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少将,缺雄主吗?[星际](15)

作者:月下妖 时间:2018-06-23 00:44 标签:星际  强强  年下  虫族  

  菲尔斯精挑细选出来的星舰,性能那是没的说,根据同行的贝家虫反应,这趟时空节点之旅,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真舒服的一趟了。而之于路晓,最开心的一点莫过于,途中还可以与菲尔斯以及霍弗夫夫通通话,排解了他许多难以言表的不安。
  皇族虫现在在时空节点安居的星舰,当年也是贝家花了大力气搞来的,虽然不能和如今帝国最先进的星舰相比,可是经过皇族虫这么多年改造与维护,对于皇族虫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安乐窝了。今天,这艘充满生活气息的星舰上,将迎来一位特别的贵客。
  因为路晓身份特别,再加上雷瑟和贝亚又都已葬身星海,贝吉可是很心疼路晓这只外雄孙的。贝吉总共生下了四只幼崽,除了贝塔的雄父是雄虫外,其余都是雌虫。而四个孩子,贝吉最喜欢的就是贝亚了,加上如今贝吉膝下连一只雄孙崽都没有,贝吉看路晓,自然是越看越喜欢了。即使贝吉知道路晓和帝国娇生惯养长大的雄虫是不一样的,但这并不妨碍他疼宠路晓的心,考虑到路晓一虫在时空节点虫生地不熟的,贝吉这次特意陪着路晓一道过来了。
  皇族星舰上,除了脱不开身的虫子,基本都跑到舱门口迎接路晓来了,路晓下了星舰,一眼望过去,黑压压的全是虫头。而且,这个时候,皇族强大的遗传因素尽显无疑,不用贝吉开口,路晓也能一眼看出这些虫和他的亲缘关系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和自己长的实在是太像了,像到让虫想否认双方之间的关系都不行。
  一路行来,贝吉已经和路晓简单介绍过皇族这边的情况了,皇族多痴情虫,路晓的祖雄父在伴侣死后就追随而去了,路晓雄父只有两个雌虫兄弟,其中一只继承的是贝家血脉,如今出任务在外面,没办法赶回来。住在时空节点的继承了皇族血脉的雌虫雷西,也是三兄弟中最小的一只,至今还没有找伴侣,路晓的出现,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雷西是个急性子,好不容易耐着性子等贝吉介绍完他的身份,路晓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路晓:羞涩你个鬼啊,作者你眼瞎啊,老子明明霸气侧漏好么),雷西再也忍不住了,张开手一把把路晓抱入怀中:“好孩子,好孩子,欢迎回家!”
  路晓本来以为,他曾经欠缺的亲情,早就从希法尔夫夫身上得到了补偿,可当他被明明还是陌生虫的雷西突兀的熊抱起来的时候,心头涌上的酸涩味道却告诉他,原来,真正的亲情还是不一样的,那种由灵魂深处涌上心头的温暖感,是没有血缘的虫无论如何也无法代替的。


