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如果已经猜到食死徒的伟业终将覆灭,还要费心费力为黑魔王效忠吗?
  西格纳斯·布莱克对食死徒预备役的“美差”完全提不起兴趣,却抵不过父母期待,以及压在身上的布莱克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只能怀着随时赴死以全家族的心情站在黑魔王身边。
  他本以为人生短暂,不如抓紧时间享受生活,免得临死还带着遗憾,却不想五年级时,一个穿着旧袍子的黑发新生推开寝室的门,从此唤醒了他对生命的渴望。
  随性洒脱觉得自己反正会死不如享受生活软骨病永远坐不直攻&沉默面瘫执着钟爱黑色魔药天才受
  v1 HE 为了教授必须甜
  西格纳斯&西弗勒斯
  预警:因为同时在存其他文稿,所以更新也不那么定期。甜指感情线专一,剧情有波折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成长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格纳斯、西弗勒斯 ┃ 配角:魔法界众 ┃ 其它:

第1章 五年级(捉虫)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缓缓驶出站台的时候,西格纳斯·布莱克正一个人躺在马尔福家的专用包厢里,脸上盖着他还没完成的魔药学暑假作业。
  青春期的男孩儿个子长的很快,一个假期过去,曾经还能让他勉强躺个舒服的列车座椅,已经不能允许他接近成年男性的身体伸展。然而再别扭,他还是要把自己缩成一团躺下,然后闭上眼睛,趁着好几个小时的路程睡一觉。
  梅林知道上个学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昨天晚上,终于11岁,可以前往霍格沃茨的弟弟西里斯根本不愿意回自己的房间去,非要缠着他打听霍格沃茨的种种八卦。等到那蠢孩子终于睡着,他也已经完全失眠了。
  “嘿!你这是干嘛?”包厢的门被从外面推开,卢修斯拎着魔杖走进来,脸上还带着刚刚教训过低年级小鬼后的满足。步入五年级之后,这位马尔福少爷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斯莱特林级长。毕竟整个五年级除了西格纳斯,再没有别人能和他一争高下,而西格纳斯不需要特权,也不想承担任何多余的责任。
  这位向来我行我素的布莱克大少爷轻轻侧了下头,让脸上的羊皮纸自己滑下去,嫌弃的看了一眼卢修斯:“你不是级长吗,为什么不去好好当那群蠢孩子的保姆。”
  卢修斯笑笑,一脸温柔的看着他:“我怎么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
  “哦!行行好吧!我可不是纳西莎那个小花痴。”西格纳斯慢吞吞坐起身,顺手打了个响指,让滑到地上的羊皮纸自己飘回来:“既然你来了,那就快把魔药学作业借我用用。”
  卢修斯干脆的交出作业:“你总是这样,毕业成绩可不会好看。”
  “得了,说的就像好成绩对我来说真有什么用一样。”
  包厢里一下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这种情况对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的两位继承人好友来说非常少见。西格纳斯摆好作业,拿起羽毛笔,抬头看了眼卢修斯:“可别摆出这幅表情,我注定要跟随他,你就逃的掉?”
  卢修斯吸了口气,捏了捏额角,低声说道:“这不一样。”
  西格纳斯嗤笑一声:“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盖章的畜生,跪在地上叫他主人。”
  “瞧,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你根本就不认可他!”提到那个“他”,卢修斯的表情明显有些激动,但是考虑到西格纳斯的心情,他克制了自己的崇拜之情,省略了大段的溢美之词。出于对朋友的尊重,他并没有试着说服西格纳斯,扭转那个人在他心中的印象。
  而正如从前多次一样,西格纳斯非常冷淡的嗯了一声,漠然的说:“我为什么要认可一个暴君?”
  “他是斯莱特林的后裔!”
  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对话又一次开始,西格纳斯低头奋笔疾书的抄着作业,一边公式化的回答:“冈特家的血脉到底有多纯粹,你真的不知道?”
  “可他们依旧是仅存的斯莱特林血脉了。”
  “所以我们就得将就认可他了?”
