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晚辞(39)

作者:Marey 时间:2020-02-15 11:39 标签:娱乐圈  甜宠  年上  都市  

  “那也行。”劝不动陆晚山便不接着往下说了。
  庄西辞轻声应了句,侧头看正在开车的陆晚山,好不容易沉寂下去的好奇心,这会儿又被勾了出来。
  他还是很好奇陆晚山要带他去的地方。
  陆晚山余光瞥见庄西辞一脸纠结,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了几分。但他却没有主动搭话,而是继续看庄西辞纠结。
  陆晚山以为庄西辞会一路纠结下去,哪想他才收回视线,便听到庄西辞问了先前相似的问题,打听他要带他去哪儿。
  这会陆晚山没再卖关子,说什么去了就知道,而是跟庄西辞实话实说道,“我的秘密基地。”
  庄西辞一下有了精神,“嗯?”
  “心情好或者不好就爱去的地方,”陆晚山说,“去了保证你是极致享受。”
  庄西辞工作后便来了全程定居,所以此时他听陆晚山的形容,已经开始在脑中搜寻可能的景点。
  只是庄西辞想了一圈,也没找到贴切陆晚山形容的景点,不由皱眉问,“哪儿啊?”
  “保密。”陆晚山眨了下眼,“提前说了就没惊喜了。”
  说完陆晚山便转过头认真开车,没给庄西辞接着问的机会。而庄西辞见陆晚山如此,懂事的没有再问,只一边听歌一边想陆晚山说的地方。
  可任庄西辞怎么猜,都没料到陆晚山要带他来的是这地方。陆晚山说的秘密基地位置很偏,在老城区的一条巷子里。
  巷子很窄,小汽车都开不进来,只能步行进巷子。而进巷子后,再走几分钟路,便出了巷子到了一个较为宽阔的湖边。
  这也正是陆晚山要带庄西辞来的地方。
  “就是这儿。”陆晚山推开门,带庄西辞往他的专属座位走,“你先坐这,我去找老板拿些东西。”
  这是一家装修很普通的烧烤店,且店面不大,位置视野最好的那桌是庄西辞坐的这桌,一侧头便能看清外边的湖,以及湖两边的风景。
  陆晚山常来,和这儿的老板熟,没一会儿就拎了两瓶果酒回来,“老板家里种的。”
  “还喝酒?”庄西辞挑了挑眉,手已经去拿杯子倒酒了,“咱们歇这儿了?”
  陆晚山帮庄西辞倒了杯酒,闻言笑道,“如果庄老师不嫌弃的话。”
  “我做什么嫌弃?”庄西辞笑了,率先抿了口果酒,酸中带甜,“很好喝。”
  “青梅成熟时,老板会带老板娘回乡下摘,然后两人在院子里将其做成青梅酒,”陆晚山解释,“密封收藏,想喝了就拿出来喝。”
  陆晚山给庄西辞夹了一个青梅,“尝尝味儿。”
  正说着话,那边老板娘端着刚考好的肉串走了过来,一一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
  老板娘看了一眼戴着帽子的庄西辞,笑道,“这还是小陆第一次带人过来呢,”老板娘顿顿,“以前每次都他一个人来。”
  庄西辞没想到能听到老板娘说陆晚山以前的事,一时也顾不上喝酒吃肉,视线紧盯着老板娘,等着她说更多的。
  但是老板娘却也只提了这两句话,别的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陆晚山打断,“姐,留两间房给我。”
  “在这儿休息?”老板娘问,“这两天家里来客人,房间就剩一间了。”
  言外之意要是陆晚山今晚要留下,那他只能和庄西辞睡一间房。
  这事不在陆晚山的意料之内,他没想到老板娘家会有客人,以至于平时总空着的房间都住满了人,只给他留了一间。
  陆晚山没回答老板娘的话,侧头去看庄西辞,等他的反应。
  如果是几分钟前,那要是知道只有一间房,大不了他们回酒店。可偏偏他们刚喝了酒,哪怕是果酒,却也含了一定量的白酒,没法儿再开车。
  “我没事啊,”庄西辞笑着说,“一间房就一间房,两个人睡还暖和。”
  庄西辞都没意见,那陆晚山自然不会有意见。所以他对老板娘笑了下,说,“这间房我要了。”
  “行。”老板娘收好餐盘,“有事了叫我,我就搁那边坐着。”
  老板娘顿了顿,忽然又转头看庄西辞,笑着说,“玩的开心。”
  庄西辞愣了一下,在陆晚山的注意中,下意识的提了提嘴角,“谢谢。”
  陆晚山又给庄西辞倒了杯酒,然后再给自己的酒杯满上,然后端起酒杯要和庄西辞干杯。
  庄西辞放下才拿起的烤串,学陆晚山这样端起酒杯,有模有样地和陆晚山碰了下杯,“干杯。”
  “干杯!”陆晚山嘴角带笑,一口闷了酒,“快点儿吃,等会儿再带你去个地方。”
  这会庄西辞学乖了,没有细问要去哪,更没有想要去的地方,而是听陆晚山的话,专心的吃起了东西。
  既然陆晚山说要带他去,那就是早晚问题,他不急着这么快知道,可以把惊喜留到后边。
  庄西辞相信陆晚山要带他去的下一个地方,也会像这个烧烤店一样让他打心底开心。


