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少将,缺雄主吗?[星际](46)

作者:月下妖 时间:2018-06-23 00:44 标签:星际  强强  年下  虫族  

  安这么一解释,众虫顿时释然了。安原本就是一只血统还算纯正的虫,而帝国越是血统纯正的虫,血亲之间的羁绊感就越深,在听到两只亲虫凶多吉少消息后,安会表现的如此失态,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达古小小安慰了安一番后,转而蹙眉对菲尔斯道:“不过,哥哥,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注意到,还是雷赫提醒了我。”
  雷赫就是参与探索行动的皇族雌虫之一,别看雷赫看上去没比达古大多少,实际上,雷赫可是早年流落时空节点的第一批皇族虫之一,因为时空节点混乱的时间,以帝国计年算起来足有三千多岁高龄的雷赫,各项身体指标却和帝国百余岁的雌虫差不多。不过,别看雷赫脸嫩,他的战斗经验却极其丰富,因此,达古对于雷赫的话还是十分看重的。
  “那片星域数不清的小型时空乱流,其中有那么几个,有些奇怪,根据能量节流的计算结果,那几个特别的时空乱流的彼端,似乎连接着一个相对稳定的小世界,但是,这怎么可能?!”
  菲尔斯还是十分了解自己这个雌虫弟弟的,达古平时虽然爱闹了点,但面对正事,却是十分讲究证据的,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说明他之前有认真验证过。
  “的确,时空乱流之中,根本不可能有小世界存在,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这片古星域的存在,原本就不符合常理,那么在这里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也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安阁下,我记得,你们三家逃出古星域的虫曾经提到过地狱空间这个词?”
  “是的。”安点了点头,“啊,菲尔斯殿下,你的意思莫非是?”
  “不错,就像阁下想的那样,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那些小世界就是地狱空间呢?”
  菲尔斯的这个假设,得到了众虫的认同,但是,那些时空乱流彼端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个地狱空间,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探查,因为达古并没有在那片星域找到三家幸存虫线索的关系,两兄弟一致决定,继续朝着传承空间前进。
  对此,安无疑是失望的,但是,安也很清楚,这一次,菲尔斯原本就是在他的再三请求之下,才带上他这个拖油瓶的,并且他早在出发前,也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异虫族接收到继续前进的信息后自是很高兴,但是,就在二艘星舰整装待发之际,一股突如其来的时空风暴毫无预警的席卷了过来,菲尔斯话还没有和伊力说完,双方就断了联系。
  如果说时空乱流是涓涓细流的话,那么时空风暴就可以称之为汪洋大海了。帝国星舰技术再如何强大,也是无法和时空风暴相抗衡的,所以,勉强张开了防御罩的星舰很快就被风暴给吞噬了。
  路晓自从被踢到地球宇宙军之后,还是第一次碰到时空风暴呢,说不紧张当然是骗虫的。但是,现在可不是他一只虫遇险,还有自家怀着蛋的雌虫呢,所以,危险来临的那一刻,路晓第一个反应就是保护好菲尔斯。
  至于菲尔斯,不管路晓再怎么强大,之于菲尔斯来说,雌虫保护雄虫是理所当然的事,于是,这对准夫夫这一刻倒是想到一块去了。也亏得两虫都心一想着对方,等到星舰终于被甩出风暴中心的时候,两虫可以说是星舰上受伤最轻的虫了。当然,说是伤最轻,只是相对而言,经历过时空风暴的洗礼,能够捡回一条命就算是不错了。
