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围观红楼(完结)

作者:看星星的青青草 时间:2017-08-28 15:49 标签:重生  架空  欢脱  

文案:林家的妖孽祖先林子珞,重生到后代身上后扮猪吃老虎,围观红楼BY穿越女奶奶和数字弟弟们鸡飞狗跳的红楼生活,收获幸福!

1、重生vs穿越(大修)

                        

作者有话要说:从今天起为期三周修文~设定基本不变,将删除一些不必要的内容,不影响阅读,带来些许不便,请大家见谅

林子珞,字怀璎,苏州书香门第林氏第9代嫡子。自幼敏而好学,十二中举,十五夺魁,一时传为佳话。然性不羁,好出入烟花之地,世人多称其少年风流。

  ———《林氏族谱?子珞篇》

  林子珞昏昏沉沉的,他努力睁开眼睛却无力,但又似乎可以看清周围,那是无尽的黑暗,却安逸平静,并不让人恐惧。加之他向来洒脱从容,便冷静的思索现在的情况。模糊地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清晰。第一幕就是他的独子忍痛含泪的呼唤自己的悲泣,林子珞一嗔,对了,他已经死了。

  淡然的意识到自己上辈子的命已经走完,他没有一丝惋惜不甘,只静静等待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却左等右等都没见到,便无聊的回忆前世种种。

  他出生书香名门,又是两代单传,自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家有严父慈母,一生算是写意风流。少年时春风得意,信马游街;风流倜傥,娇儿贤妻。虽处于末代之时,却早早暗投明主,可保家族平安。

  虽然英年早逝,他却了无牵挂,该安排的都安排了,更何况他那独子,虽才弱冠,却是自己精心培养的,圆滑不足,但也能够撑起林家,自己也不负家族。

  倒是他一生被家族所累不能得一二知己,纵情山水,视为人生一大憾事。

  在黑暗里时间过得总是漫长的,林子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复多少遍检讨前世种种,下定无数次决定有机会的话下辈子要作富贵闲人。因他自幼便知道自己生性不羁,不喜繁文缛节,只因是家中独子,在父亲逝去后,为撑起偌大家业,方投身官场;虽在外人眼中少年风流,但那也是层保护色罢了。毕竟,他少年得意,却无宗族长辈护持,若非如此,如何能在党派更迭的朝堂独善其身。至于“好出入烟花之地”,他林子珞虽不是正人君子,却也不是薄幸郎君,虽无命中天女,却是惜花之人,有一二红颜知己。

  就在林子珞又一次陷入回忆,原本安逸的黑暗开始动荡起来。

  只听“夫人,再使把劲啊~头就快出来了。”的女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一位地府差官来拿人的林子珞一怔,然后模糊的感觉到一丝光线出现在前方,他不自觉的朝着光的方向挪动。

  “恭喜恭喜,是个小少爷!”刚才的女声再次响起,被人抱起来打屁股的林子珞本能的“哇哇~”叫嚷。

  随后,他听到一个男人哈哈的大笑着说“我有儿子了!”。

  这一大笑惊醒了林子珞,虽子不乱语鬼神,但是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所谓的投胎吧?

  遭遇非常事件的林子珞惊异非常,怎么没喝孟婆汤,还记得前世今生,莫不是自己惹了那位神仙?

  不知道自己一语中的的林子珞思绪纷乱,最后遵循着婴儿的本能在没人骚扰后沉沉的睡去。

  

  林子珞是饿醒的,他想要睁开眼,却发现这个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极其困难,他思索了一会儿,决定低调行事,好在当年为了让儿子享受“父爱”,作为与儿子亲密接触的好父亲,他还算了解婴儿的反应,于是,他撩开嗓子“哇哇”的哭闹。

  不多时,就听见有人挑起帘子的声音伴着疾步走来的响动。

  随后清零婉转的少女声响起,带着苏州女子的软糯:“丘大姐,哥儿这是怎么了?”

  “丫头,学着点。哥儿定是饿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林子珞闻到了香香的奶味,他毫不客气的抱着那个软软的部位大口吮吸,在吃饱后,饱暖思淫的打了嗝,心道:不知道是不是个美人?

