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盖世神操

作者:唇亡齿寒0 时间:2018-06-24 07:46 标签:甜文  励志人生  架空  业界精英  
  在乡下孤儿院长大、成年后进城打工送外卖的谷小飞,一直认为飞檐走壁移山倒海是武林高手才能办到的事。直到一次送餐途中他见义勇为,一口气跳上十层楼。
  正道少侠肖雪尘:你跳上十层楼,使的是何门何派的武功?
  谷小飞:这不是武功啊,这是第十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的跳跃运动!
  肖雪尘:你一掌将反派打进墙里,使的是何门何派的武功?
  谷小飞:这不是武功啊,这是第十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的伸展运动!
  肖雪尘:你将真气渡给病患救了他的命,使的是何门何派的武功?
  谷小飞:这不是武功啊,这是第十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的整理运动!
  肖雪尘:……是谁教你的这套广播体操?
  谷小飞:当然是体育老师啊!
  体育老师:咳,小飞啊,其实我是金盆洗手的武林盟主……
  这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凭借一套盖世神操打遍天下、收获真爱、从做操到做♂操的故事。
  *提示*
  主CP:名门正派冰山攻×阳光少年健气受
  副CP:法兰西异装癖剑圣×中国正直吐槽小警察
  大家可以自行搭配《雏鹰起飞》《舞动青春》《时代在召唤》《初升的太阳》《青春的活力》等BGM阅读……
  内容标签: 甜文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小飞,肖雪尘 ┃ 配角:顾旭阳,苏云越 ┃ 其它:现代武侠,广播体操
  作品简评:不谙世事的乡村少年谷小飞成长于孤儿院,从新来的老师那里学会了“第十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殊不知老师其实是隐退的武林盟主,而所谓的广播体操则是一套盖世神功。多年后谷小飞进城当了一名光荣的送餐员,在一次送餐途中用跳跃运动帮助警方抓住逃犯,并结识了正道少侠肖雪尘,从此开始了鸡飞狗跳、妙趣横生的江湖生涯。
  本文题材新颖,将武侠故事搬到现代舞台。语言诙谐幽默,跳脱中不失机智。人物刻画入木三分,谷小飞的天真质朴,肖雪尘的冷酷柔情,以及或滑稽、或成熟、或阴狠的众多配角,一个个角色活灵活现、跃然纸上。攻受的感情从怀疑到信任再到相知相许,水到渠成,日常相处甜蜜戳心。对于现代武林的描写则磅礴大气,种种细节别出心裁,令人拍案叫绝。
  ==================


第1章 楔子 武林盟主与乡村教师
  绿水中学迎来了一位新的支教老师。
  听闻这个惊天喜讯的时候,谷小飞正窝在房间里听广播。小收音机发声不甚清晰,像嗓音沙哑的老人念着含混不清的句子,谷小飞必须聚精会神才能辨清广播中的每一个字词。
  福利院条件简陋,娱乐活动屈指可数,唯一的一台电视放在餐厅,仅在晚上才开一小会儿。白天谷小飞就只好听广播打发时间。
  并不是每个福利院的孩子都有这份好运分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收音机。谷小飞上高中了,老院长希望他能多听听对考试有帮助的时政新闻,就做主将收音机给了谷小飞。收音机是社会上好心人捐赠的,所以即使质量不佳,谷小飞也视若珍宝。
  他此刻收听的是一档访谈节目,电台女主播声线柔美:“各位听众朋友,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了一位嘉宾,和大家讨论武林盟主苏云越隐退事件。让我们欢迎……”
  “小飞在吗?”有人笃笃地敲门,是福利院的老院长。
  谷小飞跳下床为她开门。老院长眉飞色舞,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洋溢着喜悦之情。“小飞!你猜我刚才遇上谁了?”
  不等谷小飞开口,她便自问自答:“是你们学校的周校长!刚才我瞧见他骑着那辆破摩托,就问他干啥去,他说去长途汽车站接学校新来的老师!这位新老师恰好带你们班,等一开学,他就是你的班主任啦!”
