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7truth系列

作者:月下桑 时间:2020-03-25 09:41 标签:灵异神怪  
 7truth系列一《尸忆》作者:月下桑

    文案
    门板上,他又看到了第三只手!然後第四只手!
    三只手掌一齐用力要将门打开,
    他发现自己渐渐控制不了手中门板的方向,
    门板正在被拉开--
    你的门要开了……
   
    人物介绍

    苏舒:故事主角,职业邮差,冷静,不爱言语,不喜欢多管闲事,这本故事中因为不小心管了一次闲事而陷入了诡异的事件中。
    宋鹏程:事件中的一员,性格谨慎严肃,头脑清晰,在慌乱中为别人做了不少事,是个标准警察性格的男人。
    于思秦:八卦记者,喜欢拍照,总是笑咪咪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的男人。
    唐秉文:穿着花衬衫的、性格很像流氓的男人,可是却被发现他原来是一名公务员?
    程旺:最早发现事情开始不对头的男人,战战兢兢,故事开始没多久就被人当作嫌犯关押了起来。
    孕妇:苏舒一开始从公路上救下的女人,故事中最沉默的人--因为一直在昏迷……
    韦佳音:本来正在赶赴约会中,却被苏舒拦车而改去医院,然后碰到道路塌陷,再接着是倒霉的车祸……后来还意外的瞎了双眼。


