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你干嘛躲我

作者:涉江 时间:2018-06-24 07:48 标签:甜文  破镜重圆  
  破镜重圆,恋爱日常
  哥哥押着妹妹去相亲,相亲对象是哥哥前男友。
  CP:江遇之x方海粟
  1、受晚上梦游
  2、攻偶尔脑回路清奇
  3、全家助攻


  01重逢一
  幽静的咖啡馆里放着节奏舒缓的钢琴曲。靠窗的位置并排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正面看去,一双眼睛有几分相似。
  江遇之坐在里头,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暂时忽略掉长腿无处安放的不适感,瞥了江清风一眼,一边滑着手机屏幕一边道:“又没叫你上断头台。”
  江清风耷拉着脑袋,脸上挂着“风萧萧兮”的悲壮,并不理会他,把手机便签念了又念。
  几分钟后,江遇之抠了抠头发,把江清风手机抽了出来:“啧,停!”
  江清风无力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声长气,脑子里过了遍刚才反反复复看的内容,道:“哥,他好像和你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
  江遇之闻言不过略微惊讶了两秒,随即眨眼:“哦。”
  江清风神色恹恹:“他最近刚回的国。”
  “嗯。”江遇之喝了口水,半躺回去以行动表明自己兴致不高。
  显然这并不影响江清风,她搅了搅面前的咖啡,继续道:“他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翻译公司。”
  “嗯哼。”江遇之鼻间哼出一声平淡的回应。
  “他二十五了。”
  江遇之顿了一下:“这么老?”
  江清风突然被他打断,无情地道出事实:“哥,你还比他大一岁。”
  江遇之鄙视地看了她一眼:“这能比吗?你一个十七岁的无知少女,找一个比你大八岁的,”他在桌上以水杯为始,用手比了个略长的距离,在末尾处敲了敲,“代沟。”
  江清风眼睛亮了亮,凑过去看了下他手机上的时间:“哥,要不咱们回去吧,你看他比我大这么多,还喝了洋墨水,我跟他肯定、必定、绝对合不来啊。”
  没看就觉得合不来,也就江清风这样的宅女有这种光速否决相亲对象的超能力了。
  江遇之把她脑袋撑开:“免谈。”
  江清风——高三毕业、宅能力十级的花季少女。上周二江母五巡其卧室,三回瞧见她抱着漫画傻笑,一回抱着手机哭,还有一回坐在电脑前边哭边笑。暑假过半,江清风就这样“醉生梦死”了一个多月,江母再三观察,认为自家女儿身体里埋了一群社交恐惧因子,心上一计,给她找了个事儿做——相亲。江遇之领了母命,周末就押着妹妹来了咖啡馆。
  江清风又叹了声气,心道命苦,哪有高中刚毕业就被家里押出来相亲的?
  半个小时过去,江遇之眉间染上一丝不耐烦:“这人面子挺大啊,还迟到。”
  江清风把自己手机拿过来,按了一下,道:“哥,我们早到了两个小时……”
  江遇之想也不想,嫌弃道:“你怎么这么不矜持?”
  “……”江清风内心咆哮,是谁一大早就把我从床上揪起来的!?
  “请问,是江清风小姐吗?”
  耳后忽而响起一道男声,慢条斯理,听起来又舒服又温柔。江清风只觉得耳边炸开了一朵烟花,瞌睡和紧张齐飞。转头看到一个男人,十分隐晦地启动某个不知名雷达,默了一会儿。
  乐水市的夏天很热,男人还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微笑时眼角略弯,连带地让眼中都含了笑意,额前碎发很随意地搭着,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
  男人见她不说话,等了半分钟,心中微微疑惑,忽而想起自己让女生等了这么久,道:“抱歉,来晚了。”
  江清风眨眼恢复正常,对刚才的印象定了个位——好高,好白,好嫩,好干净,好好看,好……受。紧张又跑了回来,意识到自己愣了这么久,她连忙站起身:“没,没等多久,你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了半小时,你你你好,我,我是,是江,江清风。”
