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镇北王有个心尖宠

作者:凤九幽 时间:2020-05-14 08:41 标签:重生  爽文  宫廷侯爵  甜文  
忽如一夜春风来,有个消息吹遍边关,说镇北王有个心尖宠,捧怕摔含怕化,人美嘴甜腰软手白,乃是祸水一瓢,谁惹谁死……
  边境军士:你们在想屁吃!王爷万年单身狗,宁愿一夜挑十个寨子也不赴红粉之约,是北地所有姑娘的眼泪,凶就一个字,怎么可能有心尖宠小可爱?是哪位鬼才想出的离间计,被骗了吧哈哈哈!!!
  不久后,暗夜相逢,某人亮出小白牙:“我是不是你的心肝小宝贝?”
  凶名在外的镇北王狠狠掐住某人手腕,用力一掼——
  拉到怀里,在他手背轻轻落下一吻。
  “是。”
  你是我的心肝宝贝,也是我的命。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停,霍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最好克制一点


第1章 私奔还是入王府?
  建平十二年,十月。
  寒衣节刚过,第一场雪就来了,北风朔冷,滴水成冰,这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冰天雪地里,晋阳城顾家偏院出奇安静,廊下无人走动,枝头红梅萎靡,连茶水房都没有一丝烟火气。
  房间里,窗边地上绑着一个人,十七八岁,玉为肌,竹为骨,清隽出尘,脱去少年稚嫩,还未长成青年风骨,眉眼间惊艳又含淡淡青涩,是顾家庶子顾停。
  他的嫡兄,顾家嫡长子顾庆昌坐在上首椅子上,华衣美冠,姿态放松,颈间围着纯白的大毛领,手上还托着掐丝镶玉海棠手炉,在这样的冬天里再惬意不过。
  “镇北王年纪说起来大了点,也没到三十岁,至今未有娶妻,身强力壮……你不是喜欢男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只要过去,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何等舒适?”
  被绑的人没反应,顾庆昌捧着手炉,慢条斯理继续:“镇北王用兵如神,权倾朝野,是边关冷面阎罗,也是大夏承国之脊,父亲做此决定也是为了你好,我实话予你,反抗无用,你不要闹了,闹大了对王爷名声也不好。”
  顾停眼帘微垂:“逼他豢养男宠,他的名声就能好了?”
  顾庆昌手一顿,嗤笑一声:“你倒挺会为别人着想。”
  镇北王世代镇守边关,已故老王爷曾对顾家长辈有救命之恩,曾在饭桌闲谈间定下一件事,老王爷担心儿子霍琰性格,总怀疑他长大了娶不到媳妇,说如果霍琰过了二十岁还未娶亲,就请顾家发发善心,给个人给他。
  玩笑之言,因给了信物,就变成了一桩不怎么正式的婚约。
  顾家枝繁叶茂,小辈有儿也有女,但时过境迁,家族有自己的考量,一点也不想让女儿们嫁过去,谁知道霍琰靠不靠得住,现在一人支撑王府,看起来是挺厉害,没准什么时候就战死了,下面的弟弟才几岁,根本撑不住,这样的姻亲结来有什么意思?
  再者,近年来朝廷形势微妙,皇上一直疑镇北王功高盖主,有反叛嫌疑,屡屡打压,重用尤贵妃兄长尤大春,加其官爵赏其兵权,这龙虎相斗之事,他们家何苦搀一脚,嫌命太长么?
  不如送个没用的庶子过去。镇北王到现在还未娶妻,女子不沾身,坊间传言甚多,虽没有好男风的实锤,顾家有这样的猜测也不算大错。
  就算霍琰真生了气,顾家就说一切都是误会,道歉加赔礼也能掩过去……
  所有这些,顾停都懂。
  他上辈子没去。他逃了,去找了那个人。
  想到过往,顾停就有些恶心,闭眼深呼吸几口,方才能安静说话:“兄长其实并不想我去吧。”他看向顾庆昌,眼梢微扬,“毕竟我一个庶子,真抱上了大腿,水涨船高,压过你怎么办?”
  顾庆昌捏着手炉,眼神幽暗:“所以为兄此来也是真想帮你,你不是喜欢江公子?只要你不闹出事,愿意净身离家,静悄悄的去找他,我也可以考虑成全。”
