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64)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让我看看你的伤。
  斯内普盯着他的眼睛,无声中表达出强硬的态度。
  西格纳斯无奈,只能脱掉袍子,像在蜘蛛尾巷时那样,爬在床上,让斯内普好好检查。
  他身上的小伤口都已经好了,还有问题的就剩下手腕和脚踝,还要腰间一道巨大的伤疤。不知道黑魔王当时用了什么魔法,斯内普始终没能完全消除其中的黑暗力量,以至于这道疤痕只能留着。
  因为长时间站立,西格纳斯的脚踝连着小腿都肿了。斯内普拿出随身携带的魔药,一点点帮他揉开僵硬的肌肉。西格纳斯皱眉忍了一会儿,渐渐感受到温暖,困意一点点袭来。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几支蜡烛的微光,斯内普从艾琳那里学来的手法非常让人舒服,西格纳斯闭起眼睛,没多久便坠入昏昏沉沉之中。
  他本该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他本就缺乏休息,就算是在蜘蛛尾巷的几天里,他也总是在考虑魂器,然后整宿整宿的失眠。可此时躺在庄园柔软舒服的大床上,享受着斯内普温柔的照顾,西格纳斯依旧只能在昏沉中起伏。他的大脑不肯放过自己。
  斯内普的手触碰到他右臂的时候,西格纳斯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的趴着,感受着斯内普先检查过他的手腕,然后抚摸上他的黑魔标记。
  他不由缩了一下手臂,没缩回来,只好说道:“别碰它。”
  “疼?”
  西格纳斯摇摇头。那玩意儿只是在标记的时候疼,随后就没什么感觉了。
  既然不是因为疼,斯内普便没有理会他的话,继续描绘着那个黑色的蛇形图。西格纳斯拿他没辙,只好盯着枕头上的花纹发呆,感受着那只不听话的手在自己手臂上游走。
  也许只是过了一小会儿,也许过了很久,西格纳斯终于等到斯内普不再继续跟那个标记耗着,在他身边躺下。他转了下眼珠,看向身边的男孩儿,对方朝他做了个口型,西格纳斯看到第三遍才看明白,斯内普在说“真难看”。
  他忍不住笑了下,将男孩儿搂过来,低头亲亲他的发顶,像是要将他揉进怀里一般紧紧抱住。斯内普也抱着他的腰,安慰的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像是在说:别担心,我都知道。
  这一夜,两个年轻人在黑暗中静静相拥。霍格沃茨城堡里,卢修斯和科瑞森则破天荒的站在了校长办公室的门口。
  他们本不想大半夜来找邓布利多的。西格纳斯临走前告诉过他们毁掉魂器的办法,厉火或者蛇怪的毒牙,厉火对他们来说有难度,蛇怪的毒牙却可以找到。马尔福家有的是金加隆,什么东西买不到呢?只不过要小心别被食死徒发现。
  斯莱特林们不到迫不得已都不喜欢和格兰芬多牵扯,西格纳斯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不向邓布利多求助,卢修斯同样如此。他们当然知道要毁掉魂器,邓布利多会比他们有办法,但都非常一致的把这件事忽略了。
  不同的是,西格纳斯是个彻彻底底的学渣,他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寝室里,属于斯内普的那一柜子魔药都是些什么东西,卢修斯则仅仅一眼就联想到斯内普所说的,和邓布利多做的交易。
  “这是凤凰的魔药。”卢修斯打开柜门,取出一瓶药剂看了看。品质上乘,不比斯莱特林各大家族成员们用的魔药差。
  “他每天就在忙这个?”科瑞森目瞪口呆:“干嘛做这么多。”
  卢修斯将魔药放回去,轻轻叹了口气:“未雨绸缪。”
  “他真的只有三年级吗……”科瑞森简直想不通,在其他小鬼都满脑子天真的时候,斯内普到底怎么能一心窝在地窖里熬制魔药。他应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有一天西格纳斯出了什么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会去到西格纳斯身边,所以才不停的赶制魔药,然后存起来,免得自己离开后无法继续和邓布利多的交易。
  “我等不了了。”卢修斯说道:“真想快点结束这场噩梦。”
  科瑞森:“我们得去找邓布利多。”
  卢修斯一脸无法接受:“找他做什么?你想和格兰芬多相亲相爱?”
