炼让他很快就感到体力不支,偏偏斯内普还在拽着他往二楼狂奔,并不强壮的手臂力气大的惊人。
  “你最好少说话。”斯内普感觉到他的拖沓,转身嫌弃的瞪着他说道。短暂的停顿让本就不远的追兵围了上来,斯内普不再耽误,向后甩了几个“神锋无影”,拖着卢修斯继续往前跑。
  庄园大门已经被守住,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没机会跑出去。从二楼往下望去,可以看到那些聚集在一起的食死徒也正仰头看着楼上的追杀游戏。
  也许我今天会死在这,卢修斯苦笑着想,也许马尔福家就要在今天彻底成为历史了。
  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咒语击中了卢修斯的后背,不过被他戴着的各种祖传小玩意儿抵挡了。为了今天能顺利,他可算将马尔福家一半的好东西都挂在了身上。斯内普不像他有一个古老的家族做后盾,不过反而显然比他更游刃有余,还能时不时做出反击。
  卢修斯也是今天才真正意识到,斯内普并不只是个魔药天才,他在魔咒上同样有着光明的前途。斯内普说过每一句话都不只是戏言而已,他说想和西格纳斯并肩而行,那么就会努力去做到。就算西格纳斯不希望他参与进战争,他也会坚持做好准备。
  他们两一路冲到鲁道夫的房间,卢修斯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是鲁道夫的房间,斯内普已经想也不想,直接破门而入。
  “你干嘛?”卢修斯被他拖进去,差点一头栽在鲁道夫的床上。
  斯内普迅速挥动魔杖:“扫帚飞来!”
  墙角的立柜里传来咚咚的撞门声,卢修斯赶紧将柜门打开,就看到里面整齐摆放着两把最新款的光轮系列,以及一个魁地奇球箱。
  “他居然到这儿来还带着扫帚。”卢修斯一边飞快将扫帚拿出来,一边不可思议道,他以为鲁道夫对魁地奇不感兴趣呢,毕竟在学校的七年里,鲁道夫有很多次机会参加斯莱特林院队,但是他都放弃了。
  没时间犹豫,卢修斯骑上扫帚,正准备带上斯内普一起,却见对方已经骑上另一把扫帚,果断起飞从阳台而出。食死徒们已经追来,蜂蛹着冲进鲁道夫的房间,各种咒语密集的攻向卢修斯,他挂在胸口的红宝石挂坠在短短一两秒的时间里耗尽魔力,迅速黯淡。
  “卢修斯!”斯内普的喊声从空中传来,卢修斯猛的冲出阳台,和斯内普一起冲向庄园外。
  银色月光下,他们身上保暖效果并不好的礼服袍子被吹动,在冬季寒风中猎猎作响。卢修斯回头看了眼灯火映照下的庄园,终于有功夫松口气。
  “我以为你不会骑扫帚来着。”他看着斯内普,笑着问。
  “我只是不喜欢。”斯内普说道。他的目光时不时看向庄园后那片湖泊,卢修斯猜得出他在想什么,立即严肃道:“你帮不到他。”
  斯内普扯了下嘴角:“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跑去添乱。”
  庄园边界近在眼前,卢修斯不由放松神经,抬头看着壮阔夜空,然而命运并没有这样就放过他们。身后再次传来咒语的破空声,卢修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鲜血溅了一脸。他茫然转过头,就看到斯内普的胸口像是被炸开了一样,血顺着扫帚流下,一路浇灌在庄园大片的草地上。


第72章 食死徒
  “西弗勒斯!”卢修斯猛的调转方向,在斯内普从半空中掉下去之前接住他。粘稠的血液迅速浸湿了卢修斯的袍子,他手里紧握着魔杖,却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停下。”斯内普脸色苍白,抓着卢修斯的手却很用力。夜风刮在脸上,耳朵里都是猎猎之声,卢修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看到他的嘴唇轻轻张合,似乎在重复着“别停”。
  马尔福家的人一向狡猾也坚强,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斯内普血淋淋的伤口,卢修斯突然生出种恐惧和孤独。他已经没有家人了,难道连朋友也要失去吗?如果他谁都保护不了,即便这场战争取得了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
  斯内普还在流血,还在执着的盯着他。身后,食死徒疯狂的大笑那么刺耳,那些对混血的辱骂像是一把把刀刺进心里。卢修斯咬着牙,非常想让那些人付出代价,却因为实力有限而只能选择继续逃跑。他紧抓着斯内普,第一次后悔没有好好练习魔咒,如果他有西格纳斯一半的实力,也不至于没有丝毫反击的可能。
  “别睡!想想西格纳斯。你可能不知道,那家伙以前对生命可一点都不积极,他是因为你才撑下来的。”卢修斯絮絮叨叨的说着。庄园里能找到的扫帚也就鲁道夫这两把,他们很快摆脱了那些只能用双腿在后面追赶的食死徒,眼看就要冲出庄园大门。只要离开这,他就可以幻影移形带着斯内普去安全的地方。他们可以回马尔福家,那有足够多的魔药。
  “梅林……”他的声音抖的太明显了,斯内普虚弱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实在没力气让他闭嘴。
  寒冷的空气越来越近了,雪花飘在脸上,冰凉中带着希望。卢修斯压低身形,用尽力气加速冲出庄园的魔法阵,冲进圣诞节的冰天雪地。
  黑夜中,一行巫师突兀的站在庄园门口,让刚刚逃出来的卢修斯一口气再次提起。
  “卢修斯!”在他彻底陷入绝望之前,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那些人影中传出,卢修斯努力睁大眼睛,看到科瑞森跌跌撞撞朝他们跑过来。
  脱力感骤然袭来,卢修斯这才发觉握着扫帚的那只手已经用力到麻木。科瑞森已经跑近了,他慢慢降低扫帚,带着斯内普一起摔在雪地上。
  “你们……哦梅林!西弗勒斯!”科瑞森刚刚看清两位好友的状况,立即忍不住喊了出来。清丽的鸣叫在头顶响起,卢修斯抬起头,看到那只熟悉的经常出现在霍格沃茨的凤凰在空中盘旋,最后落在身边。
  卢修斯知道这只凤凰,它的名字叫福克斯,是邓布利多养的,基本上一直跟在邓布利多身边,如今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不用刻意言明也非常清楚了。
  此刻这只大鸟看了看斯内普腹部的伤口,又看看卢修斯,似乎在等他。卢修斯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压下心里那点别扭,将斯内普的衣服扯开,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凤凰有着治愈能力的眼泪一滴滴落在斯内普身上,可怖的伤口慢慢愈合,长出新的皮肉,卢修斯看着斯内普渐渐平稳呼吸,惨白的脸上恢复了些血色,终于松了口气。
  他抬起头再度往那一行巫师看去,毫不意外出现在眼前的都是些格兰芬多,邓布利多就在那些人中间,远远和他对望。
  “他在这干什么?”卢修斯撇开视线,干巴巴的问,不愿意承认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一直悬着的心不由安定下来,居然有种见到救星一般的庆幸。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