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反派洗白录

作者:月神的野鬼 时间:2019-10-25 17:59 标签:重生  强强  仙侠修真  
  孟长青是个叛徒,最大的特点是秒怂,上辈子烧了高香,拜了道门魁首为师,然后他叛出了师门。
  他不知道,上辈子他和野男人勾肩搭背跑下山,追求他们扬名立万的春秋大梦,他师父在山中弹了一夜的琵琶。
  李道长的内心基本是:
  我不生气
  我不生气
  我不生气
  我不生气
  操!
  配角1:永远追不上绯闻热点的玄武山懵逼群众
  配角2:永远在打探隔壁山上绯闻热点的长白宗热心道友
  配角3:倔强地对这段恋情点了反对加没有帮助,并且死活不透露姓名的反派道友
  这是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
  受有前任
  本文原名放鹿天
  主角发生关系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成年,受十九岁,攻四百多岁。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长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本文讲述了仙门弟子孟长青与师父李道玄的爱情故事,孟长青与师父阴差阳错地相爱,其后孟长青叛出师门与邪教为伍,兵解身亡,最终复活归来,与师父重归于好,众人一起携手并进,与真正的反派斗智斗勇并最终获得胜利的故事。
  本文攻李道玄高岭之花,天生仙体,温柔强悍,一片深情,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与懵懂,赤子之心。受秒怂,喜欢黏着师父,一开始并非爱情,后来误会化解,两人终于在一起,其间种种令人感动。明知深渊,依旧心生春花,坦然步入情障,苏得浑身发颤。

第1章
  道门一直流传着一段流言。
  道门魁首李道玄生平只有一个弟子,没教好,这徒弟入了邪道,年纪轻轻地每日与邪魔歪道为伍,这便算了,可他还跟人玩断袖,与人做炉鼎,道门众人私下都道,李道玄的脸算是丢尽了。
  孟长青就是那个丢了师父八辈子脸面的某孟姓妖道。
  三个月前,孟长青死了,死于一场正邪斗乱中,死的非常干净,万剑穿心,连一丝魂魄都没留下。众人甚至都觉得他死的太莫名其妙了,那阵法本是仙门对付仙门叛徒的,谁知道孟长青忽然出现,救走了那叛徒,自己在阵法中兵解身亡。
  那场恶斗后,仙门叛徒不知所踪,孟长青身死道消,只剩下几句风言风语。
  太白妖道孟长青,原也是正统仙门弟子,师从扶象真人,少年时仗剑南下降妖除魔,也曾是仙门风头无两的新起之秀,落得今日这下场,颇令人唏嘘。
  与此同时,距玄武山万里之外的荒山野岭,复活刚满一个时辰、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孟长青坐在树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孟长青有些冷静不下来。
  他竟然又活了过来?魂魄都被斩碎了,这还能活?