  达古伤的比菲尔斯重多了,不过,没有伤到要害,自己找军医随意包扎了一下,就回到指挥室换下了轻伤的菲尔斯,主持大局。菲尔斯虽说伤不重,可是刚才的频繁撞击,还是不免伤到了腹部,肚子里的虫蛋已经在发出抗议了,所以,菲尔斯不得不在雷坦的劝说下,回去舱房静躺。
  路晓自然是十分关心菲尔斯的,但是,现在,整艘星舰到处都是伤员,像他这种级别的伤员,还是要为救助其他虫尽一分力的。所以,路晓把菲尔斯送回舱房,用便携器孕夫检测仪帮菲尔斯又做了一个检查,确定虫蛋没有大碍后,这才投入到了自救工作中去。
  时空风暴使得帝国和异虫族星舰断了联系,帝国星舰现在飘浮的这片碎星域,还算比较平静,这给了帝国虫子一段相对安全的喘息时间。三天后,星舰上七成以上的虫子都带伤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达古也开始尝试和伊力、帝国方面联系,不出意外的,达古发出的联络信号通通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应,看来,这片碎星域的构造虽然还算稳定,但同样的,它也彻底封锁了虫子们对外联络的通道,这真是一件让虫头疼的事。
  菲尔斯老老实实躺了三天,到了第四天,得知达古还是无法联系上帝国之后,菲尔斯终于躺不住了,这时,路晓才知道,自家上得了战场入爬得了床的雌君,居然还是帝国有名的光脑高手呢。他就说嘛,明知他们这次要探索不知名星域,星舰之上怎么没有配备专门的通讯虫才,却原来是他家雌君身兼二职啊。
  菲尔斯亲自出马,捣鼓了大半天,遗憾的是依然没能和帝国方面联系上,不过,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菲尔斯用联盟通用定位法,定位到了他们目前所处的星标位置:不幸中的大幸,他们并没有离开古星域太远,但是,他们的情况也不怎么妙就是了。
  古星域在帝国一直被定位为死亡N久的古老星域的碎片,而且因为古星域的种种古怪之处,打从帝国发现古星域的存在后,就从来没有探明过古星域的前世今生,自然,对于古星域另一端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就更加一无所知了。现在,菲尔斯这群虫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他们居然在阴差阳错之下,被时空风暴带到了古星域的彼端,从来没有虫子涉足过的地方。
  “没想到,古星域的另一头,居然会如此平静与安详。”
  今天是星舰被困碎星域的第八天,八天来,虫子们已经把碎星域探查了个遍,碎星域并不大,差不多半个虫族帝国帝星大小吧,虽然到处一片死寂,但也没有多少危险性,否则今天路晓也不会和菲尔斯两虫单独出来闲逛了。
  啊,当然,闲逛只是路晓的看法,实际上,菲尔斯正在对碎星域进行第二次地毯式探查,菲尔斯认为,他们的星舰既然能从时空风暴中闯入这片碎星域,那么他们就一定有出去的办法。虽然星舰上装备了帝国最先进的维生系统,一星舰的虫子就是在这里生活个千儿八百年都没有问题,但是这显然不是菲尔斯想要看到的情况。可能的话,菲尔斯还是想要尽快离开碎星域的。
  “是啊,平静的总让虫感到有些不真实。”菲尔斯自认,他探查的已经很仔细了,可惜的是,依然没有找到离开碎星域的方法,这让菲尔斯感到有些沮丧。听了路晓的话,菲尔斯终于能用单纯欣赏的目光看一看外面这片星海,只是不看还好,这一看,菲尔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这会,菲尔斯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似乎从半小时前就突然沉默下来的路晓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第068章
  路晓和菲尔斯现在虽然还没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 但当两虫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默契度还是不错的。菲尔斯这么一说,路晓就知道, 菲尔斯一定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
  “菲尔斯,你也看出来了,对不对?”