  随即他开始思考正事,身上的衣服被子柔软丝滑,刚才那两个女子应该是丫鬟和奶娘,想来这辈子出身不错。女子的口音是正宗的苏州话,自己应该是在江南人。

  这样也好!林子珞对现在的处境还算满意,心道:如此一来,以后吃住也便宜。接着,他努力挥舞胳膊想要翻个身却无能为力,一扁嘴,又不乐意,都是不负责任的地府,让人转世却不提供孟婆汤,现在倒好,这婴儿的日子怎么过?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林子珞不满足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自己已经惹恼了老天爷。

  

  雅致的屋子里,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歇在榻上,她眼神热切的看着摇车里的林子珞,迫不及待的说道:“快把哥儿给我看看~”接着,林子珞被人抱住,轻轻的托起。

  一个老嬷嬷关切的对女子说道:“小姐,你身子还没好呢~”。

  那女子看似柔弱,语气却坚定:“奶娘,无碍的。我现在好多了。醒来后都没见过哥儿。” 

  闻言,老嬷嬷不再劝说,而是笑道:“那就好,可不能逞强。让老奴看看,哎呦,哥儿可真像你和老爷。”

  原来是林子珞此生母亲的女子微微一笑,随即蹙起眉头,担忧道:“我这次是难产,不知哥儿的身体如何?”。

  老嬷嬷安抚的笑道:“小姐放心,钱大夫说了,哥儿的身体好着呢。”

  ……

  不多时,一个丫鬟的通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太太,老太太说要看看哥儿。”

  闻言,女子立刻吩咐道:“快把哥儿抱过去,莫让老太太等久了。”

  

  接着,还在默默思量之前得到的消息的林子珞被人带着去见他现在的祖母。

  刚才那位女子应该是他的娘亲。

  身为古人的林子珞自然看重孝道并不因前世的记忆就不承认这辈子的亲人,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既然他们给了自己体肤,便是他的父母。

  忆起刚才女子关切真挚的话语,他心里一喜,娘亲很好。

  “老太太,哥儿笑了,这是和你有缘。”不知何时,林子珞已经到了林家老太太的面前,一边的老嬷嬷见他竟然“笑了”,立刻说着吉祥话。

  另一个老嬷嬷也不甘落后的讨好:“老太太,您看,哥儿长的多像老爷小时候。”

  “恩,像、像。”林子珞听见抱着自己的人说话,方明白这是自己的祖母,紧接着就听见他的祖母轻声的嘀咕:“我怎么知道林如海小时候长什么样?”

  林子珞立刻诧异不已,似乎有些古怪?

  他还未想明白,就发现祖母将所有人赶了出去,将他放在榻上,感受到对方投在自己身上刺人的目光意识到对方在仔细的观察自己,林子珞立刻“哇哇”的抗议。

  “我的小祖宗,你千万别哭。拜托拜托!”

  听到对方慌乱的声音,感受到对方慌手慌脚、安慰自己的动作,想要继续打探消息的林子珞很给面子的安静下来。

  “小祖宗,你终于不哭了。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原来你不是穿来的,看来是我造成的蝴蝶效应。看到你,我就有信心改变林家悲惨的命运了。果然,让林如海提前结婚,这是对的。这下林家不仅有后了,以后一定能摆脱贾家。我就不信,贾敏能来林家做小妾~”林子珞越听越迷惑,自己这祖母莫非也是转世重生?又似未卜先知?怪哉奇哉!此时还不知道所谓穿越是何物的林子珞下定决心继续低调行事,先打探一番情况再细作打算。

  “虽然对不起林妹妹,可是为了林家,为了不贪上贾家那一堆,为了帅帅的林大帅哥,我认了~” 对方并没有发现林子珞的异常,只自顾自的说道,“想我王小小,也是花季少女,还没勾搭帅哥,就穿越了。穿就穿吧,你说,别人不是穿林妹妹、薛姐姐这样的十二金钗大美人,也是紫鹃、袭人这样的俏佳人;就是穿成宝玉、北静王我也认了,大不了去搞耽美!可是,为什么我要穿成林如海他妈?!佛祖啊,玉皇大帝,上帝啊,春哥啊!我做错了什么~我的帅哥,我的美男~”

  听见自家祖母神经兮兮的哭诉,林子珞很不给面子的“咯咯”的笑了。看来投胎前还是个孩子吧。只不过,上帝、春哥是哪路神明?

