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35)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他盯着那道红色看了一会儿,缓慢却坚定的将镜子重新揣在胸口。直到冰冷坚硬的金属隔着衬衫硌在他的皮肤上,他才终于感到呼吸再次顺畅起来。
  布莱克家的亲戚们没有在老宅久留,第二天就离开了。家里恢复了安静,西格纳斯却发现,这次假期父亲和母亲都特别忙碌,根本没工夫管他们。
  在除名仪式之后,他和雷古勒斯都不想待在家里,于是在和布莱克夫人报备之后,他将雷古勒斯送去马库斯家,让他和舍友兼好朋友安格尔·马库斯一起作伴儿,自己则前往马尔福庄园。
  卢修斯在门口迎接他,看起来依旧是风流英俊的少爷样,西格纳斯却动了动鼻子,皱起眉:“你用了多少美容魔药?”
  “你是狗鼻子吗。”卢修斯无奈,带着他进屋。
  “出什么事了?”
  “我父亲病了。”卢修斯说。这事他也是回家之后才知道的,此时却毫无顾忌的告诉了西格纳斯。他信任西格纳斯绝不会说出去。
  “请医生了吗?”西格纳斯问。
  卢修斯摇摇头,脸色沉重:“是龙痘。”
  这病和麻瓜界的水痘差不多,不过麻瓜的水痘已经不致命了,巫师们的龙痘还是没有根治方法,只能靠巫师自己的运气。马尔福家人丁稀少,现在看起来花团锦簇,实际上只要阿布拉克萨斯一倒下,整个家族就只能压在卢修斯身上。他虽是个优秀的继承人,16岁就撑起家族重担对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这件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卢修斯说着,将西格纳斯带到起居室:“父亲不让我们去看他,怕传染给我们。”
  “有个人也许可以帮忙。”西格纳斯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怕事情被有心人知道,可以找斯内普帮忙熬制魔药。不找医生,至少得喝药吧。”
  卢修斯笑了笑:“他能帮忙就太好了,我现在只能从黑市上买药,品质都很一般。”
  西格纳斯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个人那边呢?”
  “lord已经知道了。”卢修斯说:“这种事瞒不住他。”
  他看起来并不觉得有必要向黑魔王隐瞒父亲的病情,也或许在他回家之前,马尔福先生就已经向黑魔王解释过。西格纳斯皱眉看着好友,想让他保持谨慎,别那么相信黑魔王,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存稿中,综武侠,叶城主&小李探花。
  宝贝们可以先点一下收藏~
  清明节开坑~
  清明节礼物送给大家~嘻嘻~


第34章 六年级
  黑魔王的事情绝不能瞒着卢修斯,西格纳斯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他得做好最坏的准备,如果马尔福先生真的撑不过来,卢修斯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打上黑魔标记。
  马尔福庄园的藏书不比布莱克家少,西格纳斯在这儿也能找到非常详细的巫师族谱。卢修斯忙于家族事务,他便窝在书房里,先顺着斯莱特林一族的族谱仔仔细细往下顺,确定冈特家确实继承斯莱特林家某一分支的血脉,然后再查看冈特家,最终锁定了一个名字——梅洛普·冈特。
  冈特家的历史是一部非常让人扫兴的衰落史,充斥着各种对血统的狂热,对祖先的追忆和幻想。等他们疯疯癫癫过了上百年,败光所有斯莱特林家族分给他们的财产,也只只剩下最后两个成员了。梅洛普和约芬生在冈特家灭亡前夕,自然过不了好日子,他们空有少爷小姐的心,却只能住在小汉格顿城附近的破房子里,愤怒于玩笑一般的命运。
  在这两个人中间,如果真的有谁和黑魔王的出生有关系,那应该就是梅洛普了。
  西格纳斯觉得有必要去一趟小汉格顿城寻找更多线索,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必须优先。贝拉要结婚了,婚礼就在圣诞节当天上午。
  有了斯内普的魔药,马尔福先生的病情稳定了很多,卢修斯这两天黑眼圈终于浅了,圣诞节这天好好收拾一番依旧光彩照人。西格纳斯直接和卢修斯一起从马尔福庄园出发,到达莱斯特兰奇家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鲁道夫·莱斯特兰奇看到他们,立即笑着走过来。今天是他的婚礼,不管私底下有什么恩怨,他都能表面和气。
  他们耐着性子聊了一分钟,鲁道夫终于问到了最关心的问题:“马尔福先生没来?”
