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晚辞(69)

作者:Marey 时间:2020-02-15 11:39 标签:娱乐圈  甜宠  年上  都市  

  陆晚山忽然想到几天前韩望给他发的链接,说是有人要爆夏寅的瓜,且保真保熟。当时陆晚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只当网友无聊时的脑补。
  可是现在陆晚山看到这个,却后背一凉,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陆晚山没点开热搜看,倒是直接退出微博,戳进微信找到韩望,打字想问韩望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韩望的消息先一步发了过来。
  韩望:豆瓣那条帖子里,有人问楼主是哪方面的爆料,楼主隐晦地提过,而现在被……爆出来了。
  尽管韩望不太喜欢夏寅,也一直致力于找出他的黑点,甚至他的电脑里有夏寅的黑料,然而他粉过这么多明星,知道出道变红有多不易。
  而现在夏寅这个料爆出来,无论真假,夏寅基本上是玩完了。
  看着韩望发过来的消息,陆晚山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这一次料会爆的这么劲爆。
  许是半天没等到陆晚山的回复,韩望一个语音电话打了过来,陆晚山犹豫了一下,退出录制现场,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在确定四周见并无其他人后,才点了接听。
  “营销号放出来的视频我看了,是多段视频剪辑而成的,重点是他生日那天。”韩望简单解释了一句,“陆爹,当晚你和庄影帝也去了,你们俩没做什么吧?”
  陆晚山清楚夏寅的为人,和庄西辞到了晚会上也一直小心翼翼的,除了玩游戏时发生了点意外害的心跳加速,别的就什么都没了。
  闻言韩望松了一口气,“当晚晚会结束后,夏寅又拿了一个局,也是这个局……”韩望顿顿,说,“他被拍了。”
  “同行有好几人,不过现在还没确认到底是哪些人。”韩望笑笑说,“你和庄影帝没事就好。”
  陆晚山没韩望这么轻松,相反他听完韩望的话后,心倒越提越高,“事情没这么简单。”
  “啊?”韩望疑惑。
  “夏寅背后有人。”想到当年的事,陆晚山冷笑,“要不然几年前他就该被封杀了。”
  韩望和陆晚山认识的早,只是那会陆晚山已经和夏寅分手了,所以饶是后面韩望知道陆晚山和当红歌手夏寅有过一段,却并不清楚他们俩的恋情细节,自然更不知道两人为什么分手。
  陆晚山是个不爱提往事的人,韩望和他结识数年,却很少听陆晚山说起前任夏寅的事,因而现在陆晚山主动提起往事,韩望犹豫了一下,还是服从心底的好奇心。
  “嗯?”韩望问,“怎么了?”
  陆晚山不太想回忆当年的事,只是今天发生的事太多,激的陆晚山不得不回忆那段往事。
  但是……
  陆晚山揉揉太阳穴,仍旧没全说出来,挑了些无关紧要的说了,才又道,“这两天陪西辞录节目,看手机的时间不多,你帮我盯着点网上的事。”
  虽然陆晚山才说了几句,可韩望大概能拼凑出当初夏寅做了什么事,没再多问,笑了一下说,“行。”
  陆晚山轻声应了句,又跟韩望嘱托了一番,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过陆晚山却没有立马回录制现场,而是在他和甫安辰、宿凌在的群,只来得及发了条微信约明天见面,便听到工作人员叫他,说庄老师在找他。
  陆晚山怕庄西辞等急了,没多耽误时间,收了手机就往回赶,而那边庄西辞看到陆晚山的身影,连忙站了起来要来接陆晚山。
  “庄老师和陆助理的关系真好,”褚蝶余光瞥见庄西辞的动作,再一次感慨,“跟哥俩似的,形影不离。”
  孙季宁一想,点头说,“还真是,这两天一闲下来就见庄老师往陆助理身边跑。”
  “两人年龄相仿,玩的好正常。”宁冬睨了庄西辞一眼,笑说,“何况还一起工作,话题自然就多了。”
  庄西辞听到宁冬的话,回头对她笑了笑,不过动作没变,依旧存了要过去接陆晚山的心思。
  众人见此,纷纷没忍住笑了起来,而被笑的当事人,压根没觉得害臊,甚至还分出心思在想,要不然这里的人太多了,他肯定跑着去见陆晚山。
  然而庄西辞到底是没能成功接到陆晚山,因为在他和宁冬他们说话的时间,陆晚山已经走了过来。
  “刚泡好的,”陆晚山将泡好的茶递给庄西辞,“喝点儿润润喉。”
  庄西辞接过抿了一口,“谢谢。”
  因着韩望,关召风对陆晚山有些印象,所以见此,关召风提了提嘴角,打趣了一句,“陆助理这么贴心,我都看红眼了。”
  虽然他也带了助理过来,可是他那助理哪里能跟陆晚山比。
  “别说你眼红了,我都生了抢走陆助理的心思,”孙季宁笑笑说,“有陆助理这样的人做朋友,肯定能被照顾的好好的。”
  若是甫安辰在这里,这会儿听到孙季宁这么说,必定第一个不服。
  陆晚山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错觉,会生出这种感慨,不过他笑了笑也没解释,“节目都录完了?”
  话题跳跃的太快,在场的几人大多没反应过来,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宋海星回了句,“都录完了。”
  “但是陆助理别想着早早带庄老师走,”褚蝶识破陆晚山的想法,“晚上孙季宁攒了个局,你和庄老师说什么都得来。”
  闻言庄西辞皱眉,下意识要拒绝,毕竟他和陆晚山才在一起,正是腻歪的时候,哪里愿意把时间花在其他事上。
  只是不等庄西辞开口,宁冬就抢了先道,“上次西辞你拒绝了,这次可不能再拒绝。”
  “是啊庄老师,”关召风接话道,“今天你生日,我们还没有给你好好庆祝呢。”
  他们把话说到了这里,庄西辞饶是再不想去,这会儿也不好再拒绝。
  不过庄西辞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抿了抿唇,不着痕迹地看了陆晚山一眼,不自觉地在撒娇。
  陆晚山接受到庄西辞那一眼,当即心软下来,想到庄西辞昨天夜里,因为亲吻而泛着红的眼尾,一时情动,有些想亲庄西辞。
  但是陆晚山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机会,所以他笑了笑,手伸到庄西辞身后,假装是在帮庄西辞整理衣服,实际上则是安抚性地拍了庄西辞腰一下。
  “肯定会去的,”陆晚山笑着说,“这一回绝对准时到。”
  见陆晚山应了,庄西辞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无声同意了陆晚山的决定。而刚才陆晚山隔着衣服触摸到的皮肤,这会儿火烧一样烫,让庄西辞脸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
  陆晚山见庄西辞脸红,没忍住笑了下,仗着其他人都在忙自己的事,不由又放肆地拍了一下庄西辞腰,然后才魇足地收回了手。
  只是让陆晚山没想到的是,在他收回手抬眸朝对面看时,会撞上易政侯打量他的眼神。
  一时陆晚山心咯噔了一下。


