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小精灵的缝纫机

作者:豹纹骆驼 时间:2019-02-14 07:09 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准规划界大佬郑永昶,下乡调研被狗咬,结果发现这杂毛狗竟然与自己同名!狗的主人竟是被自己抛弃了六年的前男友!
时隔多年,前男友看起来依旧美味可口。郑永昶春心又动,决定吃一次回头草,于是张开尾羽,疯狂开屏……
前男友表示:呵呵……
李杰早起出门遛狗,一不留神,狗扑倒了六年前甩了自己那个渣男!谁料渣男秒变情圣,发起骚来花招层出不穷。面对渣男的重新追求,李杰决定出门相亲……
cp:装逼自恋规划师明骚攻×沉默腹黑乡村小宅男闷骚受
这是一个渣男多年以后想要吃回头草却面临火葬场的故事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永昶,李杰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鸡冠子山

  郑永昶拉着行李箱走出办公室。
  “出差啊,郑哥!”二祖的刘烁探头出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去看现场。”
  “几点的飞机,这么早还来点个卯,也太敬业了!”
  “动车,十一点半,到S市的,还得转车,大山沟沟里!”郑永昶在茶水间停下,拿出保温壶准备接咖啡。
  “村镇规划?东北的小破项目,还用你亲自跑一趟?”
  “东北人民也要过日子不是。”郑永昶拧紧保温壶,对着刘烁晃了晃杯子,“走了!”
  五点多到了S市,本来想再坐动车去县城,乡政府那边打电话说安排了两个人来接,一个司机,还有一个叫王建军的年轻人。王建军自称小王,办事周到又健谈。先带郑永昶吃了晚饭,之后直接出发去鸡冠子山,安排他住了当地最好的招待所。
  鸡冠子村位于鸡冠子山,名字不好听,风景也一般,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共有十九部电视剧、二十二部电影曾在这里拍摄。作为国内著名的乡村影视基地,这里的每一家、每一户都是景点,随便一个小卖部都全国闻名。
  鸡冠子山影视基地主要拍摄改革开放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题材的影视剧,结合东北方言和二人转等当地特色表演方式,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电视上热播。相应的,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全村都以开农家乐为生。
  不过近几年,农村题材的影视作品开始不被看好,加上鸡冠子山本身景色一般,影视基地对游客失去了吸引力。旅游产业已经成为了该村落的主要经济来源,游客的流失使村民生活水平下降,因此村委会的干部开始考虑村子转型。
  作为曾经的旅游胜地,鸡冠子村很有钱,也愿意花钱在北京请大院做村镇规划。郑永昶是第一个来的,负责与村委会接洽,简单了解一下当地情况。村政府这边接待很热情,服务周到,显然对这次规划很重视。
  作为一个拥有职业素养的设计师,郑永昶严格遵循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的职业操守,因此他是和鸡一起起床的。后院鸡鸭鹅狗叫得飞起,郑永昶在欢快的配乐声中冲了个澡、吹了头发、喷了点古龙水,在镜子前转了十分钟,美美地出门了。
  今天他准备先自己在村里逛逛,中午要和村委会的领导吃饭聊一下村子的状况,下午再让小王带他在村子里好好看一下。
