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63)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西格纳斯不知道斯内普此刻是都表现出应该表现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傻:“我不明白。小汉格顿城只有一座空房子而已,所有人都知道冈特家已经完了,那里还能丢什么?”
  “事实上,冈特家还有一样祖传的宝贝——回魂石。”黑魔王回答。西格纳斯没有料到他会给出答案,一时间竟真的为这回答而愣住了。
  黑魔王又继续说道:“西格纳斯,虽然我不反对你和斯内普之间的关系,但你总该做点什么,以获得斯莱特林们的认可。”
  这话没错,西格纳斯无法拒绝,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心里生出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就听黑魔王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和其他人一样,也去找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偷到底藏在哪儿。如果找到他,就带着他的头回来,而回魂石就作为你和斯内普的结婚礼物,怎么样?”
  我该表现得激动一点,西格纳斯想,黑魔王说的话对任何一个食死徒来说都没什么问题,而且绝对算得上奖励。可无论西格纳斯怎么告诉自己一切正常,他还是克制不住的去想,黑魔王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为他解释的如此清楚,为什么说到“小偷”这个词的时候,要看着他的眼睛。
  西格纳斯强行压下脑子飞快闪过的一个又一个念头,努力做出深感荣幸的样子。黑魔王的凝视始终让人不安,他咬咬牙,松开了斯内普的手,向前两步单膝跪了:“lord,我走一个愿望,希望您能答应。”
  黑魔王:“说说吧。”
  西格纳斯抬起头,试探道:“我希望您能在我和西弗的婚礼上,赐给我黑魔标记。”
  黑魔王看着他,突然笑起来:“别着急,我正想说这个呢。过来,到我这来。”
  大厅里只有黑魔王一个人的笑声回荡,西格纳斯麻木的站起身,忍伤口的不适,一步步走到黑魔王面前,重新跪下。在他身后,斯内普似乎也猜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眉头微微皱起,能做的却只有看着一切发生。
  这里不是霍格沃茨,黑魔王也不是邓布利多,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那非但救不了他,反而会伤害他。
  “西格纳斯,时间仓促,我本想送给你和斯内普一场盛大的订婚,但实在来不及了。”黑魔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语气中丝毫没有遗憾,冷漠的像临时编造的台词。当然,这些话本来也不可能是真的。黑魔王从来不会在意食死徒们的私事,更不可能为了谁去操心一场订婚。
  “不过我并不反对你们两的关系,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以斯莱特林之主的身份宣布,你们已经正式成为未婚夫夫。”黑魔王继续说道,同时挥了挥魔杖,一道金色从西格纳斯和斯内普身边缠绕而过,将他们连接在一起,短暂的几秒钟之后渐渐消失不见。
  那确实是订婚时,见证人会用的一个魔法。西格纳斯感觉到自己和斯内普之间多了点曾经不存在的魔法联系,忍不住回头去看,却只来得及看到一点点正在消散的金色。
  “至于黑魔标记。”黑魔王的话将西格纳斯的注意力拉回来:“不需要等到婚礼的时候。西格纳斯,你一向是我最重视的后辈,我非常愿意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将荣耀赐予你。”
  在众多食死徒的低声议论中,西格纳斯迅速低下头掩盖自己内心的汹涌情绪。他闭了闭眼睛,麻木的继续自己该做的事情,深深跪拜,并且亲吻黑魔王的袍角。
  “感谢您,lord。”他语气颤抖的说,不管这份颤抖是因为什么,放在这本就该激动的时候倒也应景。
  背后有几道数嫉妒的视线在看着他,应给是带他回来的那些食死徒,西格纳斯感觉的到那些人强烈的不甘。
  这种不甘他已经见过太多了,年轻食死徒中很多人比他早毕业,却永远只能被他这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压在头上,听着黑魔王每天如何夸赞西格纳斯·布莱克。他们可不会觉得黑魔王有什么不对,那么错的当然就是西格纳斯。
  西格纳斯不过是有一个好姓氏,这个姓氏带给他天赋,给他地位,给他一切别人没有的东西。这些难道是他自己争取来的吗?当然不!没有布莱克家,他还算什么?他凭什么因为这些而高人一等。
  “西格纳斯,伸出你的右手。”黑魔王的声音像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西格纳斯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慢慢卷起衣袖,将右手抬高。他麻木的等待着,黑魔王却没有立即为他打上标记,而是盯着他光洁的小臂看了一会儿,像是想在上面寻找点什么瑕疵。