  “小帅哥~别这么不给面子!来,给姐笑一个~”自称王小小的林家老太太戳了戳林子珞粉嫩粉嫩的包子脸,开始巴拉巴拉的安排林子珞的未来:“我们林家全靠你了。以后你要光耀门楣,至少要比贾家,恩,四王八公高那么一丁点,这样才能护住林家。再娶个温柔贤惠身份高贵的可爱loli,姐姐不介意玩养成。要是不喜欢loli,勾搭几个美男让姐样样眼也行~我的二二、四四、八八……”

  伴随女子梦幻般的设想,原本满意于自己这辈子还姓林的林子珞郁闷了。为什么我这辈子还是劳碌命。哼,就算装疯卖傻腿抽筋,额,是扮猪吃老虎,我也要做富贵闲人!亲爱的祖母,既然你看起来似乎很喜欢那什么“养成”?我会让娘亲和父亲多生几个,给你慢慢培养的。一切就交给你和未来的弟弟们。

  “恩,真脏,这种啧啧的声音不会是口水吧。”打着哈欠的懒狐狸翻了个身根本不鸟流着口水犯花痴的女人。

  而白日做梦陶醉不已的女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梦想已经被睡去的小婴儿无情的否决了。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秘密什么的就要埋在心里,任何一个婴儿都是不能小瞧的。

 

                          

  

 

 

 

☆、洗三(大修)

 

2、洗三(大修)  ...                

                    

                                                

  林子珞眯起眼静静思索这两日收集到的信息,越发感慨世事无常。

  谁能料到,他竟然转世为子孙的后代,这辈子的父亲正是姑苏林氏的第十五代嫡孙,他林子珞的曾曾曾曾孙子。

  自己的儿子竟是本朝开国列侯之一。起初只封了三世,因当今盛隆,又袭了一代,就是自己现在的祖父,至如今,父亲林如海(字如海)虽出身钟鼎之家、书香之族,却是白丁。且祖父早逝,林家支庶不盛,有限的几门亲族俱是堂族,内无兄弟长辈相持,外无宗族佑护,林氏一支竟是危已!好在父亲如海自幼聪明好学,极有可能中举出仕,且他非古板刻薄之人,处事圆润,手段不凡,可以说已是潜龙在渊、只待一飞冲天之势。加之林家几代经营,虽非大富大贵,也够后人安逸一生。

  他一想到林家的盛世,不觉微笑,到也不错,我林家子弟都是好的。随即想起丫鬟们碎嘴说起的事情,他又微微皱眉。

  父亲林如海励志先立业后成家,所以一直未从定亲。原本林家的老太太也是支持的,谁想前年老太太病重,差点没去了,病愈后却和换了个人似的,逼着老爷娶了现在的太太、林子珞现在的母亲李氏,母亲李氏祖籍也是姑苏,是姑苏李家的嫡支嫡女,其父是现任户部右侍郎的李安佑,和已故的林家太爷是至交好友,因此才让李家的掌上明珠下嫁一介白丁。而林如海和李氏两人的感情只是平平。

  子珞略微思索就明白其中缘由,这桩婚事很有点强迫的味道,加之李家的门第稍微有点高,林如海这个心高气傲的少年书生只怕心里有了疙瘩。为了自己未来的潇洒人生,小婴儿深深叹息,他首要的事情就是撮合父母,然后培养弟弟们。

  “邱大姐,外面好热闹!”突然,一个丫鬟羡慕的话语,引起林子珞的注意。

  接着,他的奶娘邱大姐回道:“丫头,今日是哥的洗三宴,自然热闹。”

  小丫鬟立刻笑了:“是了是了,老爷那么疼爱哥儿,自然要大办。”然后有些献宝的说道:“我听说,老爷每日白天去书院读书,晚上还挑灯夜读,查阅各种典籍,就是为了给哥儿准备大名,那些纸都满满的一箩筐了。”

  “可不是吗?”自己侍奉的小主子得宠,做奶娘的邱大姐自然有面子,她显摆的说道:“这洗三的请帖早就备好发了出去,今日一定高朋满座。”

  听了一会儿,林子珞对林如海重视嫡子的作为暗暗满意,之后发现没什么有用的消息便熄了心思,开始畅想他爹林如海的样子。说来也巧,每次林如海来看他,子珞都在会周公,一次面子也没给他爹,只呼呼大睡,所以,直至今日,林子珞和林如海仍未“见”过。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林子珞挺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就听到:“老太太要看看哥儿呢”,他立刻清醒,睁开圆滚滚的眼睛,一想到就要见他那个古怪的祖母,林子珞就苦恼不已。他那祖母也不知道是何方妖孽,谁家女儿,没事就在林子珞的耳边骚扰,还经常抱着他流着口水点评唯一可以常常见到的林大帅哥。如此种种,自认自己也是恃才傲物、风流不羁之人的林子珞见到如此豪放的女子,也只能放声长叹:“人心不古、有辱斯文~”,却无可奈何,只好继续和王小小玩“听故事”的游戏。