第027章
  菲尔斯曾经告诉过路晓,虫族是一个血缘羁绊很深的种族,亲虫之间的归属感,那是任何感情都替代不了的。当然啦,这种深厚的羁绊,只存在于历史悠久的世家大族之中,随着虫族资质一代不如一代,新生的虫子,很多都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反正,对于路晓来说,他和雷西的初次见面,双方都谈的很愉快。雷西和帝国大部分雌虫一样,并不怎么擅于言辞,可他对路晓的疼爱之情,路晓却能深深的感受到,找到亲虫的感觉,真好啊。
  路晓一行是在午后抵达时空节点的,雷西和路晓谈了一会,重点都在雷瑟幼年的趣事,虽然雷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讲述者,可路晓还是听的很开心。话说的差不多了,雷西又把路晓领去了他精心为路晓布置的房间,让路晓梳洗一番后,晚上来参加家族的认亲宴会,路晓欣然应允。
  虽然雷西知道,现今帝国雄虫稀少,但是,皇族素来是个盛产雄虫的家族,对于雄虫幼崽的教育,皇族自有一套他们的方法。总之,在路晓看来,雷西为他准备的这个房间,就很合他的口味,比起霍弗为他准备的娘里娘气的屋子,这样的房间才符合糙汉子的风格嘛。
  因此,路晓倒是适应的很快,把私人物品随意一扔,就跑进浴室冲了把澡。当然,时空节点这地方,饮用水可是珍稀资源,星舰上的浴室使用的是层流净化法,净身效果是不错,就是没有水洗起来那么痛快罢了。不过,路晓从来不是一只多么讲究的虫,对于他来说,有得澡洗,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洗法,都可以以接受。
  “洗”完澡,路晓神清气爽的回到房间,从行李中随便找了套简单又不失庄重的衣服换上,看看时间,距离晚宴还有一会时间,就拨通了菲尔斯的通讯。
  时空节点的信号不太好,菲尔斯的声音从光脑中传来,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的。
  “路晓,到了?”
  “嗯。……菲尔斯,这里的虫很好。”
  “呵,你开心吗,路晓?”
  “我不知道,但这里让我心情很愉快,我想这大约就是你说的亲虫羁绊吧。”
  “嗯,路晓,帝国的皇族,都是了不起的存在,我很庆幸遇到了你。”
  “菲尔斯。”
  路晓没想到,菲尔斯居然会隔着光脑和他调情,真是让虫好害羞啊。
  菲尔斯似乎能够猜到这会路晓的反应,一连串的轻笑声传来,路晓总算明白了,以前军队中那些惹不起的女兵所说的耳朵怀孕的感觉是什么意思了,就算是时不时有杂音掺入,也抵挡不了菲尔斯笑声中的魔力啊。“呵……路晓,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吗?”
  “我记得,我会好好打听他们的意思的。”
  “不用急,慢慢来,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再问也不迟。”
  “行,我知道的。”
  小别胜新婚的两虫又腻歪了一会,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通讯,不打这通通讯还不觉得,打完通讯,路晓发现,他想菲尔斯了,唉!
  不过,路晓的相思病没有犯太久,雷西就敲响了房门,催促路晓该去参加晚宴了。因为是皇族的认亲宴,就是贝吉也不被允许参加的。路晓跟着雷西喊了一圈虫,收获见面礼无数,最让路晓感动的是,这些虫的见面礼可不是一份二份,都是十份二十份的送的,毕竟,当初贝亚是怀着蛋离开时空节点的,皇族虫都知道他们即将有新成员加入,早在二十四年前就准备好了出生礼、周岁礼之类的,可惜的是,谁也没想到,雷瑟夫夫居然就这么一去不复返,虫子们准备好的礼物就一直没能送出去。但是,因为皇族虫都不知道雷瑟夫夫早就遇难了,想着雷瑟一家虫总有回来的一天,是以年年都不忘给路晓准备礼物,这么一年积一年的,路晓怎么能不收礼收到手软呢。
  被浓浓亲情包围的路晓这晚也被允许喝了一点虫族的佳酿,散席后一夜好眠到天明,次日吃过早饭,正和贝吉、雷西在星舰上闲逛的时候,星舰的舰长,同时也是如今皇族的族长,特意找了过来。
  雷斯曾经是雷瑟的老师,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学生英年早逝,爱屋及乌之下,雷斯对路晓也是格外疼爱。尤其,从血缘上来说,他和路晓的血缘关系也很近,所以,就是路晓单独面对雷斯的时候,一点也不会感到拘束就是了。
  “晓晓啊,你的事,我都听贝吉说了,我现在想问问,你是什么想法呢?”
  “啊,族长你的意思?”
  “我是问,你是不是认定了那只王族雌虫?”
  “菲尔斯,菲尔斯很好。”
  “好,我雷家雄虫就该有雷家雄虫的魄力,既然认定了,改天把你的雌虫带来让大家见见吧。另外,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明天就给你做详细检查,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真的没有任何问题了。”
  “好的,谢谢族长。”
  “你这孩子,都说了,喊我师祖就好,喊什么族长啊,生生的给喊生分了。”
  “是,师祖。”
  路晓不好意思的笑着改了口,别看他平时行事大大咧咧的,但他本身并不是那种容易和虫打成一片的虫,一下子要他接受这么多亲虫,路晓还真不怎么适应呢。不过,除了雷西外,雷斯也算是他正经的长辈了,叫声师祖,不亏。
