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少将,缺雄主吗?[星际](62)

作者:月下妖 时间:2018-06-23 00:44 标签:星际  强强  年下  虫族  

  “呵……”影子埃克发出一连串冷笑,直到埃克故作镇定的假面具再也戴不住了,影子埃克才语带嘲讽的道:“哥哥,我都不知道你还是个坚贞的爱国虫呢!”
  “那是因为我很清楚,帝国若是不存在了,我们虫族在联盟就没有家了。”
  埃克这句话说出来,别说在监控室里的虫大感诧异了,就连影子埃克的眼中也明显露出惊讶之色,真是没想到啊,明明没什么本事,天天只知道混吃等死的埃克居然看的这么透彻,似乎他们之前都小瞧了这只雌虫。和帝国大多数活的浑浑噩噩的虫相比,其实埃克活的比任何虫都要清醒、明白。
  埃克不知道,就是他这么一句大实话让菲尔斯第一次打消了对他的杀意,等一切事情尘埃落定后,他居然能够活着走出军部,再次看到自由的天空。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更加出虫意料的是,埃克那句本以为会受到影子埃克大肆嘲笑的话,却让影子埃克陷入了沉思中,良久,影子埃克长叹了一声:“哎,哥哥,你啊就是这样,你总有那么多天真的想法让虫没办法痛快的恨你。哥哥,你知道吗,在我最痛苦的日子里,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然后取而代之,因为,这是你欠我的。可是,真正接触到你之后,我却改变主意了,也许这就是师虫说的血缘羁绊吧。”
  “虽然说,很多时候,你的那些想法天真的让我想笑,但不可否认的是,我还挺喜欢你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天真想法的。”
  埃克和影子埃克这么多年来看似亲密无间,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一道不容跨越的沟壑,可是今天兄弟俩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彼此的真心,一时之间,两虫其实都很激动。无奈的是,现在时间、地点都不适合两兄弟交流感情,两虫也只能通过眼神互相倾述着对彼此的真挚感情了。
  一直用精神力监视着两虫一举一动的路晓对此是再清楚不过了,路晓如果不是很清楚这两只性别为雌,爱好为雄的话,差点都要以为他们相互看对眼了。所以说,这两虫之前表现出来的兄弟情深倒并非完全是在做戏?
  影子埃克显然比埃克更加理性,小小的发泄过一波情绪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吧,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其实打从我被迫加入组织那一天起,我就在等这一天了,索性我并没有等太久,至少比起我那些同伴来说,我已经是幸运的了。对了,上面的,你们也不用躲着了,下来一起听吧,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可以直接问,只要是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们。”
  影子埃克后面那句话显然是和监控室里的虫子们说的,既然影子埃克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众虫自然如善从流的走进了审讯室听现场了。
  看到虫都到齐了,影子埃克没有多说废话,直接了当的进入了正题。
  影子埃克说,他的养雌其实是最无辜的牺牲者,不过是因为帮组织中一个小头目整理家务时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就被无声无息的处理掉了。影子埃克和养雌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因为如果没有养雌,他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哪里能活到找到埃克的那一天啊。
  养雌死的不明不白,影子埃克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得过自己的小日子呢,所以后来影子埃克费尽心思终于搭上了小头目。影子埃克原本只是为了给养雌报仇才接近小头目的,却不想,有些虫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也许是因为影子埃克天生就是干间谍的料吧,为了取得小头目的信任,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小头目的信任得到了,同样也把自己送入了无尽深渊。
  这个无尽深渊既是字面上的意思,同时也是帝国苦苦追查了许久却不得其门其入的神秘组织的名称。但是,影子埃克就是再有天分,也只是相对而言,虽然他进入组织后很快就找到机会干掉了小头目,可那时,他已经没办法全身而退了,只能继续为无尽深渊卖命了。
  说实话,影子埃克其实是一只十分手狠手辣的虫,影子埃克对敌人狠,对自己就更狠了。在得知,单凭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摆脱无尽深渊的控制之后,影子埃克立刻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将计就计,未来或许可以凭借他暗中收集的无尽深渊的消息将功赌罪也说不定。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埃克和影子埃克不愧是亲兄弟啊,两虫碰到相似事情时候的想法居然不谋而合了,路晓暗自想道。
  无尽深渊是一个十分讲究资历的组织,原本以影子埃克的资历,没个百八十年,是不可能打入无尽深渊的管理层的,也是他运气好,又豁得出去,正大光明的在组织内部的比斗台上干掉了小头目,那份狠劲获得了一名中层的赏识,被破格提拔,以火箭般的升迁速度坐上了小头目的位置。
  别看小头目只是无尽深渊管理层最不起眼的一个环节,但对于影子埃克来说,他可以动用的资本已经很多了,足够他一边给组织办事,一边暗地里干点私活了。
  影子埃克是一只做事考虑的很周全的虫,他很清楚,以他的能力对上无尽深渊,稍有不慎,他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影子埃克虽然战战兢兢给无尽深渊卖了五十年的命,收集到的真正有用的信息并不多,但是,他能保证的是,他所说的每一条信息都是真实有效的。
  首先,无尽深渊的真正首脑,其实来自另一个星海,至于具体是哪个星海,影子埃克就不知道了。其次,无尽深渊的目的并不是侵略联盟星海,实际上,他们唯一想要对付的只有虫族。然后就是,无尽深渊想要对付虫族不假,但是,他们似乎又觊觎着虫族身上某种东西,所以,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应该是,无尽深渊想要想像圈养储备粮一样圈养着虫族,让虫族世世代代为他们提供着某样东西。最后一点,只是影子埃克的推测,他还没有找到确实的证据,那就是无尽深渊可能和远古虫族来自同一个地方。
  老实说,影子埃克能够提供的信息真的不多,不过,仅这为数不多的几点信息,却都和菲尔斯之前的推测不谋而合,唯有最后一点,让菲尔斯微微眯起了眼:“你说,无尽深渊可能和远古虫族来自同一片星海?”
  “是的,虽然这点目前来说只是我的推测,但我也不是无的放矢的。”影子埃克肯定的点了点头,略略停顿了一会,又道:“我记得大约是五年前吧,组织来了一名特殊的监察员,监察员在组织的身份很高,因为,他们都来自是组织核心层。我在组织里有一只还算谈得来的虫,那只虫当初之所以会被吸收进组织,就是因为他特殊的血统。因为,他的家族虽然没落已久,但他家却拥有着全帝国最古老的族谱,根据族谱记载,他们家祖上的确是根正苗红的远古虫族。”