第69章
  看着庄西辞眼睛下边的黑眼圈,陆晚山心疼道,“再睡会儿,到时间了我叫你。”
  昨晚的聚会,起初因为宁冬和易政侯还在,所以他们虽然玩的疯,却也没太放肆。然而当宁冬和易政侯有事提前离开后,他们就没再憋着,闹腾的玩到了凌晨两点多。
  陆晚山因为记挂着要照顾庄西辞,在他们疯狂喝酒灌酒时,他秉持着能躲就躲的原则,所以后面散场他还保持着清醒。
  倒是平时警惕心很高的庄西辞,这会也不知怎么就放纵起来,散场时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也还行。偏偏庄西辞一会儿拽住陆晚山手,说要给他唱歌,另一会儿则搂住陆晚山腰,哼哼唧唧地撒娇,惹得陆晚山浑身燥热。
  且陆晚山还什么都不能做,就怕这位祖宗第二天醒来头疼,在简单帮庄西辞擦了**体后,便跑到酒店自带的厨房,帮庄西辞热了杯牛奶。
  陆晚山端着牛奶往卧室走时,心想他长这么大,还没这么伺候过人。
  但是……
  陆晚山闻着空气里漂浮着的牛奶香味儿,嘴角止不住地扬起一抹弧度。如果被伺候的对象是庄西辞,那这样过一辈子也不是不行。
  陆晚山这个想法,在进房间看到乖乖坐在床上的庄西辞时,再一次得到巩固。
  不比外人面前的清冷,这会喝醉了酒的庄西辞要显得乖软许多。他双颊绯红,眼里更是盈满水一样湿漉漉,甚至就连嘴唇,也因为喝了不少酒,而此刻显得水润Q弹,惹的陆晚山想一亲芳泽。
  陆晚山不去看这样子的庄西辞,怕他真的一时没忍住,从而对才在一起一天的男朋友做些不能播的事。
  但庄西辞并不承陆晚山的情,他在看到陆晚山进来后,连鞋都不记得穿,便直勾勾地朝陆晚山走来。
  酒店的地板上没铺毛毯,陆晚山怕庄西辞着凉,紧忙把牛奶放在一边的桌上,然后搂住庄西辞腰,让人坐在他腿上。
  至此陆晚山才松了一口气,腾出时间好教育庄西辞。
  然而陆晚山还没来得及说话,嘴便被亲上来的庄西辞堵住了。
  庄西辞环住陆晚山脖子,不得章法得循着记忆学陆晚山亲他那样去亲陆晚山,可又因为久久没有得到熟悉的快感,从而不爽地哼哧起来。
  尝着庄西辞嘴里的酒味儿,陆晚山无奈地叹了叹气,心说聚会上没喝够的酒,这会儿全从男朋友这尝到了。
  并且较之聚会上的红酒,这会儿男朋友嘴里的酒味儿,度数要高不少,以至于他才被亲了一会,就已经头晕心醉,仿佛喝了几两白酒。
  想到这陆晚山笑了一下,将亲吻权从庄西辞手中夺回来,摁着庄西辞后背,结结实实地亲了他好一会儿,才哄着庄西辞喝了牛奶。
  那时已经夜里两点多了。
  陆晚山本以为这个点庄西辞应该已经困极,可庄西辞也不知道怎么了,精神倒是越来越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人间重晚光

晚辞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