  终于,他看向坐在河边吃着饼的少年。
  他刚恢复意识,就发现自己与一群尸体跟在这少年身后在这山中走,尸体有老有少,有死的体面也有死的惨的,如孟长青这种死无全尸的,少年还特地把他身体中的剑清理出来,又用针线仔细缝上,估计是怕尸体走着走的就散了。
  此时,趿拉着双草鞋的赶尸少年在河边休息,浑然不知后面有具尸体炯炯有神地盯着他。
  孟长青偷偷试着用了下仙术,就连最简单的风诀都捏不出来,试了半天,果断放弃,眼见着那少年吃完饭朝他走过来,他忙翻出白眼装死。
  少年什么都没察觉,蹲下来仔细检查了这几具尸体,瞧见有几具开始腐烂的,他从兜里掏出黄纸画了个符按在尸体脑门上。把尸体一个个排好队,满脸窟窿的孟长青也被他扯起来排在队伍最后头,他看了孟长青一会儿,掏出张黄纸啪一声贴了上去,正好遮住那对白眼。
  然后少年从兜里掏出一枚小鼓,轻轻敲了下,“阴风催,莫怪呦!上路——”
  一群尸体便跟在他身后,孟长青慢了半拍,幸好少年没留神,他忙跟了上去。
  跟在这少年身后七八天,孟长青有些摸清楚情况了。这十二三岁的少年是个赶尸人,一手粗糙至极的黄符也不知是哪个三流修士教他的,他就靠着这手黄符赶尸。
  客死异乡的人盼着魂归故里,如果心愿不能了,怨气凝结不散便容易化成魔物,于是世上多了赶尸人,非得要说起来的话,这些赶尸人勉强算半个修士。他观察了下少年的手笔,不像是纯野路子出身,倒像是哪个三流仙门的旁支杂学,寻常百姓赶尸是为了钱财,这少年却不大一样。
  入夜后,两人在山寺里休息,孟长青瞧见那少年毕恭毕敬地从包裹里掏出本什么秘籍。
  然后他看见少年抽出木剑,按照那本书上所写,开始在这荒废的寺庙里叽里呱啦地乱跳乱叫,孟长青一开始差点以为这少年鬼上身了,他如今没有修为,拿起少年预备的黑狗血就要往上泼,定睛一看,却发现这少年在修仙。
  孟长青端着碗黑狗血有些惊着了。
  少年按照书上写的吸收完天地日月精华后,一回头,正好看见一具尸体抓着黑狗血呆在原地。“哎!怎么在这儿?”少年喃喃着走上去,尸体僵直一动不动,他把尸体手中的黑狗血拿出来,这年头还有僵尸主动抓黑狗血的?他捏了捏那尸体的手,自言自语道:“不会起尸吧?”
  孟长青一动不动。
  少年被观察了一会儿,觉得没啥异样,随手掏出张黄纸往孟长青脑门一贴。
  孟长青福如心至,故作僵硬地回过头,朝着角落的尸体堆走去,排在最后一个尸体后头。身后草鞋少年满意地点了下头,应该是对自己的手艺非常自信,自顾自地开始了修仙第二阶段,更大声地叽里呱啦乱跳乱叫。
  孟长青有点佩服自己,这少年修仙修成这样,他还能从那堆叽里呱啦的玩意儿中听出仙诀。还真是正儿八经的仙诀,虽然不是什么是上乘东西,却也不是邪门歪道,涵养灵台祛除污秽的。赶尸人常年与尸体打交道,容易沾上邪祟,老一辈的赶尸人都有独门的驱邪法子。
  孟长青打量着那草鞋少年,说来,这少年还算他半个救命恩人?
  一个多时辰后,跳的快虚脱的少年擦了把汗,坐在了那寺庙的泥塑下,捏着鼻子皱着脸将黑狗血一饮而尽,终于折腾完了,打算睡了。
  “爹,娘,我一定会好好修仙的,我一定会成为玄武弟子的。”少年攥拳发誓,掷地有声,铺盖一卷靠着泥塑菩萨闭上了眼。
  身后的孟长青闻声却是刷一下亮了眼睛,修仙,玄武弟子?昏暗的山寺内,少年穿着件又脏又破的麻布袍子,蜷缩在一角睡觉。孟长青偷偷爬过去,试着捏了个最简单的诀,等少年失去意识后,他伸出僵硬的手把少年手中的玉扒拉出来看了眼。
  孟长青有些诧异,这不是玄武的仙牌吗?他又看向那少年,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试着恢复道术,但效果不佳,只能捏几个最简单的仙诀,犹豫片刻,他决定试试。
  孟长青翻了翻少年的记忆。