第090章
  “亚拓星的无尽深渊分支, 隔三差五的就会有监察员过来,所以,这并不算是什么稀奇事。为什么我会说那个监察员特殊呢, 那是因为,那一位与其说是一名监察员,不如说是一名研究员更合适些。”
  “那次来的监察员,对组织近期的运转情况和成果并没有太大兴趣, 反而对一切和远古虫族有关的事、物比较感兴趣。那段时间,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查远古虫族的事情, 我会知道那位同僚祖上是远古虫族, 也是他自己说的。”
  “亚拓星在通天之战前,只是帝国一颗很普通的宜居星, 而就算是通天之战前, 远古虫族在帝国来说,也已经是一个传说了。所以,我们在亚拓星并没有查到多少有关远古虫族的消息。同僚来自亚拓星卫星城市,据说他祖上是逃难过来的, 加入组织之前日子过的很艰难, 所以,他和我不一样, 他是自愿加入组织的,因为组织让他们一家的生活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那只虫的性格, 在我看来,其实并不适合在组织干, 不过,那虫对于危机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这才让他避开了无数次致命的危险。就在那位监察员发布了全力查找远古虫族信息的命令后,有一天,他突然秘密找上了我,告诉了我他家族的秘密,还把他的家谱托付给我保管,他说,这一次,他恐怕逃不过了,家谱是他们家族唯一从祖地带到亚拓星的东西,他不能让家谱落到组织手中。”
  “我当时虽然觉得他有小题大作之嫌,但是看在我们好歹有几分交情的份上,还是同意帮他保管家谱。没想到,第二天,他果然出事了。”
  “表面上,他是被监视员看中,直接带走了,连带他的家虫也一起被带去总部更享福去了,实际上,只有前一晚和他有过短暂接触的我才知道,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当然,从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只虫。”
  “那家谱,现在在哪里?”菲尔斯问道。
  “事发后,我就把家谱藏了起来,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那位监察员走后,查找远古虫族一切消息的任务就成了组织的长期任务,想到那只凶多吉少的虫,我也开始下意识的特别留意远古虫族的事,结果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你发现了什么?”这是路晓迫不及待的提问,刚才影子埃克不是把他收集到了有关无尽深渊的秘密都告诉他们了吗,怎么突然又有秘密了?
  “这个,严格说起来,应该不是你们迫切想要知道的秘密,而是有关我的一个小秘密。我不知道整个组织究竟有多少虫,但据我所知,光是亚拓星的组织虫口,就不是小数目,这么多虫,组织若没点特殊的手段,如何能够保证我们的忠心呢,所以,每一只加入组织的虫脑中都被植入了一个被组织称为忠诚器的东西,有了它,我们别说背叛组织了,就连事关组织的点点滴滴,都是不敢向外虫透露的。”
  影子埃克这话一说完,审讯室的虫子们不由纷纷面露不解之色,按照影子埃克的说法,那他刚才说的难道都是胡编乱造。
  影子埃克是一只多么精明的虫啊,众虫都不用开口,光看表情,影子埃克就能猜出众虫在想些什么。当下冷笑了一声道:“别担心,没有万全的把握,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们这些,谁知道这军部有没有组织的虫呢?”
  其实,正是因为考虑到这种情况,参与这次行动的虫,之前都接受过路晓的精神力扫描,确定这些虫脑中都没有粒子收集器,才被赋予了这项秘密任务。面对影子埃克的质疑,菲尔斯当场就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放心,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呵,我想也是,毕竟,路晓阁下在呢,有路晓阁下在,组织的虫根本没办法躲过路晓阁下的探查吧。想必你们也知道了,我脑中的忠诚器的事,因为忠诚器的存在,我做起事来,不免束手束脚,很是麻烦。我没想到的是,只是顺手关注一下远古虫族的事,居然让我找到了可以让忠诚器进入短暂休眠期的办法,今天在走进审讯室之前,我已经让忠诚器休眠了,所以组织应该暂时不会发现我背叛的事。但是,你们的行动速度必须加快了,否则,我不知道我还能顶多久。毕竟像我这样的小头目,对于组织来说,原本就是随时可以舍弃的存在。”
  “你能让粒子收集器暂时休眠?”路晓诧异的道,影子埃克这么一说,他才发现,果然,现在影子埃克脑中的粒子收集器呈现的是待机状态。
  “粒子收集器?”影子埃克不解的重复道,随即像明白了什么,“原来,你们在我之前,已经接触过组织里的虫了吗?”
  “算是吧。那么,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影子埃克想了想道:“嗯,没有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接下来,菲尔斯又详细询问了影子埃克关于无尽深渊的组织构成,和他这么多年来接到过哪些任务,影子埃克一一答了,末了,影子埃克不抱希望的问他们,能不能把他脑子里的忠诚器给取出来,既然帝国已经知道了忠诚器的存在,影子埃克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摆脱这个掌控了他近百年的糟心玩意了。


上一篇:不靠谱的大冒险

下一篇:不缚此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