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44)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二楼有房间的门虚掩着,西格纳斯轻轻推门而入,就看到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姑娘抱着只玩偶怯生生看着他。那玩偶可不就是他上上个圣诞节放在外面秋千上的。
  西格纳斯的目光在玩偶身上停了一会儿,小姑娘注意到了,主动说道:“她叫安妮,是圣诞老人送我的。”
  西格纳斯目光复杂,心想,不是圣诞老人,是我送给你的。
  外面的动静吸引着小姑娘的注意,但应该是有大人要她必须安静躲在这儿,小姑娘只是不停看向门口,好奇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个巫师吗?”西格纳斯轻声问。
  他的态度很和缓,小姑娘面对着他黑袍面具的装扮,居然也没有多害怕,睁着大眼睛摇摇头:“妈妈说我是个哑炮。”
  外面的动静已经停止了,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西格纳斯听到贝拉的声音越来越近。
  “应该还有个小畜生没找到。”
  “那个哑炮?”
  “对!你也觉得她很可爱是不是,哈哈,别杀她,先陪她好好玩玩。”
  “你可真变态。警告你,别伤了她那张可爱的小脸,我想留下收藏。”
  那些声音小姑娘也听见了,仰头看着西格纳斯,小声问:“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西格纳斯摇摇头。
  小姑娘又问:“你也要杀我吗?”
  她说的那么平静,大眼睛里充满好奇,西格纳斯怀疑她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死”。
  她为什么不能恨我一点呢?哪怕就一点,西格纳斯想着叹了口气,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右手终于伸出来,遮住小姑娘懵懂的双眼。他感觉到柔软纤长的睫毛扫过手心,带着生命之初纯真的信任,握着魔杖的左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
  “对不起。”他轻声说道。小姑娘似有所感的抬起头,动作在中途变得僵硬,随后软软倒下。那双天真的大眼睛还睁着,依旧天真的看着杀死她的黑衣人。
  贝拉几人过来的时候,西格纳斯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姑娘的尸体。几个人连呼可惜,埋怨西格纳斯真没意思,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居然直接杀了。
  “搞了半天,你就只是在陪小孩儿玩耍吗?”鲁道夫最后一个上楼,手里正握着两根染血的魔杖,那是他得战利品。
  西格纳斯没理他,却被他当做是认输了,回去的路上一直表现的格外骄傲,好像自己在黑魔王心中的地位已经因为这次“胜利”而上升。
  接下来的日子,西格纳斯基本上都和这帮人一起行动。因为黑魔王的命令,贝拉每次出门前都不情不愿的叫上他。一开始鲁道夫还会为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而出言嘲讽,渐渐的也就不再说了。西格纳斯虽然不想杀人,但是当别人要杀他的时候总得还手。一旦他加入战局,强大的黑魔法实力往往造成碾压式的结果,让和他一起的食死徒轻松很多。
  只有真正站在战场上,才会知道食死徒和凤凰社之间斗的有多激烈。西格纳斯将自己的一切情绪藏在面具后面,看着凤凰社成员们同样年轻的面孔。
  这些巫师当然不可能比身为在校生的他还年轻,但这些巫师也从没机会接受纯血世家那种精英式教育,因此根本不可能凭借稍微多几年的经验战胜他。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斯莱特林纯血都像西格纳斯这样天赋加持努力。那些平庸之辈往往一上战场就早早奔向梅林的怀抱了。食死徒可不像凤凰社,他们中有些人非但不会和实力不济的同伴共进退,如果有人敢拖后退,他们甚至不介意对同伴施展索命咒。
  这些人以贝拉夫妇为首,都是些和黑魔王一脉相承的疯子。西格纳斯每每看到他们都十分想不通,黑魔王是因为灵魂受损所以疯狂,这些家伙又有什么毛病?