  果然,一切和上辈子一样。
  他上辈子就犯了蠢,以为只要勇敢这一步,幸福唾手可得。
  顾停唇角勾出笑纹:“我同江公子私奔,你就开心了?”
  顾庆昌咬牙:“当然,如此家里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顾停差点笑出声:“你为嫡,我为庶,就算我不同人私奔,没有污点,家里一切也都是你的。”
  顾庆昌滞住。
  顾停看向顾庆昌,眼眸安静:“你是不是很羡慕我?”
  多明显的事,为什么上辈子自己就是没看出来?
  顾庆昌腾的站起来:“我为什么要羡慕一个庶子!你有什么好让我羡慕的! ”
  “羡慕我喜欢谁,可以大方说出来,可以拼一把做选择,而你,”顾停微笑,“为一家宗子,承一家门楣,将来必要娶妻生子,喜欢江公子,不敢说,也不能说。”
  顾庆昌手炉掉在了地上:“你胡说什么!”
  顾停不理会他的怒火,静静抬头看他:“你其实并不甘心,也不愿意我去找他,偏偏要鼓励,只因这也是那人希望的,对不对?兄长,你的心痛不痛?”
  “不是!”顾庆昌斩钉截铁,低吼出声,不知是在告诉顾停,还是告诉他自己,“我同江公子来往只为结交人脉,于我将来,于顾氏家族大有好处!”
  顾停冷嗤:“敢做不敢说,阴损手段都用在暗里,卑鄙。”
  顾庆昌眯眼:“你说什么?”
  顾停摇摇头,又笑了:“你这样卑鄙,很好。”
  看清楚了,弄明白了,以后再不会被他诓骗,手段回敬也不会有半分愧疚。
  顾庆昌实在不想继续这场糟糕的谈话:“我刚刚说了什么,你到底听清楚没有!”
  “清楚了,”顾停视线缓缓滑过桌面,落在对方脸上,“只是兄长这么帮我,我心中有愧,不回馈一二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说要回馈,可这个眼神……清冽冰冷,就像高高山上永不会化的白雪,一点也不热情。
  顾庆昌怀疑这个弟弟不是要报恩,是想报仇。
  顾停唇角上扬:“我不去找江公子,以后也再不喜欢他了,兄长开不开心?”
  顾庆昌:“你说真的?”一句话说完才发觉自己有些过于急切,清咳两声,“我就是随口问问。”
  “当然是真的。”
  顾停想起上辈子过往就生理性想吐,心说那个垃圾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顾庆昌有些犹豫。
  顾停便又道:“我想去找镇北王,将来得宠,也许会恃宠生娇,报复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一切,可江公子这个人,就完全是你的了……你可要好好考虑,认真选。”
  家里的意思顾庆昌知道,他个人不怎么支持顾停去镇北王府,就是有这个顾虑,相比之下,顾停要是去找了江公子,镇北王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怎会为顾停发火?江公子又一向温雅懂礼,与他是好友,自不会随顾停乱来伤害他。
  可江公子——
  他是真放不下。
  想到不久的将来双宿双飞的人不是他,他就难受的紧。
  他不想顾停再缠着他。
  怎么选?
  突然间,他想起顾停话里的‘得宠’二字……
  镇北王霍琰是什么人?手腕铁血,治兵从严,活至现今都未娶妻,没有心上人,心志何等刚强,怎会随人左右?顾停以为他是谁,随便打扮打扮说两句好听的,霍琰就能喜欢他了?
  简直做梦!
  顾庆昌:“我这就解了你的绳子,派人送你去镇北王府。”
  “不用,我不去镇北王府。”顾停拒绝。
  顾庆昌眯眼:“你骗我?”
  顾停摇头:“怎会?我只是觉得,王爷手腕铁血,心志坚定,这么多年没有人走到他床畔,定然防心很重,绝非我随便打扮打扮说两句好话哄一哄,他就能喜欢我的,直接进府不是上策,我需要事先在外经营。”
  顾庆昌:……
  他给顾停解开了绳子。


上一篇:穿越成反派要如何活

下一篇:阶下臣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