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之璀璨米其林

作者:一点一尤 时间:2018-03-02 12:41 标签:重生  美食  因缘邂逅  业界精英  
徐然的生活原本美满幸福,有车有房有男票,可也架不住小人的暗算,顷刻间一无所有。
万念俱灰下,他无意间重生,以‘蒋顺安’这个身份存活于世。

面对新的人生,蒋顺安只想从头再来,可身边总是有人想搞事。

欧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嘶,哦,一次是巧合,两次是缘分,那么第三次就是命中注定了。”
蒋顺安:“呵呵。”
魏景荣:“注定什么?”
舒慕蕊:“注定你们会在一起啊!”
蒋顺安和魏景荣对视一眼,
蒋顺安:“胡扯。”
魏景荣:“无聊。”
看着两位主角同时离开,配角们不禁感叹:“哎,他俩还真是绝配啊......”

1V1,HE,本文背景现代架空,一切人物背景与现实无关。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重生 美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顺安(徐然),魏景荣 ┃ 配角:舒慕蕊,欧文 ┃ 其它:



第1章 突然的背叛
  开春后难得的大晴天,耀眼的阳光毫无遮拦的照射着高大的写字楼,室内都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然而,在徐然眼里却是如隆冬一般的惨白灰暗,尤其是当知道自己的男友背着自己出轨之后……
  徐然扶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喝了口杯中忘了加奶加糖的咖啡,望着黑屏的电脑,思绪却如同没有上发条的时钟一样停滞着。
  事情的发生,徐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明明过年的时候自己还和男友天天电话,时不时视频,亲密的如同刚陷入热恋中的情侣。可当自己出一个小差回来后,接到的却是朋友的一通电话,说他男朋友在跟别的人搂搂抱抱。
  徐然当然不信,想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当他打开自己家房门的那一刻,血淋淋的真相却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嗡嗡嗡……”
  手机忽然响了,方形的机身不停的震动,震动又使得手机不停的移动着自己的位置,好像在说‘看这里,看这里’。
  徐然看着屏幕上的号码,没有一丝想要去接的迹象。
  那个号码是时磊的,他的男友,那个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在他心口上狠狠插了一刀的男人。
  手机继续响着,徐然也就这么一直望着。最后,徐然还是接了,在手机就要挂断的前一秒。
  “喂。”
  “徐然……是我。”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徐然听着自己的声音,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明明是自己最爱的人,可如今却形同陌路。想想,自己就算是接到骚扰电话都会客客气气应付两句再挂断,哪会像现在这样。
  “今晚……我会回去拿东西。”
  “恩,我明白了,我会晚点再回去的。”
  说完,徐然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丝毫的拖沓,也没有丝毫的留恋。只是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之后,徐然又陷入了断电般的状态,整个人死气沉沉的,不言不语。
  时磊晚上会来,也就意味着他下班后还不能回家。
  当然,那不是真正意味上的不能,只是他不想,他不想再看见那个背叛者的模样,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家。不,现在应该说是那间房子里。
  房子是自己和时磊辛辛苦苦几年奋斗下来的结晶,里面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美好,以至于现在一回家就觉得恶心、肮脏,尤其是他们的房间,他的床……
  徐然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自己每晚都是窝在沙发难以入眠,每次都是在一片黑暗中被噩梦惊醒,每天都如同僵尸一般的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这通电话是时磊这么多天里打来的唯一一通电话。
  其实,他连打这通电话的必要都没有,只需要一条简短的微信就够了,或者……见面说。
  不对,他们俩见不了面。哪怕他们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哪怕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层楼,他们也不会见面,并且极力避免见面的可能性。
  所谓老死不相往来,估计就是指现在这种情况吧。
  徐然无力的叹了口气,伸手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手机却又震动了一下。
  是时磊发来的。
  “对不起。”
  徐然看着那简单的三个字,手指一划,直接删了。
  他们俩从大学到工作,交往了七年。
  七年,两人也有过磕磕碰碰,可就算吵得在凶,无论谁先说出‘对不起’,另一个都会欣然接受。这是种默契,他们也说过这种默契是独一无二的,是只属于他们的。
  可现在,徐然不会原谅他,这种默契……也不复存在。
  索性关了手机,徐然摘下眼镜,手用力的在脸上来回搓揉着,想要强打精神,可手放下来的那一刻,自己又变成了死人。
  “徐主管,经理他们正在等您呢。”
  一旁员工的提醒着,徐然呆呆的看了她两眼,才急忙缓过神:“哦,好的,我这就去。”
  匆忙的拿起文件夹,徐然一路小跑上了楼。
  两层的差距比起坐电梯,徐然更愿意走楼梯。况且,他现在想要让自己多动动,哪怕是十八楼的差距,现在的徐然都会选择走楼梯。
  推开会议室的门,里面早已准备就绪,经理助理正在给客户面前半空的水杯中加水,显然是等候多时。
  “徐然,动作快点,所有人都在等你一个,还在门口磨叽什么!”
