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神君误我

作者:初可 时间:2020-02-13 10:32 标签:生子  甜文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人家有了孩子,都是直接抛下爹,自己带着孩子跑。
  到了我这儿,蛋还没生呢,爹倒是先跑了。
  :)
  不是快穿,只是神君历劫有很多身份,每个身份的故事之间都有联系,感情层次递进。
  
  详细版:
  祝汸不明白,为何会存在远古上神这种东西。
  一帮老家伙,住在九天上,不去颐养天年,反而拿着各式天道天规管天管地,就连他堂堂天帝喷点火、喝点酒也敢管。
  祝汸厌烦极了这些上神,其中最厌烦的,无疑是上神之首,同样也是天道之首的开曜神君。
  然而有一天,百花宫摆宴,开了坛万年百花醉。
  祝汸偷偷躲起来喝酒,喝多了,再醒来,他竟与开曜神君这个面无表情的老家伙躺在一张花床上!
  还未来得及报仇,开曜神君先以违反天规为由,自请下凡历劫,得知这个喜讯,祝汸恨不得漫天喷火以示庆祝。他喷了,甚至故意烧了开曜神君的半座宫殿。
  为此他整整高兴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他生下一颗蛋,蛋里孵出个小白龙。
  祝汸不幸英年得龙。
  小白龙可爱非常,身子却很差。
  其他神君告诉他:小龙娇贵,父亲母亲的陪伴缺一不可,若想长大成龙,必须父母同在。
  祝汸高兴不起来了。
  孩子何其无辜QAQ。
  祝汸只好抱着自己生的小龙,不情不愿地去人间,找那历劫的“娘亲”去了。
  史上年龄最小天帝受X不知年龄开天辟地远古上神攻
  年上无数岁。
  神君误我,我亦误神君,终身付。
  《镜泱缘记》的系列文,独立成文。
  微博@初可呀。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汸,开曜

