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佛系替身日常[重生]

作者:清汤串串 时间:2020-03-05 11:50 标签:甜文  豪门世家  年下  幻想空间  
 傲娇戏精年下Ax佛系混吃等死O
  燕旻上辈子也不知道究竟得罪了哪位神仙,一辈子浑浑噩噩凄凄惨惨痴心错付,临死前才承认自己当了小半辈子的劣质替身。
  重活一世,燕旻懒得再想什么情情爱爱,他只要舒坦自在的活着,当个米虫也要做到混吃等死的最高境界。
  霸总要找回白月光?分手费到位,一切好说。
  ……
  燕旻用分手费买了两套房,当起了三十八线游戏主播。
  本想混吃等死——
  没想到被迫成为著名美食up主。
  被迫成为小富翁。
  被迫成了白月光的追求对象。
  矜贵高傲的白月光眼巴巴地看着他,敢怒不敢言:“旻哥哥,别玩游戏了,玩我吧。”
  (伪)情敌变情人
  一句话简介:渣男的白月光爱上我
  内容标签: 年下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旻(mín),夏衍(yǎn)舟 ┃ 配角:┃ 其它:
  作品简评
  燕旻遇人不淑,病逝重生后决心从头再来。和渣男分手后拿钱买房开直播,为了成为人生赢家而努力,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渣男的白月光夏衍舟,两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断产生碰撞摩擦,在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中感情逐渐升温,相识相知相爱相许,燕旻彻底走出过去的阴影,和夏衍舟携手走向更远更幸福的未来。
  本文两位主人翁,燕旻温柔强大,夏衍舟傲娇热诚,配角们各有特色,人物刻画栩栩如生。阅读中既能看到燕旻和夏衍舟的甜蜜感情线,也能看到夏衍舟和他兄弟们令人捧腹动容的友情。文章甜度爆表,人物剧情讨喜,行文流畅,值得一看。

第1章
  “燕少爷,您就别再跟大少爷置气了。”
  “……”
  “燕少爷?”
  “……”
  五月初的小长假让闻海市变得比往常更加热闹,街道上随处可见拥挤的人群和鲜艳的彩旗,吵嚷声钻进紧闭的车窗,溜进了燕旻的耳朵里,前方司机的话语变得更加飘渺虚无。
  他茫然地抬眼看向车窗外。
  相邻车道上停着辆高大的公交车,车身张贴着比例夸张的广告。
  可燕旻记得清清楚楚,广告上的这位光鲜亮丽的大明星,因为丑闻曝光而选择了自杀。
  就在他重病不治身亡的前一天。
  绿灯亮起,公交车摇摇晃晃离开了燕旻的视线,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燕少爷,大少爷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别再跟他置气了吧。”
  燕旻的瞳孔猛然缩小,他艰难而又弛缓地抬起手,颤抖着摸向自己后颈——那一小块肌肤完好如初,并没有动过切除手术后干瘪的伤痕。
  “……”燕旻如释重负般软倒在身后的座椅上,过了大约一分钟,他又坐起身来,拍着车门急切喊道:“我要下车!让我下车!”
  司机沉沉地叹了口气,变换车道,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燕旻几乎在车还没有停稳的时候就已经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他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空气中弥漫着形形色色的信息素,身前是飞速掠过的一辆辆汽车,身后是林立的高楼大厦,眼前的一切都是他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不敢再奢望的场景。
  “回家”的路上,燕旻花了约莫两站路的时间,来接受自己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事实。
  司机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不敢再开口提贺扬的事情,这倒是给了燕旻安静思考的空间。
  半年前,他们因为贺扬对白月光念念不忘的事情再度吵了一架,贺扬为此还动了手,并在那之后直接搬了出去,对他不闻不问。
  他的伤不仅没有及时治疗,还因为感染导致并发症,多年前为腺体做的手术后遗症也一并找上门来。
  仅仅半年,他就已经成了只能重病卧床的废物。
  到死都没能再见到贺扬一面。
  不,他还看到过的。
  在别人发来的床照上。
  燕旻深深吸了口气,忍着想要呕吐的恶心感觉对司机说道:“贺……他在家吗?”
  司机迟疑道:“大少爷公务繁忙……”
  “在,还是不在?”
