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作者:Delver_Jo 时间:2019-07-04 10:28 标签:ABO  总受  NP  
Tag: ABO,NP,Alpha总受(欧阳喆)。Alpha总受。Alpha总受。重要的说三次。

立志压倒一切最终反被一切压的悲惨Alpha成长记。
这是一个有关于成长与寻找自我的故事,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同时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攻的类型有ABO:
暗恋对象冰山攻 Alpha凌冬
家庭医生成熟攻 Beta栾战
黑化竹马朋友攻 Omega穆弘
NP(N=3)注意避雷!!

ABO设定:
1、本文设定男性不能带球,Alpha、Beta、Omega都不可以。
2、ABO属性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显现出来,在这之前只是男性和女性。
3、Alpha可以标记Omega,Beta和标记无缘。
4、全文都可能有其他的二设,写到的时候再进行补充。

00
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描述这件事情,但是我在过生日的昨天,被我暗恋好久的人...睡了。
什么?你说这他妈是好事!?当然是好事,毕竟是我暗恋的人。
不不不,不是这么回事儿!我是个Alpha,宇宙认证总攻Alpha啊!
虽然我昨天才显露出Alpha性征,也还没机会去睡别人,但我早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个Alpha!
啊?你问我怎么能知道?开玩笑,当然是因为基因啊,我两个哥哥可都是Alpha!!
虽然我比起我的哥哥来说,身高矮了些,肌肉也没那么多,但我可是带着Alpha基因的男孩纸,谁敢说我不会变成Alpha?!别说我,我两个哥哥都不会接受!
当然,这并不是事情的重点。昨天我过了18岁生日,事实证明我也确实在昨天显出了Alpha属性!
言归正传,这件事的重点是,我怎么能被人上!
即使对方是我暗恋的人,即使对方也是个Alpha!
那也不能被上啊啊啊!

1
事情是这样的,让我们从头来说。
我暗恋的人和我,那可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和他同一天生日,我妈妈和他妈妈在产房里认识的。
我们俩一出生就被定了娃娃亲!不是,被定了‘兄弟’情缘!
我妈妈和他妈妈在生产之后一时高兴,说让两个孩子称兄道弟。
是不是很搞笑?我有两个哥哥,也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倒是给了我机会和他一起长大,我看着他小时候那副歪瓜裂枣的样子,到后来上学有不少人喜欢,到了这几年更是倒三角大长腿的身材,怎么能让人不喜欢?!
真的!真的是看着就喜欢,看着就想蹂躏他,看着就想摩擦摩擦!

昨天我和他都过生日,我一早起来给他发了生日快乐的短信,他没有回我。
坦白讲我有点失落,但是我还是决定昨晚去找他,因为我确定我会变成Alpha!
我身体的变化大概是在中午饭过后,先是觉得发热,像是中暑一样头晕难受,接着我就觉得能闻到一些微弱的荷尔蒙味道。
其实在昨天之前,我心里有些害怕。第一,我是有些担心万一自己不是Alpha怎么办?当然,这个可能性很小,这种担心也忽略不计。第二,我担心显现性征的过程很痛苦。据说越是强壮的Alpha,显现性征的过程越是痛苦。我大哥的发热持续了一整天,二哥更是到了第二天都还起不来床。他们两个都是被欲火烧得难受,看那样子恨不得当场出去找个Omega。
而我...额...我觉得是他们夸大其词了!他们就是给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找借口,所以才说得那么痛苦!
总之,我很高兴自己是个Alpha,同时这也更加坚定了我去找他的决心!不管他是个Beta还是Omega,我都要把他拿下摩擦!

我晚上去了他家,家里只有他没有别人。他的父母都很忙,因此他总是一个人在家。我感觉缺少家庭关爱也是他不爱搭理人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平时看着就冷冰冰的,不好接触。我一直觉得他应该是个Beta,最符合他的性格,也符合我对他的设想。
我走到他家门口,敲门之后许久门才打开。
“你回去。”他对我吐了这三个字,差点把门拍在我脸上。
“什么玩意儿!”我非要进屋,同时瞪了他两眼,心里吐槽:仗着小爷喜欢你就这样?看我等会儿收拾你!
我进屋之后特地嗅了嗅,他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味道,不是Omega...果然,和我想得一样,是个Beta。
“你离我远点,我不舒服。”
刚一进屋,他又给我摆臭脸。
我就纳了闷了,我一个Alpha都不觉得有多么难受,你一个Beta不舒服什么劲?!
“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不理我?!”开口的同时我跟着他进屋,我见他不搭理我又躺回去床上,心里来了火气便冲过去扯他得被子,“跟你说话呢!”
他一个翻身将我压在床上,鼻息呼出得气都像是要沸腾了一样,“我让你离我远点...”
“我...”我慌了神,他这副样子...和我那两个哥哥显现Alpha特征的反应,一模一样,“你先松开我。”
“晚了。”

