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室友手机里的我每天都在说骚话

作者:是俩哥 时间:2019-11-28 11:00 标签:校园  短篇  

1

[当事人:路渊,男,20岁,C大三年级外国语学院英语系1班学生,14号楼207宿舍]
这事儿说起来挺尴尬的其实,一开始是林聪聪告诉我的。他真不愧叫林聪聪,耳聪目明的。
那天他突然发消息问我:你跟沈其繁是在谈恋爱吗?
当时我在操场,刚跑完几圈,喝了口水坐旁边歇着,拿起手机就看见这条,寻思他准是发错了人,就回了个问号。
沈其繁正好在场上打球,我就瞅了他两眼。
他谈恋爱了?
我还回想了一下,最近经常看见他对着手机傻乐,满面春风的,就连这会儿打球都跟有对象在场边助力似的偶尔忍不住炫技,估计没准儿真是谈恋爱了。
我还回头往场边上扫了一圈,也没看出来哪个是嫌疑人。
但其实这也不关我什么事,我们俩虽然在一个宿舍里一块儿住了一年多,但因为不是一个专业,上课也没有交集,每天日程安排也不一样,他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我们俩不得拜街坊……咳,反正大概就这个意思,而且他又比较闷,话少,跟他说一段可能也就回你个嗯,所以我们俩的交流基本也就每天晚上固定两句“我关灯了啊”“嗯”,那叫一个相敬如宾。
啊?这词儿用得不合适啊?哦不好意思,我语文不是太好,翻译课都差点没及格。反正我就大概这么个意思,你意会一下。
所以林聪聪发过来这么一条,我以为他发错人了绝对是合情合理。
但是之后的事儿就让我觉得特别迷惑了,因为他不仅没说发错了,还用一副特别通情达理的语气跟我说,没事儿,哥们儿也不是那种思想封建的人,我们系就好几对儿呢,没啥,你不用跟我藏着掖着,你谈男朋友还是女朋友我都没意见,就是问问。
这下我就彻底懵了,我说,啊?
结果他居然还用那个语气劝我,而且还有点不耐烦了,说,哎哟,就处个对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让你请吃饭。
我说不是大哥你说什么呢?我真没有啊?我跟沈其繁都不怎么熟啊怎么就处上对象了?
他估计是终于感受到了我的费解,过一会儿才很怀疑地问我,真没有?
我说真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俩处对象了?
他说那我怎么老看他有事没事儿给你发消息,你跟他说话还特别肉麻,跟他叫什么宝贝儿什么的。
你能想象我当时有多纳闷吗?
我简直一头雾水。
我?我还说话特别肉麻?
莫名其妙,匪夷所思,我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这几个词儿没用错吧?
哦,那就行。
我说你确定是我?你看错人了吧?
但是林聪聪特别肯定,他说就是你啊。头像是你,备注也是你。
这就奇了,你看我头像,我头像是我们家狗子扎小辫的照片,按理说也不会跟别人重吧。而且路渊虽然不是什么很稀有的名字,但也不至于满大街都是啊。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2
[目击证人:林聪聪,男,21岁,C大三年级外国语学院俄语系3班学生,9号楼412宿舍]
我得先说一下,我是不小心看到的,不是故意看的,因为沈其繁好几次就站在我旁边发消息我才看见的,不是故意看的,再说一遍,不是故意看的。
这个当然很重要了,你一定要记得说一下,要不回头发到网上肯定会有人骂我,说我不重视别人隐私什么的。
……我不是主角所以这个不重要?为什么我不是主角?我可是第一发现人啊。

3
[当事人:路渊]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甚至都开始怀疑自我怀疑人生了,因为我跟沈其繁根本就没怎么聊过天。
我赶紧点开了跟沈其繁的对话框——还是特地把他从联系人列表里搜了出来——然后发现我的记忆没毛病,我们俩一年多以来的聊天记录的确一共也没几条啊。

4
[目击证人:林聪聪]
哎我还没说完呢。
反正我好几次看见沈其繁给路渊发消息,沈其繁说什么我没看见,就老看见路渊跟他喊宝贝儿。
什么宝贝今天吃的什么呀,宝贝下次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呀之类的。
噫。
哦对,还有什么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这种。
他们俩一宿舍的接什么接啊?