  

  好在洗三的宴会就要开始,在王小小那没受多少折磨的林子珞很快被人抱了出去。

  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林子珞作为主角有些姗姗来迟。只见他穿了一个红绸肚兜,脖子上带着个赤金盘螭璎珞圈,配上他粉嫩嫩的笑脸和故意撒娇卖萌的无齿之笑,一登场就获得了在场女性的芳心。

  他先被奶娘抱到女眷那里,来到母亲李氏面前,正想儿子的李氏一喜,将他搂到怀里,亲昵的吻吻他的脸颊。林子珞也不害羞,装作懵懂不知的样子转着乌黑亮的眼珠子,四处张望。

  和年画里的胖娃娃一样可爱的小包子,一下子虏获了一众贵妇的心,到场的女子挨着个的想要抱抱,尤其是还未有子嗣的年轻夫人,为了得个好兆头,还给了几个小玩意,刻着吉祥如意的金罗子、双衡比目佩、各式的精致荷包,一圈下来,林子珞也算小有所获。

  林子珞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美女的照顾,一边兴致勃勃的听取八卦,对林家现在的状况也算大致了解。

  林氏虽然子息不丰,亲戚却不少。这次他的洗三宴到场的夫人虽多,大都却非林家的姻亲,只因林家的真正的姻亲并没有定居姑苏。

  先说说林如海的娘,林家的老封君,王梅,也就是王小小的娘家,其父曾是江南布政使,有一子一女,就是王梅和哥哥王和,王梅嫁入林家,凭着丈夫得了诰封,成为现在的老封君。其哥哥王和也是三甲进士出身,曾官居礼部左侍郎,只是早逝,留下二子,长子又早夭,唯有幼子王智长成,现为翰林院学士,多年远离苏州,所以两家的联系虽不多,此次也派了得用的家人贺喜。

  再有一门亲戚自然是李氏的娘家,李氏的父亲李安佑有二子一女,长子李岚,比林如海大8岁,其妻为京城府伊陶志兴独女。幼子李峰,是秋娘二哥,长林如海5岁妻子是定北侯次女江梅。以李氏的门第本不会与林家结亲,但是李安佑与林如海之父林远是多年的知交好友,李安佑的发妻前年病重,提前婚嫁爱女后其妻就在不久后故去。

  其他宾客倒多为林如海在莲花书院读书的同窗好友,其中寒门子弟高俊和书院山长的独子林修文与如海关系最好,只是二人均未成亲,所以林子珞无法从女眷那里偷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知不觉间吉时已到,一位穿紫衣的丫鬟引着位看上去和蔼可亲的老妇进来,这就是今天主持的收生姥姥了。

  大户人家与小户不可同日而语,收生姥姥自然不会坐在正座,一把做工精巧的黄梨木座椅被安置在正座的右手边,这就是收生姥姥的座位了。不一会,三霄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被请了进来,其他器具也一一摆放好后,照例由老婆婆上香叩首,收生姥姥亦随之三拜,之后,收生姥姥把林子珞一抱,“洗三”的序幕就拉开了。

  之后先是按着尊幼添盆,收生姥姥也念着吉祥话,讨个彩头。这里就不一一细说。

  

  一番折腾下来,饶是林子珞二世为人,毕竟是孩童之躯,也有点受不住,打哈欠的林子珞也不理会其他只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正睡得香甜,却被人吵醒了。起床气极大的林子珞立刻火了,这位小爷挥舞着胳膊狠狠拍打不长眼色爱招惹他的人,却换来“呵呵”的笑声。

  这让自从重生后有些被婴儿习性同化的林子珞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力很低,安静了一秒钟后,向来厚脸皮的林家妖孽直接使出杀手锏:“哇哇!”大哭起来,干嚎的惨烈叫声让对方败下阵来,灰溜溜的求饶:“儿子,不哭,让爹爹看看,那里不舒服?”

  一听这声音,林子珞方渐渐安静下来,他努努嘴,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向抱着自己的人,不觉挑眉:对方脸庞光洁白皙,分明的棱角被温文尔雅的书生气弱化了几分,一身石青色的长衫,外罩一件淡黄色的绿纹对襟袄背子,乌黑的头发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衬得整个人气质高华,这是他爹林如海?

