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货不对板

作者:五军 时间:2018-08-25 10:36 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项臻参加相亲会,原本要见的是位学识渊博成熟稳重的大学老师。
谁想到误打误撞,错认了一位教小学的。
更让人尴尬的是,这人还是儿子的班主任。

项臻(攻)X梁鸿(受) 1V1,HE。
ps:儿子是收养的。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臻,梁鸿 ┃ 配角:宋也江安安 ┃ 其它:

晋江编辑推荐:
项臻参加相亲会,原本要见的是位学识渊博成熟稳重的大学老师,谁想到误打误撞,错认了一位教小学的。而且更让人尴尬的是,这位老师还是儿子的班主任。 好在俩人虽然阴差阳错下遇见,误会重重,条件差距也很大,但并没有因此错过彼此。
双方确定恋爱关系后遇到问题也都会好好解决,十分温馨。这一点也和配角形成了鲜明对比,使人不禁思考影响恋爱的最大因素是什么。总体来说,本文是个好好谈恋爱的日常文,虽然没有剧烈冲突,但是人物刻画鲜活,基调平淡可爱,文笔流畅,对话幽默,值得大家一看。


第1章
  江安安的家长又没来接他。
  外面已经漆黑一团,梁鸿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眼看五点半了,心知不能让保安大叔陪着等太久,于是把备案本往包里一塞,给保温杯接满热水,拧上盖放在包的侧兜里,这才扭头对一旁的熊孩子说:“走吧。”
  江安安面上一喜,从板凳上蹦起来朝梁鸿鞠躬:“老师再见!”
  “再什么见,”梁鸿套上羽绒服,没好气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江安安忙不迭地摆手,“老师,我家很远的!在西江区。”
  “没关系,我今晚没事,”梁鸿笑了笑,把办公室的门窗关紧,检查了一遍电路后,扭头提留着他的衣领往外走,“正好要去家访,你家做个代表。”
  “……什么代表啊?”
  “放养代表。”
  江安安顿时泄气,一路心思飘忽,顾左右而言他。梁鸿也不急,跟保安室的大叔打了招呼,一路提着小崽子出了学校。
  学校门口是同安路,东西横向,东边直通江城的主干道,西边则是有名的同安医院。
  平时这条路人来人往,往医院去的大小车辆就能把道挤得水泄不通。家长接送孩子常常要把车子停在几百米之外,有不讲素质的,把车子往路边一横左右不管,那多半会导致同安路瘫痪,一溜儿小车堵到主干道上,使得整个城市的“血液”流通也粘稠起来。
  为此学校的家长一批一批的搞抗议,除去交通问题外,家长们更担心孩子抵抗力弱,离着医院这么近容易被传染病毒。而且救护车每天都呼啸而过,孩子们也容易受惊。
  医院方面也不乐意,小学里孩子活动多,一天打铃二十几次,课间操的喇叭音响一直传到几里地外,活动课还会放音乐,医院要求环境安静,跟这么吵吵闹闹的学校挨着,显然也不理想。
  两方同时向市里提交申请,希望对方迁走。可是同安小学是江城的百年学校,前身是省里有名的中正书院,历史悠久底蕴丰厚,连教师楼都是古建筑。而同安医院更是名声在外,每天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多不胜数。
  市民们的态度也两极分化,毕竟这事牵扯到学区,而大家又都不愿跟医院挨着。这事闹腾了几年,把领导班子都熬走了好几任,终于在前年定下了方向——同安小学将搬迁至人民南路,地处两区交界。消息一出,学校还没怎么样,人民南路房价倒是一路飙涨,眼看要赶超市中心了。
