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80)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小布莱克先生成为食死徒的始末就是这样。”邓布利多环视在座的巫师们,语气沉重:“我无意为他脱罪,只是将事实告诉各位,相信你们会有自己的判断。”
  至于这之后,在邓布利多的解释里,就算有了黑魔标记,西格纳斯依旧不被信任。黑魔王不愿意浪费他超高的黑魔法天赋,将他关在庄园里,于是对他用了夺魂咒。
  法庭里一片抽气声,就连一直低着头默默听故事的西格纳斯本人都差点跟着惊讶一番。邓布利多为了帮他还真是尽心尽力,不但亲自为他辩护,还为他骗人,他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格兰芬多血统,值得邓布利多这么上心了。
  在律师发言之后,法庭传唤了几位证人,前几位出庭的是西格纳斯作为食死徒时的任务目标,那些人有的在法庭上证明了他确实参与过谋杀,有的说他虽然和食死徒们一起出现,却始终游离在外,就像行尸走肉。还有人说他只顾着用厉火烧房子,那火焰很让人恐惧,但事后想想就会发现,他其实一个人都没有杀。
  西格纳斯不知道出庭证人偏偏选中这些人,按照现在这种出场顺序,是不是也有邓布利多的安排,他自己听着几位巫师的陈述,几乎都要信了自己确实中过夺魂咒了。
  “小布莱克先生后来恢复了一些神智,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停止了。这时候只有尽快毁掉魂器,才能弥补他所犯下的罪行,所以他一边继续伪装,一边练习厉火咒。不得不说,他在黑魔王面前能成功潜藏这么久,让人十分敬佩。”
  审判席是固定在地上的,西格纳斯只能面对几位法官,背对法庭内的众多巫师。身后一片唏嘘声让他想转过去看看邓布利多的故事到底有多引人入胜,然而为了能顺利度过自由前这最后一关,他不得不继续安安稳稳坐着。
  在这里他可以冷静,可以悲痛,可以淡然,但绝对不能表现的不当回事儿。
  邓布利多还在侃侃而谈,讲述一个叫西格纳斯·布莱克的英雄是怎么将活下去的希望就给爱人和朋友,自己一个人怀着赴死的绝心走向战场,最后耗尽自己所有魔力,成功毁掉了魂器,也让自己成了哑炮。
  这些事当然都是西格纳斯自己做的,但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可没想到有一天邓布利多会用这么慷慨激昂的方式,将这些讲成一段传奇故事。哦对了,还是在威森加摩法庭上,当着英国魔法界所有有头有脸的巫师的面。
  太过了……西格纳斯偷偷去看邓布利多,努力寻找机会暗示他差不多可以了。然而邓布利多根本没给他一个眼神,始终面对着他身后的众多巫师,让他没机会做小动作,只有继续听邓布利多的讲话,直到他自己结束。
  接下来出庭的是几名愿意出庭指证的食死徒,这些证人大部分都很年轻,经常和西格纳斯一起执行任务,从他们激动的表现中也看得出来,他们很渴望将西格纳斯也拉进阿兹卡班。他们的证词中包括食死徒的很多次任务,和之前出庭的那几个普通巫师的话全都对上了,没有给西格纳斯造成任何麻烦。
  一切进行了太顺利了,西格纳斯渐渐开始走神,直到法官的声音将他惊醒。
  “传唤证人,沃尔布加·布莱克。”
  西格纳斯微微偏过头,就看到他的母亲被两名傲罗押送进来。曾经无论何时都装扮出高贵优雅的贵妇,如今穿着简单的袍子,身上没有任何首饰,头发简单披散着。她看起来老了很多,西格纳斯以前从不知道她的脸上有这么多的皱纹,眼眶这么深陷,看向他的眼神这么狠毒。
  “西格纳斯!”观众席上,斯内普突然出声。他的声音不小,整个法庭都听到了。法官敲了敲法槌,示意肃静。倒是刚才还有些被布莱克夫人影响到的西格纳斯,因为这来自背后的一声呼喊平静下来。
  “别再这样了,他们会把你赶出去的。”卢修斯凑到斯内普耳边提醒。对方点点头表示知道,却也没说是否真的听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宝贝儿问,西格尔的魔力能恢复吗
  小生表示,大纲用完了,后面什么情况不知道呀
  各位是想恢复还是不想恢复呢


第79章 审判
  布莱克夫人是最后一位证人,如果她的证词没有让陪审团改变主意,那么西格纳斯就可以被无罪释放。邓布利多的半真半假的故事已经赢得绝大部分人的同情和敬佩,剩下的几个顽固分子已经不可能为西格纳斯定罪。
  可最后一位证人也是最危险的,布莱克夫人知道的太多了,她将提到前几位证人都不确定的任务,而且身为母亲,她的证词本身就具有煽动性。
  西格纳斯已经从不止一个人口中知道母亲将会出庭指证他,但直到在法庭上亲眼看到布莱克夫人,他才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像以为的那样冷静面对。这个女人曾经以他为荣,几乎将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他,尽管后来的事情证明这些爱并不是毫无条件,他依旧不可能对她无动于衷。