  见小婴儿不哭闹了,林如海偷偷的松了口气。他这几日忙于临近的乡试,白日去老师那里聆听教诲或专心攻读;晚间又要绞尽脑汁为长子起名字,有些□无术。好容易找到空隙来看宝贝儿子,这小祖宗都在呼呼大睡,想要叫醒他,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母亲或者自家夫人必定会将自己拉走。

  很是无奈的林如海今日趁着洗三的大好日子抽空来看儿子,见孩子粉雕玉琢不觉欣喜,戳戳儿子粉嫩嫩的包子脸,他在丫鬟婆子的指点下笨拙的抱起林子珞,就见小婴儿挥着小拳头热烈欢迎自己。他还未来的及高兴儿子的精神气和活泼好动,小祖宗竟然哭了,一时,才高八斗的林大才子懵了,好在儿子和他心有灵犀,竟然不哭,只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林如海顿时大喜,这是他们父子第一次独处,虽然觉得小婴儿的表情有些古怪,但初为人父的林如海依旧心潮澎湃。

  胡思乱想的林子珞对林如海的好相貌很是满意,不愧是他的后代子孙,果然是钟灵毓秀之辈,便翘起嘴角,伸手去抓林如海的头发,正好拍在低头的林如海的白玉发冠上。

  林如海见此,笑道:“可是喜欢这个?”突然,灵机一动的林如海沉吟道:“君子如玉,我看你小子和玉有缘,以后便叫君珞,林君珞吧。”

  闻言,子珞一怔,随即拍手笑着,似懵懂,似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改个bug~

 

 

 

☆、林宝玉(大修)

 

3、林宝玉(大修)  ...                

                    

                                                

  时光匆匆,转眼三载年华逝去,今年又是大笔之年,向来人杰地灵的苏州的百姓们也不唠那家常,无论懂或不懂,都要聊上几句今年乡试。

  说那林家如海竟是头名解元,果然不负世代书香之名;有那寒门子弟高俊也是才气颇高;再有那好事者必要惋惜一番莲花书院老山长的独子林修文,只因一场风寒,错过了乡试,否则莲花三俊同上榜,必成一段佳话。

  不管外面如何风风雨雨,苏州林家却是双喜临门。

  一喜老爷得中解元,金榜题名指日可待;二喜夫人又有身孕,林家不再子嗣单薄。得了两个月赏钱的林家下仆们个个脚底生风笑容满面,而林君珞的日子也舒爽悠闲的很。

  “老太太,你快瞧我们君哥儿,可真是一刻也离不得你~”一个穿着鹅黄色衣服的丫鬟有些放肆的笑指着林君珞。

  来到这里四年基本适应了现在生活的王小小还是很喜欢这个活泼的丫鬟:“瞧瞧我们鹂儿,可是吃醋了~”一把抱起已经三岁有些胖乎乎的林君珞,王小小手上调戏着未来的小帅哥,嘴上调戏着跟前的小美人。

  这鹂儿本是林家的家生子,正是林家现在的老管家林安的孙女,年不过十一,长得团团圆圆、很得老人家的喜爱,李氏也觉得她长得讨喜,便选作林君珞的贴身丫鬟。这丫头的性子天站烂漫,自然也得了不习惯别人恭敬讨好的王小小的喜欢。

  被人调笑的林君珞不以为意,他装着三岁小孩可爱的样子故意撒娇卖萌:“哪里有醋,君珞怎么没闻到~”将伪装进行到底。

  “呵,我家君珞的鼻子真灵,是没有醋!”王小小也和平常老太太一样笑呵呵的说道,她心下感慨,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有君珞这样的粉包子珠玉在前,让她枯燥的古代大家老人生活多了几分趣味,要是再多几个包子给她玩就好了。

  “可不是呢,君哥自小聪颖,将来是有大福气的!”一个穿着比较得体的老嬷嬷立刻称赞,顺便指着被君珞挂在身上的紫金线编织的络子里的玉,有些讨好的说道,“瞧瞧这块玉,君哥将来必定有大造化!”

  这话本是顺势而赞,若是别人听了必定高兴,可穿越而来的王小小却不这样认为,她看着君珞身上挂着的那块玉,心下郁闷不已,难道因为我把林妹妹扇没了,林家要出个林宝玉?

