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晚辞(91)

作者:Marey 时间:2020-02-15 11:39 标签:娱乐圈  甜宠  年上  都市  

  鱼容今年没给庄西辞安排工作,所以庄西辞能够直接休息到元宵节,然后再回工作室复工。
  提陆晚山提起这个问题,庄西辞也没顾得上再去纠结原先的问题,愣了一下才抬眸看陆晚山。
  “嗯?”陆晚山看庄西辞,“庄老师看我做什么?”
  庄西辞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立马说话。
  上次跟陆晚山在陆家,陆晚山曾经说要去拜访庄西辞父母,只是当时易政侯和宁冬身上有工作,这事便不了了之。
  而等后面易政侯和宁冬有时间了,但他们却回了全城,忙着拍戏抽不出时间去津市,以至于这段时间下来,陆晚山只和易政侯和宁冬在电话里交流过。
  庄西辞小口地喝了口粥,同时抬眸看陆晚山,有个想法在心里滚了又滚,让他忍不住想跟陆晚山坦白,却又怕陆晚山觉得他太不矜持。
  毕竟哪有谈恋爱一个多月,就带人回家见父母的。
  不过让庄西辞意外的是,陆晚山听了他的话,并没有露出任何抵触的神情,相反还笑的很开心,“就这个?”
  “是…啊,”庄西辞一愣,“就这个。”
  “我看你表情那么严肃,还当是什么事呢。”陆晚山笑了笑,“这事肯定没问题啊,我也正想去拜访宁姨。”
  庄西辞没说话。
  “以前去宁姨家,都是做客去的,”陆晚山笑笑,语气紧张,“这次拐走了她宝贝儿子,还不知道宁姨会不会生我气,不让我进她家门呢。”
  庄西辞被陆晚山逗笑,连忙道,“不会的。”
  “哦?”
  庄西辞想说宁冬知道他苦恋多年终于修成正果,开心都来不及,又哪里会跟他暗恋多年的对象生气。
  只是想到陆晚山还不知道他喜欢他很久,便咽下到嘴边的解释,想了想说,“这不有我陪着你嘛。”
  陆晚山先是一怔,随后失声笑了出来。
  前段时间网上有个讨论博,说和娱乐圈谁谈恋爱会最幸福,评论里说谁的都有,庄西辞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和别人那的讨论不一样,提起庄西辞的,更多是在说和他谈恋爱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当时陆晚山刷到这条评论,只是嗤笑,并不觉得评论里的回复有多真。然而此刻陆晚山再想起那条评论,却觉得那个网友说的真的。
  和庄西辞谈恋爱确实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但并不是因为要承受庄西辞的不解风情,反而是庄西辞太会撩了,和他谈恋爱的人,要时刻承受着庄西辞的情话。
  思及此,陆晚山嘴角的笑意更甚,没忍住揉了揉庄西辞头,含笑道,“是啊,有庄老师在,我什么都不用怕。”
  庄西辞受不了陆晚山这哄小孩儿般的语气,不满意地瞪了瞪陆晚山,强调道,“我认真说的!”
  “我也认真的。”陆晚山凑过来吻掉庄西辞嘴角沾上的粥,笑了下深沉而认真道,“能和庄老师在一起,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庄西辞闻言,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放下汤勺,环住陆晚山脖子,软下声音跟陆晚山撒娇,“那先生还不亲亲我。”
  陆晚山垂眸,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被庄西辞撩到快爆炸的心,低声说了句要命,然后便亲了上去,和庄西辞做炽热的亲吻。
  窗外阳光正好,室内浓情一片。


