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神棍的豪门日常

作者:闲潭落月 时间:2020-03-22 09:40 标签:玄学  穿越  
 魏安八字奇绝,克父克母,从小在寄养在舅舅家,性格孤僻怯懦。突然有一天,大豪门求娶他入豪门。
  舅舅为了项目,舅妈为了攀贵,他嫁给了一个男人。
  半年后,他落水了;再醒来时,已经是千年前的一个灵魂。
  重活一世,魏安决定重操旧业,在自家豪门混吃混喝悠闲度日,顺便帮原主讨回旧债……谁知却招来一个个忠实粉丝。
  沈家老大:“魏大师,我都三婚了,如今媳妇又病重,眼看就要……”
  魏安:“……”
  蓝家女儿:“魏大师,我、我结婚六年,肚子一直没动静,您给我指条明路吧。”
  魏安:“……”
  齐家闺女:“魏大师,我又见鬼了!!”
  魏安:“……”
  魏安对凤炎抱怨:“我看你们豪门,日子也不咋地嘛!”
  凤炎挑眉:“别人的日子我不管,你是不是该先考虑考虑怎么压制我体内的烈火先?”
  魏安失策大惊:“……”
  他居然忘了他的老公跟千年前他献祭用的那个少年长得一模一样,这根本就是个讨债的呀……

