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HP听说我应该是个食死徒(34)

作者:小生无才 时间:2020-02-08 09:41 标签:情有独钟  HP  魔法幻情  成长  

  他姓里德尔,不是冈特,英国巫师界根本就没有里德尔,英吉利海峡对面的欧洲大陆也没有。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排除一切可能性之后,西格纳斯不得不产生怀疑,也许黑魔王根本就不是……纯血。
  一个彻底的血统论者居然不是纯血?西格纳斯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怀疑非常扯淡。可汤姆这个名字,里德尔这个姓氏,照片里他低年级时穿的便宜袍子,以及种种让人怀疑的记录都让他没办法放弃这种推测。
  他满脑子浆糊晃悠到餐厅,就看到斯莱特林长桌那边,卢修斯和其他几个没课的六年级坐在最前面低声闲聊,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意。
  科瑞森看到他,冲他打了声招呼。大家都习惯了他总坐在长桌后面,因此没人邀请他过去,然而今天西格纳斯却走近他们,在卢修斯旁边坐下。
  正在聊天的几个人诧异的看过来,卢修斯挑起眉:“你今天怎么转性了?”
  “我……”西格纳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朋友们年轻充满朝气的脸,就像是看到一出出可怕的悲剧,看到毫无意义的流血。
  在黑魔王出现之前,斯莱特林虽然都是些纯血论者,但是也没有谁想过为此发动战争。他们和格兰芬多不对付,也仅仅是互相看不顺眼,并不会发生什么夸张的冲突。一切都是从那个人出现之后开始改变,狂热的崇拜,偏激的理想都因那个人而起……
  “你又怎么了?”有人推了推西格纳斯,将他从困苦中解救出来,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怎么阿尼马格斯还有别的后遗症吗?”
  西格纳斯努力扯起嘴角,笑的发苦:“我没事,大概是没睡好。”
  “你得振作点,别总像个树懒一样。”那个人又说,引起一片笑声。大家都知道西格纳斯有多懒,因此并不怀疑他的理由,只有卢修斯多看了他一眼,默默皱起眉。


