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胜者

作者:池总渣/池袋最强 时间:2019-04-24 10:49 标签:男男  爱情  
  一个再次相爱的故事
  一个寻回的故事
  当重逢时
  你是不是还会爱上我
  如果这是一场游戏
  赌上一颗真心
  我们谁也不是胜者

标签:爱情  纯爱  双男主  强强  现代

第1章
  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时,根本没瞧见脚下的衣服堆里有只猫。直到她一脚踩到猫的尾巴,猫炸毛地跳了起来,嘶声哈气。女人被它吓了一大跳,根本闪避不开凶性大发的猫,导致她的小腿被抓破了。
  她尖叫着,慌乱跳到了沙发上时,游野正好拉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一条浅色睡裤,裤腰在胯骨上缀着,性感的人鱼线,漂亮的肌肉线条,肤色偏白,衬得他肩膀上的指甲印,红得暧昧,也触目惊心。
  游野弯腰把自家猫抱了起来,手指捏着猫尾巴查看,还被没良心的小东西反咬了一口。游野看着发脾气的女人,慢吞吞道:“你踩到我的猫了。”女人在沙发上查看自己的抓伤,闻言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游野:“你说什么?”
  游野对着这位昨夜的对象重复了一句,你踩到了我的猫。
  女人摸着伤口,只觉得自己真是眼瞎,只怪她昨晚在酒吧看到游野时,就被对方的脸深深的迷住。
  当时游野坐在酒吧的角落,点着一杯酒,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头发蓬松。看起来,几分忧郁,有些多情。
  皮囊好,身材棒,气质佳。女人上前搭讪,一切顺水推舟。她去了他的家,上了他的床。一朝翻云覆雨醒来,这男人现在为了一只猫翻脸不认人?
  女人把门狠狠甩上后,猫也无情地从游野怀里跳了出来,屁股对着主人,伸了个懒腰。游野碰了碰自己滚烫的嘴角,是女人临走前送的礼物,一记耳光,足够泼辣。
  他给猫添了粮,清理了客厅,这才去了工作房。工作房原是一间客卧,被游野清空,安上书桌和笔记本电脑,还有满墙贴满的资料,用红线交叉钉上。
  游野的朋友程楚第一次来他家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直追问游野在这房间里研究什么。眼神里忧心着他是否加入了什么奇怪组织,在进行违法研究。
  他只好解释,这是他写作资料,红线只是为了厘清人物关系。他写作有些癖好,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游野已经有许久没出过新作,他出道就拿大奖,顺风顺水,得到不少版税。只是江郎有才尽,自上一本后,他就再也没出过新作。其实也不是没有写过东西,但是那些东西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这样的垃圾,怎么拿到编辑面前。
  酒精、女人、旅游,极限运动。所谓能够释放本性,增加灵感的事情,他都尝试过了。
  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用。
  他戴上眼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到电脑面前。屏幕亮着,投映在他眼镜上的,不止蓝光,还有大片空白的文档和那重复了一万遍的开头。
  他写写删删,最后无力闭上眼,给自己点了根烟,开始考虑,要不转行吧……手上还有点余钱,去开家店也不错。
  正心灰意懒,手机上微信响个不停。程楚约他去玩,是接风洗尘宴,他说季钦生回国了。
  季钦生和游野不属于一个圈的,也不相熟。游野见过这人一次,感觉并不好。其实季钦生长得很好,眼部轮廓很深,看人的时候,眼里流着光,一眼挑过来,好看得要命。
  游野性向不定,只要是好看的人,他都喜欢。但是在季钦生身上,他觉得不妥,本能感到危险,于是没有接近。
  季钦生本人非常对不起自己名字,钦生情深,他倒没对谁情深过。非常游戏人间,十足花花公子。玩身就算了,还喜欢玩心。酒吧外的那条河,年年有人喝醉酒就喊着季钦生的名字,要往下跳,闹过不少笑话。
  这祸害妖孽前两年好像玩到了不该玩的对象,被他那搞房地产的老爹强行送到国外改造。现如今回来了,大家便给他包了场,办派对,给他接风。
  游野冲了个澡,昨晚和女人胡来,搞得太猛。背上交错抓痕,被热水一烫,疼得让人烦躁。
  氤氲水汽,他抹开镜子一看,眉头渐渐皱起。
  其实他和季钦生不止一面交情,他俩睡过,他被上了。
  那时他从酒店的床上醒来,掀开被子往里面一看,简直惨状。游野想不太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有片段式记忆。
  身体的状况告诉他,他被人上了,还不止一次。游野挪动着僵硬的身体,往床头一靠。他性格使然,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心里郁闷得很,但也没办法。
  上都被上完了,还能怎么着。起码对方有安全意识,知道用套,他没有染病的危险。游野往床头摸烟,烟不是他的,打火机也不是他的。打火机款式骚包,还镶了碎钻,也不知是真是假,握在手里,沉甸甸的。
  他点上烟的同时,浴室门开,昨晚的对象从里面走出。对方脑袋上搭着毛巾,腰上垮着浴巾。八块腹肌一块不少,肚脐往下还有一线耻毛。游野咬着烟,眯眼吹口哨。
  听说有耻毛,能力强。这人能力强不强,他不太清楚,反正他现在腰酸背痛,就差腿抽筋。说不定昨晚就已经抽筋过了。那人听到他的口哨声,拉下头上毛巾,冲他一笑。
  季钦生刚洗过头发,刘海蜷在额前,衬得那双形状好看的眼都雾蒙蒙的,唇红齿白,配着房间里暖黄灯光,勾得人心痒。
  但游野此刻心情并不好,看到季钦生的脸,只觉倒霉。他呼出一口香烟,拇指按压发紧的太阳穴,用哑掉的嗓音问询:“我怎么会在这?”
  季钦生穿好衣服,拉开窗帘,坐到游野身旁,取下他手中香烟,低声道:“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相较于游野眼眶青黑,季钦生简直光鲜亮丽,被滋润得很好,换个地,可以直接上阵,当广告男模。季钦生那把嗓音也很动听,眼神真诚,劝他戒烟,也不让人有压迫感,只觉得舒服。
  所以游野才不喜欢季钦生,他很讨厌对方这副做派,明明是总所周知的玩咖,装什么深情人设。
  游野假笑一下,把烟从季钦生手里夺回,再次问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季钦生缓缓地眨了眨眼,视线从他手上的烟,走到他的唇上,双眉微蹙:“我不喜欢和抽烟的人接吻。”
  游野唇角抽了抽,觉得这天是聊不下去了。他勾唇一笑,猛抽一口,尽数喷到季钦生的脸上:“我也没打算跟你接吻。”他把烟熄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掀开被子起身,不甚在意地穿好裤子衣服。
  他戴手表的时候,季钦生拾起一旁的项链,递给游野。游野看着那断掉的项链,脸色微变。季钦生面带歉意:“昨晚不小心把它弄断了。”
  与此同时,游野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季钦生捧着他的脸颊,同他接吻。手往下走,撕开他衣服的时候,连带着项链一地断了。
  这是何等怪物力气,游野拾起那项链,简直乌云压顶,心情糟糕至极。他把项链往裤兜里一塞,越过季钦生往浴室走,擦身而过时,他还撞了把季钦生的肩膀,挑衅意味十足。
  季钦生并不生气,反而讨饶式地道:“需要我帮忙送修项链吗?”游野丢下一句不必,就甩上浴室门。等他出来时,季钦生已经不在了。这时有人按了门铃,游野拉开门,发现是客房服务。
  季钦生走之前,还给他点了早餐。游野脸色稍霁,他现在很饿,这季钦生还算懂事。
  把早餐端上桌,游野切开煎蛋,刚把蛋送入口中时,一个画面电光火石地闪过他的脑海。他的动作僵住了,蛋块也从叉子上掉了下来,污了雪白桌布。
  他想起来了,他昨晚喝醉了。而季钦生也已经有了过夜对象,在酒店大堂刚好和他撞见。季钦生不过客气同他打声招呼,而他……发酒疯,半路截胡,把季钦生拉到了自己的房里。
  原来是他投怀送抱,真是丢人至极。