  经理凶巴巴的催促,徐然只能低头忍着,略显仓皇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量着桌前坐着的几人。然而,并没有人去在意他,唯独又一个笑着与他对视。
  尹棋,设计部三组的主管,目前公司里最看重的红人,也是摧毁徐然和时磊恋情的罪魁祸首。
  “好了,人都到齐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今天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跟刘总确定一下我们最终的设计方案,我们这边现在有三个小组准备了预案,刘总意下如何?”
  “不对吧。”
  刘总说着,指了指自己面前放着的文件夹:“这里只有两份,哪来的第三份?”
  经理看了看,厉声催促着徐然:“徐然,东西呢?赶紧拿出来给刘总过目。”
  徐然如梦初醒,急忙翻开文件夹,然而……是空的。
  徐然慌了,明明自己昨天下班前特意准备好的材料,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还是说自己忘了,没有带上来?
  “经理,文件在下面,我忘了拿……”
  “你干什么吃的,废物!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忘!”
  经理大怒,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徐然破口大骂。
  徐然憋屈,但不敢还嘴,以经理的脾气在没有会去劝,谁劝谁就跟着倒霉。
  “经理,消消气。徐主管也就是一时大意,让他下去拿就行了。这边两份方案可以先给刘总介绍一下,也不会耽误时间。”
  徐然还想着谁会这么好心帮他,可一听声音就知道了。
  是尹棋。
  明明是个男人,却比女人还白嫩,一双眼睛本来就生的妖媚,还长着细长的睫毛,一眨眼就像放电一样,电得人神魂颠倒。
  徐然的朋友曾经形容尹棋是个小妖精,还是那种骨子里就散发着贱和荡的妖精。
  以前他还不觉得,可现在,徐然真恨不得冲上去手撕了这个害人的妖精!
  “徐然听到没,好好跟尹棋学学。人家比你晚来公司,怎么说你也是老人了,还要新人替你说话,我都替你害臊。”
  学?跟他学什么?学他去破坏别人的生活吗?!
  “还愣在那里干嘛,赶紧去拿方案啊!”
  “是,马上去。”
  徐然起身,冲出门外,往楼下跑去。
  身后,会议室的门还没有合上,尹棋的声音如阴魂般不散:“刘总,我们组的设计仔细参考了贵公司的一贯形象,结合现在比较流行的风格……”
  徐然喘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可里里外外就是找不到设计方案,就连电脑里的备份资料也没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准备好的资料怎么会凭空消失?!
  徐然想不通,抬头问着自己的组员:“小王,我放在桌子上的设计方案你看到没?”
  “没有啊,我昨天加班,主管你走后没有人碰过你的东西。”
  没有人?这么可能,那东西怎么会凭空消失?
  “哦,对了。昨晚我拿夜宵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尹主管,他说想找你一起去喝一杯,看你没在就走了。”
  尹棋?又是他?!难道是他动的手脚?!
  这个贱人,破坏了自己感情还不够,现在还想害得自己丢了饭碗不成!
  徐然想都没想,一拳砸在桌子上,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众人被徐然这么突然一下给惊着了,个个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只有小王关心的问道:“徐主管,你去哪?”
