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52)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此时,卢修斯所担忧的西格纳斯已经幻影移形到了小汉格顿城郊,距离冈特老宅只有百米不到的位子。老房子近在眼前,那种破败好像比几个月前又夸张了一些。
  不过这些都不是西格纳斯需要关心的,他抽出魔杖,谨慎靠近,试探着触动房子周围的魔力警戒。
  黑魔王留下的东西当然不会简单,西格纳斯感觉到强大的力量向自己袭来,逼迫他退回安全的位置。老宅周围有魔力屏障流过浅浅的波纹,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这种魔法,如果不强行破坏,根本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前提下进去。而就算强行破坏,以他现在的能力也得花点时间,这点时间足够黑魔王感觉到问题,然后出现在这儿给他一个索命咒了。
  既然必须进去,又没有时间破解这里的保护咒语……西格纳斯盯着冈特老宅看了很久,最终叹了口气,给自己用了一个盔甲护身,然后闭上眼睛直接冲了过去。
  在盔甲咒的保护下,黑暗魔法没能要他的命,但是那种被黑暗、冰冷以及巨大的压迫感包裹在身上的感觉很不好受,让他呼吸困难,清楚感觉到魔力快速流失。几秒钟之间,他只不过是从老宅外面摔进里面,却觉得自己像是刚刚跌入世界上最深的海沟,被一只鲸鱼从身上碾过去。
  阴暗中与灰尘中,西格纳斯浑身的骨头都在咔咔作响,却硬撑着身子站起来,恍惚中顺着黑魔法那刺鼻的腐臭寻找。
  时间不多了,既然已经闯进来,就意味着必须在黑魔王出现之前拿到东西。至于怎么逃脱,西格纳斯暂时没办法思考,到时候再说吧。
  那个应该是魂器的东西被藏在地板下面,西格纳斯没时间慢慢摸索,于是直接掀了地板,看到那散发着腐臭的小盒子便一把抓住。
  很好,很顺利。西格纳斯松了口气,嘴角忍不住勾起,露出个浅浅的微笑,然而下一秒,这个笑容就转为了凝重,他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苍白,身体僵硬的停在原地。
  此刻西格纳斯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跑。但老宅外面那强大的力量却压在他身上,让他根本没办法移动一下脚步。他感觉到大门外,那个人的视线就落在他身上,像是要穿透他的黑袍子,看清楚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敢打魂器的主意。
  “让我看看,冈特家已经衰败很多年了,为什么会有一个小臭虫找到这儿来。”黑魔王阴沉的声音传来,西格纳斯听到他走进老宅,脚步一点点向自己靠近。
  如果让他发现我是谁,那就全完了。西格纳斯用力掐着自己的腿,终于让自己恢复一点知觉,悄悄试着移动双脚。
  黑魔王并没有注意他的小动作,或者说黑魔王太自信,以至于并不觉得有必要关注这个被他强大力量压制的小角色,是不是在试图逃跑。
  “让我猜猜你是谁。”
  西格纳斯听见黑魔王在刚才放着魂器的位置停下,不由屏住了呼吸。然而黑魔王看到地板下的空荡并没有生气,反而嗤笑出声:“你一定是邓布利多派来的,那老家伙肯定猜到了魂器的事情。可你呢?你知道自己在做多么危险的事情吗?”
  “你以为我带不走它。”西格纳斯冷冷开口,用一种嘶哑的声音说道。
  黑魔王一笑,冲着他举起魔杖。在那一瞬间,西格纳斯一跃而起,从没有玻璃的破窗跳了出去。身后,黑魔王并没有急于抓他,而是继续念完咒语。
  索命咒不详的绿色追着他一起从窗户出去,西格纳斯在满地枯叶中滚了一身狼狈,跌跌撞撞继续向山林深处跑去。他听见黑魔王的笑声就跟在后面,时远时近,就像正在逗老鼠的猫,明明能一击即中,却要玩弄猎物,让他在疲惫和恐惧中奔逃。
  幻影移形已经没用了,黑魔王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设下反幻影移形的魔法,西格纳斯知道自己必须跑到足够远的地方,才能摆脱追击,可跑远并不现实,黑魔王如果下一秒厌倦了这种追赶,立即就能要他的命。
  他在一棵大树后面暂时躲藏,匆匆掏出一直带在身上的双面镜门钥匙,想通过门钥匙回到斯内普身边。但等他掏出镜子才发现,镜子居然已经焦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索命咒击中过。
  “继续跑啊?你打算放弃了吗?”黑魔王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又一道咒语击中西格纳斯身后的大树,他咬了咬牙,将镜子重新收好,起身继续向前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生中奖了
  被单位选中参加知识竞赛
  还说清明节要开新文来着
  这哪还有时间开新文啊
  叶城主!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


第51章 七年级
  向前还是山林,在这次冒险行动之前,西格纳斯已经查过小汉格顿城附近的地形,知道林地还要延续几公里,直到城市突兀的将之阻断。高大的老树绵延不见尽头,西格纳斯在其中疯狂奔跑,斗篷下露出的皮肤被树枝划伤,零星的血迹又为黑魔王本就不怎么困难的追踪提供更多线索。
  山下,小汉格顿城在初秋的阳光里散发出金色的光,像是一座美丽的童话世界。西格纳斯踉跄之间只来得及匆匆一瞥,就被身后追来的魔咒逼着继续向前,将小城甩在身后。
  “你要跑到山顶去吗?”阴冷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呢喃,西格纳斯猛的回头,树林间只有风和鸟鸣,看不到黑魔王的身影。然而就是这几秒钟的停顿间,又一道咒语不知从何处而来,击碎了他一边的踝骨,让他还来不及感受到疼痛,就已经倒在满地落叶之中。
  黑魔王一直在看着他逃跑,就像玩弄已经落入陷阱,走投无路的猎物。西格纳斯明知如此,却只能咬牙撑起身子,跌跌撞撞继续向前。
  “山上有什么?你提前设了魔法阵?没用的,你跑不掉。”黑魔王的声音让他本就因失血而迟钝的大脑更加晕眩。西格纳斯忍不住咒骂了句,大声喊道:“闭嘴吧,汤姆!”