  梁鸿颇有先见之明,早早在人民南路贷款买了一套二居室,去年交房装修,如今敞放一年,就等着入住了。
  对此周围的老师都十分羡慕,按照计划学校今年搬迁,到时候梁鸿一下班对面就是自己家,比其他人不知道要方便多少。只是好事多磨,学校搬迁通知一经发出,惹来了无数抗议。
  家长们认为新校区刚刚落成,建筑环境污染会影响孩子健康。每天到学校反映意见的,到市教育局走访的,下班后组织散步抗议的,从入冬以来持续至今,还没有停歇的架势。
  梁鸿也觉得现在搬迁操之过急,毕竟新学校的桌椅板凳都是刚买的,现在气味正大,冬日供暖又不可能长期开放窗户通风,小孩儿闷在里面上课的确不妥。但是家长们这样散步,也让他们这些老师开始担心孩子们的安全。有家长接送的还好说,怕就怕江安安这种一直自己上下学的。
  尤其这小孩才转学过来没几天,梁鸿总怕他人生地不熟,让人给拐跑了。
  “你家住在什么小区?”梁鸿在路灯底下站定,拿着手机地图找定位,“是西江区是吗?”
  江安安个头偏小,一米出头,站那刚好跟梁鸿的腿一样长。他平时不常说话,可是一张嘴又让人觉得贫:“是西江区,老师,你不再考虑考虑吗?”
  “考虑什么?”
  “考虑下性价比啊,从这到我家要一个半小时,我爸都嫌麻烦,不来接我的。”
  “你爸?”梁鸿皱眉,低着头要笑不笑地看他,“我正要找你爸好好谈谈呢,留的家庭资料一团糟,电话也打不通。你做错的试卷还没给他看过吧,这怎么能行。”
  江安安定力不够,心虚地低下了头。
  “快说吧,哪个小区?”
  “同德花园。”
  “嗯,”梁鸿输入名字,点开导航,抓着江安安的肩膀往前走,“好好看路,听着志玲姐姐的指挥往前走。”
  -
  梁鸿路痴,而且有些严重,因此他把房子租在了学校的附近。平时出门则靠导航。这一路虽然是他送江安安回家,但实际上都是小孩领路,他在后面一脸茫然地跟着。尤其是进出地铁,基本就是江安安拉着他了。
  一路折腾颠簸,公交转地铁,又步行了挺长一段路,这才算把孩子送到了家。安安家开门的是个慈祥的老太太,梁鸿从门口往里瞧了一眼,发现这家人似乎刚刚吃完饭。
  他心里存疑,就听老太太惊讶地喊:“安安,你怎么来了?”
  江安安偷偷回头看了梁鸿一眼,挤进门去,跟老太太介绍:“这是我们梁老师。”
  老太太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梁鸿笑道:“您好,我是江安安的代班主任,因为这几天安安的爸爸一直没去学校接他,我们怕孩子在路上不安全,所以今天把他送了回来,顺便问问家里情况。”他说完停顿片刻,迟疑道,“这里,是安安家吗?”
  “啊是!是的是的!老师快请进!”老太太反应过来,朝里间喊了一声老头子,忙不迭地把梁鸿拉了进去。
  老人家热情招呼,又是要泡茶又是去洗水果,梁鸿劝阻不迭,扭头就见那孩子早背着包躲里屋去了。不多会儿从里屋走出一位叔叔,梁鸿看了一眼有些眼熟,等对方转过脸,露出额角上的一块圆疤时,他才确定。
  “项叔叔?”梁鸿赶紧站起来。
  叔叔回头也愣住了:“是……小梁?”
  梁鸿初中时跟爸妈在西江区住过一阵子,当时项崇山是他们那边的片儿区民警。梁鸿转学时被别的同学欺负,项崇山便送他上下学了两回,梁鸿的生活这才安生下来。
  没想到二十年后会反过来,改为他送老警察的孩子。
  梁鸿打心里高兴,忙在下首坐了,问项叔叔的近况,又得知项叔叔的老伴儿姓张,也退休了,以前是街道办主任。
  “安安是项……您的孙子?”梁鸿想不起项崇山的儿子叫什么了,只得换了个问法,“他爸爸也是住这边吗?”
  “对,安安是我孙子,他爸在同安医院工作,住的地方离你们学校挺近的,就那个平安小区。”项叔叔笑道,“原本这孩子一直跟着我和他奶奶,幼儿园也是在这边上的,后来要升小学了,他爸说不行把孩子接过去,毕竟这边的师资水平跟你们同安没法儿比。”