  卢修斯看了看左右,故意压低声音:“lord有事交给父亲。他让我带了礼物送给你和贝拉。”
  一个小盒子出现在卢修斯手里,递到鲁道夫面前。鲁道夫挑起眉,当着宾客们的面打开,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难得在卢修斯和西格纳斯面前露出笑容:“替我感谢马尔福先生的礼物。”
  卢修斯一笑:“我会的。”
  鲁道夫回到他熟悉的朋友们中间去了,卢修斯和西格纳斯一起走进大厅,一眼就看到爱丽丝·布莱克众星捧月的被一群妇人围在中间。显然,有贝拉和纳西莎珠玉在前,安多米达这个意外并不能动摇她在夫人们中间的地位。谁不希望向她学习教育女儿的方法呢。可惜这些人忘记了,爱丽丝·布莱克的女儿能找到好夫家,最大优势不在美貌,不在魔法,而在于布莱克这个姓氏。
  “我怎么没看到贝拉?”西格纳斯左右打量,问道。
  卢修斯无奈:“你就不能有点常识吗?她今天是新娘子,得到婚礼的时候才能见到呢。”
  “太好了。”西格纳斯松了口气:“我真不想面对她好几个小时。”
  “你们两在这儿呢。”普塞突然从后面冒出来,双手搭着卢修斯和西格纳斯的肩膀,带着他们往后院走:“距离仪式还有一会儿呢,走吧,一起玩会儿。”
  “你看到雷古勒斯了吗?”西格纳斯一边被他按着走,一边问。
  “你还不知道?”普塞笑起来:“他早就和安格尔一起跑到埃及去了,居然没告诉你吗?”
  显然,那蠢孩子已经玩疯了,西格纳斯面无表情的想,但愿他走之前还记得告诉妈妈。
  几个男孩儿在莱斯特兰奇家的后山打起了简易魁地奇,三对三,只玩鬼飞球。等到主家的家养小精灵过来通知他们仪式开始,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穿过装饰精美的回廊,前院大片的草坪上已经准备好鲜花装点的舞台,鲁道夫此时就站在那旁边,等着堂弟最后一次帮他整理好衣服上的配花。
  “他看起来有点紧张。”卢修斯评价。
  普塞笑了:“何止是有点,我看他紧张坏了。”
  巫师界很少有夫妻选择离婚,婚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生只有一次,会紧张再正常不过。西格纳斯的注意力不在鲁道夫,而在同样正在台下的黑魔王。那个人穿的比以往还要考究,今天他将亲自担任鲁道夫的的证婚人,赐予莱斯特兰奇家族无上的荣耀。
  再过一小会儿,鲁道夫和贝拉就将成为年轻一代斯莱特林中第一对由黑魔王亲自证婚的夫妻。
  缓缓响起的音乐声让宾客们安静下来,贝拉在父亲的陪伴下出现,走上鲜花织就的地毯,走向她的未婚夫。一切看起来美好极了,可西格纳斯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却不是鲁道夫,而是鲁道夫旁边身为证婚人的黑魔王。半年不见,这姑娘对黑魔王的狂热崇拜居然已经疯狂到自己的婚礼都不重要了。
  她挽着父亲的胳膊,走到地毯尽头,面对着鲁道夫,直到此时一直盯着黑魔王的目光才挪到真正的未婚夫身上。她的手被父亲交到鲁道夫手中,对方轻轻牵着她,一起走到黑魔王面前。
  西格纳斯简直有些不忍直视,摈弃食死徒们对黑魔王的盲目崇拜再看着这幅画面,新娘一直盯着证婚人的行为多么让人想入菲菲啊。鲁道夫将来一定会是个“心胸宽广”的好丈夫。
  西格纳斯左右打量今天的宾客们,在其中没找到一个和自己想法相似的。大家认真的看着台上,听着黑魔王对年轻夫妇的祝福,就好像他正在说的不是普通婚礼祝福语,而是什么了不得的神圣之言,值得牢牢记住,传给子孙后代。
  卢修斯注意到他多动症一样的状态,偷偷戳了下他的胳膊,低声道:“你能不能老实点。”
  西格纳斯终于不再左摇右转,但是依旧站不直,抱怨道:“太严肃了,我还以为这是在开会,准备进攻凤凰社了呢。”
  他的声音显然不够小,站在他们后面的普塞也听见了,噗嗤一声笑出来,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低下头忍住。
  台上的一对新人已经在黑魔王的见证下缔结了婚姻契约,正在交换戒指。黑魔王欣慰的看着他们,就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
  “好了,亲爱的贝拉,还有鲁道夫,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幸福。”他虽是笑着说,阴冷的气息却不因表情上的温和而减少,那已经成为他身体一部分的黑暗依旧围绕着他,也围绕着一对新人,以及站在前排的客人们。西格纳斯动了动鼻子,总觉得自己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
  “你们闻见了吗?”他问身边的朋友。
  普塞一脸茫然,卢修斯则翻了个白眼:“你又闻到美容魔药的味儿了?是我,我承认了。”
  西格纳斯说的当然不是什么美容魔药,不过卢修斯和普塞的反应已经说明那味道并不是他感觉中的那么明显。
  也许是某种黑魔法的味道,他想着,自从阿尼马格斯学成之后,他对黑魔法的感觉的确敏锐了好几个档次,闻到点味儿并不奇怪。
  黑魔王还在和新婚夫妇们说话,一个做工普通的金杯突然出现在他手中,宾客们投去疑惑的目光,不明白他为何会拿出这样一件普通的东西,看上去还打算当礼物送给鲁道夫和贝拉。
  腐烂的气息突然浓郁起来,还伴随着让人浑身发毛的恐惧,弄得西格纳斯呼吸都不顺畅了。他不得不偷偷给自己用了一个嗅觉封闭咒语,然后用所有的力气让自己保持镇定。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