  男人听完她结结巴巴的介绍,愣了两秒,笑了。江清风咽了咽口水,恨自己美色当前就犯傻的鬼毛病。
  “方海粟?”
  男人正准备说点什么缓解江清风的尴尬,听到这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明情绪,把目光移到里头的江遇之身上。
  江遇之也是猝不及防,没想到与他妹妹相亲的是故人,还是个与自己有点儿故事的故人。两人目光相触,方海粟率先退开。江遇之心中冒了点儿不开心,原因是对方那一皱即松的眉头和毫不犹豫的退离,仿佛他是什么不该入眼的东西似的。
  不过几秒,方海粟朝他勾了勾嘴角:“好久不见,江遇之。”
  笑容满分,问候满分,可江遇之依旧不太高兴。等他想要回一句的时候,方海粟已经转向江清风:“江小姐,我可以坐下了?”
  似有若无的揶揄让江清风红了红脸:“随便坐。”她见方海粟坐在对面,自己也坐了下来。余光瞥到江遇之,仿佛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你和我哥认识呀?”
  方海粟点头:“大学同学。”他看着江清风,视线虚虚落在她脸上,笑道,“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叫方海粟。”
  “咦?取自‘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刚毕业的高三生就是不一样,文言文记得一字不差。
  方海粟闻言沉默了一阵,江清风则以为他这是默认了,惊喜道:“我和我哥的名字也出自《前赤壁赋》诶!你和我哥还是校友,好巧好巧。”以江清风的脑回路,她似乎理解不了方海粟不愿多提大学的暗示。
  “我们还是室友呢。”江遇之放下手机,插话道。自方海粟坐下,他的视线就一直落在对面人身上。五年没见,乍一看,眼前的人似乎没什么变化,可看久了,又觉得哪里有不同。他暂时没判断出来那点细微的差异。
  江清风惊讶程度先呈直线上升,继而达到平衡线。
  方海粟委婉地回到上一个话题:“我的名字是爷爷取的。”
  所以取自哪儿他爷爷才知道。江清风没听懂,江遇之却破天荒地懂了,心上吹起一道名为“不太爽”的波澜。暗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江遇之是个理科生,成绩不错,踩着分数线上了本市的大学,由于英语少了几分,被调剂到了一个文科类专业。所以八年前的夏天他提着行李进校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心中怼天怼地怼专业。
  乐水九月天,日光毒烈,风裹着炙热,层层叠叠朝人而来。
  江遇之扯出一个敷衍的笑,拒绝了迎新学姐的带路,研究了一小会儿刚拿到手的地图,准确无误地朝宿舍楼走去。学校很大,宿舍楼很远,他心情有点烦躁。
  林荫道上几乎都是新生和家长,江遇之花了十五分钟走到尽头,后背都汗湿了。他把头上帽子取了下来,捋了捋额前头发,又用帽子对着脸扇了起来,凉快不少。
  等他休息够了,重新反扣帽子,余光瞥到一个蹲在地上的身影,正好在他准备走的那条路上,旁边是行李箱,看样子也是个新生。
  大家来往匆忙,这人却一动不动,江遇之路过的时候不由多看了一眼。就这一眼,他惯性前进两步之后,又退到那人身边:“同学,你没事儿吧?”
  那人呼吸很重,反应了半晌,才抬脸看江遇之。眼睛先是眯着,适应光线后才慢慢睁开。方海粟脑袋晕乎,只觉得眼前这人很高,替他挡了太阳,让他在一小片阴影中嗅到一丝清凉。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江遇之见他脸色发白,反应迟钝,惊呼道:“你这是中暑了?”
  方海粟压根就反应不过来,整个人昏昏沉沉,胃里一阵恶心。
  江遇之拉着方海粟站起来,心道这种事怎么就被他碰上了。他往四周一看,叫来两个路人帮忙推行李,自己则把帽子往方海粟头上一扣,背着他去了宿舍。
  四人寝空空荡荡,江遇之把方海粟放到椅子上,从行李箱中掏出两瓶牛奶递给路人:“谢谢了,要不留个联系方式,晚上我再请你们吃饭吧。”
  那两人显然是深藏功与名,摆摆手就出去了。