  至于没有任务的日子,西格纳斯一有空就跑去蜘蛛尾巷找清净。斯内普不愧是将要成为魔药大师的人,为了试验高级魔药,他没用几天时间就把之前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金加隆全都花了出去。西格纳斯看着他不断失败、失败、失败,然后只要有一次成功,获得的收入就能支持他继续试验下去。因此,斯内普这个假期虽时不时就能发一笔小财,金库里却依旧空空荡荡,未来几年的学费大概还是得指望奖学金。而由于他一直自学成才,没有老师系统的教导,反而自己发掘了很多比现有魔药教材更加有利于保留药材药性的方法,魔药学课本上都是他留下的笔记。
  一边是总在夜里进行的血腥任务,一边是阳光下简陋宁静的蜘蛛尾巷小屋,西格纳斯来回其间,感觉自己大概也快成为一个人格分裂的疯子。制造痛苦的是他,渴望救赎的也是他。
  半个月后,马尔福先生长期不露面的状态开始引来各路人马的怀疑,卢修斯知道无法继续隐瞒,终于放出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由于马尔福先生的尸体一直在魔法阵中保存,此时看起来也还是假期第一晚见到的那样,像是处于睡梦中,没人有证据证明卢修斯隐瞒了父亲死亡的真正时间。
  黑魔王也许知道真相,但他什么也没说,只试探了卢修斯是否知道魂器的事。
  西格纳斯犹豫再三,还是将马尔福先生的去世告诉了斯内普,他知道斯内普已经把卢修斯当朋友了,一定不会想错过葬礼。但为了不让斯内普遇上黑魔王,西格纳斯提前一天将他接到马尔福庄园,与马尔福先生的遗体告别,要求他第二天绝对不许露面。
  阿布拉克萨斯的葬礼本是选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然而魔法界的天气预报同样很迷,说好的大晴天变成了阴雨连绵,卢修斯站在窗口,遥遥望着后山上的马尔福家族墓地在雨中变得朦胧模糊。
  “你不去陪他?”斯内普从二楼往下看,一边推推身边的西格纳斯。
  西格纳斯把他不老实的手抓住,低声回答:“他今天早上眼眶是红的,我还是不过去了。”
  “可他看起来很孤独。”
  西格纳斯叹了口气:“一会儿有人陪他的,我现在更希望你能陪陪我。”
  他们说话的时候,一辆马车缓缓从庄园大道驶入,停在门口。纳西莎黑纱遮面,一身纯黑色的长袍走下马车,第一件事就是紧紧拥抱了卢修斯。
  如果今天不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葬礼,两个年轻人细雨中相拥的画面还挺美的。
  西格纳斯和斯内普没想打搅他们,悄悄回房间去。
  “马尔福先生真的是死于龙痘吗?”斯内普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知道自己做的药剂。如果真的是龙痘,马尔福先生也许会在吃药后的第一个月不治而亡,但如果撑过第一个月,绝不会再出现生命危险。”
  西格纳斯听了后只是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他们用沉默避开了这个话题,从窗口看着宾客们陆续到场,布莱克夫妇今天表现的很冷淡,完全看不出曾经那种把卢修斯当半个自家人的亲近。纳西莎的父亲倒是一改往日的低调,和卢修斯私下说了很多话。看得出来,马尔福先生的意外去世让布莱克家的长辈们对两家之间的联姻产生了分歧,不过纳西莎的父亲对卢修斯依旧看好,奥莱恩·布莱克就算身为家主,也不能强迫家族成员毫无道理的毁约。
  最近一起执行任务的几个食死徒也到了,西格纳斯远远看到他们,拍拍斯内普的肩膀:“我得出去了,你就待着这儿,知道吗?”
  斯内普:“我也不想惹麻烦,放心吧。”
  他看着西格纳斯下楼去和几个明显是食死徒的年轻人打招呼,那些人似乎和他很熟悉,至少表面上看就像是朋友。直到此刻亲眼看着西格纳斯和食死徒们相处,斯内普才忽然意识到,不管西格纳斯怎么想,不管他私底下是不是有自己的计划,现在乃至将来一段时间,他还是要背负着预备役食死徒的身份,在黑暗中游走,也被光明唾弃。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宝贝说加更
  啊,小生更不动
  日更已经每天都游走于放弃的边缘了。


第43章 假期
  马尔福家主的葬礼毫无意外聚集了英国所有的斯莱特林。原本以阿布拉克萨斯的人缘,一些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甚至对手的格兰芬多也愿意来送他一程,但只要黑魔王在,这些人无论如何也没胆子出现。
  一向用来举办宴会的大厅今天全是简单的黑色绸缎和白色鲜花,卢修斯坐在第一排的位置,盯着父亲躺在棺材里的样子,耳朵里清晰听见黑魔王在致辞中怎样赞美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值得尊敬的朋友”。
  他的手在袍子遮挡下慢慢握拳,又强迫自己慢慢松开,如此往复,直到纳西莎挽住他的胳膊,与他食指相扣。
  西格纳斯坐在后面几排,和布莱克夫妇在一起。三个人一样心不在焉,只不过他这会儿正在想楼上的斯内普,而布莱克夫妇则纠结于未来和马尔福家的关系。卢修斯还年轻,阿布拉克萨斯的死亡必然让他措手不及,此时不从马尔福家占点便宜简直说不过去。但纳西莎又已经铁了心要嫁给他,爱丽丝·布莱克夫妇还支持女儿的决定,这就让他们很难做了。
  黑魔王声情并茂的致辞只有最铁杆的食死徒们认真听了,卢修斯从头到尾都在想自己的心事,直到黑魔王走下台才装作激动的站起身,似乎感动于父辈之间的友谊。黑魔王很满意他的表现,毫不吝啬的拥抱了他,安慰他振作起来。他对待卢修斯表现出的亲近显然也影响了在场其他巫师,西格纳斯就感觉到身边父母那纠结的态度有了转变。
  如果卢修斯不知道父亲死亡的真相,此时面对黑魔王明显的保护,也许会真心诚意的感动吧?西格纳斯想,按照卢修斯的性格,他一定会从此成为黑魔王的忠实信徒,心甘情愿为他的“霸业”披荆斩棘。
  西格纳斯起身走到角落,旁观宾客们一个个上前与马尔福先生告别,在棺材里留下一支支白色康乃馨。卢修斯站在一边,等到最后一位客人与父亲结束告别,上前关上棺材。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