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404 查无此城

作者:野有死鹿 时间:2018-06-04 20:39 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这世上有一座城市是地图上查不到的,编号404。
这里关押着历史上最声名赫赫的人们,他们厮杀智斗,因为最后只有一个人能走出去。
突然有一天,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年轻人误入了这里……
康涂彻底放弃:“那你们斗吧,我谈恋爱。”

食用须知:
1,赵政×康涂
2,因为一些原因,文中历史人物多数是虚构的,文中如果有地方出现错误请多见谅。
3,不接受写作指导。
4,好好看看第三条。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涂,赵政 ┃ 配角:鲁班,燕灵飞 ┃ 其它:没有



第1章 逃出生天(一)
  2027年8月7日 10:45PM,404市。
  坐标N40°,E89°
  赵政现在有三件事要做:
  1.等到凌晨一点钟。
  2.带上他做的简易干扰器溜出寝室。
  3.他可能要杀死一到两个管理员。
  公元前239年,他被莫名其妙的关进了被关在404,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每隔696个小时,404的监视器会关闭半小时上传备份数据,而每日管理员换班时间是凌晨一点钟。他终于等到了这两个时间段交碰到一起的日子,就在今天。
  他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个疯狂的监牢,离开他疯狂的狱友们。
  他迎着冷风狂奔,在黑暗中仿佛一匹骏马,骏马从不停下步伐,他也同样再没有回头。
  赵政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呵出去的气体重新扑回到脸上,他的狱友们此时应该都已经在酣睡,他看见管理员穿着银灰色的工作服,面无表情的把一箱箱货物往下搬。
  2027年8月8日 10:45AM,H市。
  坐标N40°,E89°
  “昨晚,我被一个东西给咬了一口。”
  “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康涂的面色发白,“昨天太晚了,我又有点夜盲,只看见是一团黑,老鼠那么大,有翅膀。”
  一个医生坐在桌前,眼睛看着电脑,头也不抬地随意说:“蝙蝠?”
  康涂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很轻地点了下头说:“可能是吧。”
  医生终于从电脑屏幕前抬起了头,说:“来,我看看伤口。”
  康涂伤在大腿外侧,医生一看也吓了一跳:“这么厉害?”
  康涂问:“用打疫苗吗?”
  “你得打点,”医生说,“下楼挂号,然后来找我。”
  康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快出门时听见医生问他:“B市现在还有蝙蝠?”
  康涂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音节勉强算是回应。
  可能不是蝙蝠,他心里这样想,但他没说,因为这件事有点不对劲。
  他是昨晚凌晨一点钟在下班的路上被咬的。
  他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是那东西咬得非常狠,他竟然一时摆脱不了。
  这时候从路边走出了一个男人,一开口把他吓了一跳:“回来。”
  他猛地转头,看见一个穿着黑T恤的高大身影几乎溶在黑暗里。
  当时是凌晨一点,这条老街上早早不再有行人了,这个点出来晃荡的人,除了他这样的四有青年,就是地痞流氓。
  四有青年可打不过地痞流氓。
  路边有一个小公园,种了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树,男人没有靠近他,站在绿化带后,身影在小树林中影影绰绰,那人又说:“回来。”声音中带了点严厉。
  康涂这才反应过来,他叫的可能是这个咬他的东西。他又开始疼起来了,这到底什么玩意儿,咬人这么疼?
  “这是你养的?”
  男人走出来了两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头发剃得非常短,露出头皮。
  他回答:“算是吧。”
  大概是看出了康涂心存戒备,所以不再往前。
  康涂夜盲很严重,离得这么远,他只看到了男人的眉毛很浓,飞入鬓中一般,是很凶的长相。
  但是倒不是很害怕了,看这人的样子比他好像还谨慎。
  可腿是真疼,疼得他冷汗滋滋往外冒。
  “这怎么办?”他问。
  “不要动。”男人终于快步走过来,低下身干脆利落地抓住了那个东西的下颌,他下手非常重,只听见那东西惨叫了一声,松了嘴。
  康涂低头看了眼,他的裤子竟然都被生生咬出了两个五毛硬币大小的窟窿,这到底什么玩意儿?
  “你的东西怎么不看好了?”康涂问,他语气不算很好,毕竟这算无妄之灾,心里有点火气。
  “因为并不是我养的。”男人抬头道。
  他一抬头,昏黄的路灯打下来,康涂忽然就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是一张极其有辨识度的脸。眉毛浓密锋利,单眼皮,鼻梁很高,因为脸上没什么肉,显得下巴棱角削劲。皮肤上有几颗痣,有一颗正好点在嘴唇正下头。