  谷小飞大为惊讶:“周校长真这么说?”
  “难道是我编出来诳你的不成?”老院长慈爱地揉了揉谷小飞的脑袋,“周校长还说,那位老师是大城市来的高材生,多少好学校求着人家,人家都不愿去呢。肯到咱们绿水乡来教书,是咱们的福气!今后你要多向老师请教,别调皮捣蛋惹人家生气,听明白了吗?”
  谷小飞点头如捣蒜。“我什么时候调皮捣蛋过?”说着弯腰从床下找出自己破旧却干净的运动鞋,“我去学校看看新老师长什么样!”
  “人还没接回来呢你猴急猴急的干什么?”院长拦住少年,“吃完午饭好好梳洗一下再去,瞧你头发乱的,给老师留下坏印象怎么办?”
  谷小飞连忙将一头乱发抚平。
  电台女主播的声音中掺着些许杂音:“……让我们言归正传。昨天武林盟主苏云越突然宣布金盆洗手,称自己看破红尘,厌倦了江湖纷争,所以决定隐退。您听说这个消息时是不是很惊讶?”
  老院长皱了皱眉:“小飞,你假期作业做完了吗?还有闲工夫听这些!”
  男嘉宾的声音适时响起:“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苏盟主醉心武学,很少过问俗事,这个决定很符合他闲云野鹤的性格。”
  “苏盟主的经纪人在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说苏盟主金盆洗手之后会投身教育事业。现在隐退的武林高手开班教学的事屡见不鲜,甚至有人将其当作一种生财之道,社会上对此存在着不少争议。您觉得苏盟主也会开办武术学校吗?”
  “这我可说不准。开办武术学校是‘投身教育’,可当小学语文老师也算‘投身教育’不是嘛。”
  女主播笑声如银铃:“您太幽默了。据我所知,历史上从没有过武林盟主主动隐退的先例,苏盟主这一退,武林大会的比赛制度也会修改吧?”
  “没错,依照武林大会的赛制,全国决赛的冠军将获得同现任武林盟主决战的资格,而胜者就是下一任盟主。武林大会组委会已经发表声明,大会四年后将如期举办,届时夺得冠军的人将自动成为‘武林盟主’。”
  “解释得非常清楚呢!对了,我这里收到一条听众提问:苏盟主金盆洗手,是否与魔教教主被捕一事有关?……您觉得呢?”
  谷小飞期待地竖起耳朵。然而男嘉宾的回答却淹没在嘈杂的噪音中——原来是老院长趁他不注意时转动了调频旋钮。
  “小飞,别整天听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有空多听听时政要闻!给你收音机可不是让你玩儿的!”
  老院长挑了一个新闻台,故作生气地拍了一下谷小飞的后脑勺,力道却很温和。
  谷小飞吐了吐舌头:“知道啦院长……”
  ***
  吃过午饭,谷小飞估摸着校长大约已经把新老师接回来了,就向老院长告了假,兴冲冲跑去学校。
  此时尚未开学,校舍里空空荡荡,罕见人影,只有几个假期中跑来学校虚度人生的学生在操场上行尸走肉般游荡。
  谷小飞眼尖,刚到校门口就瞧见校长和一个陌生男子走出教学楼。他推测后者就是新来的支教老师。
  校长嗓门洪亮,隔了那么远,谷小飞都能清楚听到他中气十足的声音。“……我们绿水乡交通闭塞,经济条件也不大好,很少有老师愿意到这里教书,好不容易来了几个,也往往待不了多久。苏老师这样的高材生愿意来任教,我们全体师生都很高兴!”
  苏老师笑了笑:“再穷不能穷教育嘛,我这人随遇而安,不是那么在乎学校的设施条件,只要能教书,去哪儿不是一样?”