  几天前,在小汉格顿城,黑魔王的咒语击中了那个年轻小偷的右手,伤口应该就在手腕的位置……
  西格纳斯感觉到黑魔王冰冷的手指慢慢搭上自己的手腕,然后用力攥紧。还没完全恢复的内伤经不起这么对待,西格纳斯立即感受到磨人的酸痛从手腕处蔓延。黑魔王就在面前极近的位置,盯着他的表情。西格纳斯一点不敢表现出疼,只能一边放松全身,克制身体条件反射的抵抗,一边尽量表演出即将接受标记的激动,以掩盖因为疼痛而带来的颤抖。
  斯内普的魔药效果很好,从外表上,谁都没法看出西格纳斯的手腕不久前受过伤。黑魔王盯着西格纳斯的表情,看着他像任何一个即将接受黑魔标记的年轻人一样激动,渐渐放松了钳制他的力道。
  黑魔王的魔杖终于抵在皮肤上,西格纳斯低着头,感受到一阵森寒从中而出,在右臂上凝聚成一条蛇的形状。这是在巫师的灵魂上刻下标记,过程当然会非常疼,西格纳斯终于不用再克制,牙关间轻飘飘漏出几声呜咽,身体也跟着蜷缩起来。
  以往,黑魔王对因为标记而失态的食死徒,总是会表现出轻蔑。可今天面对西格纳斯,他非但没有怪罪,甚至伸手扶住他,让他虚靠着自己的王座。
  “好了,今天你们两个就先在庄园里住下。明天西格纳斯就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标记结束之后,黑魔王站起身,没有再看一眼还跪在王座边的西格纳斯,直接离开了大厅。
  待他离开后,斯内普立即跑上前,扶着西格纳斯站起来。
  “你需要休息。”斯内普说着,想去看西格纳斯的伤,却被阻止了。
  “我在这有个房间,在三楼。”西格纳斯轻声说着,缓慢而坚定的将斯内普的手攥在手心,拉着他慢慢离开。
  他们从几大家族的长辈们面前走过,西格纳斯没心情和这些人周旋,干脆就当看不见他们,直到走过布莱克夫人面前。
  “你真让我失望。”
  母亲的声音让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斯内普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西格纳斯却只是淡淡一笑:“我就知道您会这么说,您大概还想将我从族谱让除名。”
  布莱克夫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西格纳斯笑笑:“您恐怕要失望了,要将继承人除名,不止是家主一句话的问题,还需要超过一半的家族成员同意。”
  布莱克夫人讽刺道:“你以为自己在布莱克家很受欢迎?”
  “我的确这么以为。”西格纳斯说,苍白的脸上带着浓浓疲倦,却依旧非常自信:“而且您也看到了,lord并不反对我的感情问题,您又以什么立场将我除名呢?”
  西格纳斯盯着母亲的反应,见她果然无话可说,愤怒却又不得不忍下来的样子,便知道自己的推测没错。今天的事情黑魔王已经和母亲提前说过了,不管是他和斯内普的关系,还是黑魔标记。
  可黑魔王到底想做什么?
  西格纳斯混乱的脑子一时间想不明白,便也不再勉强自己,先和斯内普一起离开这让人压抑的大厅。
  “lord到底什么意思?”和莱斯特兰奇先生关系较好的一位食死徒低声问道。
  莱斯特兰奇先生笑了下:“我怎么清楚lord在想什么。”
  “别卖关子了!”那人催促道。
  周围已经没其他人了,布莱克夫人也愤愤离去,莱斯特兰奇先生暧昧的笑了下,凑近那人耳边低声说:“你就没发现吗?刚刚小布莱克虚弱的样子看起来很吸引人。”
  “你是说……这不可能!”
  莱斯特兰奇先生挑眉:“我说什么了?”
  “你的意思难道不是……”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莱斯特兰奇先生冷冷道:“这本就不是你我该思考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第一更~
  祝张艺兴的ep《honey》大卖~


第62章 食死徒
  黑魔王的庄园非常大,各大家族在这都有自己的客房,不过房间的位置根据每个人在食死徒中的地位而有所不同。西格纳斯所在的位置就是继几大家族的掌权人之后,最靠前的一个房间。
  走廊里没有画像,斯内普看着空荡荡的墙壁,突然有种回到麻瓜界的错觉,非常的不适应。
  “lord不喜欢那些东西。”西格纳斯轻声说道,不知道是单纯为了解惑,还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忽略手臂和脚踝上的疼痛。
  “什么?”斯内普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西格纳斯说的lord是指黑魔王。
  显然,这座庄园里虽然没有画像,但黑魔王还是有办法监视这里的所有人,他们只要待在这,就是在黑魔王的眼皮子底下。
  “lord认为画像不可信。”西格纳斯接着道:“他们是无所顾忌的告密者。”
  斯内普想说,我们能换个话题吗?从西格纳斯口中听到“lord”这个词真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听到西格纳斯这么叫那个人固然不愉快,可西格纳斯自己就甘心如此吗?何必再往他的伤口上撒盐,让他更痛苦呢。
  斯内普心不在焉,西格纳斯也似乎只是自言自语,直到进入三楼的房间,才终于安静下来。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