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岌岌可危

作者:夏小正 时间:2019-04-26 18:51 标签:年下  师生  
季正则对隔壁班的化学老师方杳安一见钟情,一个是纠缠不清的校霸,一个是避之不及的冷淡老师。在季正则不懈的追求下,他一步步的融入了方杳安的生活里。说是季正则下药强迫方杳安,可又怎么能说不是方杳安的默许呢?季正则年轻的身体食髓知味,而对于长期性冷淡的方杳安而言,这也是一种新奇的享受。更何况,对于方杳安而言,季正则的年轻活力是暮气沉沉的拯救。纠缠的开始,便一直纠缠下去吧。
  CP:季正则(攻)X方杳安(受)
  作品标签:师生,年下。


第一章
  方杳安进门的时候这个班已经开始上课了,他连忙搬着椅子挤进听课的老师堆里。先前他来过一趟,另一个女老师没椅子,他就把自己的匀出去了,再去搬了张,一来一回,没想到就迟了。
  教室空调故障,还没来得及修,八九个老师挤在后排,全都热得拿听课本在扇风。
  他刚来讼言,带两个高二理科班的化学,化学备课组昨天开会,开始为期一周的听课交流活动。
  听课的四班是全校最好的班,讲课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女老师,学历高,年轻有激情,而且老公在教育局,别的不谈,课讲得倒是真好。
  他有些渐入佳境了,在听课本上列了好些优点,旁边的老师低声问他,“方老师,带纸了吗?”
  这老师姓庞,快五十了,人如其姓,吨位也重,身上肥肉层层叠叠的垮着像个大蛋糕,简直活体烤炉。
  方杳安点点头,没说话,只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全递了过去。
  一转头,正好跟人四目相接。坐在一组最后一排的男生,摇着椅子后仰,吊儿郎当地偏着头,一张白皙的俊脸艳若桃李,唇角微微翘着,似笑非笑地掠了他一眼。
  像钩子,直直扎在他心头,他忽然浑身难受,惊疑地左右看了两眼,是在看他吗?
  再一定神,发现那个男生撑着头,眼睛半阖着,正大光明地往这边看,视线不偏不倚,全落在他身上。
  他有些不自在,拧着眉低低地咳了一声。听见前方传来“噗呲”一声低笑,男生笑得低下头去,精瘦强悍的脊背显出来,很有些蓬勃向上的少年气。
  笑什么?
  他想不明白,又无可奈何,在那种近乎赤裸的视线下如坐针毡,忍着强烈的不适感挨完了整节课,下课铃响的时候他紧绷的神经才终于卸下来。
  一伙老师闹闹腾腾地起身要走,讲台上的女老师朝他走过来,“方老师。”
  他偏头应了一声,错身让其他老师出去了,走上前,两人略微讨论了几句。女老师笑着问他,“你下堂公开课讲什么课题?”
  “极性分子。”
  “是这样,你那堂课可能正赶上领导视察,我听说教育局也要来人,你好好准备一下。”
  “好,谢谢。”他点点头,怎么都不自在,隐隐感觉身后那束极其炙热的目光快把他的背烧穿了。
  他迎着那种直白到快要成为实体的视线,一步步走到后排,走到男生桌边的时候,突然听见他懒散地“诶”了一声,“老师,你东西掉了。”
  方杳安一怔,低头一看,他临时用来演算的纸落在脚跟前,“哦,谢谢。”他弯下身还没来得及捡,就感觉耳朵被人吹了一口气,湿凉的风合裹住耳廓,痒得他一抖。
  抬头时正好撞见少年得逞的笑脸,一条长腿拦在他跟前,坐在椅子上仰头看他,“老师......”他顿了顿,脸凑近了一些,眼里的精光像伺机的猎豹,“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周围好些学生看过来,方杳安的唇紧紧抿成一线,提脚跨过去,“没有。”
  第二天他下了三班的课准备去六班,路过昨天听课的四班,一群人高马大的男生站在走廊上,说说笑笑地列成两排。
  他一无所知地从中间走过去,男生们突然异口同声地冲他大喊,“老师好!”
  青春期男孩的声线哑而粗,这么多人齐声打喊简直声势震天,吓得他脚都没落下去,拿着水杯和备课本僵硬地点点头,“你们好。”
  说完又要走,提脚才发现前面立了个人,他的目光沿着少年外突的喉结移上去,又看见昨天那张漫不经心的笑脸。男生俯下身缓缓朝他压过来,琥珀色的眼珠流光溢彩,“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他有些恼,一声不吭地往左走,被拦住,往右走,又被挡住。他听见少年闷笑一声,胸膛很小的起伏,“别这么小气啊老师,告诉我一下嘛。”
  旁边的学生都在笑,方杳安有种被戏弄的感觉,非常不美好。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对上那双幽深的眼瞳,“我叫方杳安。”
  “哦,方老师。”男生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笑着逼近他,声音压得很低,“真好听,哪个方,哪个杳,哪个安啊?”他直起身来,笑弯了眼睛,“老师你真好玩。”
  方杳安拧着眉把他挤开,二话不说快步往前走。
  “方老师!”身后传来喊声。
  他脚下停了停,半信半疑地转过身去,看见少年张扬恣意的笑脸,上招着手,滟涟的桃花眼眯得半弯,很痞气,“我叫季正则。”
  方杳安扭头回来,转身进了六班。
  他当然知道他叫季正则,没人不知道他叫季正则,他甚至在知道校长名字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季正则这个名字,秉性恶劣的优等生,如雷贯耳。
  连续三天,他每次从四班门口过去的时候,都被要闹一番。他不知道这个学校有戏弄新老师的传统,万分窘迫。
  迫不得已,他每次上完课只好从三班左边的楼梯下去,绕过四班和五班,再从六班右边的楼梯上来,总算没再被缠住。
  走到一半发现昨天布置的参考书没带,返回去拿,急急忙忙上楼,一仰头正好看见等在那的季正则。
  他想装作没看见,绕过他上楼,又被故技重施,从左边拦到右边,怎么也过不去,一头撞上少年结实的胸膛。
  顿时无名业火四起,他终于忍无可忍,“季正则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老师我跟你玩不行吗?”他嬉皮笑脸,眼睛危险地半眯着,“老师,我的名字你叫起来怎么那么好听?再叫一遍好不好?”
  方杳安侧过脸,“让开。”
  他今年三十二岁,正好从教十年,从没想过会被一个学生在楼梯间逼到墙角。
  “不要。”
  “我要上课了。”
  这是一个对老师毫无敬畏感的学生,他目无长序,恣意妄为,显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那我去你们班听课,反正我们体育课。”
  “季正则!”
  “嗯?老师你叫我?”
  “你到底要干什么?”
  “玩啊,不是说了吗?我想跟你玩。”
  “我不想玩。”
  季正则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眼睛死死盯住他,明明不以为意却又偏偏装得懊恼,“咦,那可怎么办?我啊,特别想跟你玩。”


