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88)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密道里有冷风从尽头而来,吹过西格纳斯的脸颊,他叹了口气,接着火把摇晃的光线快步穿过黑暗。霍格沃茨城堡已经到了宵禁时间,西格纳斯本想回自己的房间去,但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今天斯内普回地窖去了,于是转了个方向,往有求必应室而去。
  “布莱克教授。”巡夜的费尔齐看到他,和他打了个招呼。也许是还没适应他的身份从学生转变到教授,西格纳斯总觉得费尔齐看着自己的目光阴恻恻的特别不怀好意。
  “你好,费尔齐。”西格纳斯礼貌性的点点头就要继续往前走,费尔齐却又说道:“晚上霍格沃茨城堡挺危险的,最好不要在外面乱转。”
  西格纳斯笑了下:“这是对小孩子说的话吧,我已经毕业了。”
  费尔齐也哑着嗓子笑笑:“对哑炮也是一样的。”见西格纳斯皱起眉,费尔齐继续说:“布莱克先生,我和您不一样,哑炮也能当教授,这样的好事可轮不到我这可怜人,我不出来巡夜又能干什么呢?”
  西格纳斯冷冷看着他:“那恐怕不是因为你可怜,而是因为你愚蠢的一无是处。”
  费尔齐再次笑笑,冲他行了一礼,提着马灯转身走了。
  西格纳斯深吸口气,压抑着一肚子怒火走向有求必应室。推开门,房间里是散落满地的木料,各种制作模型需要的小零件。有一个即将完工的风力水车摆在正中间,西格纳斯准备用来讲解麻瓜有趣的机械发明。在那后面还有一堆零散玩意儿,以及一本麻瓜模型说明说,他准备做个等比例缩小的摩天轮。
  这段时间没人知道他藏在哪儿,就是因为这个有求必应室。也许是因为他的魔力根源并没有被完全摧毁吧,西格纳斯虽然用不出魔法,但有求必应室还愿意接纳他。在这里,西格纳斯可以要求各种需要用到的材料,要求它们按照自己的指令拼接组装。这给了他一种并没有失去魔力的错觉,而他沉迷其中。
  西格纳斯知道这不太对,但是很难控制自己。真可笑,在伦敦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渐渐习惯没有魔法的生活,可只要回到魔法界,回到这座霍格沃茨城堡,魔法充斥着生活的点点滴滴,西格纳斯发现自己并没有以为的那么强大。卢修斯刚才还在说他适应的挺好,可惜卢修斯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有多依赖这间房子。
  没关系,西格纳斯想,他为魔法界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不能稍微放松一下。谁也不可能接受从天才到哑炮的转变,又不能怪他。
  这样想的时候,西格纳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有什么问题。而且今天晚上让人烦躁的事情太多了,他决定放纵一回自己的情绪。
  水车模型就快做好了,西格纳斯在这里一呆就是一晚上,将结尾工作全部做完,第二天早餐也没吃,直接带着成品去了教室。等到回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西里斯正在门口徘徊,应该是在等他。
  “有事?”西格纳斯在门口看着他。
  “魁地奇比赛,明天是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你会去看吗?”西里斯不自在的问。
  这是他新找的,来寻西格纳斯的借口。西格纳斯就算成了哑炮,想必魁地奇依旧是最热爱的事情,相信他会感兴趣的。西里斯不久前还听到斯莱特林院队的那些人也想问他,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问出口。西里斯当然不知道,斯莱特林们考虑再三,觉得西格纳斯想去的话,比赛当天自然会去,不想去的话也没必要惹他心烦,于是也没再打算提起这个问题,也就他还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话题。
  “当然去。”西格纳斯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专门来问他,慢了半拍才想起自己已经打不了魁地奇了,不由一哂:“我现在的情况,想必当个观众还是没问题吧。”
  西里斯尴尬笑笑:“我就是问问。”
  西格纳斯:“还有什么事?”
  “没了。”西里斯干巴巴说,西格纳斯点点头,开门进入办公室,然后直接将西里斯关在了外面。他捏了捏眉心,在沙发上坐下,缓解心里那莫名其妙的烦躁。
  西里斯就是个没脑子的小巨怪,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干嘛和个孩子较真呢。最近有点奇怪,他以前没这么容易闹情绪来着。
  敲门声又传来,西格纳斯皱起眉,一脸不耐烦的过去开门,外面站着的却不是西里斯。
  斯内普诧异的看他一眼,推开他走进来:“你看起来心情很糟糕。”
  西格纳斯舒了口气,态度缓和了些:“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觉得很烦。”
  “晚上我带几瓶舒缓药剂过来。”
  “用不着。”西格纳斯再次揉起眉心:“我就是,嗯,也许只是因为教这些小鬼挺烦人的。”
  “也许。”斯内普说:“但也可能是因为魔力的关系,你失去魔力的原因和一般哑炮不太一样,没人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
  “你太小心了。”西格纳斯皱着眉说。
  斯内普不再继续劝说,西格纳斯知道这是因为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知道为什么,西格纳斯这次并不是很愿意配合斯内普,他想找个理由拒绝,但话到嘴边又被自己咽了回去。
  不就是喝点魔药,顺着他就是了。如果这能让斯内普放心点,为什么非要拒绝?