    第一章 一开始只是送信而已
   
    苏舒没有眨眼,路上也没有人尖叫,那辆车子呼啸而过,然后第二辆车子……
    原本轧过老人的马路上,没有鲜血,没有老人的尸体。
    距离红绿灯变成红色还有几秒钟的时候,苏舒停车,身后随即传来急促的剎车声,然后就是不满的喇叭声,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没有趁没变灯的时候闯过去。
    透过照后镜看到了身后车主不满的脸,苏舒笑了笑,稍微松了松安全帽的带子。这里的红灯相当长,也难怪后面过不去的人着急;不过,反正没过去,现在他刚好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八月的天气即使到了傍晚还是很热,苏舒身上衬衫的扣子却是规规矩矩的从底扣到最上一颗,一丝不苟,彷佛炎热的天气与他无关。
    他的视线落在前面的电线杆上,上面绑着一束漂亮新鲜的百合花,刚刚一个男人过去把它放上的,放上新的花束,男人没有忘记拿走之前的花束,有条不紊的做完那些之后,男人愣了愣才离去。
    大概是发生过车祸的地方吧。有亲人在公路上死亡的家属经常会这样做,他们在死者出事的地方供奉鲜花。有点浪漫,有点伤感。
    「那个男人每天都会过来送花哩!」
    旁边的声音响了几次,苏舒才发觉那人在和自己说话。
    转过头去,苏舒发现隔着车门和自己说话的人原来是卖报纸的小贩,那人穿着破旧的大衣,手里托了一个箱子,那箱子有像书包一样的两根背带,不过是背在胸前的,方便随时开合。
    这样打扮的小贩苏舒每天都能碰到好几个,他们每天徘徊在公路上马路旁,不顾危险趁红灯的时候向司机推销一些东西,算是变相的乞讨者。
    他们的「生意」做的很自由,那只大箱子装着他们所有的商品。所谓的商品,包罗万象:冬天可以是烤地瓜,夏天可以是棒冰,顾客是男人的时候是黄色书籍,碰到主妇就成了便宜的瘦身腰带。
    「先生,买份报纸吧。」
    「谢谢,不用了,我身上没带钱。」看到小贩随即失望的脸,苏舒只是笑笑,忽然想到了什么,推推眼镜,随即从自己兜里拿出一盒香烟,然后拿出打火机,「老哥儿,要不要抽根烟?」
    那人盯着自己放在前车筐的烟看,看起来很想吸一根的样子。
    「呀!先生您真是好人!我就不客气了啊!」果然没猜错,那人欣喜的瞅了苏舒一眼,随即探出粗短的手,将苏舒递过的烟和打火机一并拿去,点燃烟,喜孜孜的吸了一口,然后复活似的感慨了。
    「哎呀!『黑美人』哩!现在的年轻人可很少有人抽这个了。」看看手里烟盒上粗陋的美人头像,五十多岁的小贩感慨,「现在的孩子们都崇洋媚外,美国烟啊,韩国烟啊……他们不懂什么真正好……」
    「黑美人」是很久以前的牌子,便宜,有劲,早些年人们手里没钱的时候,男人们都抽这个,曾经风光一时,不过现在市面上已经不常见,会买的也都是些中年人。
    苏舒笑笑,「我不年轻了。」
    「瞎说!您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阿伯眼里还是少年仔哩!」烟果然是拉近男人友情的方法,只是一根烟,小贩就拍着苏舒的肩膀自称阿伯起来。
    看看自己的脚尖,苏舒还是笑笑,「阿伯,时候不早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去?」
    原本还在兴高采烈的小贩忽然静了下来,只是闷声吸烟,直到手里的烟只剩个烟屁股,这才不好意思的看看苏舒,「少年仔,阿伯再抽一根成不?」
    「当然成。」苏舒还是淡淡的笑容,摘下眼镜拿出一张纸擦呀擦,没了镜片遮挡的眼睛细细长长--他有一双很好看的丹凤眼。
    「唉,回家,老头子早就没家喽。」吸下第二根烟第一口的时候,老人忽然回答了苏舒的问题。
    原本闷热的天气,因为老人这句话里透出的苍凉彷佛忽然降温了一般,苏舒提提衣领,看到老人手里又快下去的第二根烟,「阿伯,这盒烟您都拿走吧。」
    「哎?这怎么好意思?」老人嘴里说着,手却攥牢了烟盒。
    「我其实不吸烟的。」
    「哎?那就、那就谢谢您喽!」
    老人很高兴的、将烟盒宝贝似的塞到怀里,看看天色,「我该走啦,那个……白要你东西怎么好意思,哎呀!我这穷老头子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一堆报纸,你拿一份吧,随便看看,看完还能卖废纸。」
    热情的老人不顾苏舒阻拦,从自己的箱子里摸了一份报纸塞到苏舒的车筐里。
    「对了,少年仔你要去哪里呀?千万别去淮阳路啊,下午那里发生车祸哩!千万别去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老人临走前匆忙嘱咐了一句,然后便匆忙离开。
    虽然上了年纪,不过老人走路很快,很快就走到了十字路口,他最后冲苏舒笑了笑,苏舒也对他笑了笑,老人随即就带着那抹笑容开始过马路,他走的很急,没有左右看一下就直接过马路,一辆车子呼啸而过,直直冲着老人的位置驶过--
    苏舒没有眨眼,路上也没有人尖叫,那辆车子呼啸而过,然后第二辆车子……
    原本轧过老人的马路上,没有鲜血,没有老人的尸体。
    就像一个幻影,彷佛刚才过马路的老人不存在一般,能证明老人存在过的……只有自己怀里这份报纸,外加地上老人掉落的两根烟头了吧?
    现在是农历的七月,传说中农历的七月是鬼月--
    鬼魂从阴间回阳世探亲的时间,地府的门只有这个月分才会打开,那些困在阴间的死魂通过那扇门重新回到阳世,有恩的报恩,有怨的报怨,缺衣少食的从阳间的亲人那里获取衣食,所以这个月分活着的人们有烧纸钱的习惯。
    从七月一日鬼门正式打开到七月三十日鬼门完全关闭,整整三十天,是阳世阴气最重的三十天,这三十天里一定要注意。何况……
    今天是公元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农历七月十四日。
    鬼门即将大开的日子。
    苏舒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地上的烟头。
    刚才的老人怕是不小心从鬼门缝隙透出来的无主死魂吧?接受了自己香烟的供奉,满意了,算是……回去了?
    回去好,已经不属于这个人世的东西,原本就没必要留下来。
    身后的喇叭声随即又响了起来,苏舒抬头,这才发现前方的红绿灯不知不觉已经变绿,苏舒将车子挪开一点,身后的车子随即飞一般的开离,车身经过自己的瞬间,苏舒听到车里的人骂了句脏话。
    后面的车子紧接着从自己身边驶过,很快的,苏舒掉在了车队的最末端。
    「安全第一啊……」看着炫耀速度一般急速从自己身边驶过的车子,苏舒只是小心的稳住车子,防止自己被对方撞到。
    匆忙已经成了现代人特质的一种,有了快餐,有了快递,甚至还有了快餐爱情……彷佛嫌速度还不够快似的,全部都在加速。
    街上的大家都匆匆忙忙的,目不斜视,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因此错过了很多东西,很多本来可以看到的东西看不到,又或者,看到了装作看不到。
    比如今天那位小贩。苏舒知道很多人其实看到他了的。
    看了看前方的分岔路,苏舒忽然想起了老人最后的叮咛:「千万别去淮阳路呀!」
    难怪老人临行前会那样嘱咐他,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其中一条的路牌上赫然写着「淮阳」两个大字。
    苏舒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那是一张简单的表格,他自己做的。表格上面按照区域,将相近的信件地址按照远近分类,送完一封就在表格末端的空格打一个勾,这是他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让他能够更有效率的将信件送达。
    现在末端没有打勾的地址只剩下了一个:淮阳路八段三号0101号房。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