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分手了别把锅拿走啊

作者:宿千苓 时间:2019-01-15 11:42 标签:情有独钟  校园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处了一年的男友突然和他说分手,顺手把厨房里唯一一口炒锅给带走了。
  分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谢喧心里想着,一把揪起前男友的衣领,微笑。
  “吃了我的请给我吐出来。”
  据说作死会狗带,追妻火葬场。
  秦北:我才不信。
  然后?
  当然是跪着被打脸。
  我留给你的机会,就是——
  我永远爱你。
  ——一些事情——
  (1)关于大学恋爱的矫情故事,你不退我不让,互相伤害后还是在一起了。
  (2)矫情攻×总是很淡定然而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喧,秦北 ┃ 配角:宁天纵,盛凯歌,喻越泽,秦南,方之园 ┃ 其它:可爱萌萌哒的千


第1章 chapter 1(修)
  家教时间即将结束时,谢喧看到外面还在下雨。
  天气黑压压的,窗外那棵树随着狂风暴雨摇来摆去,仿佛马上就要被拦腰折断。
  谢喧给那个男生教物理。
  男生叫宁天纵,小伙子长得挺帅,挺鼻修眉。他现在正处于高二下半学期压力逐渐增大的时期,是个学渣,谢喧教了他一节课,发现他对物理一窍不通,连带着发现对数学也一窍不通。
  谢喧想不通,这种成绩为什么还要去理科班。
  但他也没问,去哪是别人的自由。
  宁母走进来,手里端了一盘水果放到桌子上:“小谢等会留下来吃饭吧,都这么晚了。”
  谢喧礼貌拒绝:“谢谢您,不过我该回去了。”
  宁母看着谢喧,眼里是掩不去的欣赏。
  长相又好,成绩更是无可挑剔,还在A大上学。他也没有因此骄傲,出来辛辛苦苦地做家教挣钱。这么好的孩子,还真是别人家的。
  “那就拿把伞吧。”宁母也不强留,拿出一把大黑伞递给谢喧,笑道,“外面雨很大。”
  谢喧犹豫一下,出来时没看天气预报,也没带伞。
  更何况就这么淋着回去,那家伙会生气吧。
  谢喧接过伞:“那就谢谢您了。”
  “别客气。”宁母看了眼一旁置身事外转笔的男生,语气微沉,“天纵。”
  男生转笔动作“啪!”地停下,敷衍地说了句:“谢喧,再见。”
  谢喧:“再见。”
  出门后,谢喧才发现这伞另有玄机——一撑开,里面满满都是少女心爆棚的粉色小花。
  既不像宁母喜欢的风格,也不该是宁天纵这种桀骜不羁的男孩喜欢的类型。
  犹豫,最后还是撑起来了。顶着满脑袋的小花花走在路上,心情甚是奇妙。
  没事,反正除了他之外也没人能看到。
  路上,谢喧买了个蛋糕,又称了点牛肉干。
  蛋糕是他的,牛肉干是秦北的。
  到家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像平常一样响起秦北喜欢的最炫民族风。
  “我回来了。”
  谢喧有点奇怪,放下东西去客厅看了眼,秦北在小台灯下专心致志地画着图。
  这是秦北最近的日常。他最近有一堆图纸任务,一画就是一天不挪地。
  谢喧不想吵他,静悄悄地去了厨房,打算做饭。一揭开锅盖发现里面饭菜正温热。
  再一看,是两人份外卖,一点动过的痕迹都没有。
  ……所以秦北自己点了外卖,在锅里温着?
  怎么都显得有点奇怪啊。
  谢喧一头雾水,但还是将饭盛出来,转身去叫秦北。
  哪知他刚回到客厅,就看到秦北突然站起来,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你知道我回来了啊。”谢喧开玩笑地说了句。
  “刚才在发呆而已。”秦北深吸一口气,微笑,“今天就不用做饭了。我点了你喜欢的那家外卖。”
  “看到了。”谢喧“嗯”了句,“怎么突然想起点外卖?”
  “突然想吃了嘛。”秦北说了句,挠挠头,“再不吃饭就凉了。”
  他的头发发梢是自然地深栗色,看起来就像漫画里男主的发色,看起来就很温暖。
  当然,秦北本身也是个阳光开朗又热爱运动的男生。
  “对了,还有……”秦北说,“今天辛苦了。”
  “还好,那孩子不调皮。”谢喧想起那孩子身在心不在的神游状态,笑了一下。
  简直就是高中时秦北的翻版。
  饭菜冒着热气和诱人的香味,不过,醋溜白菜,醋溜莲花白,醋拌黄瓜……
  就算他喜欢那家的外卖,也不代表他今天想吃这么多醋啊。
  谢喧就着白米饭吃菜,觉得人生都充满了酸味。
  “觉得这饭怎么样?”秦北给他夹了一大筷子醋溜菜。
  “唔……”谢喧觉得还是应该鼓励一下,于是说,“还不错,多吃醋有益于身体健康。”
  秦北:“……”
  谢喧觉得他神色不太对,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你怎么了?”
  “就是觉得这菜不太酸。”秦北扯着嘴角笑起来,拿起一旁的醋瓶往自己碗里倒了不少。
  谢喧看着……都觉得牙酸。
  谢喧直觉这话题不能再进行下去,换了个话题:“听说快选体育课了,你有想选的课吗?”
  学校实行三学期制,每学期要求拿到一学分,拿不到的话下学期继续。
  谢喧和秦北上学期选了羽毛球课,过了,所以这学期只需要再修够一学分就修满体育分了。
  秦北想了想,脑中根本连体育课是什么都不知道,胡乱说了个:“篮球吧。”
  谢喧说:“那我也选这个吧。”
  一碗饭吃完,谢喧放下筷子,打算先看会书,再洗碗。
  刚开学一周,谢喧没什么课,倒是秦北整天课没停过,两人的交集仅限于公共任选课,中午吃饭和晚上吃饭。
  因为两人都不习惯集体生活,学校也不太管外租房子的事,谢喧就和秦北一起租了个房子,离学校也近。
  “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秦北放下筷子。
  “你说。”谢喧说。
  “谢喧。”秦北站起来,将手插在兜里,似乎想让气氛更为庄重一些,但没人知道他的手在裤兜里微微颤抖着,他半晌都说不出那句话,最后咬牙道,“我们分手吧。”
  “……”谢喧说,“你心情不好的话,先去休息——”
  “没有。”秦北说,“我认真想过了,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比较好。”
  “我说,先去休息。”谢喧加重语气,“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先去……”
  “我已经想很久了。”秦北咬牙加速结束最后的剧本,“我现在就走。”
  “你——”谢喧还没说完,只见秦北旋风一样冲进厨房,背了个鼓鼓囊囊大包出来,然后在谢喧面前“砰——”一声关上了大门。
  谢喧:“……”
  这家伙是醋吃多脑袋傻了吗?
  由于秦北有不少智障儿童欢乐多的前科,谢喧以为他只是闹着玩而已,心想外面下着雨,闹别扭一会也该回来了。
  所以他坐在沙发上等秦北回来给他一个解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谢喧再次醒来时,房间空荡荡,昨天怎样现在还是怎样,碗没洗窗帘没拉。
  谢喧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才确定秦北不是因为害怕他生气躲在衣柜里不敢出来。
  这人是真的没回来,钥匙都给他放在门口了。
  这时候谢喧才感觉到事情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这时候,肚子叫了起来。
  昨天那菜太酸,谢喧没吃多少,饿了也正常。
  现在先给自己做点吃的。
  谢喧想着,进了厨房。
  然后他发现,厨房里唯一的炒锅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秦北:老婆那么聪明,应该很快就懂我的暗示吧?赶快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等亲亲等抱抱。
  然后?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就这样,新文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求收藏,求评论,作者君依旧爱你们~mua!( ▽` )