  “不在。”
  燕旻将视线从后视镜上移开,嘴角扯出一点生硬的弧度。
  上辈子,他为自己的一厢情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临死仍然寄人篱下,就连那间背光阴冷的偏房,也是贺家人施舍给他的。
  如今上天愿意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他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至于贺扬……
  燕旻抬手按住自己的心口,这颗心脏非常平静,已经再也找不到分毫曾经为贺扬悸动,喜怒哀乐皆由贺扬掌控的感觉了。
  真好。
  *
  “燕少爷,到家了。”
  燕旻回过神来,在司机打开车门后走了下去,抬头看向眼前这栋他住了八年的豪华别墅。
  他应了一声,压制住心中轻微的颤抖,打开指纹锁走了进去。
  这套别墅当然是贺家的资产,或者说是贺扬的资产,毕竟在最初的一年,几乎没有贺家人知道他们的大少爷会在本市最昂贵的地方金屋藏娇。
  只可惜贺大少爷一片真心错付,藏的并不是真正的娇,而是他这位替身。
  二楼主卧里的陈设是他记忆中的模样,燕旻隐约还能想起昔日贺扬把房间钥匙交给自己时的甜言蜜语,但他却宁愿自己记不得这些往事,也省得犯恶心。
  他曾在这间卧室里住了七年,末了也不知道是贺扬的授意还是贺母的意思,他被赶到了后院的一间偏房里,度过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程,可怜又可笑。
  燕旻皱了皱眉,凭着记忆从房间里找到自己的证件、手机、充电线等必需品,而后没多停留一秒钟,转身下楼。
  司机并没有跟来,此时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客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位不速之客。
  贺扬的亲弟弟,贺雨小少爷斜倚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双手环抱着看向他,眉眼带着深深地不耐:
  “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说了多少次我哥爱的不是你,你能不能不要再死皮赖脸地缠着我哥啊?他是不会爱你的!”
  “你是为了钱?要给你多少才能主动离开我哥?”
  眼前的小少年明明还是上高中的年纪,却偏偏要用一副大人的口吻来教训他。
  燕旻忍不住失笑。笑贺雨,也笑上辈子的自己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一直把贺雨当作棒打鸳鸯的恶毒配角冷眼相待,现在看来,贺雨才是贺家唯一为他好的人。
  贺雨一巴掌拍在沙发上,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燕旻往前走了两步,无辜地摇头:“没笑。”
  “……哼。”贺雨瞪他,继续道:“说,要多少钱才愿意离开我哥?!”
  燕旻静静地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我要一套房。”
  贺雨:“…………”
  “我就知道你在我哥身边只图钱!!!”贺雨跳起来大喊:“你你你!你果然不是真的爱他!你就是为了他的钱!!你圣母白莲花!!”
  “你这个渣Omega!”
  小孩儿脾气大,还挺没有道理,明明提出条件的是他,现在生气的也是他。
  燕旻无奈,为了免被波及干脆做到了客厅最远的一个沙发上,自从上辈子被贺扬打伤导致一系列病症突发,他现在对挨打这件事情有不小的心理阴影。
  贺雨虽然还没分化,但毕竟也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人,现在气得炸毛,万一真要动手摔东西,他也好跑得远些。
  他静静地等着贺雨发泄,没想到小少爷骂了两句就没了后文,又一屁股坐回沙发上,继续瞪他,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只要你愿意分手,房子我可以让我哥买给你,不过先说好,不准告诉他是我逼你分手的!”
  燕旻有些错愕,不解地看着他:“你真的愿意帮我?”
  “什么帮你,我才不想帮你。”贺雨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没想到你还真敢开口,张口就是一套房子这么贪心,哼。渣O。”
  “不是我贪心。”燕旻垂下眼眸,淡淡道:“我好歹也是双一流大学毕业,两年了,至今没能找到工作,小少爷,你觉得会不会和你哥有关?”
  燕旻虽然在孤儿院长大,但从小学习非常用功,是孤儿院里为数不多没有被领养,还能成功考上大学的人,他的前途本应无限光明。
  贺家是闻海市商业巨头,曾经的燕旻也试着去找过工作,可在贺家大少爷贺扬的示意下,投出去的简历如同石沉大海。
  “再者……”
  上辈子寄人篱下的那种痛苦和无助,他不想再尝第二遍了。
  “再者什么?”
  “没什么。”燕旻笑了笑,道:“我只是在想,两年替身,一套房子,贺少爷应当还是赔得起吧。”
  “……”
  贺雨张了张嘴,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他们之间的沉默一直持续到晚上六七点,贺扬回家。
  贺雨在听到车声后先一步溜回了楼上偷听,燕旻从沙发的那一头挪到沙发的这一头,深呼吸了一下,待到有人推门进来后头也不回地说道:“贺扬,我们分手吧。”
  身后的脚步声有一瞬间的停顿,燕旻闭了闭眼,感到一道高大的身影逐渐笼罩自己,他听见魔鬼在他耳畔轻笑,恍如隔世:“不是已经回家了么,又在闹什么脾气?”
  燕旻只觉得恶心。
  他强压下喉头干呕的欲望,跳下沙发,转过身,微微仰起头和贺扬对视,面无表情道:“夏衍舟回国了,你有权利也有机会去追回你的白月光,没必要再把精力和小把戏放在我这个无关紧要的替身上。”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