  “你说什么?”黑魔王只沉默了一小会儿,继而疑惑的问。
  “你以为没人知道吗!”西格纳斯浑身狼狈,一瘸一拐扶着树木前行,却还忍不住笑起来:“汤姆·里德尔,关于你身世的秘密可没想象中那么难以寻找。”
  “我猜是邓布利多告诉你的。”
  西格纳斯:“算是吧。”
  “那么你明知道他在利用你,还是义无反顾的出现在这儿,你一定是个格兰芬多。”
  这种推测让西格纳斯厌恶的皱起眉,又碍于绝不能暴露自己而无法反驳。黑魔王的态度依旧从容,但是从一道接着一道密集起来的咒语可以看出,汤姆·里德尔这个名字还是激怒了他。
  愤怒让黑魔王的攻击变得认真了些,也让西格纳斯逃的更加艰难。他身上的伤口正在增加,血顺着黑色斗篷流下来,在地上蜿蜒出逃跑的路线,那些血迹应该被小心清理,西格纳斯却没有精力去在意。反正就算没有这些血迹,黑魔王也知道他在哪儿,而除了继续跑,他也没有没有别的选择。
  “钻心剜……”
  蛇一样冰冷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阴森之感顺着头顶而下,让西格纳斯打了个冷颤。他的右半边身体已经渐渐麻木,此时却也顾不得太多,就地一滚躲开一记不可饶恕咒。
  伤口被崩裂的更夸张了,西格纳斯就像毫无痛觉,继续向前跌撞。初秋阳光还是热的,他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浑身冷的像冰,颤抖着,只有一只手还稳稳抓着那从冈特老宅地板下面找到的小盒子。
  不能停下,只要跑出这片林子,只要跑出去……黑魔王太自负了,以至于并不那么急于要他的命,这很好,总能找到一线生机的。
  行踪既然无法掩盖,西格纳斯干脆不再压抑喘息,让黑魔王清楚听见他的疲惫。果然,山林里传来对方阴沉沉的笑声,像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你很有毅力,可惜却选择了错误的一边。”
  西格纳斯抹了把脸上的冷汗:“知道吗,你的问题就在于太自负了。”
  “口舌之快并不能让你成为一个英雄。”
  又是一道咒语擦身而过,西格纳斯踉跄了一下,脚踝钻心的痛让他压抑不住的惨叫出声。他能感觉到碎骨随着他的每一步而戳进肉里,感觉到湿乎乎的血让身上的袍子变得沉重。
  他已经太累了。布莱克继承人从小享受的精致照顾,让他很难有机会体验今天这般强烈而绵长的疼痛。长久的痛让他心里那些脆弱的东西被放大,让他在这时候恍惚回忆起很多人,很多事。这可不是好现象,还没到回忆人生的时候呢。西格纳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向前走。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但还是能依稀分辨,阳光正在变得更明亮,周围的参天大树正在渐渐分散。
  就快到山顶了……
  霍格沃茨。
  午后,空旷的草地上只有斯内普一个人慢吞吞往霍格莫德村而去。他原本是没打算去的,凤凰社总是处于魔药不够用的状态,他既然和邓布利多做了交易,自然应该尽力而为。何况今天西格纳斯也没有邀请他一起出去,看起来是和卢修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往常西格纳斯如果不在,没人打搅的情况下,斯内普总是可以发挥更高的效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西格纳斯人不在身边,却不停地出现在他脑海里,让他非但不能安心熬制魔药,还差点炸了自己的坩埚。炸坩埚这种事从他接触魔药学开始还从没发生过呢!
  在多次尝试无果后,斯内普愤愤放弃了留在寝室熬制魔药的计划,一个人磨磨蹭蹭往霍格莫德村走去。
  西格纳斯最好没有在寝室里藏什么魔法物品,故意扰人心神,斯内普想着,绝不承认是自己无法集中精力,已经在考虑怎么要西格纳斯为今天的“捣乱”负责。
  没有西格纳斯在身边,霍格莫德村看起来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子,而且还因为挤满了学生而显得嘈杂。斯内普找了一圈,终于在三把扫帚酒吧看到斯莱特林七年级们,卢修斯、科瑞森等几个熟人都在这里,却并没看到西格纳斯。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