  “他还是个蛇佬腔。”
  “蛇佬腔不代表一切。”
  眼看卢修斯还要继续争辩,西格纳斯赶紧挥手打断:“好了,我们别再吵这个问题了,不会有结果的。我到你这儿来是躲清净的,不是为了吵架。”
  “是啊,西里斯今年也来了。”短暂的沉默之后,卢修斯配合的转移了话题。
  “还有波特。梅林知道他们两怎么混到一起去的。”
  卢修斯皱起眉:“我突然想起一个传闻。当然,这个传闻荒唐极了,我觉得没必要在意。”
  西格纳斯笑笑:“我可不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传闻。”
  “你……”
  “别在意,西里斯的事情让他自己决定吧,他也该为自己负责了。”
  “这是个玩笑吗?”卢修斯讽刺的扯了下嘴角:“如果你弟弟真的进了格兰芬多,需要负责的只会是布莱克家族,而不是他自己。”
  西格纳斯无所谓的耸耸肩:“是啊,那个人一定会非常生气,说不定会给我父亲一堆钻心剜骨。大概连我也少不了,谁知道呢。”他说着看了眼皱着眉头的卢修斯,居然还好心情的冲他笑笑:“别多想,学学我,我就从来不指望一个暴君的宽恕。”特别是这个暴君明显越来越不理智,说不定哪天就会带着整个斯莱特林一起去死呢。
  可惜,如今大部分斯莱特林父辈都已经打上了黑魔标记,来不及抽身了。而他,身为布莱克家的继承人,根本就没有选择的的机会。
  列车到达霍格沃茨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卢修斯要去担负起身为级长的责任,西格纳斯一个人晃晃悠悠的下车,和另外几个五年级斯莱特林一起往马车那边走去。
  内定食死徒的身份让他很容易就能在斯莱特林内部获得好人缘,就算他自己不那么热衷于人际交往,也有的是人选择自发的聚集在他身边,好像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离那个人近一些。
  西格纳斯一手支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听着几个斯莱特林互相炫耀假期,然后用一句“我哪儿都没去,一直在lord的庄园”结束了这段无聊又虚伪的对话,收获了各种十足讽刺的羡慕嫉妒。
  如果让这些人知道,他在那个人的庄园里,和那些有着黑魔标记的仆人站在一起时并不愉快,恐怕会被当做不识抬举吧。
  没有卢修斯在,西格纳斯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难熬。这倒不是说他和卢修斯的感情已经深到需要时刻在一起的地步了,只不过整个斯莱特林,只有卢修斯愿意在他面前尽量少提那个人,让他还能喘口气。
  这一年的开学晚宴就在难熬中开始。西格纳斯看到和其他级长坐在一起的卢修斯遥遥朝他举杯,嘴角还带着特别讨厌的马尔福式微笑,干脆扭开头,去寻找他刚刚进去学校的弟弟。结果不找也罢了,一看到那个和波特家小鬼凑在一起的蠢孩子,西格纳斯只觉得更加头疼了。
  今天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吗?
  随着分院开始,西里斯·布莱克预料之中的被分进格兰芬多学院,西格纳斯开始相信,今天大概就是这学期最可怕的一天了。
  在西里斯欢快扑向格兰芬多的时候,已经和莱斯特兰奇订婚的堂姐贝拉直接尖叫出声。安多米达努力克制着情绪,就是不知道她克制的到底是愉快还是惊吓。纳西莎抓着卢修斯的胳膊,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最让人一身鸡皮疙瘩的是,从纳西莎盯着他看的举动可以看出,她之所以快要哭出来,全都是因为就今天的分院联想到了圣诞假期时,“可怜的西格纳斯堂弟”会遭受什么。
  多愁善感的女人……西格纳斯一手玩着叉子,等着卢修斯赶紧安抚好纳西莎,免得那道肉麻兮兮的目光继续落在自己身上。
  然而没等纳西莎放过他,对面的西里斯从分院的兴奋中缓过神来,居然站起来,朝他这边使劲儿挥着手,期待着他的回应。
  整个斯莱特林的目光,不,是整个霍格沃茨的目光都投在两兄弟之间。西格纳斯玩叉子的手一顿,大大方方的对西里斯一笑,那边的蠢孩子立即高兴的和新朋友们炫耀起来,隔着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两张长桌都能听见他的喊声。
  “那是我哥哥!看到了吗!他是魁地奇队的!是不是帅极了!”
  旁边的格兰芬多姑娘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紧接着就听到西里斯更大声的争辩:“你们女孩儿的审美真奇怪,马尔福那个花孔雀,难道不是更适合当个姑娘!”
  西格纳斯忍不住勾起嘴角,往卢修斯那边看了一眼,果然就见他的好朋友脸色阴沉的瞪着格兰芬多那边。可惜,他比西里斯大了五岁,怎么也不好意思欺负一个一年级小朋友,于是只能恶狠狠饿的瞪向那位小朋友的哥哥。西格纳斯耸耸肩,并没有当回事儿。
  分院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一个斯莱特林新生来自一个没听过的家族,斯内普。斯莱特林们交头接耳,想知道他是不是个外国纯血。这种徒劳的打听没有持续多久,当那个新生走近,所有人都看清了他身上二手的袍子,看着他走到西格纳斯身边坐下。
  此时这张桌子边上最空的就是西格纳斯周围了,但这种真空地带的存在是因为西格纳斯就喜欢一个人霸占很大的空间,然后毫无继承人形象的怎么舒服怎么坐。这个坐在他身边的新生显然不知道布莱克继承人无伤大雅的小毛病,而这种无知绝不会出现在任何一个纯血斯莱特林的身上。
  有人不死心的询问他来自哪儿,新生的回答是伦敦,一个麻瓜城市。于是最后一点“他也许来自没落家族”的希望也被打破,今年斯莱特林确确实实分到了一个混血!
  餐桌上的暗流涌动,西格纳斯懒得搭理,身边无意中踏入他领地的小鬼也没能引起他一点关注。他慢吞吞解决了晚餐,耐着性子和同学们聊了几句毫无意义的所谓前沿时尚,终于熬到了回寝室的时间。他没有跟随斯莱特林的大部队一起规规矩矩的回去,而是迫不及待的穿过密道,走了所知道的最近的一条路。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