  “雄主,这还是多亏了你的提醒。”
  正常来说, 碎星域是不可能有如此平静安详的星海的,可八天来, 他们还真没看过碎星域平静以外的景象, 这分明很不正常。可是,一心只想着探查出路的虫子们却都忽略了这一点。菲尔斯想,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不过想要证实他的推测,还需要达古跑一趟。
  达古接到菲尔斯的紧急命令的时候,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指挥室发呆,老实说, 这种平静无波的日子, 真心不适合他这种有热血又有热情的虫啊。所以,当菲尔斯交待达古驾驶机甲试着轰一轰这片星海的时候, 达古答应的不要太欢快。
  达古的专属机甲大地和菲尔斯的长空出自同一位机甲大师之手,只不过在雷伦发现了安装在机甲之上的精神力吞噬仪之后, 那位大师就被秘密监控了起来,达古的大地也同样被皇族虫改造过了, 性能更佳,攻击力也更强了。
  年龄相差不大的菲尔斯和达古兄弟的武力值也差不多,因此,达古全力一击的威力,菲尔斯是很清楚的,然而,达古攻击过后,不可思议的一幕还是让菲尔斯忍不住瞳孔一缩:呵,果然,所谓的平静不过是假像罢了。
  对于路晓来说,他只是直觉,碎星域平静的有些不合常理,在看到在达古的攻击之下没有任何能量变化的星海之后,路晓终于知道他心中挥之不去的违和感来自何方了。这片碎星域,竟然完全违背了能量守衡定律!
  “菲尔斯,这……”
  一时之间,路晓是真的蒙掉了,想不通眼前所见是怎么回事了?
  菲尔斯的脸色也变的十分凝重,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全息屏,同时又对星舰外的达古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
  达古是对碎星域的古怪之处感触最深的,不用菲尔斯多作解释,又用不同的攻击方式分别攻击了碎星域理论上的几个能量聚集点,结果,都是一般无二的表现。至此,达古聪明的收了手,不再浪费机甲能量了。
  达古回到星舰后,菲尔斯就召开了紧急会议,路晓也有幸获得了旁听资格。会上,众虫一致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在此之前,虽然虫子们一直联系不上帝国,不过,星舰运行良好,短时间内也不缺能量,只要有能量,维生系统就可以正常运转下去,所以,虫子们虽然心急,但也没有到紧张的地步。可是现在,根据达古的实验,在这片碎星域,他们将得不到能量补充,这实在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可是因为虫子们才刚刚发现这片碎星域的可怕之处,所以,众虫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来,无奈之下,菲尔斯只能先宣布散会。菲尔斯的下属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诺大的会议室,很快就只剩下菲尔斯、达古兄弟以及会开到大半发现,虫子们并没有多少建议性意见提出来,觉得无聊而跑去外面不知道干了什么又回来的路晓了。
  看到会议室里没有外虫了,路晓略带迟疑的开口道:“菲尔斯,你觉得,如果我们在碎星域呆久了,却迟迟找不到离开的方法,会不会把这里称作地狱空间?”
  路晓的话,让菲尔斯不由眼前一亮:“雄主的意思是?”
  “嗯,我刚刚有和安确认过,他说,当年那些虫,只是反复的说着地狱空间这个词,可当其他虫询问进一步情况的时候,他们又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后来,那些重伤昏迷的虫子醒来,却并没有提到地狱空间,只是反复告诉我们,一定要去救被困在古星域的亲虫。”
  “还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们在遇到时空风暴前,达古说的那件事,他不是怀疑几道小型时空乱流的彼端可能通向小世界吗,但是,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现在想起来,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什么意思?”这是菲尔和达古两虫二重奏,路晓前面那段话,他们勉强还能听懂,并且路晓的联想虽然有些天马行空,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路晓后这段话,他们就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时空风暴,从来不会突然形成,但是我们碰上的那股时空风暴却好像是凭空出现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突然形成的时空风暴其实正是那些不起眼的时空乱流汇集而成的,至于为什么时空乱流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变成时空风暴,就要请教专业虫士,我却是想不出其中的原理来。”
  路晓本就是只学渣虫,他能想到这些,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而且,路晓这番话,也为菲尔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路,顺着路晓的思路想下去,好多他们之前想不通的事,似乎都能串联起来了。


上一篇:不靠谱的大冒险

下一篇:不缚此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