  单看都还好,并非多帅,但不知道为何康涂却觉得是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而且莫名就是一副凶相,看上去就脾气不好的那种感觉。
  康涂气得笑了:“你刚还说是你养的,是怕我讹你?”
  男人低头随意地扔了扔手里那黑色的生物,然后说:“确实不是我养的。”
  这句话话音未落,那东西再落回到他手中时,他忽然收了手把那东西狠狠地攥住。
  紧接着这条街上就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濒死一般的叫声。
  康涂呼吸错了一拍,瞳孔收缩,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东西攥住,他很用力,因为他的关节慢慢泛起了青白色,但他面色如常。
  那生物的叫声渐渐低微下去,最后脑袋一歪耷拉了下去。
  男人随手扔了,踢到了一边。
  他把那东西捏死了。
  康涂:“你……”
  男人说:“解气了?”
  “不解气也没办法了,”男人说,“赔不了你,没钱。”
  真他妈社会啊,康涂想。
  随后男人说了一句话让他到现在都没忘记的话。他左右看了一眼,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康涂:……
  然后男人又道:“有什么地方不需要户籍证明就可以挣钱吗?”
  此情此景,此人此物,康涂有点跟不上这个节奏,心中千言万语乱七八糟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化成了一声:“啊??”
  男人笑了,笑起来后便显得眉间没有那么狠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这里有些问题,记忆力不太好,总忘事。”
  康涂说:“……你这忘得挺彻底啊。”
  男人点了点头,挺平常的口气:“所以没办法赔你。”
  恕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康涂心里道。
  他是一个寝馈现代诈骗文化的年轻人,任你舌灿莲花我自岿然不信,这算是基本素养了。况且这骗得也实在不走心。
  男人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运动鞋,很干净利索,看不出什么年纪,也看不出是什么社会阶层。
  康涂说:“27年,做什么挣钱不知道,我反正觉得啥也不挣钱。”
  凌晨一点多了,他连续加班三天,很累也很困了,很想回家睡觉,不想,也不太敢再纠缠什么,随口道:“你可以明早去前面的人工湖的工地问问。”
  男人真的往前面看了一眼,问道:“是公园前的那个?”
  康涂其实瞎说的,听他这么问了,就想了一下了一下:“对,应该不要身份证,就不知道要不要人。”
  “好,”男人痛快地点了头,“麻烦你了。”
  康:“……”
  他心想确实很麻烦啊!我明天不知道能不能去上班!最近他们公司非常忙,请个假比四郎探母还难。
  可他挥了挥手,说:“算了。”
  男人长得不错,人看着也不窝囊,不知怎么就混到这份上。
  他转身走出去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笔直,往他的反方向走去。
  都不容易,他想。
  “对了!”背后忽然有人叫他,康回过头去,看见男人双手揣在裤兜里,“你的伤口要看医生。”
  男人说:“钱可以先记着,我赚了钱可能会还给你。”
  康涂:“……”
  我他妈格外的不容易。
  2027年8月8日 8:05AM,H市。
  坐标N40°,E89°
  康涂被疼醒了,疼到他必须要去一趟医院。
  医生沾了点酒精给他消了消毒,有些莫名其妙地道:“怎么咬得这么狠?”
  康涂说:“其实……也非常疼,我这半边身子都是麻的。”
  医生吓了一跳:“咋回事?”
  康涂:“?”
  医生皱眉:“不会有毒吧。”
  “……”康涂疯了:“你问谁啊!”
  “你着什么急呀你,”医生的语气也不好,“有这样的症状你不早说?”
  康涂满心疲惫:“那你现在给我看看,特别疼,肌肉疼,怎么办?”
  医生低头扒拉了他的伤口,按了按他的大腿:“你这里连一点浮肿都没有。”
  康涂也有些不确定,昨晚被咬的伤口已经开始慢慢愈合了,快得惊人,但是他确实疼,和之前经历过的疼痛都不太一样,他感觉自己的筋在抽动。
  再加上昨晚那个男人神神叨叨的,他有些害怕。
  这恐怕是现代人的通病:看了太多了法治新闻和八卦微博了,老觉得有人要害自己,老觉得自己怕不是得了绝症。
  谁知道是不是昨晚那个男人怕赔钱,糊弄他了呢。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是愚蠢,竟然真让人跑了,估计这事要是在往上发个吐槽帖子,谁都得骂他是个傻逼。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最害怕的是医生跟他说,你没救了,锯腿吧。
  医生在病单上划拉了两下,说:“这样吧。”
  康涂心提到了嗓子眼。
  医生:“你这个和别人的症状不太一样了。”
  康涂屏住呼吸。
  医生:“虽然没发现中毒迹象,但你疼成这样也不正常。”
  康涂憋得难受,导了口气。
  医生话锋一转,忽然问:“不过B市真的有蝙蝠吗?”
  “你行不行啊!”康涂彻底崩溃了,“我到底怎么了啊你能不能痛快点!”
  2027年8月8日 10:45AM,H市。
  坐标N40°,E89°


作者其他作品

404 查无此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