  梁鸿谦虚地笑了笑:“……西江教的也挺好得。”
  “还是有距离啊,不过听说你们学校要搬了,是吗?”项叔叔有些发愁,“为了给这孩子上户口,小彦专门买的那边学区房,三万一平,买了指头大点的地方,俩大人进去都掉不开个儿。你说学校要是搬走了,这房价不得落啊,还能卖出去吗……”
  “不卖就不卖,”张主任洗了盆草莓出来,搁到梁鸿跟前,劝道,“儿子在那上班也方便,你别老心疼那个学区。”她说完扭头,问梁鸿,“梁老师,安安在学校怎么样啊?我们还担心他不适应。”
  “安安适应力挺好的,功课也跟得上,”梁鸿笑了笑,安抚老人家说,“就是刚去跟同学老师还不太熟,过一段儿时间就好了。”
  “那就好,劳你费心了,”张主任笑着拍了拍梁鸿的手,左右端详,“怎么给安安办转学手续的时候没看见你呢?”
  “转学手续是班主任办的,”梁鸿解释,“班主任回老家处理点事情,我代班几周而已。”
  他惦记着包里的那两张试卷,又担心这孩子以后放学回家的问题,温声说:“就是安安爸爸不太好联系,号码打过没人接,微信也没有加进家长群。以后老师布置点亲子活动没法通知。”他顿了顿,又道,“而且因为学校拆迁的事情,最近抗议的家长很多,我们还是希望安安爸爸尽量能去接送下孩子,要不然才二年级的小孩,自己回家太不安全。”
  “梁老师说的是,”张主任神色不觉严肃起来,催促老伴儿,“你快给他打个电话,怎么回事啊他?”
  梁鸿不便久留,见时间不早,跟张主任核对了一下安安爸爸的电话号码,又加了两位老人的微信,笑着起身告辞。
  这一番折腾,等回到自己的蜗居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胖猫丸子蹲在家门口眼巴巴地等着他,梁鸿把小家伙抱起来,不出意外地发现扫地机器人又被逗猫棒给缠住了。他把逗猫棒收起来,放着机器人去干活,又拆了罐头倒猫碗里。
  早上出门的时候太过匆忙,木制收音机没关,此时猫眼里正来回闪着绿色光带。这音响是梁鸿参与众筹买来的,对于刚工作的人来说造价不菲,可他偏爱这种带点情调的东西。狠狠心买下,几个月后收到实物发现远超预期,更是欢喜,几乎每天都开着当蓝牙音箱来使用。
  梁鸿把手机蓝牙连上,开了歌单,边哼歌边拿睡衣去了浴室。
  热水放开,兜头冲下,身体顿时熨帖起来。
  一旁镜子上的人影渐渐模糊,只能依稀看出挺拔的轮廓,和因热气朦胧愈发诱人的肌肤。梁鸿身体放松,搓澡的手渐渐探下,指握住某处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并不比镜子里的他清楚多少,十几年过去,唯一清晰的也就是那种青春萌动的感觉。
  又或者那种感觉也是不确切的,被时间虚化和夸张,成了一种性冲动下的臆想。毕竟这些年过去,他甚至都忘了对方的姓名了。
  可是那人的孩子为什么姓江呢?是随妈妈姓吗?
  那他呢?转性了?捋直了?还是当骗婚佬了?
  梁鸿趣味渐失,半路疲软,轻轻叹了一口气。
  室外适时地响起了何起的新歌,小鲜肉声线甜腻,发音婉转。梁鸿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威猛高大了很多,他一边脑补自己霸道地对人这样那样,对方吓得大喊“牙买呆”,一边又欢快地撸了起来。


第2章
  梁鸿接下来的几天仍旧没看到那孩子他爸,江安安的接送改成了爷爷奶奶。梁鸿好奇孩子妈怎么也不管,但是没问。这年龄段的孩子心思敏感,需要小心呵护,他的了解欲也没那么强。


上一篇:灭罪同盟

下一篇:针锋对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