  “保卫科!”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欢迎抓虫,欢迎留言


第2章 惨白的人生
  等到徐然回到会议室的时候,会已经结束了。经理还有尹棋正在跟刘总握手道别,想必这次的方案又是尹棋的被选上了。
  徐然灰溜溜在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众人离开,自己却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带着一肚子的怨恨和愤怒,徐然进了卫生间,把眼镜放在一旁,接着龙头里冰冷刺骨的水狠狠的往脸上泼,整张脸瞬间冻得通红。
  “渍渍渍,真是狼狈,你这幅样子跟丧家犬有什么差别啊。”
  徐然抬起头,带上眼镜。而镜子里倒映着的是尹棋夹着女式烟,靠在墙面一脸嘲讽的模样。
  “我劝你啊还是赶紧去跟经理解释一下,认个错,不然,我看你的饭碗都要保不住了。”
  徐然抬眼看着尹棋,定定的站在他的身前:“为什么要这么做?”
  “做什么?哦~~~你是说时磊的事吗?”
  尹棋吸了口烟,轻轻弹了弹烟灰:“我喜欢他啊。他人帅又老实,还那么体贴,就是在床上太单调了点。没事,我可以手把手的教他,我想他学起来应该会更快的。话说,我以前就教过他几招,你应该也能体会到吧。”
  徐然咬着牙,脑中恶心的画面一下子全被尹棋勾了出来。
  他的男人,他相恋七年的男人竟然早就跟眼前这个贱人鬼混过,而且还……还那这种肮脏的东西来炫耀!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删了我的方案?”
  徐然强忍着问道,可声音抖得厉害,抖得连自己都无法忽视。
  “呵呵,你说我删了你的东西,你有证据吗?”
  尹棋夹着烟,趾高气昂的看着徐然。
  徐然抬起头,通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尹棋:“你早就知道那个方向的摄像头坏了,对吧?”
  一听到徐然这么说,尹棋笑了,讥讽的笑了好一会儿,才凑到徐然耳边,轻声说道:“没错,你的资料是我删的。不过有一点你错了,那个摄像头是好的,只是被我弄坏了而已。”
  说完,尹棋慢慢退了回去,挑着细长的双眉,悠哉的发问:“我就算告诉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贱人!!!”
  徐然一把揪住尹棋衣领,暴怒着狂吼:“你知不知道那是我们全组人多久的心血!你知不知道我们年前年后加了多少个班才弄出了这个方案!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徐然的暴怒,换来的只是尹棋淡然的两声‘呵呵’。
  “谁不是呢?谁的方案不是加班通宵一点一点弄出来的?我劝你想开点,你自己粗心大意设置那种弱智到不能再弱智的密码,你还能怪得了谁?大家都是社会人,你怎么还这么天真?以后长点心吧。”
  说完,尹棋吸完了最后一口烟,淡定把烟头戳灭在徐然的手背上,然后一口轻烟吐在徐然的脸上。
  “怎么,还不放手?你是想让人看到这一幕吗,徐主管?”
  徐然紧握的关节‘咔咔’作响,然而手还是慢慢的松开了。尹棋甩开徐然,理了理衣领转身便要离开。
  “尹主管……”
  正要离开,徐然却开口叫着了他。
  尹棋淡然的回过头,刚要开口,却结结实实挨了徐然一拳。
  那一拳直接将尹棋打出卫生间,狠狠的摔在地上。
  公司里所有人顿时朝这边望了过来,徐然也不管不顾,直接扑向尹棋,一拳一拳砸在他脸上:“王八蛋,你把别人的心血当成什么!你做人不要脸,老子今天就扒了你这张狐狸皮!!!”
  公司的人都惊呆了,从徐然进公司以来,人没有见过他发火,就算他在生气,他都能克制住自己的脾气,笑脸相迎。
  可今天,徐然真的疯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只知道这个人,眼前这个人毁了他的爱情,毁了他的工作,毁了他的一切。
  “够了,够了,徐然别打了。”
  “放开,老子今天就是要废了他!”
  动静越闹越大,同事们纷纷上前拉架,可没有人拉得动徐然。最后,不知道是谁一拳打在徐然的脸上,其他人才得以把两人拉开。
  徐然定了定神,看着打他的那个人,又看着那人一脸焦急的搀扶着尹棋,心疼地问东问西:“尹棋,怎么样,伤到哪了,哪儿疼?你们叫了救护车没,赶紧打电话啊!”