  关键字:闲潭落月,魏安,凤炎,双洁,神棍

第1章 神棍重生
  千丈深渊,入目赤红滚烫的岩浆,不断的翻滚着冒着热气,仿佛随时会翻涌而上,淹没大地。
  魏安的身体好像沉浸在滚烫的沸水中一样,全身滚烫,胸口压抑,口鼻好像被人扼住了一样,无法呼吸。
  “魏安,这一世你救我养我,你说只有我可以,要我的生命献祭,我认命!你无需用这样怜悯愧疚的眼神看着我,这一点上,你不欠我什么!”
  “可是,魏安,你欠我一世深情,我便是化作恶鬼,也要缠着你下辈子偿还与我——”
  少年的身体被抛进炽热的岩浆中,他仰着头,受伤的眼神看向高空中的魏安,凄厉的发出尖锐的不甘的声音……
  魏安猛地睁开眼睛,静坐而起。
  刺目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魏安本能的抬手遮挡,入目是一双苍白的骨结分明的手掌。
  这是谁的手?
  魏安眯着眼睛,头皮一阵发麻,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的,魏安从一个街头神棍,得国主赏识,做了大卫国护国国师,他已经死了,为了封印魑祟,保护龙脉,身死道消了。
  可是,他现在却坐起来了,甚至四肢灵活。
  他是诈尸了吗?
  不可能!在那场封印中,他的尸体应该化作灰烬了吧,哪还能诈尸?
  魏安胡思乱想着,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脑海中不断的响起少年凄厉决然的声音,间或夹杂着一些陌生而奇怪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地循环播放着。
  魏安捂着双眼坐了很久,将脑海中的信息一一接收。
  魏安渐渐地得出一个结论:他重生了,重生在异世界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青年身上。
  魏安恍然放下手,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场景。
  这里好像是一间屋子里面,天蓝色的窗帘,四面森白的墙,冷清寂静,弥漫着一种刺鼻的、让人不舒服的味道。
  他茫然的看着四周,陌生的场景让他有些不知措施。
  突然,魏安听到房间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夹杂着零落的女声。
  似乎并不是很友好的声音。
  魏安本能地迅速躺下,盖上被子,假装昏迷的样子,依稀的声音渐渐清晰的传入耳中。
  “妈,你怎么每天叫我来看他?炎哥都没来,我才不要来看他,多碍眼,多心塞!”
  “小沫,你这张嘴就是不能小声点,凤炎不来,我们更要来!我们是魏安的娘家人,现在他命在旦夕,我们当然也日日关心,天天探望!”
  “妈,你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好?你不是一直都说,只要魏安一死,就会帮我嫁给凤炎吗?”
  “闭嘴!妈知道你心里的那点盘算!但是,小沫,记住妈的话,越到关键时候,越要沉住气!你要明白你是准备凭仗什么嫁给凤炎的!是凤家的亏欠愧疚!我们是魏安的娘家人,我们对魏安越好,凤家的亏欠愧疚就越深!届时魏安一死,我们苏家才能借机发作,让凤炎娶你续弦!”
  魏安当初是凤家大张旗鼓,明媒正娶求娶进门的,京城的豪门阶层都是知道的。无缘无故的,若是魏安嫁入凤家才半年就死了,京城的豪门阶层会怎么议论?
  苏家在京城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但至少也是地方小富商企,总要有个交代。
  为了息事宁人,凤家只能安抚苏家。
  届时,苏家给凤家一个台阶,比如:魏安从小身子不好,有心疾之类的,生死不过是福薄。
  凤家感激,姻亲之好,自然不会拒绝凤炎娶苏小沫续弦的事。
  王义珍心中的算盘噼里啪啦地打得老响。
  苏小沫撇了撇嘴,若非那个男人是凤炎,她才不屑嫁个二婚的男人。
  心中虽然有些怨怼,苏小沫仍然点了点头,笑道:“妈,我懂的,女儿能不能嫁个如意郎君,就全拜托妈了。”
  王义珍看着眼前年轻漂亮的女儿,微微欣慰,道:“小沫,你放心,妈就你一个女儿,自然是想把这世间最好的姻缘送到你手中。不过,这几日你也得沉住气,来时我问过医生了,魏安怕也就是这几日了。”
  苏小沫听了,得意一笑,掩去了眼中的阴毒。
  王义珍看了一眼女儿,示意她收好自己的表情,而后道:“走吧,进去探病了。”
  一声清脆的金属声,房门打开又重新关上。
  魏安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如雪,呼吸羸弱,似有还无。
  王义诊走到病床边,双脚并拢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着被子外魏安的手,面容怜悯,哀伤叹息道:“可怜的孩子,虽然生来富贵,却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好不容易飞上枝头嫁入豪门,却没想到突然飞来横祸!这辈子,你能有如此造化,已经胜过世间万千的普通人了。”
  “安儿,舅妈养育你这么多年,你就安心的去吧!魏家的东西,你舅舅会替你和你父母守护好。到了阴曹地府,也别怪你舅舅舅妈,怪就怪你的命数不好,命煞孤星。下辈子投胎,挑个好时辰出生吧。”
  王义珍擦了擦眼角鳄鱼的眼泪,站了起来,对苏小沫招了招手,道:“来,看看你表哥。”
  苏小沫不得不装作一副关心的模样,上前探望了一番,顺便说了几句让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
  真是的,妈明明知道他已经昏迷了,根本听不到她们说的话,就算病房里有摄像头,也不可能将她们的话清晰的录下来。
  干嘛要装得这么像嘛!
  苏小沫说完交差,转身先走出了病房,瞬间觉得空气清新多了。
  王义珍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也跟着出来病房。
  两母女笑着来到护士台,王义珍满脸笑容地给护士长打招呼,转身告辞。
  两人一转身,护士台顿时响起一阵叽叽喳喳的八卦讨论声。
  “听说,这是里面那位的娘家人,天天来探病呢!这几天了,婆家一个人都没来!”
  “所以说吧,女人啊,嫁得再好,婆家再富贵,生死关头,只有娘家人是真好……”
  “是啊,女人啊,一辈子只有娘家人对你是真心的。”
  王义珍满意的听到身后的议论声,对着旁边的女儿教育道:“听见没有,我们每天来探病,可不是白来的。”
  舆论,有时候能掩盖邪恶的真相!
  苏小沫听到后面那群无知小护士的议论,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女人一辈子,娘家再好,也必须要找个有钱有势男人,娘家才会一直珍惜你!
  王义珍母女渐渐走远,护士台的议论依旧如火如荼。
  “女人女人的,说什么呢,里头的那位可是个男的。”
  “男的女的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嫁出去了,听说嫁的是顶级的豪门呢,还不一样可怜……”
  “是啊,是啊,也就大学刚毕业的年纪吧,就快不行了,长的很帅呢,妥妥的小鲜肉一枚,听说才半年,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
  “再帅再鲜有什么用,还不是快没了,哎,造孽啊……”
  “叽叽喳喳说什么呢,护士台什么时候成了八卦论坛了!还要不要给病人输液配药了?一小时一次的巡查,做了吗?”
  护士长突然大声打断了护士台一群女人的八卦。
  两个当值的年轻小护士急忙拿好巡查本和托盘,匆匆地走出了护士台。
  转角的位置,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男子,面色苍白,气息微弱,唯有一双眼睛明亮耀人,散发出逼人的气势,他扶着墙壁艰难的站在那里,也不知站了多久……
  两个年轻小护士突然见转角处无声的多了一个人,如同鬼魅一样,不禁惊呼:“啊——,你、你……这位病、病人,你怎么自己起来,跑这里来了……”


第2章 首次看相
  魏安从病房沿着声音走到这里,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头昏眼花,方才又被两个护士异口同声高八度的尖叫声震了个头晕目眩,顿时摇摇欲坠。
  手拿病房巡查本的护士见状,急忙伸手扶住魏安,道:“魏少爷,我送你回病房吧。”
  虽然她们一群小年轻在护士台可以没事八卦一下豪门生活,但是这位病人住的可是她们医院的顶级VIP病房,整个一层就两间病房,一应高级医疗设施齐全。这里的病人,可不是她们可以怠慢的,不然轻则调岗,重则辞退,再找这样清闲福利待遇又高的病房护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魏安意识涣散之前,虚弱的吐出几个字:“我、我尿急……”他找不到恭房。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神棍的豪门日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