2
我...我没想过这座冰山会是个Alpha?!
怎么可能?!Alpha难道不都应该热情似火,走到哪儿都想要让别人跪在地上唱征服吗?
“凌冬,你先松开我...我现在就走。”
我记得当初大哥生日时,我妈把我赶出家门根本不让我靠近。二哥则是自己离开了家里,直到第三天才回去。我看着凌冬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这混蛋的五官也太好看了!我这种时时刻刻想着摩擦的人才应该是Alpha,他怎么可能…
“刚刚让你回去,你不听我的。”凌冬抓着我的手腕,他的手指特别用力,手心的温度也很高。我从没觉得他有这样的攻击性,可这会儿被他压在床上,我下意识往后撤开身体...想逃。
“你去哪儿?!”他一把将我捞了回来,伸手就去脱我的衣服。
我大惊,“你做什么!”他脱我衣服我是愿意的,毕竟我这么喜欢他,但我对现在这个体位非常不满意。
他将我压在床上,整个人坐在我身上,两条腿还扣住我的双腿,不让我动弹。我与凌冬的身高差不多,平日打打闹闹也是不分上下。可今天我的感觉是四肢无力,而他却好像突然被打了肾上腺素一样!凌冬一只手捏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快速的脱我的衣服,“你这个时间来我家里,想做什么?”
凌冬可是学校篮球队队长,修长的四肢这会儿缠在我身上,根本挣扎不了。我被他这么一问,吞咽着口水不知道怎么接话,“我...就是来看看你,看看你不行吗?!”
“那就看着我。”凌冬喘着气对我说,然后便低下头吻我。
他...吻我。

随后,我十分懊恼自己动了心思想要将凌冬按在床上摩擦。我设想的每一个动作都发生了,分毫不差,可整个过程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他进来我的身体,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被劈成了两半。凌冬压着我的一条腿使劲弄我,眼中那凶狠的样子像是完全丧失了理智。
Alpha的身体根本不适合这样的蹂躏,因此我瑟瑟发抖在他怀里不敢乱动。凌冬翻来覆去折腾,先是将我的整个身体对折,后来直接将我拖到了地上。
我身上的衣服被他完全扯烂,仅存的那点挂在肩膀上,还被他说成了‘骚’。我听到这个字恍然,挣扎的更为厉害。“你说什么…呜呜…”我的一句话被撞得粉碎,整个人都感到瘫软,全然没有想象中的云雨之感。
我最终哭了,不知是被干哭了,还是疼哭了,或者...委屈哭了。太他妈窝囊了,又疼又难受还在身体里存了一堆属于他的东西!
Alpha利用体液或者是撕咬进行标记,凌冬完事儿竟然毫无意识的对着我的肩膀张了口!
“滚蛋!你个混蛋!”我剧烈挣扎,眼泪一直往下流,怎么能这样对我!
凌冬正在兴头上,搂着我的腰便狠狠的咬下去,末了...嘴里还吐出一个名字。
他喊了一声‘穆弘’,那...不是我的名字。
穆弘,我也认识。

我失身了,还失了恋。
回到家我狼狈不堪,避过父母的视线,我赶紧溜回屋里。
我拿着换洗衣服去洗澡,却不知脸上的湿润是不是泪水。

3
我暗恋的人和我,那可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我这些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可他怎么会喜欢穆弘?
我回家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醒来还有些发热,不知是因为他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还是因为Alpha的性征。
我想我得找个家庭医生看看,实在不行吃些缓解症状的药。
早起睁开眼睛,我躺在床上又回忆了一遍昨天的事情,耳边的手机则响起了短信声音:[昨晚怎么样?]
发件人:穆弘。
穆弘比我大两岁,我初一的时候他初三,我高一的时候他高三。现在我到了高三,而他已经去了大学。穆弘玩儿击剑,走到哪儿都是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一个。他学习成绩好,优雅帅气,如阳光一般带着暖意。
我特别喜欢与他说起自己的事情,当然我也把暗恋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还说了...自己表白的一系列计划。当然,我肯定不会说‘摩擦’这件事儿,可穆弘比我年纪大,对这种事儿不用多问就肯定心知肚明。
[就那样吧。]我看着穆弘的名字不知怎么回复,叹了口气将手机扔在一旁。
[晚上见面再说。]
我靠!我前几天约好了和他吃饭来着,约的时候我以为生日之时能搞定那座冰山。可...现在这样...也不知道当初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不管用什么办法,总能搏得凌冬一笑。
真是幼稚…
没等我回复,穆弘又说:[你晚上来我家里,我做你喜欢吃的东西。]
怎么办,太他妈无奈了,难道我要告诉穆弘昨天的事情?还要告诉他,我暗恋的人暗恋他?

想想倒也不是无迹可寻,以前穆弘在学校里玩儿击剑,我一直都是看包儿拿行李的那个,而凌冬总是拿着相机对他拍照。
凌冬那么一座大冰山,能用镜头追着一个人也算是用心了,当初要是再仔细一点可能我就能早些发现。
穆弘是Omega,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他比我大两岁,因此性征也在两年前显现出来。我生日之前没有出现Alpha性征,因此对他的气味并没有什么感觉,平日相处也十分愉快。
穆弘也算是我的竹马之一,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我,凌冬,还有穆弘,我们都是一道长大。
若凌冬也是Alpha,那他和穆弘...倒是也挺相配。呸!一点也不相配!
哎...我失恋了,彻底失恋了,还被来回折腾...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我总不能因为这事儿去跟凌冬一哭二闹三上吊吧?
我妈看我一直不起床,推门进来问我没事儿吧。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说,“这么烫,我帮你约医生,今天不要去上课了。”
昨天周末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听到这话自然开心。可说到看医生,凌冬在我身上弄出了不少伤,让医生瞧去也太他妈的丢人了!“没事儿,我休息一下。”
“你昨天才过生日,大意不得。”
母亲还是帮我约了医生,说,“如果到了中午你还不退烧,下午就去看看。”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