第89章
  没晴几天,全城又开始降温,冷的不行。
  陆晚山担心庄西辞起不来,索性订了下午的票,打算回津市后先去陆家,第二天再去庄西辞家拜访。
  庄西辞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便转过身去收拾两人要带回家的行李。
  陆晚山飞快订完票后,把手机往床上一放,笑着走到庄西辞旁边,再挨着他坐好,打算和他一块收拾行李。
  不过陆晚山才坐下,庄西辞却伸手往旁边一指,头也不抬道,“这儿有我收拾就行,陆老师你去把洗面奶什么的收一下。”
  陆晚山没意见,自然是庄西辞分配什么就做什么,只不过习惯使然,让陆晚山在起身去做事前,没忍住耍贫逗庄西辞,“我才坐下庄老师就赶我走,未免也太狠心了吧?”
  正在叠衣服的庄西辞闻言侧头,“?”
  陆晚山假装没看见庄西辞疑惑的眼神,嘴角一扬凑到庄西辞眼前,乐道,“怎么说庄老师也得给个彩头啊。”
  这话着实是陆晚山蛮不讲理了,毕竟庄西辞在这儿收拾衣服,让陆晚山去拿洗护用品也无可非议。
  但奈何在陆晚山面前庄西辞向来没原则,所以庄西辞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认真思考起该给什么彩头。
  陆晚山见庄西辞垂眸,瞬间便明白了庄西辞在想什么,不由心里一软,觉得他真是上辈子修够了福气,这辈子才能遇上庄西辞,并有幸得他喜欢,再走到一起。
  陆晚山低声笑了下,刚想开口跟庄西辞说没事,可庄西辞却先他一步有了动作。
  庄西辞低头前迎,重重地亲了亲陆晚山嘴唇,然后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低声道,“快去拿东西吧。”
  本已经准备起身的陆晚山,突然被庄西辞突袭般吻了一下,不由微愣,难得失神。但是等陆晚山回过神来后,他便抬眸去看一遍羞得冒烟的庄西辞,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
  庄西辞本就不太好意思,现在被陆晚山这样注视,更是手脚都不利索了,衣服叠错了好几回。
  “别愣着啊,”庄西辞头也不抬说,“我这就快收拾完了,陆老师快把洗护用品拿过来,”庄西辞顿了顿说,“这样回家也不用买新的。”
  陆晚山一脸笑意,盯着庄西辞并不说话。
  而庄西辞没等到陆晚山回答,便奇怪地抬眸扫了陆晚山一眼,当他没理解他的意思,很快解释道,“陆老师要是嫌麻烦,那拿我那一套就行。”
  庄西辞尽量藏住他的小心思,让自己语气正常道,“到时陆老师要是要用,跟我用一套就行。”
  陆晚山乐了,憋着坏要逗庄西辞是不是要占他便宜,只不过陆晚山还没来得及说话,庄西辞放在一边的手机便震动起来,打乱才张嘴的陆晚山的思绪。
  来电人是宁冬。
  陆晚山扫了眼手机,一改刚才的散漫不正经,瞬间变得认真严肃起来,紧盯着庄西辞点了接听。
  庄西辞睨了睨陆晚山,犹豫一瞬后,还是点了扩音,确保陆晚山也能听到声音,才说,“妈,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我还不能给你打电话?”宁冬声音微扬,略为不悦道。
  庄西辞闻言一笑,知道他妈这是在逗他,所以配合的笑了笑,讨饶道,“肯定可以的。”
  “这次不跟你计较,要是下次还这么说,我就让你爸给你好好上一堂思想教育课。”宁冬笑着说。
  庄西辞拍拍陆晚山手背,示意他放心,然后熟练的道歉,“还请妈嘴下留情,我不想听我爸啰嗦。”
  陆晚山听到这,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人前成熟有担当的庄西辞,原来还会有这么小孩子气的一面。
  庄西辞见陆晚山笑了,虽然还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却还是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眼神湿漉漉地抬眸看了陆晚山一眼,随后用气音跟陆晚山求饶,让他别笑了。
  见此陆晚山心里一软,忘了电话还没挂断,凑过去就要亲庄西辞。
  只是陆晚山还没碰到庄西辞,宁冬从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却吓了两人一跳,“晚山也在?”
  宁冬轻笑,补充说,“那正好,我刚好有事要跟你说。”
  被爱人母亲点名,陆晚山心里饶是有再多的旖旎心思,也不得不暂时放下,转而认真对待宁冬,“怎么了宁姨?”
  “还叫姨呢?”宁冬笑着打趣了句,然后才说正事,“你和辞儿在一起后,这段时间因为工作一直没空,我们还没正式重新见个面。”
  陆晚山知道接下来宁冬要说的事很重要,所以他深呼吸了下,抬眸安抚地看了眼比他还紧张的庄西辞,“嗯?”
  “这不快过年了吗?”宁冬笑道,“要不你和辞儿来我这过年吧?”
  陆晚山一愣,等反应过来后便下意识要拒绝。不是说他还没准备好,以至于不想去庄家,事实上陆晚山想去的不行,只不过前两天华槐打电话过来,逼着陆晚山答应今年回家过年,要不然以后他也不用回家了。
  毕竟自当年来全城后,这些年里陆晚山不仅少有时间回家,除夕更是大多数是在外面过的。
  所以华槐这么说时,陆晚山看庄西辞,见他没多大反应,然后便点头应好。
  可陆晚山哪里想到宁冬会有这样的打算。庄西辞也没料到他妈会这么说。
  陆晚山沉默,在心里计划着该怎么回答,但庄西辞见陆晚山不说话,便当是宁冬让陆晚山为难了。
  于是庄西辞对陆晚山笑笑,拿起手机想替陆晚山拒绝。
  和庄西辞共处半年的陆晚山,哪能看不出庄西辞要做什么,所以他紧忙拿过手机,对庄西辞摇了摇头,“宁姨,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宁冬像是料到了陆晚山的为难,笑着解释说,“我和你易叔今年接了个春晚,除夕要在外地参加春晚,肯定是没时间回来的。”
  “?”陆晚山皱眉,“那宁姨的意思是?”
  “二十八、九开始彩排,等回来时大概都是夜里了。”宁冬说,“你和辞儿要说乐意,便二十九来家里住一晚,然后年三十早上过年。”
  不等陆晚山说话,宁冬紧跟着道,“按理说我们家是晚上团年的,不过下午我和你易叔还要去做最后的彩排,所以干脆早上过年了。”
  “这样你们在我们家过完年后,还可以赶回华槐那,跟着你爸妈一起过年。”宁冬笑了笑,问陆晚山,“你说成么?”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人间重晚光

晚辞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