第1章 元无宫
  元无宫坐落于第九重天,是开曜神君的宫殿。
  开曜神君是开天辟地后的第一位神,代表的是天地,掌的是天道。
  天道约束的是神仙,哪怕是天帝犯错,也得接受天道惩罚。开曜神君也的确曾代表天道处罚过几位天帝,被他处罚过的神仙更不必多提。
  许多刚觉醒,抑或刚飞升的小神仙,听闻开曜神君的事迹后,总觉心有戚戚焉,生怕自己做错了事也要被揪住了罚。久了才知道,他们犯的那点子错,哪里轮得到开曜神君亲自来罚他们。他们也才知道,那位住在九重天上的开曜神君更是想见一面都难。
  哪怕降下天罚,他也从不现于人前。
  据资历深点儿的神仙们说,上回开曜神君现身,还是现任天帝祝汸继位时。
  这越是见不到,越是好奇,小神仙们自要百般打听开曜神君是个什么性子,又是个什么模样。被打听的神仙们其实与开曜神君也甚少打交道,左不过远远近近地看过几眼罢了,自也说不出更多的所以然来,说来说去,无非也就是开曜神君的相貌如何之好,开曜神君又是多么不爱说话这些流于表面的东西。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开曜神君是个冷面的俏神君啊!
  神君又住在最高的九重天,没有神君的召唤,哪怕是其余八位神君,也不能去到他的元无宫。开曜神君不爱见人,很少有人去过元无宫,谁也说不出那元无宫到底是什么模样。
  这样一来,哪怕他们已是神仙,开曜神君更是成了神中之神。
  不少神仙,尤其女神仙,最大的心愿便是能见开曜神君一面,也能去神君的元无宫瞧上一瞧。
  在诸位的想象中,开曜神君性子那样冷,住得又高,据闻常年一身不染凡尘的白衣。那他的元无宫自然也该由雪与冰,抑或云雾造成,除了白色便无他物,顶多再有些玉石、宝石之类的。其余的决计不能再有了,否则不就是玷污他们高高在上的神君了?
  实际上,九重天上的元无宫,与各位神仙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仅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
  元无宫从外看,不过人间普通宅子一般,白墙青瓦,只是屋檐修得极高,往近了看,檐上也没有多少脊兽趴着。元无宫的屋檐上雕刻着的是各式花草树木,纷繁华丽。与之相对应,宫内更是一片春色,树木繁茂,云雾围绕,依湖花朵开得星星点点,仿佛星河也被春日染了色,落进元无宫。
  若是实在要说有什么不寻常的,元无宫的白墙极高,谁也不能从外瞧见这满园的春色。
  正如开曜神君,住的太高、太深,谁也不能瞧见真正的他。
  元无宫里的人不多,除开曜神君,便是他的两位侍从和铃与齐光。既是开曜神君的侍从,耳濡目染,自不简单,放到天庭里论,少说也是个仙子、仙君级别。元无宫里的事不多,两位侍从也甚少被开曜指使着去做事。
  除开修炼与闭关外,即便早已习惯,九重天上的日子过得也着实有些慢。
  和铃仙子养了只仙鹤凑趣,这日,小仙鹤的仙灵养成,化成人。元无宫很少见地来了客人,和铃与齐光都在前头待客。小仙鹤成人后,变成十二三岁的少女,找不着路,糊里糊涂顺着落到地上的花瓣铺成的路,渐渐就走到西北角的一处墙根下。
  她仰头好奇地看墙边高大树木,看树上的花往下落,落到自己脸上,痒痒的很舒服。
  她正要笑,一墙之隔,忽听有人在说话。
  “就这儿。”
  不过三个字,声音却是极为悦耳,令人想听更多。小仙鹤虽已成了人,还有仙鹤时的习性,她的脖子一歪,立即好奇地将脸贴到墙上,听墙外的人说话。
  “就在这儿烧。”
  小仙鹤的脖子再朝另一个方向一歪,烧?烧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烧什么了。
  不过须臾,她贴着的那面墙便烧了起来!瞬时烧了个洞!她吓坏了,吓得立即往后一跳,头发却还是被烧着了。可怜见的,她刚变成美貌少女,一头乌发立刻烧了。她也是被和铃仙子精心养大的小仙鹤,仙鹤爱洁,她眼泪都吓得掉出来了,一边用力去拍打那不知为何拍不掉的火,一边要跑。
  “站住。”那道格外好听的声音却又说话了。
  小仙鹤是听到了,哪里还顾得上好听不好听,反倒吓得跑更快。可她刚跑出没几步,身后扑来一只大老虎,咬住她的衣服,硬生生地又将她拖回去。
  小仙鹤哭得更伤心,她常听和铃仙子说元无宫多么多么厉害,那怎会有人来他们宫里放火?还要抓她?正哭着,“你,新来的?”,那人再说话,语气很高高在上。
  小仙鹤也是有几分脾气的,抽抽搭搭地想要吼他几句,可她刚抬眼,透过眼泪,瞧见眼前的人,她傻眼了。
  依着老虎,站着位少年郎君,一身黑衣,身姿修长,满身贵气与冷冽,银发披散在肩,莹莹生光,甚至能倒影近前的火光,给他的银发又染上一层绯色,平添一分潋滟。少年下巴微抬,双臂好整以暇地抱胸,右手食指上还亮着一簇火。那簇小火苗,映衬得他的双眼更为明亮,小仙鹤仔细一看,竟是异瞳。
  一只金色,一只银色。
  可真好看啊,比湖底的金银石子还漂亮。
  常听和铃仙子说开曜神君好看,可她即便住在元无宫,也没见过神君哪。神君,能有这人好看吗?小仙鹤是真正的看傻了,她甚至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个少年的相貌。
  她傻愣愣地盯着少年看,忘记了害怕,少年下巴再抬了抬,毫不客气地说:“问你话呢。”
  “啊?”她连头发还在烧都顾不上了,非常真诚地表达疑惑。
  少年却是被她给傻得笑了,笑得小仙鹤更傻,少年收回笑容,往她逼近,盯着她,眼神刻意变得狠厉,冷笑着说:“老家伙了不起啊,有空带个漂亮小娘子上天藏娇,却没空会会我?不愧是我们九重天上的开曜神君哪!”
  “……”小仙鹤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盯着他漂亮的面庞,脖子再一歪。
  少年再问她:“你说我这火该不该烧?”
  “……”小仙鹤再歪脖子,她还是听不懂。
  少年逼得更近,忽然用手指她:“方才的话可曾记住了?”
  他手上的火还在,离眼睛只差几厘,跟要烧她似的,小仙鹤愣了愣,终于回神,以为他还要烧她,立马大哭起来。边哭,边在老虎嘴里变回仙鹤,修长脖颈软软耷在一旁。
  少年也傻眼了,是只仙鹤啊?
  仙鹤软哒哒地硬撑着威胁道:“这里是开曜神君的元无宫!不得放肆!”
  少年听得乐笑了,他的手再往前伸着威胁:“元无宫?这是我的地盘!我爱来便来!我想怎么烧就怎么烧!”小仙鹤被火吓得抖得也不敢说话,他再道,“别以为这样就能装死!你去把我的话告诉老家伙,他再不出现,我把你烧了吃!”
  小仙鹤挣脱开,害怕地大声“呵——呵——呵——”地叫着跌跌撞撞跑进墙内,立马跑没了影。
  “……”少年垂下手,纳闷道,“这么不经吓?我还什么都没威胁呢,我就是逗逗她,从前没见过她。”
  少年的衣襟里爬出只灰色长耳长毛兔,爬到他的肩膀站定了,开口温声道:“小殿下,那小仙鹤瞧起来似乎刚化形。”老虎也往前走了几步,往墙内看几眼,回头看少年:“小殿下,干脆进去直接捉那老家伙得了!”
  少年冷哼一声:“除非那老家伙亲自来请我,否则我祝汸此生绝不入元无宫!”
  少年都懒得打量墙内景色,回首,不太高兴地道:“走了,没劲儿。”
  又没能将那人给逼出来,他已没了继续烧的兴致。
  老虎有些犹豫,到底是转身跟着少年走了。
  走了没几步,少年翻身坐到老虎身上,老虎抬腿便跑,几步便没了身影,消失于九重天。
  原地只剩还在燃烧着的半面黑墙。


上一篇:[恐怖之书]子不语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