第2章
  季钦生名声在外,认识的朋友许多,加上出手大方,除了感情方面混乱了些,倒是不少人都对他很有好感。是典型的做朋友可以,做恋人不行。
  游野想着不赴宴,又觉得这样刻意了些。不过就是乌龙地睡了一场,何必如此避嫌。说不定季钦生早就忘了他姓甚名谁,因为自那晚过后,他们就再没见过。
  当时游野和季钦生那晚过后,灵感突发,回去闭关半年,出了本书,名声更甚。等他出关,就听说季钦生招惹了杨氏的千金小姐,被人逼婚。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季钦生眼看着被逼婚,竟然带着男人去旅游,还发了许多和那男人的亲密照片,将准备婚礼的杨小姐抛之脑后。
  杨小姐知道消息后大哭一场,也跟着消失不见。等再次出现在人前,已经剪了短发,挽着美女,变了性向。
  杨小姐的父母非常生气,当下停了和季家的一切合作,季家也很生气,断了季钦生和那野男人的关系,把季钦生送出了国,一场大戏就此落幕,吃瓜群众心满意足。
  这些都是程楚同他转述,他这位好友,惯来是吃瓜前线,什么八卦都能到他这里,再转述给游野。托程楚的福,游野书里不少细节,都源于生活。
  毕竟现实永远都比小说要精彩。
  而且和季钦生旅游的那位野男人,也是圈中知名人物。程楚跟他八一八的时候,还要跟他打赌,说季钦生肯定是在下面的那位。
  游野听到季钦生的名字,臀部就不太舒服。回想季钦生的尺寸,他干咳一声,问道:“怎么说?到底是谁跟他去旅游了?”
  程楚一脸羡慕嫉妒恨地托腮道:“那个人你也认识,宴禹啊,你们见过的。”游野恍然大悟,这确实是认识,是程楚的好友,不是双,是少有的纯一。
  游野见过宴禹,但他本人对男人不算太有兴趣,就算有,他也喜欢长相精致漂亮款的,宴禹太帅了,不是他的类型。
  这么一说,季钦生倒真的有可能是被压的那位。
  不过这都是三年前的旧事了,季钦生出国后,宴禹谈了恋爱,程楚遇了情伤,程楚最近还参加了不少派对,只为忘记他嘴里的那位狗男人。
  游野看了眼时间,派对是晚上八点,他望着笔记本电脑,还在犹豫。这时屋外传来车喇叭声,摁得非常有节奏感,一听就是程楚专属。
  这家伙,竟然上门来逮他。程楚难不成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他一切想法?
  游野合上笔记本,出了门。程楚坐在车里,手臂搭在车窗,冲他微微一笑。游野认命上车:“你至于吗,还专门过来接我。”
  程楚倒挡,看着后视镜倒车:“你再宅下去,都要长蘑菇了,你这次都久没出门了?”
  游野玩着手机:“不好意思,昨晚我才出门过。”
  程楚惊讶望他:“我靠,你出门猎艳了?”


作者其他作品

胜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