  在斯内普出声喊他之前,西格纳斯看着布莱克夫人那张充满恨意的脸,一时陷入恍惚。他想起小时候母亲是怎么骄傲的向其他家族的夫人们介绍天赋过人的长子,甚至想起在霍格沃茨这七年来收到的那些内容并不怎么温情的家信。各种关于母亲的记忆冲击着他,让布莱克夫人那句无声的“叛徒”变得异常刺痛。
  斯内普的声音将他从恍惚中叫醒。受审席的椅子是固定的,西格纳斯侧了侧身,没法看到身后那些观众,也没法看到斯内普,反而是看到邓布利多严肃的盯着他,那坚定的眼神也让他冷静下来。他深深呼了口气,再次对上布莱克夫人的视线。
  “我没有背叛他。”西格纳斯冷冷说道,声音在安静的法庭中清楚传入每个人耳中:“我本就不曾效忠他。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而你,母亲,你明知道他实际上是个混血,却狂热的将他当做王来崇拜,笃信他的血统论……”
  “闭嘴、闭嘴!你这个恶魔!”布莱克夫人尖声叫道。她双手用力抓着证人席的栏杆,用力将上半身探向西格纳斯,几乎想冲过去厮打他,失去理智的样子让法庭里的巫师们惊诧,对她的精神状况不免产生怀疑。
  食死徒审判持续至今,他们已经见过很多狂热的黑巫师,布莱克夫人无疑是这些人中数一数二的疯子。不过比起自己受审判的那天,今天她显得格外疯,让在场众人意外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恨居然也可以如此深刻。
  这对西格纳斯来说倒没有那么难以理解,他从很早就知道,母亲爱着的是拥有超高黑魔法天赋、前途无量的食死徒、未来将成为布莱克家主的长子,而不是他这个一手将黑魔王推向深渊的“叛徒”。只不过在过去很多年里,这个女人对他的在意让他无法保持理智,不能不对她投入感情。这种感情没有他对两个弟弟的深,但依旧深刻。
  “魔鬼!”布莱克夫人还在喊叫,声音尖锐,刺的每个人耳朵都非常不舒服:“你们知道吗!他五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杀过人了,他在圣诞夜屠杀了一个普通家庭,其中还包括不到十岁的孩子。”
  西格纳斯面无表情的看着母亲歇斯底里喊出自己的罪状,那些印上黑魔标记前参与过的任务被一桩桩摊开,引起不小的骚动。那些事情他当时没有选择,如今没法解释,邓布利多也不可能说他五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被黑魔王施了夺魂咒。
  “西格纳斯·布莱克,你是否有什么要说的?”法官俯视着他,等着他的回答。身后的观众席也安静下来,期待他告诉大家,一切都是布莱克夫人的谎言。
  然而事实如此,又能怎么辩驳呢?西格纳斯的沉默引起更大骚动,在他即将表示自己没什么可以辩驳之前,邓布利多先一步开口:“在座的各位,我有一个问题想请你们回答。”
  这像是个无关审判的话题,法官却没有阻止邓布利多的发言。
  “如果你面临小布莱克先生15岁时的情况,只能在杀死几个陌生人和看着家人因为你的选择而死亡,魔法界因为你的选择而陷入更持久的战争,你会怎么做?”
  人们皱起眉低声议论,却迟迟不做出回答。邓布利多继续说道:“我听见有人怀疑小布莱克先生的选择是否会对魔法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要告诉你们,的确如此。只有身份足够接近汤姆·里德尔,魔力足够强大,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又不会引起怀疑的人才有可能找到他的魂器,并且毁掉它们。而除了西格纳斯·布莱克,我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了。
  “而让我惊讶的是,他不需要任何人说服或者拉拢,他有勇气冒险,将一个比他强大很多的人拉下王位。”
  “可他毕竟杀了人!”有人叫道。
  “他毁了魂器,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愿意为此原谅他。”也有人反驳。
  “可那些失去家人的巫师也愿意原谅他吗!法律不对杀人犯做出惩罚吗!”
  邓布利多看了那人一眼:“你说的没错,他毕竟杀了人。从他15岁至今,一共杀死了21名巫师。与此同时,他付出的巨大贡献让我们结束了食死徒的时代,我不知道因此他拯救了多少人。”
  陪审团陷入争论,大部分人认为西格纳斯做的一切足以将功抵过,没有必要对他太苛刻,但也有些人犹豫着,因为观众席上正坐着几个掩面哭泣的巫师。他们的家人已经死了,死在西格纳斯的魔杖之下,难道真的要让他们看着杀死亲人的凶手自由的离开法庭吗?
  不管周围充斥着多少议论,西格纳斯始终冷静,一动不动的坐在审判席。他应该装作忏悔的,或者至少表现的悲痛一点,显得也在为死去的那21个巫师而哀悼,这样的话更有可能陪审团的获得好感。
  但他不会这么做,命运不曾给过他别的选择,所以他也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