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足球万岁(中)

作者:摇曳菡萏 时间:2018-06-24 07:41 标签:灵魂转换  足球同人  
113、不失球奖金 ...


  德国杯原本是慕尼黑1860球迷们本赛季最憧憬的一项赛事,比起联赛,杯赛里的竞争要小多了,进入半决赛的另外三支球队拜仁慕尼黑、圣保利、比勒菲尔德——除了拜仁之外都不足为惧,狮队球迷们这样想着:‘我们上赛季曾将拜仁痛揍过一次,现在将那过程重来一遍肯定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到时候德国杯冠军,哈哈,就是我们的了!’
  
  先不论球迷们的想法是不是过于天真无邪了,现在的他们只知道,自己的梦碎了,慕尼黑1860被拜仁淘汰出了德国杯,他们已经永远失去了在本赛季触摸那冠军奖杯的机会。
  
  距离决赛仅一步之遥却被迫夭折的现实,使失望和不满的情绪充斥在一小部分极端球迷心里,迫切的需要一个发泄口。
  
  很多人在失败的时候是不会坦白承认自己实力不如人的,他们会为自己找各式各样的借口来证明失败只是“一次偶然事件”。球迷们也一样,在足球这个雄性荷尔蒙旺盛流行攀比的世界,没有哪一支球队的球迷会说:“嘿,哥们,我们的实力跟你们差太多了,所以比赛时候虐轻点儿可以么?”他们只会疯狂叫嚣着:“干掉他们!干掉他们!干掉他们!”哪怕他们的主队是弱鸡,对手是豪门巨无霸。
  
  现在,一些心怀怒火的慕尼黑1860球迷认为球队之所以输给拜仁慕尼黑,是因为有人没在比赛中表现出最好的自己,他们认为造成比赛失败的罪魁祸首是霍夫曼。
  
  “如果不是霍夫曼,对拜仁的时候根本丢不了这么多球。”
  “上半场就被灌进去三个!他难道是用眼神在守门么?”
  “霍夫曼的实力跟现在球队的联赛排名完全不匹配,他应该去那几支降级球队当主力的……”
  
  就是在这样的一片舆论声中,霍夫曼首先受不了了,他找上了卡尔。
  
  霍夫曼是来主动请辞自己队长职务的。
  
  他这个队长本来就不受球迷拥戴,在更衣室里交好的队友也不多,之前位子坐的稳,只是因为他是由卡尔亲自任命的,而且那是球队一直在高歌猛进,他的表现也称得上是及格,没有谁会傻到举起大旗玩造反。
  
  但是现在,球队成绩出现了波动,主要过错还出在他这个队长身上……霍夫曼踢了这么多年职业足球,他不傻,他知道没有球迷和队友拥护的自己,想要再当稳队长是不太可能了,虽然如果他一直装傻,主教练为了更衣室稳定不会直接抹去他的队长和主力身份,但那样不识趣的举动无疑会给老板留下很糟糕的印象,到夏天转会季的时候,为了清理干净永绝后患,老板很有可能直接把他给卖掉。
  
  而霍夫曼,是宁愿不要队长头衔不要主力身份,也不愿意被卖的——他很清楚以他如今的年纪、实力和伤病情况,不会再有顶级联赛的球队接收自己了,他要恐怕要被出售给低级别球队,低级别俱乐部能给他的薪水很少,甚至不会有慕尼黑1860替补拿的多。
  
  所以霍夫曼就准备主动“识时务”一次。
  
  他想着自己主动去向老板请辞,并同意退位让贤,老板应该会被他的识趣打动,不会考虑卖掉他的吧?
  
  怀揣着这样的决心,霍夫曼敲开了主教练办公室的大门,并在卡尔略带几分讶异的神色下,讲出了自己的目的。
  
  卡尔用了几分钟来消化这件事。霍夫曼的举动完全不在他预料之中,卡尔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原本是想用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这样的策略来使对方就范的……没想到刚瞌睡就遇到枕头,他这边还没行动,老天爷的眷顾就提前到来了。
  
  “你顾全大局,舍己为人的精神很令人感动。”沉默了一会儿后,卡尔朝霍夫曼点点头:“你为球队做出的牺牲我是不会忘记的。”
  
  听见后面那句话,霍夫曼神色一松,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挺直着脊梁说:“一切为了球队。老板,如果您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训练了。”
  
  “等等。”
  
  霍夫曼回头,看见卡尔在浏览一份文件:“老板?”
  
  “鲍勃今天早上跟我说,俱乐部U17青年队好像缺一个守门员教练,你愿意先做兼职么?”卡尔抬起头朝他微笑了一下:“他有提议招聘一个全职教练,不过你知道的,赛季末这段时间我很忙,抽不出空来面试那些应征者。”
  
  “乐意之极,老板。”霍夫曼沉闷的表情中猛然出现一抹亮色:“乐意之极。”
  
  ……
  
  当科赫听说霍夫曼去主教练办公室溜达了一圈回来,队长头衔变成青年队兼职教练的时候,他有些猜不准:霍夫曼他这到底是被提升了呢,还是遭到下放了呢?
  
  他把拉斯、斯文、厄齐尔等人汇集到一起,让他们给他出主意。
  
  扬克尔耸肩说:“连队长都不是了,肯定是遭到下放了嘛。”
  
  “但他成了教练!教练!”奥戈反驳道:“虽然只是U17青年队的兼职,可那也是教练!”
  