  记忆一点点铺开。等孟长青收回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指头开始渗出脓水,如今他这身体用仙术还真有些吃不消。他抬头看着他的救命恩人,原来,这草鞋少年幼年时村子里遭了天灾,,村寨里的人全部死于魔物之口,包括他爹娘,正当他也要命丧黄泉时,感知到魔物气息赶来的玄武道长救了他,这玉便是那道长所留。
  后来这少年便开始了修道之路,他先是拜入了一个普通的道观,后来孤身前往玄武修仙,路上没有盘缠,便帮人赶尸来挣钱。不知怎么的,把孟长青的尸体也误算进去了。
  孟长青发现,那少年记忆中的玄武道长他还真认识,这少年运气不错,那是他一位师兄。
  孟长青想明白后,摸了那玉一会儿,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桀桀声响。
  孟长青顿时清醒了。这孩子在这山里头大半夜鬼哭狼嚎,也不知道把什么玩意儿招过来了。书里头说书生和女鬼在野店春风一度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荒山野岭确实多邪物,孟长青还见过结伴来阴气重的山里头嫖女鬼的修士,艺高人胆大,不服不行。
  若是从前,孟长青收拾这帮邪祟也就是一个诀的事,如今不行了,他现在就是具魂魄将散不散的走尸,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也是一路他装了尸体的原因,这少年虽说是个半吊子中的半吊子,但乱拳打死老师傅,发现他诈尸,说不准胡乱一个诀就把他摁死了。
  耳边那桀桀声响越来越近,草鞋少年还在美梦中浑然不觉,孟长青觉得把他喊起来也就是多个鬼哭狼嚎的人而已,外头那群东西怨气之重,不是这还要靠喝黑狗血驱邪的少年能对付的。
  孟长青拿少年剩下的半壶的黑狗血在山寺外头画了个简单的阵法,就这点事他忙死忙活折腾了一夜,期间被个吊在树上的女鬼咬了口。
  孟长青脸都黑了,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惨。
  这群山中野鬼依傍阴气,天亮捱不过阳气就散了,孟长青的阵法刚刚好勉强挡到清晨才消失,到这时他感觉他人也差不多快断气了。
  然后他想了一刻钟,决定跑。
  他与这草鞋少年萍水相逢,这少年替他收敛尸骨,他为这少年挡去一灾。天一亮,这少年就会离开这山头继续赶路,这群散灵离不开山头,自然追不上他,这已经是孟长青如今能为他做的全部。
  当务之急,孟长青需要修补下自己的身体。
  这具身体快撑不住了,一旦彻底毁坏,他的魂魄曝露在外,那真成了横竖都是死。
  孟长青目前还不想死,于是他跑了。
  他沿着林间小道往外走,山路曲曲折折,他一直往最阴冷的地方走,生怕被阳光晒着。走了七八天吧,当瞧见山脚下那一层沉沉浮浮的血雾时,他先是汗毛倒竖,而后终于松了口气。
  运气不错。
  说来也怪,这山比孟长青上次遇到散灵的山还要荒,溪水边堆着山中野兽吃剩下的人骨,怨气丝丝缕缕地冒上来,可就这么个地方,七拐八拐后竟是有个热闹的村镇,村镇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挑担的货郎牵着瘸腿的马,牌楼上做皮肉生意的妓伸出半条软乎乎的手臂拨着垂杨柳,巷子拐角处,一个小女孩舔着糖葫芦偷偷看了眼孟长青。
  孟长青抱着自己的半条手臂,也不言语,村镇尽头的牌坊写着清瘦干净的三个字:桃花镇。
  他走到一半,魂魄中忽然传来一股撕裂感,这些日子他生魂虽说依附在尸首上,但不通感觉,否则就他这断手又断脚的惨状,他早嚎出来了。如今这魂魄也开始疼,说明这尸首真的撑不住了,孟长青试着吐了口东西,腥水泛着黑色血丝,他轻轻啧了一声。
  要命,这都快尸变了。
  他避开阳光往最阴的巷子里走,也是他运气好,绕了几个时辰,猛地撞上了一颗烂桃树。他绕过烂桃树,街巷中有个小院,门极为破烂,他抬起胳膊敲了下门。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