  雷斯如愿以偿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又关心了路晓几句,就放路晓离开了。这一天,路晓在星舰上都过的很开心,第二天,就是路晓检查身体的日子了。
  路晓皇族虫身份被确定后,菲尔斯也曾让皇家医院为路晓详细检查过一次身体,重点是早衰症的筛查,结果显示,路晓一切正常,身体倍儿棒。但是,对于皇族虫来说,他们自认对于早衰症,他们绝对比帝国的专家教授更有发言权,所以,自然是要亲自为路晓检查过后,才会放心。对此,路晓本虫和贝吉都没有异议。
  负责为路晓检查的是雷斯的得意弟子兼雷瑟的师兄雷洛,这是一只雌虫,但是长相硬朗,光看外表,倒更像是只雄虫。路晓虽然在帝国生活了大半年了,却还是不怎么能分辨得清成年雌虫和雄虫,当雷洛示意他脱掉外衣方便检查的时候,路晓豪爽的把上衣脱了个净光,弄得雷洛闹了个大红脸,直肠子的路晓却误以为对方是不是觉得检查室温度太高了。
  对于路晓,身为雷瑟师兄的雷洛自然也是一直把他当子侄辈看的,只是雷洛没想到的是,路晓的性子如此的不拘小节,只得委婉的提醒路晓雄雌有别。路晓慢了半秒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居然无意中在虫族的姑娘面前耍了回流氓,这下,闹大红脸的虫就换成了路晓了。
  不过,虽然检查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检查过程还是十分顺利的,花了大半天功夫,路晓终于做完了所有的检查。很多项目,当天是无法出结果的,不过,就那些立刻可以出结果的检查项目看起来,路晓的身体正如皇家医院的权威教授所说的那样,健康的很。至此,皇族虫们也差不多可以确认,路晓或许真的幸运的避开了困扰皇族多年的早衰症,这真是一件让虫兴奋的事。
  虽然雷洛那边很多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但这并不妨碍雷斯等虫兴奋的追问路晓在地球生活的点点滴滴。当年,雷瑟孤注一掷选择带还是虫蛋的路晓去安息洗礼,可皇族古老的洗礼仪式究竟对早衰症有没有效果,雷瑟本虫心里也是没多少底的。结果,最后雷瑟还没能验证自己的猜测就不幸身故了,当时还是颗蛋的路晓意外流落地球,被地球人当成普通孤儿一样抚养成人,身体却是意外的健康。所以,不管是皇族还是帝国方面,都倾向于一定是因为路晓在地球生活期间的某些经历,无意中治好了他天生的早衰症。
  但是,对于路晓来说,他从小到大的生活,真的是乏善可言,他觉得,他和地球的孩子并没有多少区别,所以,这些激动的亲虫们就算把他每天吃几顿饭、上几次厕所都问清楚了,恐怕也没有多少收获。但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宿疾痊愈曙光的皇族虫们可不这样想,当他们终于把路晓从小到大的经历问差不多了,就聚在一起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
  路晓坐在众虫中间,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唉,所以说,学渣和学霸之间的代沟,比时空风暴还要深哪。明明亲虫们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听懂得,可合在一起,他为什么一句话都听不懂了呢?学霸们的思维,从来和学渣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面。
  雷西虽然也加入了族虫们的热烈讨论,但他的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路晓,发现路晓面露困惑之色的时候,雷西转而坐到路晓身边,关心的问,“路晓,你是不是又想起什么了?”
  路晓:小叔啊,你大侄子就是只名副其实的学渣虫啊,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喂。
  只是,路晓自我吐糟归吐糟,在亲虫面前,路小爷还是要几分脸面的,想了想道:“也不是啦,只不过,小叔,我觉得吧,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其实没什么可研究的,但地球的生态环境,或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有道是当局者迷,路晓其实只是想向雷西表示一下,他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学渣,随口那么一说,但听在众虫耳中,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啊,他们也是魔怔了,一味的研究路晓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却恰恰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


上一篇:不靠谱的大冒险

下一篇:不缚此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