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庶子归来(下)

作者:温暮生 时间:2018-07-17 17:24 标签:生子  重生  宅斗  
    先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庞松将一番威逼利诱的功夫施展得淋漓尽致,同时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宁渊的表情,见宁渊一直是一副震惊的脸孔,等他说完了,依旧猛地摇着头,“不行,你们这是诬陷,我不能这么做,不能和你们同流合污!”

    “哼!”庞松见宁渊还是不答应,一巴掌排在了面前的圆桌上,“你不答应不要紧,可等你变成了高郁贪墨的共犯之后,你可别后悔!”

    宁渊的脸唰地白了,声音都打起了颤,“你……你什么意思……!?”

    “宁公子不是很聪明吗,怎么会听不出我的意思呢,你自己选吧,是要站在我们这一边,于仕途上飞黄腾达,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还是站在高郁那一边,成为他狼狈为奸的共犯同党,春闱都未能参加就被打入天牢,秋后问斩。”庞松捏着下巴上的小胡子,用带着得逞笑意的语气道:“高郁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要除掉的,你不做,自然会有别人去做,但到那时你便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下半辈子走怎样的路,全看宁公子你现在做什么选择了。”

    宁渊的脸色已经由白转青,额头也出了一层细汗,眼里光芒闪烁,似乎在做着什么很艰难的抉择,过了半晌,才十分吃力地将头一点,“……我做。”

    “很好。”听见宁渊的答复,庞松也像是松了口气,站起身拂了拂袖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明日便会有人将足以置高郁死地的银两和珠宝送来,宁公子你只需要好好收着,然后等刑部查案的大人前来盘查的时候,通通交出去便是,到时候该怎么说,宁公子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

    宁渊紧抿着嘴唇点点头,好像依旧深陷于恐惧中一样,庞松心底冷笑一声“到底是太嫩了”,变脸一样又端出一副和蔼的表情,走上前拍了拍宁渊的肩膀,“没什么需要害怕的,想想往后的前途无量与荣华富贵,若是被这么一点小事吓住,那你即便入了仕,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说完,庞松笑了两声,大摇大摆地从门口出去了。

    韩韬正一脸忐忑地在院子外边等着,见庞松满脸笑容从屋子里走出来,立刻凑上去,小心翼翼问道:“岳丈大人,此事……”

    “那小子当然同意了,老夫已经将所有的厉害关系都说与他听,也由不得他不同意。”庞松显然对达成了今日的目的很是高兴,“等将高郁那个家伙送上黄泉,我自然会力荐向来与我们亲近的马学士出任大学士,到那时,中书省收编翰林院便再无阻力可言了,看这群满肚子酸水的书生还能在我面前猖狂!”

    韩韬眨眨眼,有些不确定道:“他当真同意了?岳丈大人,此事还是留个心眼的好,宁渊此人从前是我内弟,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他的脾性,他向来诡计多端得很,万一……”

    “没有万一,难道你还想怀疑我的眼光吗?”韩韬的话显然激起了庞松的不满,“你别当老夫是个好蒙骗之人,如果一开始那小子就答应得十分干脆,反而有诈,可方才我瞧得真真的,那小子不断推诿拒绝,吓得脸都白了,哪里有装模作样的样子,最后还是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才不得不答应,这种人胆小如鼠,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会照着我们说的做,你无须担心。”

    “可是……”

    “好了,莫要废话这么多,咱们还得去见赵御史大人,高郁此人在朝中经营多年,连皇上都对他颇为敬重,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你以为靠着这般简单的栽赃陷害就能扳倒他吗,此事除了赵御史,连京兆伊那边都要通通气,所幸你与京兆伊向来交好,他又是个见钱眼开的软骨头,不然靠着我,还不一定能说动他。”庞松一边说着,一边匆匆出了宁渊的院子,上了外边的马车。

    而韩韬依旧满脸狐疑地朝院子的方向回望了一眼,不知怎的,也许是被宁渊坑得多了,他总觉得有个巨大无比的陷阱正慢慢张开,等着他们一头钻进去。

    蓦然间,他打了个冷战。


127 祸水东引

    深夜,几个大汉趁着夜色,将三个半人高的箱子抬进了宁渊的宅院。

    并且为了不惹人注目,他们走的还是小巷子里的侧门,夜已经深了,宁渊却还没睡,反倒等在院子里,看那几个大汉卸下箱子,领头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对宁渊道:“劳烦公子将东西收好,老爷还托小的向公子传一句话,此事事关重大,公子既然已经上了这条船,便没有返回的道理了,不然会有什么后果,只怕公子承担不起。”

    那头领模样低眉顺眼,说的话却一点不客气,说完了,才又带着那几个大汉匆匆离开。

    宁渊上前将三个箱子依次打开,里边满满的都是金银珠宝,数量相当可观。宁渊随手捡起一枚金锭子,放在手里垫了垫,笑道:“这昌盛候当真是大手笔,随随便便便能掏出这样多的财物来,不知府上还藏着多少,庞家进京没多久,油水倒是捞了不少。”

    “中书省副提调一直是个肥差,这世上想要升官发财的人一大把,尤其是现在都提调的职位空缺,权柄都落在副提调手上,为了前程计,自然也会有大把的人将银子送进昌盛候府。”奴玄在宁渊身后沉声道:“这官职原本怎么都轮不到庞松这样的人来做,也不知道父……皇上到底看中了他哪一点。”

    宁渊没接话,而是又轻轻地将手里的金子放了回去,拍拍手道:“周石已经动身了吗。”

