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说好的不炒CP呢![娱乐圈]

作者:七寸汤包 时间:2020-02-28 16:33 标签:甜文  娱乐圈  爽文  打脸  
 何子殊在医院睁开眼来
  从18岁的酒吧驻唱歌手何子殊一跃成为25岁顶级流量男团主唱何子殊
  谁知,身为男团全能ACE的他,实际上却是个队长不疼、队友不爱的小腊鸡
  何子殊笑容逐渐凝固
  觉得还是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在粉丝眼中“沉殊”大旗满山岗的时候:
  粉丝A:我磕的都是什么几把“陈述”CP,超市里的蚊香都比你们直,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只要不猝死就扶我起来继续磕!
  粉丝B:真是可歌可泣的绝美爱情故事,老子丘比特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还能射不穿你们!
  实际上:
  何子殊:那个…这趟综艺,公司要我们俩上。
  陆瑾沉:我不想跟你炒CP。
  后来:
  何子殊:不是说……不炒CP吗?
  陆瑾沉:我不炒CP,只搞对象。
  何子殊:我信你个鬼!
  前·全团嫌·后·全团宠·撩而不自知·何小妖精&前·离我远点·后·这也太他妈可爱了给老子过来抱抱·真香·陆大队长
  1.非重生非穿越
  2.没有原型!无虐小甜文!
  3.更新时间晚上九到九点半,日更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子殊:陆瑾沉 ┃ 配角: ┃ 其它:亲妈!超甜!无虐!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何子殊一脚踩空,在医院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顶级流量男团APEX主唱的他,记忆却停在了18岁酒吧小驻唱歌手的时期。不仅一跤摔出了七年的窟窿,还发现自己跟队友关系似乎并不融洽,尤其是队长陆瑾沉。直到两人一起上了一档综艺,“陈述”一跃成为第一CP……
  本文以娱乐圈为背景,以“失忆”为引,切入剧情,作者用简单温柔的文字,刻画了主角之间关系的破冰、升温,最终互通心意的过程。从万众瞩目的舞台、镜头到日常温馨细节,从友情到爱情。笔触细腻,剧情流畅,是一篇值得一阅的娱乐圈小甜饼。
  (作品上过vip强推榜将获得此奖章)