  “跟哈斯勒先生的经历倒是有点像……”拉斯判断道:“哈斯勒上个赛季也是队长,季末退役后不也成为教练了么?难道这是老板的偏好?把所有队长都留下来当教练什么的。”
  
  斯文有些憧憬:“要是我以后也能当队长当教练就好了,省的妈妈她老担心咱们退役了以后找不到养活自己的工作。”
  
  “要我说,你也别在这拐弯抹角的想借口找理由了,就干脆点去找老板。”厄齐尔嚼着一块口香糖,没心没肺的说:“直接告诉他‘嘿,头儿,下场比赛首发让我来!’这样不行么?”
  
  不用科赫反应,其他人一起看着厄齐尔说:“这主意太蠢了!”
  
  拉斯还多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难道你敢对着老板这么说?”
  
  厄齐尔把脑袋扭向一边继续嚼口香糖。
  
  正在这时,科赫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在看到屏幕上号码的刹那,身子忍不住站直了:“是,老板,我马上过去!”
  
  几个队友朝他投去鼓励和加油的目光。
  
  “别忘了我说的话!”厄齐尔朝他高喊:“有时候简单粗暴才是最有效的!”
  
  科赫转身朝他比划了下中指。
  
  “老板。”科赫推开主教练办公室的大门,钻进来一个脑袋:“我来了。”
  
  卡尔手一滑,钢笔在记事本上拉出一道墨蓝色的痕迹:“你没敲门,吓着我了。”
  
  “啊,抱歉!”科赫将脑袋收回去,“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梆梆梆!”指关节叩击木门的声音。
  
  “……进来。”
  
  科赫彬彬有礼的推门、关门、抬头挺胸跨着固定长度的步伐走到卡尔的办公桌前……他的礼仪几近完美,除了走成同手同脚的那几步。
  
  卡尔合上记事本,双手交握,看着科赫:“本来这件事在电话里通知你也是可以的,但是我想你大概会更喜欢我当面对你讲出来。”
  
  科赫激动的等待着。
  
  “因为在青年队兼职做守门员教练的原因,霍夫曼不再担任球队队长,他在比赛中也需要一个人帮他分担压力,从下轮联赛开始,我准备安排你做首发,另外,你愿意帮我平衡更衣——”
  
  “我会尽量做到一球不失的!”科赫心脏犹如小鹿乱撞:“您要求什么我都能做到!”
  
  卡尔朝他微笑了一下:“我要你帮我平衡更衣室里的人际关系。距离联赛结束只剩下六轮比赛了,我希望剩下的日子都是平平静静度过的。”他知道科赫在更衣室那群年轻球员心里有怎样的地位。
  
  “我能做到!”科赫雄心满怀的应了一句,又觉得这样的说辞会显得自己过于自满,于是修正说:“我会尽我所能!”
  
  “很好。”卡尔满意的点点头,从桌后站起身,走到书架前翻找资料。
  
  科赫以为对方还有话跟自己讲,于是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
  
  几分钟后,卡尔抽出一本书,转过身来,颇为奇怪的看着科赫:“你有事要对我讲?”
  
  科赫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正准备离开办公室,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句话,冲动之下,他张口说:“我——”他想问问老板,在球队里,在他和波尔蒂略之间,对方更看重谁?老板他是否也对波尔蒂略布置了相同的任务?
  
  卡尔看着他:“你?”
  
  “我……”科赫挠挠头,灵光一闪改口道:“我,我想问问您如果我能做到全场比赛一球不失,您会怎么奖励我?”
  
  卡尔看着对方的神色,忽然想到科赫的家境,他沉吟了一下,说:“你想要不失球奖金?这个没问题,不过现在我能申请到的钱有限,一场比赛不失球,1000欧元怎么样?”
  
  科赫恨自己头昏脑胀怎么说出了那样暧昧的话,又惊讶于老板竟然真的对他的无理要求给予了回应。“好,好的。”他结结巴巴的说:“其实我刚刚只是在开玩笑,老板……”
  
  卡尔笑了下,走近科赫,去揉他那头白毛。
  
  白金色的发丝,在光线的照射下,真的像是另一个小太阳似的。
  
  科赫却躲开了卡尔的手,他满脸不情愿的说:“老板,我比您高,还比您壮,我是个成年男人了,您不能老摸我的脑袋!”
  
  卡尔笑着说:“好吧。”顿了顿,他半开玩笑道:“谁让它们在阳光底下显得太过灿烂。”
  
  “您喜欢我的头发?”科赫站的距离自己老板又近了一点,一股好闻的须后水味道,混合着卡尔身体的热量冲进他脑子里,让他脑袋有点发晕。
  
  现在才4月份,科赫想,如果是六月或者七月,他或许还可以闻到一些汗水的味道。那肯定很令人着迷。
  
  “我喜欢一切美的事务。”
  
  科赫犹豫了一下:“您曾规定过一线队球员不准留长发……”
  
  卡尔眨了眨眼:“没错,所以我才为你的头发感到惋惜。”
  
  科赫带着一颗甜蜜又酸疼的心离开了主教练办公室,他原本还以为自己能获得一次破例的。
  
  ……
  
  阿拉贡内斯在安联球场的出现,引发了西班牙足坛一场不小的地震,当回到马德里后,他受到了本国媒体的疯狂追逐,人们迫切想要知道他去慕尼黑是为了什么,是否有收获到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又会不会为西班牙国家队带来改变……
  
  对于媒体和球迷的疑问,阿拉贡内斯倒是没继续卖关子,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回答说:“是的,我到慕尼黑去就是为了考察波尔蒂略,实际上我已经观察了他有大半年了。”
  


上一篇:足球万岁(上)

下一篇:足球万岁(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