  江遇之打开风扇,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人,走过去把他帽子取下来,拿着替他扇了扇:“你还好吧?”
  方海粟睁眼,睫毛颤了颤,眼珠子慢慢移动。
  江遇之悄无声息地咽了咽口水,这人长得还挺好看,此刻脸上三分病色,皮肤白得发光。
  “谢谢。”好半天,方海粟才道。
  江遇之转身从行李箱中掏出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杯牛奶:“还好没晕死。”
  方海粟慢慢缓了过来,他直起身,按了按后颈。一双眼睛湿润乌黑,望向江遇之,笑道:“我第一次来乐水市,没想到这么热,不大受得了。”见江遇之盯着他的衣服,他低头一看也明白了,“习惯穿长袖了。”
  江遇之见自己的想法被看穿,轻咳两声:“我叫江遇之,遇见的遇,之乎者也的之。不知道你住哪里,就自作主张把你带过来了。”
  “遇之?”
  听他声调上扬,江遇之耳朵有点麻。
  方海粟轻轻一笑:“你的名字很好听啊,取自‘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
  江遇之略惊讶:“这你都知道?”
  说实话,江遇之能记住的文言文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供他写作文用。其中恰好包括了对方刚才念的那句,也确实是他名字的来源。
  方海粟脸上笑意更深:“因为我的名字也取自《前赤壁赋》,‘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真巧。”
  事实上,还有更巧的事——两人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寝室。
  江遇之看着床沿的贴条,两人名字正好相邻,愣了几秒:“这也太巧了吧。”
  方海粟则迅速接受事实,眨了眨眼,打趣道:“咱们有缘呀,小弟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江遇之背对着他收拾行李:“嗯哼。”
  方海粟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片刻,也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寝室是上床下桌型,方海粟还在整理床铺,无意间瞥了一眼江遇之。后者整个人被椅子后腿撑着,双腿搭上桌子,惬意地剥橘子。
  速度真快,方海粟想。
  等他下来时,江遇之正准备去洗手。路过他,把手上最后一瓣橘子直接塞到了方海粟嘴里,冰凉的指尖在他唇上一触即分。
  方海粟被定在原地,稀里糊涂就吃了,回过神时耳边已经水声哗啦。
  方海粟看着江遇之甩水珠子,道:“我睡觉可能有点不老实,你多担待点。”
  江遇之心想再不老实你还能翻到我床上不成?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问道:“怎么个不老实法?”
  方海粟沉默了。
  02重逢二
  江清风单向地跟方海粟聊得很嗨,丝毫没了之前的紧张不安。一方面是因为他脾气好,无论你说什么都认真地听,不时还提出点自己的看法,让人觉得很舒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和自家哥哥认识,情不自禁就把他归入熟人系列了。
  “方大哥,我看那些英语单词就像看满地爬的虫,你都开了个和虫打交道的公司,厉害了。”江清风竖起一个大拇指。
  方海粟听着想笑。
  忽而,一阵豪迈的战鼓声响起,方海粟眼皮跳了跳。江遇之见怪不怪,江清风掏出手机,示意接个电话。
  方海粟看对面人露出大喜之色,心情仿佛跟着好了一些。
  “好好好,你等我,我马上来!”江清风欣喜地挂掉电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说道,“方大哥,我临时有事儿,不能陪你了,你跟我哥叙叙旧吧,下回我请你吃饭。”


作者其他作品

你干嘛躲我

上一篇:盖世神操

下一篇:和情敌闪婚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