  不知道是不是舒缓药剂起了作用,第二天坐在魁地奇看台上的时候,西格纳斯确实感觉自己好多了。烦躁的情绪被暂时压了下去,直到学生们陆续填满看台,乱七八糟的吵闹声占据他的耳朵。他动了动手指,条件反射的用了静音咒,然后嘈杂依旧环绕着他。西格纳斯叹了口气,只有忍耐。
  好在斯内普没有让他忍太久,很快越过人群到他身边,然后挥动魔杖,给他一片安静的空间。
  西格纳斯松了口气:“我这是第一次坐在看台上,没想到会这么吵。”
  每次飞在天上时所听见的欢呼呐喊和看台上的感觉完全不同,那些疯狂的叫声就在耳边炸开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好受。
  斯内普笑笑:“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看比赛了。”
  比赛即将开始,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球员们飞上天空,等着裁判的哨声。看台上气氛更热烈了,西格纳斯也紧张起来,盯着裁判手中的鬼飞球。
  “你觉得这场比赛能赢吗?”斯内普问。他以为西格纳斯会给出肯定的答案,然而事实上对方犹豫了一下,不怎么情愿的说:“很难。”
  “整体阵容上,如今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比略逊一筹,这样一来找球手的位置就至关重要,而波特又很不错,斯莱特林现在的找球手远远比不上他。”
  斯内普诧异了:“我以为你会告诉我斯莱特林必胜,不需要任何怀疑。”
  西格纳斯扯了下嘴角:“如果我能上场,当然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会保证赢得比赛。但是很可惜,如今我只是个观众,只能眼睁睁看着……”伴随着格兰芬多进球后的欢呼声,西格纳斯深吸口气,吐出最后几个字:“这场灾难。”
  真想上去帮他们!西格纳斯握着拳头,强忍着快要爆炸的情绪,不断提醒自己,比赛是在校生们的事情,哑炮也没法骑扫帚。
  斯内普看着比分,再看看身边一言不发的西格纳斯:“我觉得来看比赛不是个好主意。”
  “我也觉得。”西格纳斯说:“回去后我大概还需要舒缓药剂。”
  比赛最终以波特抓住金色飞贼结尾,斯莱特林输了一百八十分。西格纳斯并没有很失望,这个结果意料之中,他已经先见之明的用一整个比赛的时间接受这个结果,如今可以平静面对了。
  他和斯内普在看台上多呆了一会儿,等人少了之后才离场。斯莱特林院队的人正在下面。
  “没关系。”不管刚才有多火大,西格纳斯在几个新队员面前态度还不错:“好好练习,以后我们会赢回来的。”
  格兰芬多队的学生们也从球场出来,看到他们都挑衅的笑起来。波特挥了挥金色飞贼,炫耀着他们的胜利。
  西格纳斯没觉得这事儿和自己有关系,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学生之间的纷争而已,他是个教授,已经没必要参与其中,完全可以当个旁观者,或者在两边控制不住打起来的时候,考虑一下扣这帮熊孩子多少分。
  可偏偏有人要帮他找存在感。西里斯看到他在这,脸上刚刚获胜的笑容一下收敛,冲他走过来。没人知道他想干什么,几个斯莱特林警惕的看着他。
  “我建议你和那些蠢狮子一起离开这。”斯内普说道。
  西里斯最厌恶的就是他了,自然不会听他的,直接忽略他的存在,目光落在西格纳斯身上,其中复杂的情绪让西格纳斯惊讶于他那构造简单的小脑瓜也能学会思考了。不过这种惊讶只持续了几秒钟,等西里斯开口说话,西格纳斯就知道自己果然不该对他有什么幻想。
  “抱歉。”西格纳斯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挠挠头发,一脸不自在的说:“今天的比赛,额……”
  他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西格纳斯观察着他的表情,看得出他并没有任何恶意,的的确确是在为今天的胜利而道歉。这就尴尬了,不管西里斯的本意有多真诚,西格纳斯对他的道歉丝毫没有兴趣,甚至还想揍人。
  这小鬼觉得我现在是个哑炮,不但没法上场比赛,连坐在看台上都要逃避,现在比赛结束了,又觉得我“脆弱的心灵”需要安慰。我在他眼里大概不是变成了哑炮,而是变成了软弱的废物。
  “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斯内普无法忍受的喊道,然后狠狠瞪了一眼还傻乎乎的西里斯,拉上西格纳斯就走。斯莱特林院队的其他人一堵墙似的挡在那,没让西里斯有机会跟上。
  另一边,西格纳斯平静的被人拽着回到城堡,内心的烦躁感又开始沸腾。他尽力压制住这种感觉,不想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