第2章 chapter 2(修)
  谢喧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随手把锅放在哪里忘记了。他翻箱倒柜找了好一阵,只得正视这个问题。
  锅真不见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在他睡着的时候,家里被偷了吗?
  这个念头刚从大脑中冒出来,就被谢喧立刻否决。
  谁家的贼偷锅啊。
  谢喧回到客厅,桌子上图纸堆积如山,笔记本电脑处于待机状态,电源键一明一灭。
  现在……必须先吃点东西。
  否则他根本没办法思考任何需要“逻辑”这玩意儿的东西。
  谢喧洗过漱,把昨天买的蛋糕吃了。他没吃饱,于是把买给秦北的牛肉干也吃了。
  既然有胆量胡闹,就别想吃好吃的了。
  然后他随手看了眼课表,三四节有课。
  而现在离开课还有……十分钟。
  从这里到教室,步行需要二十分钟。
  谢喧揉了揉太阳穴,花一分钟换衣服,然后冲出家门,然后松了口气。
  门口自行车还在。
  否则秦北就别想再回来了。
  风一般的男子踏着自行车冲出了小区,“唰——”地来到了教学楼前。
  A大学风浓厚,学生品学兼优,而且极其注重仪态,在所有学生步履匆匆时,谢喧这自行车就尤为吸引他人注意力。
  “他好帅呀。”一个女生无意中看到这幕,和朋友咬耳朵。
  朋友看了眼,露出了然的神情:“他不是食品学院的谢喧嘛。”
  女生愣了愣,眼中划过一抹失落:“这样啊。”
  谢喧其人,性别男,高冷帅哥一枚,学霸。
  爱好男。
  目前已经脱单,男朋友是水建院的秦北。
  这事已经人尽皆知了。
  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性别已经不再是阻挡爱情的因素,国家也已经颁布了《同性结婚法》,男男恋爱已经不再成为特例。
  更何况谈恋爱的还都是两院的院草。
  所以还能怎样,只能祝福他们幸福了。
  谢喧踏着点进了教室,这节课是专业课,教室比较小,满满当当都坐了人。
  一个男生朝谢喧招手。
  谢喧左右看了看,已经没有空位了,于是在男生身旁坐下,简单道:“谢谢。”
  “你和我客气什么。”喻越泽笑了笑,他身穿格子衬衣,微微勾起嘴角时彬彬有礼,笑容暖洋洋的,不由令人心生好感,“我给你占过多少次位子了都,一个周末不见就又来这套?”
  可惜这种“万人迷Buff”对谢喧不起任何作用,毕竟两人已经认识二十年了。
  “说起来,你好像是第一次来得这么匆忙吧。”喻越泽打开课本,上课铃恰到好处的掩盖了他的声音,“和秦北吵架了吗?”
  谢喧:“没有,”他补充一句,“你别瞎猜。”
  他们两家就在对门,万一喻越泽哪天说点什么,那就等于直接告诉了他母亲,你儿子和别人分手了。
  “好吧,我不猜。”喻越泽耸耸肩膀,打了个哈欠,“我睡会儿。”
  谢喧拿出书:“十分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