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风水大师修仙指南 五

作者:南瓜老妖 时间:2018-05-02 22:17 标签:仙侠修真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陈潇目光闪动,内心纠结。
  他明白,如果他只把笔记交出去,换来的顶多是两个人死的痛快点。他的死活,只是傅无魔的一时兴趣,也许能给崇山笔记多加一道保险,可还没有重要到足以影响他的决定。
  而如果他选择屈从,很大可能傅无魔会为了平息王氏姐弟的怒火,安抚他们,把席云霆处死。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很小可能,傅无魔会放过席云霆。可这样换来的苟活,事后大哥一定会很痛苦很悲伤,甚至会郁结于心,那会让自己比死了还难受。
  所以,选择哪一个答案?
  陈潇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傅无魔,他沉默着,直到傅无魔不耐烦的挑眉,“你在等什么?作何还不回答?”
  这时,远远地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伴随着巨大的震动。
  陈潇心中一喜,知道是童诺诺他们成功毁掉了中枢。
  陈潇用力扶着席云霆站起身,朝着惊讶的注视仙宫大门方向的傅无魔大声道:“我的回答是,拒绝!”
  傅无魔转过头,看了他片刻,摇头道:“今天出乎我意料的事可真多,一件还算是有趣,多了可就没意思了!”他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冲着陈潇伸出手来,“胆敢拒绝我,那就留下命来吧!”
  正在此时,席云霆忽然睁开了眼,一字一句的说:“他不愿意,就没能人留下他,包括你!”
  他手腕抬起,指掐剑诀,脱手后躺在不远处的雪锋忽然飞起,向着傅无魔攻去!
  席云霆轻咳一声,压抑着喉咙间的血,“走!带他走!”这一声不是对陈潇说,却是席云霆直接传音给重玄派的弟子。
  那一瞬间,席云霆周身忽然释放出及其恐怖的气势,隐隐的向着傅无魔的方向逼迫过去。
  被傅无魔的气场压得动弹不得的弟子们浑身一松,赵放和常寿猛地架住陈潇,拖着他向仙宫所在的大山外飞去。
  中枢已毁,秘境消失,再没有间隔隔绝在周遭。
  陈潇没防备自己这边的人,冷不丁的被扯走。
  “大哥——”陈潇呲目欲裂,挣扎着想要挣脱,“放开我!!”
  他脑子里边只有席云霆,压根听不见赵放和常寿规劝他的话。
  重玄派的弟子都收到了席云霆的指令,纷纷强忍悲伤的撤离。
  景慧看着他们从头顶掠过,一拍旁边的德元:“你们也赶紧走,别管我!”
  德元却不听他的,跟几个弟子一起,连拖带抱的把他弄走了。
  其他的人看见有人飞走,才后知后觉此地与外间的隔绝没有了,也纷纷飞身逃命。
  山下的邪修也发现了有人逃走,一群一群的追过来。
  席云霆此时的感觉很奇异,刚才他身体虽然昏迷,意识却是清醒的,感觉被束缚在什么东西里。
  当傅无魔要对陈潇下手的时候,他猛地挣脱了无形的束缚,意识落回身体当中,睁开了眼睛。
  这会儿他看似醒了,意识却好似旁观者般,以更加敏锐和全面的视角,看待一切,掌控一切。
  这种感觉,他第一次经历,却听大师兄说过,他本就处于出窍期圆满,此时的感觉,正是要突破的征兆。
  偏偏在这种时候捕捉到了分神的契机,可席云霆浑不在乎,只要潇弟能平安。
  从头顶百会穴,源源的不断涌入天地灵气,补充润泽他干涸的经脉和丹田。
  天空缓缓的变得阴沉,似乎是要汇聚起云层。
  飞驰到远处的赵放和常寿若有所感的停下,赵放骇然的,不可思议的喃喃道:“师叔,要晋升了?”
  常寿不知是喜还是悲,重玄派最年轻的一位分神,没有诞生就要陨落。
  陈潇一扭身,趁机挣脱俩人的禁锢,向着俩人飞去。
  赵放和常寿一惊,赶忙去追他。
  抬头看了看天,傅无魔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在这种时候晋升,岂不是说此子得天地厚爱?那跟他敌对的我,成什么了?
  傅无魔冷笑一声,眼瞳周边泛起一圈血红,竟是动了真怒。
  席云霆这会儿全凭意念在行动,意识和剑诀共同配合,他心中一片漠然,不悲不喜,领域内的感知,也前所未有的清晰。
  几乎是傅无魔一动,他就知道下一次要攻击的位置,料敌先机,后发先至,每一次攻击的都是傅无魔的要害。
  也不知道是不是挑衅,席云霆每一击都刺得傅无魔的胸口,很快傅无魔胸口的衣服就烂了。
  傅无魔是渡劫期的大能,还没人能这么折辱他。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数招过去后,傅无魔摸清楚了席云霆的领域能力,在席云霆又一剑刺来之际,张开手掌握住了雪锋的剑身。
  他真元狠狠的一吐,“当”的一声闷响,雪锋的剑尖与剑身硬生生的被掰断!
  席云霆去势太猛,不等他止步收剑,傅无魔就挥手用剑尖猛地击打剑身,雪锋剑身不堪这一下重击,竟瞬间粉碎成数千的碎片!
  恰在此时,云层翻滚,雷电伴随着强光,“轰隆”声掩盖住了雪锋碎裂的声音,也掩盖了傅无魔的手捅进席云霆丹田的声音。
  傅无魔低着头,双目无情的看着席云霆漠然的表情。
  “咳咳。”席云霆气管中翻上血液,滴滴鲜红的血液喷溅到傅无魔的脸颊上,嘴唇上。
  傅无魔砸了下嘴唇,片刻他脸色微微一变,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上鲜红的血液。
  慢慢地,他露出一个古怪荒诞的表情,望着瞳孔缓缓扩散的席云霆,“……无咎?”
  他心里一瞬间有点慌,无措的看着垂死的席云霆,他眨眨眼,看了看不远处疯狂赶来的陈潇。
  手腕轻轻的一转,一股阴凉的真元被送进席云霆的身体里。
  “……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傅无魔抽|出手,看着席云霆落下去,落入陈潇的怀中。
  耳边传来“轰轰轰”的声音,却不是雷劫,而是巨大的水浪翻涌而来。
  这座仙宫所在的湖心岛有一半的山体本来是处在水面以下,如今隔绝消失了,水自然倒卷而入,激起翻天的浪潮。
  傅无魔目送着陈潇搂着席云霆落入水中,他没再多看,转身削走了山顶的几座宫室,身影闪了闪,消失在了原地。