第1章 醒来
  何子殊醒来的时候,耳边不知名的仪器规矩响着。
  滴、滴,不间断的一声又一声。
  酸胀感攀援而上,贴着冰凉的肌肤一路疼到骨子里。
  何子殊动了动僵透的指节,睁开眼睛。
  光柱刺目,搅着纷扬的尘粒,劈头盖了一脸。
  何子殊闷哼着紧皱了一下眉头。
  他从来不知道,阳光还能有这么重的时候。
  还不等他松口气,就听到一句“子殊!”
  那声音又喜又惊,何子殊这才彻底醒过神来。
  “阿…夏?”
  何子殊只觉得喉头发紧,还泛着干瘪灼烧的疼。
  明明是两个完全不生疏的字眼,却跟辗转了一圈才说出口似的。
  “不是说是皮肉伤吗?这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了?!”被称为“阿夏”的男子连忙起身倒了一杯水,半扶着何子殊直起身子来。
  塞了一个靠枕后,把蓝绿的塑料吸管递到何子殊嘴边,那人才继续开口:“我说你也是,多大人了,走个楼梯还能摔下来?”
  “你都不知道那些营销号写得多难听,什么深夜幽会、酗酒买醉,要不是被乐青压了下来,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过几天说不定会有粉丝见面会了,祖宗哎,你可别再出状况了……”
  那人自顾自说着,何子殊一边听,一边安安静静嘬着吸管。
  吨吨吨。
  几口温水润喉,水杯见底,难耐感也消了大半,何子殊这才得空抬起头来。
  他眨了眨眼睛,思绪仍旧有些混乱,以致于话只听了一半。
  左耳进右耳出,堪堪抓住最后几个尾巴:“粉丝见面会?”
  何子殊一皱眉:“你又从哪里骗了些女孩子来充人气了?”
  被他称作“阿夏”的男子手上动作诡异地一滞。
  水杯瞬间滑落,砸在厚实的白被上。
  “这次又想办在哪里?”
  “天桥?还是隔壁的小吃街?”何子殊把吸管咬得扁平,囫囵着又磨了两下。
  “天、桥……?”那人一把扯过吸管,尾音被拖得又扬又长。
  何子殊被滋了一脸水。
  “天桥?”何子殊抹了抹脸,顺手将被子上砸出的小圆坑抚平:“都长年躺在街道办阿姨黑名单里了,刘叨叨你就安分一点,别惹事。”
  何子殊没太在意刘夏的神色,手上的输液管随着他的动作打在金属杆上,伸手指了指,疑惑道:“我怎么了?”
  “子、子殊,你别、别吓我。”刘夏咽了口唾沫,声音都有些轻颤:“你在说什么啊!”
  何子殊:“你在说什么啊?”
  他四下扫了一圈,视线落在那印着“高级”、“私人”、“疗养”等字样、甚至还翻译成多国语言,俨然与国际接轨、承接业务范围庞大的医院宣传册。
  没忍住,打开看了一眼。
  差点去掉半条命。
  “刘叨叨,这、这住院费你替我付吗?”何子殊甚至不敢仔细看后面跟了几个零。
  刘夏怔愣了好久,才勉强调动面部肌肉,嗫喏着挤出一句:“你、你再说一遍!”
  还不等何子殊回答,一只冰凉的手已经贴上他额头,反复探温度,嘴里还振振有词。
  何子殊很费劲去听,才拼凑出几个并不算友好的词。
  分别是“艹”、“淦”、“他妈的”、“要死”。
  不付就不付!
  怎么还骂上人了?
  “子殊,你别吓我啊!”刘夏几乎要哭出声来似的,机械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何子殊见状慌了神。
  不付就不付,怎、怎么还哭上了?!
  这一躺躺掉起码半年的工资,他一个小破驻唱歌手还没哭,小资本家还先哭上了!
  “不是,刘叨叨你别哭啊,”何子殊也顾不得手上正输着液,连忙转身抽纸巾:“我就随口一说,主要是手上也没这么多钱。”
  “那、那你看,我先提前预支几个月工资,可以吗?”
  刘夏哭得更大声了。
  在何子殊懵逼的眼神中,那人已把床头的呼叫铃拍得震天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声嘶力竭的——
  “医生,救救孩子吧!!!”
  何子殊:“……”
  ————
  医生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何子殊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除了软组织挫伤和轻微脑震荡之外,什么也没查出来。
  何子殊也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被动又反复地接受一个事实。
  他还是他,何子殊还是何子殊。
  却不是18岁的酒吧驻唱歌手何子殊,而是乐青旗下顶级流量男团APEX的主唱何子殊。
  首席,顶级,男团主唱,Ace。
  七年。
  他只是在楼梯上踩空了一脚。
  却摔了一个七年的窟窿出来。
  何子殊的手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把骤燃沸腾之后,转瞬熄灭的火。
  那些情绪太多,太杂,啷啷挤满一切,反而没了脾气。
  何子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觉得有些闷。
  他起身想将窗开得大一些,可是还没等走到窗边,就被刘夏一声凄厉又尖锐的“你要干什么!”喝止。
  那架势,就好像何子殊当场就要破窗而出,自由飞翔。
  “我没想跳楼。”何子殊一脸无辜。
  “你还想跳楼?!”刘夏气的手都在抖。
  “祖宗哎,别往那边站,底下记者各路家伙端着呢!几根眼睫毛都能给你拍得清清楚楚!”
  “对面那个山头可能还有粉丝守着。”
  何子殊被烫着似的缩回手,颇有些无所适从:“我、我这么红的吗?”
  山头还能有粉丝?!
  “不是一般有名的那种吗?”
  刘夏摆弄手机的手指一僵,指着那七千万粉丝的微博账号对着何子殊说道:“你这个逼装的好,而且,还加了点细节在里面。”
  “看看,从此谦虚界又多了一个人。”
  “一般有名何子殊。”
  何子殊有点想入土为安了。
  他盯着那个微博账号半天,良久,他才挪着步坐回病床上,双手反撑着床沿,低头不说话。
  冒了个酣畅的光,被将将拉上的帘子压下。
  何子殊天生冷白皮,哪怕是病房半明半晦的光线下也未曾损耗半分。
  从刘夏那个角度看过去,精致的五官几乎挑不出一个死角,饶是亲近到不行的身边人,稍一愣神,都很难从这冲击性十足的模样里走出来。
  尤其眼角的红痣,撩人似的痒。
  刘夏心想,也怨不得那七千万的粉丝。
  就这脸,当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何子殊撕了针后贴,深紫的针孔周遭淤青一片,恍得人眼睛疼。
  他有一下没一下揉着淤青,不一会儿,又添了几道红。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何子殊叹了一口气。
  “累了?”刘夏问道。
  “嗯。”何子殊点点头。
  简直就是人间疾苦。
  年纪小一点的时候,他也时常会想,等他够年纪了、等他能养活自己了、等他吃穿不愁了。
  再猖狂、再肆无忌惮一点,等他名利双收了……然后呢?
  然后,摔了一跤,睡了一觉,醒来什么都有了。
  可他却害怕了。
  七年的窟窿,挨成空当的骨架。
  可偏偏,“别人”都说,那空当的骨架是开着花的。


上一篇:白苹

下一篇:别惹农民攻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