  鸡冠子村在建影视基地的时候是做过规划的,房屋错落很漂亮,路面也干净、铺了水泥路。郑永昶啃着面包漫步在主路上,看村里人起早忙活,有些房屋已经升起了做饭的炊烟。右手边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农家乐,郑永昶沿着院墙走,快到院子门口时,从里面冲出来一条杂毛大黄狗。大黄狗没栓,直奔面包袭来,郑永昶吓得一激灵,撒腿向回跑。大黄狗咆哮着、怒吼着,紧追不舍。郑永昶慌不择路,一脚踩进了路边的排水沟,重心不稳,向旁边栽倒,顷刻间左手扶墙、单膝跪地,没摔成狗吃屎。大狗不依不饶,猛扑面包,郑永昶急中生智,在狗扑上来前一刻,把还握在右手中的面包全部塞进了嘴里,“唔……你咬我啊!”
  大黄狗惊呆了片刻,随后满腔的怒火与不甘都化为重复的一个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太阳!回来!是不是找抽你!”一个清亮又年轻的声音喊道,听口音是本地村民。
  郑永昶看着陷进淤泥的左腿,心想这鞋和裤子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洗不干净就扔了吧。手扶墙一边站起来一边抱怨:“这种疯狗也放出来遛,咬到人怎么办!”
  “刺啦……”起身的时候没注意到,摔倒那地方有一根大钢钉伸进了他的裤兜里,随着他站起来,一个寸劲儿,裤子从左胯骨到膝盖全开了线,腿也被划破了。
  于是就在太阳撒欢地跑回主人身边的时候,整个村子上空都回荡起郑永昶的呐喊:“我操!!!!”
  “出血了!你过来我屋里,拿水洗洗吧,裤子我给你缝一下。”太阳的主人可能是过意不去,走过来关心伤患,但郑永昶觉得这语气里似乎带着嘲笑。
  郑永昶郁闷得想打人,至少要把这太阳狗的狗逼主人裤子扯了,转头欲骂,却愣住了:“……李杰?”
  狗主人李杰也很惊讶,盯着面前人的脸看了一会儿,随后视线下移到他狼狈的下半身,蹲下来开始大笑:“哈哈哈……郑永昶……哈哈哈哈……”
  李杰笑够了以后,收了表情,站起来向回走,挥手招呼郑永昶:“过来,给你缝裤子。”
  郑永昶扶着裤腿,已经不知道大腿还疼着了,木然跟在李杰后面走。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震惊、丢人还是尴尬……
  李杰家很近,砖砌的院墙,一间砖瓦房,前后有小院,种了些蔬菜和果树,门口挂着个白底黑字的招牌“李杰服装加工”。
  李杰把狗拴在门口,打开刷了绿漆的木门,把郑永昶让了进去。典型的东北农村布局,进门就是厨房,左右两口大锅,右边那口锅里还冒着烟。两个人进了东向的卧室,里面被隔成了两间,对外的一间放着一架缝纫机、一个工作台还有堆满材料的柜子和成捆的布料,有点拥挤。
  李杰用外面的水井打了盆水,拿出双拖鞋,让郑永昶脱掉裤子擦一下。
  两个人对瞪了片刻,李杰问:“是要我出去吗?”
  郑永昶:“……不用,……有酒精吗?”
  “……没有”李杰转身在柜子上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他,“要不你用这个洗,干净。”
  郑永昶接过来,脱掉裤子:“……钉子上有锈,我可能得打破伤风。”
  李杰转身进了里间:“嗯,等会带你去打,我付钱。”
  郑永昶:“不是……我是说卫生所怎么走?我自己打就行。”
  李杰拿了条短裤出来,递给他:“我带你去,你先穿这条裤子吧。”说罢拿了抹布,清理白球鞋上面的泥水。
  郑永昶手忙脚乱地穿上了裤子,抢过抹布:“我自己来!”
  郑永昶擦鞋,李杰走到外面,又一会儿拿进来两根玉米棒,递了一个给他:“刚烀熟的,吃吗?”郑永昶忘记自己已经狗口夺食吃过早餐,又啃了一个玉米。
  吃完玉米,李杰带郑永昶去打了破伤风针。村里消息传得快,王建军听说北京来的设计师被狗咬烂了腿,忙赶来伺候。直到中午回去和村领导开会,郑永昶都没再和李杰说上话。
  李杰蹲在水井旁边洗裤子。郑永昶的裤子,在手里拎着都能闻见香水味儿,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可能是换了。郑永昶从前就挺骚包的,总是用着一些看起来很高级的东西,李杰也不懂。李杰打了肥皂,用手轻轻搓着裤腿,没敢用搓衣板,像是怕把这高级货搓烂了。