  话说林君珞带着的这块玉也是有来历的,倒不是什么女娲补天的石头,而是林大少爷抓周时的战利品。

  前年七夕,正是林君珞的周岁,林家只找了几家至交热闹了一番。担心林君珞也学那贾宝玉抓个胭脂丢了一家子脸面的王小小将越来越有色狼倾向的、每天在各个姐姐的怀里不亦乐乎的林君珞抓了过来,美其名曰促进祖孙感情,暗地里对林君珞进行突击培训。

  其结果是,林大少爷有段时间对胭脂水粉之类的特别敏感,一闻到就打喷嚏。这让自认为怜香惜玉的林君珞记恨在心,于是,在津津有味的听了王小小暗暗灌输的《红楼梦》后,眼珠转的滴流圆的林君珞计上心头。

  林君珞的抓阄创造了他人生中第一个传奇,面对一堆胭脂水粉金银首饰,这小祖宗是捡一个扔一个,最后拿了块上好和田玉才停下。他的威风耍得是痛痛快快,底下人看得是战战兢兢,尤其是王小小,她后悔的要命,不会是训练过头起到反效果了吧。

  及至林君珞抓了块和田玉不松手,其他人是高高兴兴的赞扬这小祖宗君子如玉,人如其名,定是个温文尔雅的风流人物。想到贾宝玉的王小小有些傻眼,这算什么,没有玉就抓块玉,这是林家版的宝玉吗?

  从此,每当别人夸赞林君珞人如其名,是个君子如玉般的人物时,王小小必定内流满面。

  而听到别人的夸奖,虽然明知有些言过其实的林君珞则是相当满意,尤其是感受到抱着自己的王小小僵硬的身体,无齿一笑绝杀千里。

  “君珞还小,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没精打采的王小小语气淡淡的岔开话题,“倒是你这个老东西,今日怎么有空来看这个老家伙?”

  这说话的老嬷嬷原是王梅的陪嫁丫鬟,自幼便跟在王梅身边服侍,王小小还魂而来,怕被人看出破绽,在融合了王梅的记忆后,就想将她打发出去。这老嬷嬷嫁给了外管事林业,林业也是林家几辈子的家生奴才,现在的儿子在林家太爷在世的时候发换了卖身契成了自由人,恰巧在外面当了个不大不小的芝麻官。王小小想起红楼中赖尚荣的事情,就乘机将他们一家子放了出去,这事处理的倒也天衣无缝。林业家的感激老太太的一片苦心,一直感恩戴德。

  林业家的性子爽直,自是不会拐弯抹角,直接笑呵呵的说:“老太太哪里老了?奴婢那不成器的儿子从任上寄回一些土产,想着虽说老太太、太太、老爷什么山珍野味没吃过,到底是一点心意。所以奴婢就赶紧送来让老太太尝尝鲜。”

  这林业家的倒是感恩之人,也有几分见识,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并不因林家一时的落魄就猖狂起来,一口一个奴婢,却不卑微,倒带着一股子亲切劲。

  王小小是个知足常乐的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的恐惧、慌张、沮丧,慢慢的也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一开始还提防着林家的一些老人,怕被看出破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看出来林家的奴仆倒是忠贞的多、耍滑的少,一面感叹林家的门风果然不负书香之名,一面也对这些古之忠仆很有好感。尤其是林业家的,与那红楼中的赖家一比,更是云泥之别。一个好汉三个帮,想通这个道理的王小小对王梅以前的心腹也不排斥疏离,而是信任有加,虽说没有将她重生红楼的秘密说出来,偶尔的日常小事却常常询问他们。毕竟三个臭皮匠顶的上一个诸葛亮,王小小虽然有王梅的记忆,但是古今有别,对古人的思想有时很不理解的现代女,总会有些疏漏。果然,有了这些奴仆们的帮忙,王小小更快的融入了这个世界。

  听着林业家的话,就算知道里面有几分私心,王小小也很开心:“何必呢,这是你家的小子孝敬你们俩口子的。”

  “我家那小子一直感谢老太爷的栽培,特意嘱咐我,要多来看看老太太和老爷。”林业家笑眯眯的说道:“再者,老爷得了解元,我啊,一来贺喜,二来沾沾福气,提前看看未来的状元公。”

  “你这张嘴啊~”听了这话王小小更是乐开了花,自从为林如海娶妻生子,她就一直担心自己这只蝴蝶会不会把林如海这个探花给扇没了,现在看来,考试果然还是要看真本事:“这会试高手如云,如海还差的远呢。我也不求他得个状元,能得个进士我愿足矣~”

  “老太太这话说得,老爷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那股机灵劲,必定高中!”


作者其他作品

围观红楼(完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