  科瑞森:“当然不!但我们至少得让他知道这些吧。”他说着指了指面前的一柜子魔药。
  魔药的事情当然得让邓布利多知道,否则那老家伙以后毁约怎么办,斯内普为凤凰社出的力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卢修斯深深吸了口气,一脸即将奔赴战场的表情:“走吧,我们去找他。”
  外面的世界已经闹翻天了,霍格沃茨城堡依旧像个世外桃源。对大部分学生来说,今晚只是学期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夜,卢修斯和科瑞森一路前行校长办公室,还能看见夜游的学生、巡夜的教授。
  他们到达校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卢修斯完全不考虑邓布利多可能已经睡了,直接对门口的石像说出口令。
  “你怎么知道邓布利多的口令?”科瑞森奇怪的问。
  卢修斯翻了个白眼:“动动你的脑子,我从五年级起就是级长了,为什么不能知道校长办公室的口令。”
  他们跑过旋转楼梯,抛弃了斯莱特林那套礼仪,一路大喊着“校长先生”冲进办公室,邓布利多正好匆忙套上外袍,从卧室里走出来。
  “马尔福先生?扎比尼先生?”两位来客的身份让邓布利多非常吃惊。斯莱特林们平时总是拒绝和他打交道,校长办公室对他们来说绝对是霍格沃茨最不想踏足的地方。
  “我们是为了西弗勒斯来的。”卢修斯首先说道,完全不管就如果只是为了魔药,他们也可以等到天亮过来。
  “斯内普先生?”邓布利多疑惑。
  “我们知道他和凤凰社做了交易。”卢修斯说着,拿出一个龙皮口袋放在桌上:“这是给凤凰社的东西。”
  邓布利多看了眼那个袋子,并没有急于关心魔药,反而问道:“斯内普先生呢?”
  卢修斯:“他不在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挑起眉:“我当然知道他和小布莱克先生‘私奔’的事情,我是说他们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两个斯莱特林年轻人沉默。邓布利多继续说:“魔药的事情不着急,可以等他回来以后再说。”
  “这恐怕不太现实。”科瑞森说道:“他和西格纳斯短时间……也许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邓布利多突然严肃起来。
  “这是斯莱特林的事情。”
  “小布莱克先生在做的事关系到整个英国魔法界,绝不是斯莱特林内部的问题。”邓布利多说道:“马尔福先生,扎比尼先生,如果你们坚持不肯透露,我只有使用摄魂取念了。”
  “对学生使用摄魂取念是违法的。”卢修斯提醒。
  邓布利多摊了下手:“放心,没人会知道。”
  办公室里一整面墙的画像都在看着这一幕,当然也见证了邓布利多是怎么在两个17岁孩子面前耍无赖。然而没有一幅画像出声,都在默默等待卢修斯“被逼”说出西格纳斯和斯内普的下落。
  “他们在黑魔王那。”眼看邓布利多真要抽出魔杖了,卢修斯终于说道:“今晚他们到霍格莫德来见我和科瑞森,结果被食死徒盯上了。”
  “你们就看着朋友被带走了?”一副格兰芬多出身的画像讽刺道。
  面对格兰芬多的恶劣态度,卢修斯难得选择了沉默,还是科瑞森解释道:“西格纳斯的伤还没好,如果发生冲突会被看出来。我和卢修斯并不是食死徒的对手。”
  “你们如果肯出手,至少可以为小布莱克先生和斯内普先生争取时间逃走,但你们没有这么做。”邓布利多说道。
  卢修斯皱起眉:“是的,我们没有。您想说什么?指责我们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置朋友的安危不顾吗?哈哈!我又不是第一次听格兰芬多说这些话了。”
  面对一连串讽刺,邓布利多只是笑了下:“我从不会怀疑斯莱特林的友谊。马尔福先生,我想说的是,你们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让你们不得不以大局为重。”
  他说着目光渐渐凝重起来:“小布莱克拿到魂器了,对吗?那东西现在在你们手里?”
  卢修斯抿紧嘴唇选择沉默,科瑞森同样不说话,可沉默有时候也是一种回答。
  魂器近在眼前,邓布利多不由扶着办公桌,慢慢坐下。多年对峙终于初见终点,而这之后会迎来黎明曙光,还是换来更加混乱的黑暗,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但无论如何,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我们得毁掉它。”邓布利多说。
  “你怎么知道就只有一个魂器?”卢修斯讽刺道。
  “当然不止一个,我是说所有魂器都必须毁掉。”邓布利多看着他的眼睛,就像已经确定卢修斯手里一定还有其他东西。
  在邓布利多面前隐瞒是没有必要的,卢修斯自认还没有父亲的功力,可以和这只老狐狸耍手段,不如直接点:“校长先生,我毫不怀疑您有能力毁掉它们。但是就这么毁掉它们,您又怎么保证西格纳斯和西弗勒斯的安全呢?”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事实上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卢修斯笑了下:“也许在您心里,魔法界的全局始终是最重要的,但我只是个自私的斯莱特林,没法看着西格纳斯为了魔法界牺牲自己。如果您没有办法保证他们的安全,魂器的事情还是我们自己想办法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第二更~


第63章 食死徒
  卢修斯和科瑞森很快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我就知道别指望格兰芬多。”卢修斯愤愤说着,大步往地窖跑去。
  科瑞森赶紧跟上来:“你这是在急什么?”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