  那一瞬间,在看到时磊焦急痛心的瞬间,徐然的气全消了,彻底的消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好傻,傻到用最原始最低能的方式来解决一道无解的题目。
  呵呵,徐然,你真是傻到家了。
  “谁在闹事?尹棋脸上的伤是谁打的!”
  “是我。”
  徐然推开扶着他同事,大大方方的承认。
  “徐然?哼,你有种啊!方案拿不出来跑到这来撒野,你工作几年学到的东西就是殴打同事啊!上次你弄丢客户资料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又过来惹麻烦,这次要不是尹棋,公司能拿下这个方案吗!你这个主管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要是不想干了乘早给我滚蛋!”
  “经理,徐主管只是一时糊涂,他……”
  “闭嘴,用不着你帮我说话。”
  徐然看着时磊,心如死灰。
  他现在说这种话还有什么意义吗?
  “我辞职。”
  徐然端着自己收拾好的纸盒进了电梯。离开公司,徐然看着街边停着的垃圾车,想到没想,直接把整个纸盒丢了进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份工作,是他毕业时和时磊一同面试进来的,是他和时磊构想未来生活的第一步。
  工作四年,自己拼死拼活好不容易当上个小主管,再难再苦他都忍了,因为身边始终有个人不离不弃的陪着。
  而如今,那个人不在了,他又何必对此有所眷恋。散了吧,以后的日子,自己一个人照样能过好。
  “能过好,一个人的日子老子照样能过好!!!”
  夜晚,徐然一个人坐在天台上边喝着闷酒边吼着,可回应他的只有不知道那传来的几声犬吠。
  大口的灌着啤酒,没两下有空了一瓶。
  徐然捏瘪了易拉罐,随手又摸了一罐,拉开,往嘴里灌。
  而他的脚下,满满的一箱24罐啤酒就剩下几罐没开了。徐然的酒量一直不好,以前有时磊替他挡着,可现在……他想喝多少都不会有人来过问。
  “时磊,你个王八蛋!老子跟你在一起七年,你他妈的一声招呼不打就跟那个狐狸精的混在一起,你当老子是什么!”
  一边骂着,徐然一边气得发抖,匆匆灌了几口酒才有所好转。
  “老子哪里亏待你了?老子哪一点不如哪个小妖精?没他白,没他嫩,还是没他功夫好。呵呵,老子是心甘情愿躺在你下面的那个,还要什么功夫!还要什么!你他妈的还想让我怎么样!”
  徐然罐子一甩,眼泪不争气的全部流了下来。
  人们常说:一年之守,三年之痛,五年之离,七年之痒,十年之约。
  自己和时磊已经七年了,三年那关过了,五年那关也过了。徐然一直相信他和时磊一定能修成正果,可谁又能想到,他们还是过不去这倒坎,他们还是输了……
  “嗡嗡嗡……”
  手机响了,徐然摸了摸口袋掏出了电话。
  一定是时磊打过来的,一定是时磊打过来的……
  徐然心里反复念叨着,就像要催眠自己一样。他想好好骂一骂时磊,他想把自己所有的怨气一口气全部释放出来,他要骂的这个叛徒无地自容!
  “喂,是小然吗?”
  徐然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瞬间让他酒醒一般。
  “妈,你……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徐然急忙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面赫然显示了‘妈’一个字。
  “没有,就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给你打个电话。”
  “哦,我……我挺好的。”
  徐然擦了擦眼泪,深呼吸着调节了下情绪。
  “妈,你身体还好吧。”
  “好,很好。就是……就是……”
  听到妈妈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徐然不安的问道:“怎么了,妈,有事直说吧。”
  “是这样的,你弟弟他要结婚了,那边的彩礼钱……”
  “还差多少?”
  “差……差十多万……”
  “他的钱我们家不稀罕!”
  “啊呀,老头子,这是你亲儿子啊!”
  “滚!我没这样儿子,伤风败俗!你还嫌他不给家里丢人吗!”
  徐然听着电话那头的争吵,默默地挂断了电话,然后把自己卡上十多万的存款全部打了过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