第33章 六年级
  “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卢修斯凑近他低声问。
  没有确凿证据,西格纳斯不知道怎么告诉别人关于黑魔王身世的发现,只能沉默。
  “是关于lord的事?”见他不知如何开口,卢修斯便猜到了问题所在。只有涉及到黑魔王,西格纳斯才会在朋友们面前如此纠结。
  西格纳斯长长叹了口气:“等我搞清楚之后会告诉你的,现在就别问了好吗。”
  卢修斯耸耸肩,以为又是西格纳斯对黑魔王的排斥在作祟,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他推了推西格纳斯的肩膀,示意往赫奇帕奇那边看。
  “怎么?”西格纳斯莫名其妙。
  “安多米达的男朋友交新女朋友了。”卢修斯说。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是没办法,斯莱特林们知道安多米达有个赫奇帕奇男友,却很少有人关心那男孩儿叫什么。
  西格纳斯看过去,果然见到那男孩儿和一个赫奇帕奇姑娘亲密的坐在一起。那姑娘看起来很普通,脸上还有一些雀斑,从外表上完全不能和安多米达相提并论,西格纳斯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那安多米达呢?”西格纳斯问。
  为他解答的是科瑞森:“听说安多米达早上去找过他,但那个赫奇帕奇铁了心要分手,她说什么也没法挽回。”
  另一个人说道:“赫奇帕奇泥巴种能有什么本事,今天的事情早在预料之中。布莱克,你们家现在打算怎么办?”
  西格纳斯知道,对方这是在询问他和安多米达之间的婚约,笑着说道:“我们家一向尊重传统。”
  他没直接回答问题,大家却已经明白了。布莱克家历史上每一个爱上麻种的巫师都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被家族除名。安多米达的命运不会成为特殊,而她被除名之后,必然不可能出现在布莱克少夫人的选择范围中。
  “那她以后呢?”有人小声问。
  “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西格纳斯冷漠道。
  圣诞将至,西格纳斯不想在霍格沃茨引起多余的关注,选择暂时压下关于汤姆·里德尔的追查。而且他清楚,比起霍格沃茨图书馆里能获得的线索,各大家族收藏的巫师族谱才更加详细。
  这一年的圣诞假期斯内普照旧留在学校。雷古勒斯提过可以邀请他一起回布莱克家,却被西格纳斯否决了。他不想让斯内普被一群最偏执的纯血论者包围,那些人即便会因为他的魔药天赋对他礼遇有加,内心深处也只会把他当成肮脏的混血,轻视他,嘲笑他,斯内普没必要和他们虚与委蛇。而且去了布莱克家,就势必会遇上莱斯特兰奇,西格纳斯还记得贝拉对斯内普的态度,如果让他们在学校外面遇上,谁知道贝拉会不会趁机对斯内普做什么。
  不能带斯内普一起回家,雷古勒斯很是遗憾,斯内普自己却无所谓。他在学校又不是没事可做,就算整个学院就剩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无聊。何况今年除了他之外,安多米达也选择留校。布莱克家已经不欢迎她了,回家只会让家人和自己都不愉快。
  特快列车载着学生们离开学校,西格纳斯望着窗外,总觉得心脏上压着一份沉重,让他看不清风景。
  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上只有一辆布莱克家的空马车等着,他和朋友们道别,带着雷古勒斯上车回家。布莱克老宅门口听着各式各样的马车、汽车,他们一进门就发现今天的布莱克老宅格外热闹,家族的远近亲戚们都来了。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雷古勒斯仰起头看着哥哥。
  西格纳斯扯了下嘴角,目光中有些不明显的伤感:“今天之后,我们就没有安多米达这个表姐了。”
  雷古勒斯愣住了。
  他从来不喜欢安多米达,也以为自己是期待这一天到来的,然而等到真正面对一屋子亲戚,他却根本高兴不起来,反而忍不住紧紧握住哥哥的手。
  他们穿过人群,来到父亲、母亲那边,几个正在交谈的中年人立即停下来,一起看向西格纳斯。
  “你们回来了。”奥赖恩·布莱克看了看时间,对大家说:“差不多了,开始吧。”
  “我们也要在这儿?”雷古勒斯小声问。
  “当然。”布莱克夫人严肃的说:“如果不是因为霍格沃茨开学后不允许学生外出,西里斯被除名的时候你们也该在这儿。”
  “你跟大家一起站在后面就行了。”等父母走向人群最前面,西格纳斯拍拍弟弟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自己找个喜欢的位置待着。自己则快步跟上父母的脚步,一起站在房间中央。
  多年来始终挂在老宅走廊尽头的族谱挂毯此刻就安安静静漂浮在半空中,在他眼前发着淡淡的光。上面每隔几个名字就会出现一个焦黑的小洞,看上去伤痕累累。西格纳斯站在属于继承人的位置上,而那些远道而来的长辈们都排在他后面,看着布莱克家现在以及未来掌权者的背影。没人为此感到不满,西格纳斯的魔力水平有目共睹,他在黑魔王手下的地位在同龄人中只有马尔福少爷可以匹敌。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能为家族带来最大的利益。
  在连续出了西里斯和安多米达的事情之后,他们庆幸家里还有一个西格纳斯,让家族依旧屹立不倒。
  奥赖恩·布莱克抽出魔杖,对准族谱上安多米达的名字。雷古勒斯在人群之后,隔着人与人之间的缝隙找到爱丽丝·布莱克夫人。对方高昂着头,绝不允许女儿的叛逆玷污她的高贵。
  除名的咒语很简单,奥赖恩几乎只发出一两个简单的音节,族谱上安多米达的名字就开始燃烧,最终变成无数个小黑洞之一。西格纳斯的视线从渐渐熄灭的火星上稍微移开,就看到距离很近的另一个黑洞,那曾经是属于西里斯的位置。
  “这算是每一代布莱克家主必须掌握的咒语之一。”奥赖恩低声说道:“记住了吗?”
  西格纳斯点点头。奥赖恩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到家族众人中间。西格纳斯却还站在原地,仰头一个个看过族谱上的名字,叉在裤子口袋里的手紧紧捏着一面小镜子,几乎要把指甲扣进花纹里。
  “在看什么?”有人在他身边问。西格纳斯侧头瞟了一眼,是个年轻人,他没什么印象,对方却明显认识他。
  布莱克家的人当然都认识他。他耸耸肩:“我在看哪个黑洞是西格纳斯的。”
  布莱克家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个西格纳斯,这话听起来就是个小玩笑。年亲人也配合的笑起来:“我猜一定很好找。布莱克家的历史就是这样,频繁的除名家族成员,对我们的传承可一点都不友好。不过有你在,未来几十年至少都不用担心了。”
  西格纳斯笑笑,转过身看着对方:“我得去找找雷尔在哪,先失陪了。”
  他走出房间,烦躁的扯开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大步跨上楼梯。客人们不经过主人允许,是不会擅自到二楼来的,他靠在墙上深深呼吸,面对着的恰好是曾经属于西里斯的房间。
  房间去年就被锁起来的门半掩着,他慢慢走过去,就看到雷古勒斯正在里面发呆。
  “雷尔。”他轻声唤道。
  雷古勒斯转过身,脸色苍白。
  西格纳斯冲他招招手:“过来。”
  雷古勒斯将手里的相框放回床头,低着头走出房间。西格纳斯将门重新关上,按照原来的样子上锁。
  “我有点理解他了。”雷古勒斯小声说:“我是不是也变坏了?”
  “他不是个坏孩子,你也不是。”西格纳斯将他送到书房门口:“我觉得你现在最好别下去了,自己在这看会儿书怎么样?”
  雷古勒斯点点头。西格纳斯看着弟弟进去,帮忙关上书房的门。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右手几个指头上传来刺痛,是他握镜子的动作过于用力,以至于指甲边缘都渗出鲜血。血染在镜子背面的花纹上,留下一道突兀的暗红色。


上一篇:沉落

下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