5
[当事人:路渊]
聊天记录总不会跟文件一样前面加个点就隐藏什么的吧?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了,真没问题啊,我们俩真没说过几句话,不信你自己看。

6
[以下内容来自路渊和沈其繁的聊天记录,全部内容共2页]
沈其繁:我到营业厅这边了,你看下咱们宿舍wifi办哪个套餐。
沈其繁:[图片]
路渊:中间那个吧我觉得。最贵的那个咱俩用太奢侈了,最下面那个网速太慢了。
沈其繁:好。我觉得也是中间那个比较合适。
——时间:一年前。
……
沈其繁:你是不是有个快递到了?我在X通这儿看见一个写着路渊的件。
路渊:啊对对对,他上午给我发信息了我给忘了。
沈其繁:那我给你一块儿拿回来吧。
路渊:谢谢谢谢谢谢[拥抱]
沈其繁:没事。
——时间:九个月前。
……
路渊:那什么,我刚发现我出门忘带钥匙了,给我留个门呗[捂脸]
沈其繁:嗯。
——时间:七个月前。
……
路渊:你在宿舍吗?
沈其繁:嗯。
路渊:待会儿要是有人来找我,你就告诉他打印的就在我桌子上,让他自己拿就行。
沈其繁:嗯。
——时间:两周前。

7
[当事人:路渊]
你看,我都说了吧?
真的,我还从来没见过谁是从朋友那儿听说才知道自己谈恋爱了这种事儿,所以我赶紧就把聊天记录截图发给了林聪聪自证清白。

8
[目击证人:林聪聪]
那我看见的是什么?

9
[当事人:路渊]
对啊,那他看见的是什么?难不成是我人格分裂的时候用的另一个账号吗?

10
[当事人:路渊]
我当然很迷茫了,谁碰上这种事儿不迷茫啊,我觉得我刚生下来面对这个未知的世界的时候可能都没现在这么迷茫。
所以我盯着沈其繁思考了好长时间。
要是我的脑子和人格都没有问题,林聪聪的眼睛也没有问题,那肯定就是沈其繁的手机有问题。
他的手机要么是有Bug,要么是有秘密。
可能是我盯得太专注,盯得时间太长了,到中场休息的时候,他直接就冲着我这边过来了。
他看起来有点别别扭扭的,好像有点犹豫地问我:来看球?
我也不怎么回事脑子一抽,我说不是,我在看你。
他就懵了。
我也懵了。


11
[当事人:路渊]
我反应过来赶紧解释,我说不是,我来跑步的,我就是……
但是一下也解释不清,我又不能把林聪聪抖搂出来,正好看他脑门上全是汗,我就把手里半瓶子水扔给他了,我说算了,你喝水吧,我就是坐这歇会儿正好看见你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没接住。
我们俩也就离着半米,他居然手忙脚乱地没接住,特别狼狈地跟在水瓶子后面追了两步才捡起来,然后挺尴尬地咳了一声,说了句谢谢。他也太笨了吧。

12
[目击证人:林聪聪]
我又看了看,路渊发给我的聊天记录怪怪的。
他跟沈其繁怎么回事啊,平常小沈挺活泼一人啊,怎么跟他说话这么闷,他俩关系不好吗?

13
[当事人:路渊]
但是我又突然想起来,沈其繁没准儿有洁癖,因为他平时都特别干净,除了宿舍的扫帚拖把跟垃圾桶以外,我们俩还没共用过别的什么东西,所以我又赶紧哎了一声说对了,你是有洁癖吧,那还是算了,就想把那瓶水拿回来。
结果我话都没说完,他就跟个闪电侠似的往后一退,说没有没有没有,然后一拧盖儿就把剩下半瓶全喝了。
其实我就是给他喝两口,也没让他全喝了……

14
[当事人:路渊]
之后我寻思打探一下怎么回事,就假装随口跟他说,你手机借我用用。
我以为他会跟平常一样嗯一声把手机给我,但他这回哎了一声,杵在原地没动,问我,怎么了?
我只能随口胡诌,我说我查查我快递到哪了,我手机没流量了。
他倒是信了,点点头哦了一声,就去旁边找他朋友拿包了。
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走回来了,从包里把手机掏出来,点了两下,说,那我给你开热点。
根本就没有要把手机借给我的意思。
跟我说,你连一下,密码是键盘第三排那一排字母,从左到右,小写。
说完就又把手机搁回去了。

15
[当事人:路渊]
我没办法,只能接着胡说八道啊,我说但是我手机快没电了,一会儿该关机了。
他也信了,然后点点头拿了个充电宝给我。
不是,为什么他来打球还带着充电宝啊?
我实在是没辙了,本来都打算放弃了,结果一看他那根充电线的插头,可算找着个不是瞎编的理由,我说你这个线跟我手机的不一样,我用不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真的,你都猜不着。
他看了眼我的手机插口,说哦,你这个插头的线我也有。
然后就又从包里拿出来给我了。
我真的,我目瞪口呆。
他怎么回事啊到底?
他那个包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吗?怎么什么都有啊?
为什么包里会装着自个儿根本用不上的充电线啊?
这也太面面俱到了吧?
他真的学的是俄语而不是秘书学吗?


16
[当事人:路渊]
那我还能怎么办啊?我除了接受并表示感谢还能怎么办?
之后他好像还要说点什么,我看他张了张嘴,还没说,正好他队友在后面喊他上场,他就回头跟那边打了个招呼,然后把包放我旁边了,说你随便用,我套餐不限量的。
……那我就只能再次礼貌地表示感谢呗。


上一篇:过云雨

下一篇:被总裁意外标记了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