  ☆、第433章 第 433 章

  怎么避过拍岸巨浪,怎么上的岸,陈潇都已经记不得了。
  他脑子里边一团乱,意识是模糊的,眼前的一切像是被搅断的胶片,一个场景跳到一个场景。
  紧紧的搂着席云霆,颤抖着,神惊魂乱的反复确认他的气息,发现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崩溃的意识一片空白。
  直到景慧被德元搀扶着找到他们,赵放和常寿才在景慧的喝令下,强硬的把他拉开。
  “你清醒点!”脸颊上生疼生疼,总算唤醒陈潇的神智。
  陈潇怔怔的,瞳孔里映着因为动粗而气喘吁吁地景慧,一旁德元担忧的望着他。
  “大哥!”他想起之前的情景,失声喊了一句。
  推开景慧,擦过他的身边,陈潇飞奔向躺在不远处,被重玄派弟子们围拢在中间的席云霆。
  “陈潇!”景慧无奈又气急的喊,踉跄的追了两步,德元赶紧搀扶住他,拉着他往那边走。
  “大哥……”陈潇从弟子们让开的缝隙里看到了席云霆的脸,那是一种毫无生气的白,像石头一样冰冷。“大哥……”陈潇哽咽起来,泪珠扑簌簌的滚落。
  景慧虚弱的喘着气挤进人群,看到席云霆如今的惨状,也是一阵伤心摇头。
  他的腹部破了一个洞,一看就知道丹田被人毁了,比这更严重的贯穿伤也要不了修仙者的命,可这伤在丹田,一切就都全完了,没得救了。
  陈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席云霆,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只感觉荒谬无比。
  景慧低叹一声,失去席云霆这个朋友,他很难过,可他知道陈潇更难过。
  他振作起精神,打算安慰安慰陈潇,就感觉挨着的身体一个激灵,陈潇扑到席云霆的身上,惊喜的喊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胸口动了!”
  景慧不忍,许多不愿意相信重要的人的去世时,都会产生这种幻觉。
  “去,把你陈师叔搀扶到一边去。”他吩咐德元。
  也许离得远点,不让他看着席云霆的尸体,会让陈潇好受一些。
  “是。”德元低声应了,就过去搀扶陈潇。
  陈潇却死死的抓着他的手,急切的说:“我没有发疯,我确实看到大哥的胸口起伏的一下,真的!你看看他,德元!你们金禅宗的弟子懂得治愈法术,你看看他啊!”
  看着他哀求的样子,德元实在不忍心拒绝,就伸出手心,探出一股真元进入席云霆的身体。
  他原本只是想安慰安慰陈潇,做个样子,却惊讶的“咦”了一声。
  猛地抬头,德元惊疑不定的对景慧说道:“师伯!席师叔体内有一股阴冷的真元在流动,似乎是邪修留在他体内的!”
  “什么?”景慧急声道:“你再仔细看看!”
  德元不再说话,细细的感应起来。片刻后,他惊讶的看着宛如死人的席云霆道:“这真是!不知道是奇迹还是巧合,席师叔的气机全无,这股真元却恰好替代了血液的作用,不断流动,保存下了一点生机,使得身体没有立刻僵死。”
  修仙者重伤之初,都是靠着丹田里的真元来维持生机,后续也会依靠真元来修复身体的创伤。
  席云霆的丹田被摧毁,再吃进去多少灵丹也不起作用,最终灵气都会从破掉的丹田流失。
  这邪修的真元,在平时只能算是给身体造成伤害的异种能量,却在席云霆失去气息的时候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维持住了一点点生机。
  德元连用几个治愈的法术,却不产生任何效果。
  他愁云密布的说:“这可如何是好?若想要医治席师叔,就必须驱散这股邪修真元,可一旦这股真元散尽,席师叔真的就彻底无救了。”
  趁着邪修真元还在,席云霆还能抢救一下,可偏偏这真元跟治愈法术和道修的真元相冲。
  毕竟是邪修的真元,侵略和破坏性很强。这会儿它相当于彻底的占领了席云霆的身体,不同源的法术和真元,只会激起它的凶性,进行驱赶和吞噬。
  希望让陈潇的理智回笼,他开始开动脑筋思索起来。
  席云霆现在靠着邪修的真元处于假死状态,虽然呼吸和心跳都没有,可邪修真元蕴含的能量刺激他的身体细胞还存在着一定的活性。
  若是驱散这股真元,席云霆的细胞活性彻底降到最低,再怎么使用法术和真元去救他也没有用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