    “一个时辰前便出去了,雪里红没有送信回来,想来应该一切顺利。”奴玄道:“只是少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把这事告诉孟公子,只要有孟国公出面,便是给庞松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用这般龌龊的手段构陷高大人。”

    “孟国公想不想管这种闲事尚且另说,而且天上不会掉馅饼,别人凭无条件帮你?人情欠得太多可不是一件好事。”宁渊回头看了奴玄一眼,“夜深了,咱们还是快些动身,周石那边兴许已经开始行动了。”

    奴玄点点头。

    华京的码头边,本该一片静谧的夜色中,却有许多零零散散的调笑声从几艘灯火辉煌的游船上传来。

    都说饱暖思淫-欲,世上的有钱人门在厌倦了现有的消遣方式后,都会想方设法找些新乐子,这些停靠在码头边的画舫便是典型代表。在华京的名门贵公子眼里,如今那些青楼妓馆之流是暴发户才去的地方,不光没有格调,来往的女人们也尽是胭脂俗粉,哪里如这些游船画舫上的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会陪人睡觉之外,同那些名门闺秀们压根就没有区别。

    当然,这样的地方花费也是极其高昂的,所以能长久来此消遣的,必然都是些家境殷实的高官子弟,或者高官子弟们的亲戚——例如昌盛候的侄子林冲。

    画舫二层地字号的雅间里,乳臭未干的林冲正搂着一个身材丰腴的妓生调笑个不停,时不时喝一口酒,又在对方雪白的胸脯上咬上一口,玩得十分开心。

    前段时间因为庞松的一顿鞭子,将他抽得在床上足足躺了个把月,那段日子可闷坏他了,好在庞松虽然生他的气,到底还是心疼他多一些,请了京城中最好的大夫来为他治伤,不然他也好不了这么快,刚能下床就跑到这来寻欢作乐。

    画舫中提供的尽是名贵的烈酒,同妓生调笑了一阵,林冲的劲头也上来了,正要宽衣解带准备办事,忽然间,他脑门心上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痛得他一下就从妓生身上跳了起来。

    “什么人!”

    “林公子你怎么了?”妓生莫名其妙看着他。

    “有人暗算本公子!”林冲模样有些草木皆兵,环视了厢房一圈,屋子里又只有他和这妓生两人,再定睛一看,卧榻旁边正有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不远处的纸糊窗上还有一个大洞,显然是有人用这块石头砸破了窗户,然后石头才打中了他的脑袋。

    “到底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这般暗算我!”林冲心口的火气蹭地起来了,三两下套上刚脱下的衣服,就要冲出厢房找外边扔石头的人兴师问罪,可刚打开厢房的门,就同外边一个路过的白衣公子撞了个满怀。

    “该死的!”林冲高声叫骂一句,“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挡本少爷的去路!”骂完了,他才来得及抬头看同自己相撞之人的脸,可不看还好,一瞧见那白衣公子的样貌和他眉眼间阴郁得仿佛能滴出水的表情时,林冲脊背一僵,内衫立刻就被冷汗给浸湿了。

    “宁……宁公子……”林冲接下来的语气同方才简直判若两人,不光气息微弱,吐字也是磕磕巴巴的,“我,我没瞧见是你……当真,当真是误会一场……”

    宁仲坤气得眼角直跳,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般难听的话辱骂,偏偏对方还是同他有些旧怨的庞家那个小兔崽子,上回庞秋水和宁珊珊的事,他原本是不想让林冲挨几鞭子就善罢甘休的,可惜宁国公说他与庞松同朝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必要为了这么点事就撕破脸,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了,并且也说动了夫人吴氏。吴氏虽然是个泼辣性子,但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见庞秋水在刑部关了这么久,林冲也挨了一顿鞭子,自己这口气算是出了,便点了头,两位长辈做了决定,宁仲坤一个小辈即使意难平也不能说什么,才按捺了下去。

    只是这林冲,当真是个不会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这才过了多久,竟然有这般耀武扬威的到自己面前来讨嫌来了!

    宁仲坤拳头捏得死紧,新仇旧恨一涌上来,当真想就地将这纨绔子弟按在地上一顿暴打,但他自小生活优渥,于武艺上只粗通皮毛,可林冲却是从小一直习武的,动起手来肯定是他吃亏,而且今日他身边还跟着一位贵客,实在是不宜横生枝节。

    “罢了。”宁仲坤拂了拂袖,再也不看林冲一眼,带着身侧另一个比他还要高些的英俊男子扬长而去,林冲一直低着头,等到宁仲坤二人走远了才将脑袋抬起来,一口唾沫吐在脚边,骂咧了一句,才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又急匆匆顺着楼梯朝下方的夹板走。

    画舫游船的夹板很宽敞,因夜色深了,甲板上没什么人,林冲绕道自己那间房的窗户下边,果真见着有两个穿着下人服的仆从凑在一起,窸窸窣窣在说着什么事情,他心头火起,刚想上前扯住两人质问一番,可他们的谈话却随着夜风飘进了他的耳朵里,他精神一震,止住了步子,悄然听起墙角来。

    只听其中一人道:“我也是道听途说,却不知道一个举人能这般猖狂,还未入仕就收受贿赂,这样的人要是进了官场岂不会变成一个祸国殃民的祸害?”

    另一人道:“谁让他是翰林院高大人的关门弟子呢,有高大人照应,前途远大着呢,想要巴结他的人多了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