  六年了,李杰没想到还会再见到郑永昶。当年连分手都是在电话里,摔进排水沟的狼狈倒是缓解了再次见面的尴尬。郑永昶变化不算大,干净、注重形象,看起来成熟了一些,但是与狗争执又暴露了内心的幼稚。与自己相处的时候有些客气和疏离,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时过境迁了。
  裤子被洗得很干净,李杰在布料里挑了块材质相近的裁成块准备修补。按照郑永昶的尿性,这裤子他应该不会要了,脱下来的时候也没说要回来拿。但李杰还是固执地想要把它补好,自己唯一会做还不算擅长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郑永昶这两天挺忙的,和村支书开会吃饭,跟着小王转了一圈影视基地,又一起进了山。鸡冠子山面积不算小,山也不算矮。依照县志里的传说建了几个景点,没什么观赏性。山脚下倒是有个水口园林,看起来还有几分样子,可以好好弄一下。
  村委会的人像打了鸡血,每天热情满满。想做生态农场、果园,又觉得没有噱头。这边提议要不我们引条小溪下来,两边种树整个枫叶谷。又有人说枫叶季节性太强,我看D市那个玻璃栈道挺好的,咱们修一个比他长的,亚洲最长怎么样!有人反驳你光有玻璃栈道没有景,走在上面看下面喂猪啊?郑永昶被村干部们的激情震得脑子直嗡嗡,说别急别急,我先了解一下现状咱们再讨论。
  郑永昶在鸡冠子山呆了三天,走之前村支书又在农家乐杀鸡宰羊请了他一顿。回到招待所已经很晚了,进门的时候前台叫住他,说有人存了东西给他,是扔在李杰家里的那条裤子。
  “上午来的,你不在,下午又来找了你一趟。”服务员说,“可能找你有事?”
  “他……”郑永昶接过来,裤子叠得整齐放在一个半新的购物袋里,“……算了,谢谢。”
  裤子开的口很大,用相近颜色的牛仔布打了补丁,为了掩盖修复的痕迹还特意磨过,看起来很自然。李杰的手艺很好,没有影响裤子的版型,看得出来还仔细熨过。郑永昶看了看扔在角落里没有洗过的运动短裤,表情复杂。
  在郑永昶印象里,李杰的品味很差,印花粘钻假商标金拉链,做出来的衣服都很一言难尽。从前感情最好的时候,李杰很有兴致地给他做了许多衣服,他都没好意思穿出过门。分开了六年,竟然给他补了一条不错的裤子。
  第二天上午九点的车回北京,早上六点半,郑永昶想着要不要去见李杰一面,司机已经到了,他犹豫了一下上了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希望有人看哦!
攻的名字:郑永昶(chang三声)

  ☆、第二章 亲妈

  回到首都,工作生活都按部就班。
  郑永昶双证在手,即使在人才济济的首都,也是宝贝一般的存在,经手项目可不止一两个。再次着手鸡冠子山的项目,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出乎意料的是,郑永昶决定自己跟进这个项目,只安排了一个同事和一名实习生配合。看过鸡冠子村发来的基础资料,郑永昶带着实习生再次下乡调研。
  实习生小刘是南方人,首都高校的学生,今年大五,在首都设计院实习。小男生长得白白净净的,却特别能说,一路上巴巴地说个不停。直到郑永昶戴上眼罩小憩,他才转而小声聊起微信。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还没到晚饭时间,小刘元气满满地准备撸胳膊开干,却被郑永昶拦住了。
  “坐了半天车,累了吧,先休息,明天再说。”郑永昶说。
  小刘:……原来出差这么轻松的吗。
  天色还早,郑永昶决定先“随便转转”。沿着乡间小路,转呀转就到了李杰家门口,刚好赶上一出大戏。

作者其他作品

小精灵的缝纫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