第40章
  吃完东西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陆晚山等庄西辞喝完水,便领着他往外边走,老板娘正和老板坐在门边聊天,见他俩出来了还想着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这么晚了还去哪儿?”老板娘说,“夜里凉,出去得多穿点,当心冻感冒。”
  “没事,衣服保暖。”陆晚山笑道,“带他去阁台那边看看。”
  老板娘看了眼站在陆晚山身后的庄西辞,想了想点头说,“也行,我给你们留门。”
  庄西辞不知道他们聊的是什么,可看见陆晚山脸上的笑容,庄西辞顿了顿,也跟着笑了起来,好看的眼弯成了月牙。
  陆晚山本来也只是和老板娘寒暄一下,如今该说的说完了,那他自然得走了。只是陆晚山没想到老板娘却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陆晚山疑惑道。
  “你朋友真好看。”老板娘指着他身后的庄西辞说,“笑起来眼睛像天上的月亮,漂亮极了。”
  虽然陆晚山偶尔也觉得庄西辞漂亮,可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的长相显然并不贴切,陆晚山怕庄西辞听了不开心,正想解释两句,就听庄西辞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谢谢,”庄西辞声音带笑,“你也很美丽。”
  老板娘被庄西辞逗笑,倚在老板身上笑个不停,看的庄西辞越发疑惑。
  “别多想。”陆晚山给庄西辞解释,“她就是太开心了。”
  庄西辞点点头,收回视线看陆晚山,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去你说的地方?”
  陆晚山拿出手机一看时间,琢磨着这个点正好,便没再在这逗留,跟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就又带着庄西辞绕进了另一个巷子。
  “这都是老建筑了,里头复杂的很。”陆晚山轻声说,“我来了好几次才记住路。”
  庄西辞轻应了句,“常来?”
  “以前来的比较多,”陆晚山戏谑地看了看庄西辞,“以后估计不行了。”
  “啊?”庄西辞没太听明白。
  “没时间啊,”陆晚山打趣道,“跟着的大明星太忙了,我得跟着他到处跑,哪有时间来这儿。”
  但庄西辞听到这话却上了心,以为陆晚山真介意,“我可以给你放假,到时……”
  “傻不傻?”陆晚山无奈,“没听出来我在逗你吗?”
  庄西辞闷声不说话。
  巷子很深,这会儿又已经九点多了,住在这里的人家大多已经休息了,所以两人只能靠路灯照亮。
  少有的没休息的人家,大多也坐在自家院子里聊天,笑声时不时从里面传出来,让听到的人也跟着变的心情好。
  陆晚山睨了眼嘴角上翘的庄西辞,问他,“很开心?”
  庄西辞点头,“是啊,”他指指周围的房子,含笑道,“生活在这里很舒服。”
  “很舒适。”陆晚山换了个形容词,“如果是夏天过来的话,你能看见坐在巷子口话家常的老人,”陆晚山笑笑,“空气里还有刚切的西瓜的香味儿。”
  庄西辞眼里闪过向往,“我想快点到夏天了。”
  “不急。”陆晚山承诺,“明年夏天我带你过来玩。”
  陆晚山又提起刚才吃烤串的地方,“那儿其实是一个民宿,只是生意不太好,老板渐渐只做吃的生意了。”
  “不过我来的早,这些年下来楼上都有专属房间了。”陆晚山笑了笑,“等下回去给你好好介绍。”
  “好。”庄西辞见马上到出口,好奇道,“这是要到哪儿去?”
  陆晚山神秘地笑笑,“出去就知道了。”
  庄西辞看了陆晚山一眼,开始在心里猜测这个地方的模样,以为跟刚开始那个地方差不多,大概又是什么风景不错的地方。
  只是当庄西辞跟着陆晚山走出巷子,到前面宽敞的地儿后,庄西辞才知道他猜的答案和真相差了多远。
  不比先前的烧烤店是在湖边,这次陆晚山带庄西辞来的则纯粹是个空地,而这空地上唯一显眼的建筑,是中间搭建的一个看不出年份的戏台子。
  此时还有人在上面唱戏,下头也零星坐了几个老人在听。
  人虽然少,演员仍旧唱的认真。
  陆晚山见庄西辞看傻了,朝他走近一步后,笑了一下说,“好听吧?”
  台上的演员穿着很简单的戏服,还得靠一旁的路灯打光,可他们唱出来的戏词,却腔味十足,一点也不比正经戏剧班子里的人唱的差。
  庄西辞以为陆晚山是因为喜欢听才带他过来,便不答反问,“你喜欢听这个?”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人间重晚光

晚辞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