第二章
  他开始在所有地方遇见季正则,走廊,楼梯间,食堂,办公室,甚至是厕所门口。借着体格和身高的优势,总把他堵得死死的,有时候还不止季正则一个,后边跟着俩男生,一个嬉皮笑脸的胖子叫林耀,另一个很少说话的叫唐又衷。
  最难堪的是经过四班门口,这种有号召力的男生最难缠,他每天都不得不在一句句声势盛大的“老师好”中快步走过。
  季正则频繁地跑他办公室问问题,二楼走廊尽头的小型集体办公室,包括他在内只有三个人,上课时间不一样,其他老师总是不在,独处时更加难捱。
  季正则长得高而挺拔,半弓着站在他椅子后边,一手撑着书桌,一手扶着他椅背,这个距离危险又紧迫,他几乎被牢牢圈进少年结实的臂弯里。
  他讨厌季正则故意贴着他耳朵讲话,又酥又痒,呼吸喷上去,整个人都跟着麻一下。
  不知道被缠住多少次了,他终于直截了当地告诉季正则,“你不能去问你们班老师吗?我没空。”
  季正则抱着书,玩味地笑,话却说得无辜,“怎么了老师,不是你们班的学生就不能问你问题吗?我这个人不懂就问,还以为老师的师德能够包容任何一个学生,原来不可以吗?”
  泡茶回来的庞老师听见了,连忙走过来开导这位教学思想严重偏离的青年老师,苦口婆心,“哎呦,方老师,学生来问题多好的事啊?什么你们班我们班,就是老师和学生,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嘛,来来来,喝点菊花茶。”
  方杳安被反打一耙,简直如鲠在喉,看着季正则毫不掩饰的得意,咬牙切齿,一点也不想喝那杯黄灿灿的菊花茶。
  “根据价层电子对互斥理论......影响分子晶体熔沸点高低的是分子间的范德华力......S3相对分子质量大,分子间范德华力强,熔沸点比二氧化碳高得多。”他抬眼看季正则,“你懂了吗?”
  他知道这种题季正则肯定会做,两个人都不过在做表面功夫。
  季正则了然地点点头,掌心很自然地盖住他握笔的手,“是这样吗,您看看。”
  方杳安被他一碰,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像只受惊的鸟,“你干什么?!”
  季正则愣了愣,颔首去看他的眼睛,“你说呢?”
  方杳安躲他的视线,冷硬的,“你在骚扰我。”
  “不是啊。”季正则停了几秒,突然笑开了,“我在追求你。”
  方杳安呼吸一滞,“我去告诉你们班主任。”
  这话说出来,他倒有点像告状的小学生了。
  “好啊,最好跟去校长说,那是我小舅妈。去吧老师,你想怎么说都行,反正我肯定没事。”他眉梢挑动,唇角微微勾起,像在挑衅。
  方杳安一时间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恶作剧,他在一个青春期男孩的逼迫下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措手不及。
  他遇到过这种状况,而且每年都有不少。懵懂的中学生对年轻老师产生依恋情愫最正常不过,就算他根本不是什么特别有人格魅力的老师,但这张脸确实给他招了很多不必要的桃花。
  他一直秉行的都是快刀斩乱麻,直接拒绝,或者联系班主任,不算什么好方法,却也一直有效。
  但季正则是个例外,放到在他身上,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行不通了。
  午饭吃得太饱,他撑得犯困,想趴在办公桌上小憩一会儿,结果一觉睡到下午上课,醒来时办公室里另外两个老师都不在,单剩他一个。
  趴在桌上久了,脖子和后背僵得酸痛,他起身伸了个腰,松了松筋骨。
欢迎收藏腐小说fxsw.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