  校长大概是在带领苏老师参观校园。谷小飞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偷偷打量这位苏老师。他相貌并不算多出众,但五官看起来协调舒适,身材高挑,肌肉匀称,行走时步履轻盈。谷小飞敬畏地想,苏老师连走路姿势都与众不同,不愧是大城市来的高材生,和我们这小地方的人就是不一样!
  校长和苏老师在学校中转了一圈,最后来到教师宿舍。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几间简陋的瓦房。校长连声说“委屈苏老师了”,苏老师则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两人客气了一阵,校长因为下午还要开会,告辞离去,苏老师则坐在宿舍的钢丝床上,从行李箱中取出个人物品。
  他忽然动作一顿,起身推开门,朗声道:“跟了这么久,我看你好奇得很,干脆进来吧!”
  谷小飞正躲在一棵树后暗中观察苏老师,自以为和大树浑然一体,没想到苏老师早就发现他的行踪了。他吐了吐舌头,从树后跳出来,犹豫地望着这位新老师。
  “你是这里的学生?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谷小飞知无不言:“我叫谷小飞,是高一(1)班的。”
  苏老师“哦”了一声:“正好是我带的那个班嘛。小飞同学,等开学后我就是你的新班主任了。幸会幸会。”
  他向谷小飞伸出手。谷小飞怔住,过了半晌才意识到老师要和自己握手。苏老师真是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他在裤子上擦擦手,这才胆怯地握住苏老师的手。
  苏老师眉头一蹙。
  谷小飞莫名紧张起来。难道他握手的方法不对,冒犯苏老师了?
  苏老师松开他的手腕。“小飞,你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您怎么知道!城里来的老师就是不一样,这都能看出来……”
  “我略学过一些中医,和你握手的时候,不经意搭了搭你的脉。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脉象应该是很有活力的,可是……”苏老师顿了顿,脸上浮现出关切的神情。
  谷小飞感动得不能自已!苏老师在关心他!他无父无母,在福利院长大,从小缺爱,因此别人对他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好,他也感激涕零。
  “我身体是不怎么好,偶尔会发病,但大多数时候都挺正常的。”
  “你父母不送你去看病吗?”
  “我哪有父母。”谷小飞撇了撇嘴,“我是孤儿,住在福利院。反正这病是打娘胎里的来的,又不怎么严重,我也没当回事。苏老师你不要大惊小怪啦。”
  苏老师若有所思,脱下外套,示意谷小飞跟他出门。两人来到教师宿舍前的空地。苏老师转身对谷小飞说:“现在我做一套动作,你跟着我做,看仔细了。”
  接着他踏出一步,在空地上辗转腾挪,双臂配合步伐,在空中舞出眼花缭乱的姿势,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每到出拳时,甚至会掀起一阵狂风。
  谷小飞看得如痴如醉,觉得这套动作有点像福利院院长每天早晨必练的健身太极拳,招式却和太极拳不同,但那柔中带刚、刚柔并济的架势却是一样的。当然了,苏老师的动作可比院长优雅流畅多了。
  苏老师做了个收势,冲谷小飞挤眼睛:“记清楚了吗?你也来试试。”
  谷小飞跑到苏老师身边,有样学样地摆了个起手式。他不确定自己还记得多少,凭着记忆粗略地将苏老师的动作学了一遍。一套动作做完,他已是汗流浃背。
  背后响起苏老师的掌声。
  “好苗子,好苗子,没想到在这样的穷乡僻壤,遇上这么个好苗子。”
  谷小飞拭去脸上的汗珠。他不明白苏老师为什么夸自己,但苏老师的夸奖,那必然是很好的,于是生出一种自豪感,脑袋也昂得比平时高了。
  “小飞,做完这套动作,有没有觉得身体好了很多?”
  谷小飞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的确感到轻盈了不少,平时他总有一种胸闷的感觉,此刻却前所未有的舒畅。


上一篇:绝对侵占

下一篇:你干嘛躲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