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暴君的宠后[重生]

作者:绣生 时间:2020-01-21 10:25 标签:重生  生子  甜文  情有独钟  
传言北战王性情暴戾,喜怒无常,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凡几。
前世安长卿听信传言,对他又畏又惧,从不敢直视一眼。
直到死后他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将满腔温柔都给了他。
……
重生到新婚之夜,安长卿看着眉眼间都写着凶狠的男人,主动吻上他的唇。
男人眉目阴沉,审视的捏着他的下巴,“你不怕我?”
安长卿攀着男人的脖颈,笑的又软又甜,“我不怕你,我只怕疼。”
而面前的男人,从来不舍得让他疼。
……
最近邺京最热闹的事,莫过于北战王拒绝了太后的指婚,自己挑了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当王妃。
众人都说那庶子生的好看,可惜命不好被北战王看上了,怕是活不过新婚之夜。
所有人都等着看北战王府的笑话。
可是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北战王登基称帝,等到庶子封了男后独占帝王恩宠,等到他们只能五体投地高呼“帝后千秋”,也没能等到想看的笑话。
内容标签:生子 重生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长卿 萧止戈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丞相庶子安长卿,自小不得父亲宠爱,又因生了一副好皮相,被迫赐给了凶神北战王当王妃。上一辈子安长卿畏惧北战王凶名,日子过得战战兢兢。直至死后,方才知晓北战王一片深情。重来一世,安长卿想开了,既然婚事不能转圜,那不如好好把日子过下去……本文作为一篇古代重生文,写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子重生后弥补诸多遗憾,逆风翻盘的故事。重生后的安长卿只想脱离丞相府,与北战王好好过日子。却没想到一路相伴走来,历经风雨沉浮,他陪着他登上了至尊之位,成就一世尊荣……

第 1 章
元禧三年初冬,邺京下了第一场雪。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遮挡住了地面上零星血迹。一辆马车从街上飞驰而过,带着纷扬的雪花打了几个旋儿就跑远了。
寂静的街道上,男人怒吼声惊醒了沉睡的人家。
“再快点!快!”
萧止戈赤红了眼,用力搂紧了怀中虚弱的人,放缓了声音安抚道:“别怕,我带你回宫,不会有事的……”男人冷硬的声线放得极柔,仿佛生怕惊扰了怀中人。
被他抱在怀里的是个俊美的男人,织金袍,白玉冠,长眉凤目,山根挺而翘,菱唇润而淡粉。左边眼角下还有一颗泪痣,给他平添了几分绮丽。若不是此刻他脸色惨白,嘴角还隐隐溢出几缕血色,这幅美人在怀的景象,怕又是一桩风.流韵事。
“陛下……”
纤长的眼睫颤了颤,安长卿挣扎着睁开眼,入目便是萧止戈惶急的面容。
他有些怔然。两人成亲近十年,却并不亲近。当年萧止戈没有过问他的意愿,求来太后懿旨强娶了他,他满心惶恐又不甘,对萧止戈始终是两分疏离三分畏惧。
萧止戈或许是看出来他的不愿,竟然也没有强迫他,两人就这么在王府里各过各的走完了这些年。后来萧止戈登基为帝,两人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各过各罢了。
这样亲密的拥抱,还是头一回。虽然情分不深,但萧止戈的焦急不似作假。安长卿甚至还有心思想,外面那些传言,倒也不全是真的。
“长卿……”萧止戈对上他眼睛,声音有些颤抖,低低地问:“疼吗?”
安长卿回过神,想要摇摇头,五脏六腑却突兀涌上一阵痛楚,身体里仿佛被人捅进了一把尖刀,然后拧着刀柄在柔软的脏器上穿刺捻动,将五脏六腑都捣成一滩烂泥。
“疼……”安长卿如同脱水鱼儿一般弹跳一下,牙关紧扣,却有愈来愈多的鲜血从嘴角溢出来。
萧止戈越发用力地抱紧他,似乎想帮他缓解,却无从下手,只能徒劳无力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一遍遍的安慰:“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
急促的马蹄声踏过宫门,长驱直入进了栖梧宫。
十数个太医早已在殿外跪迎,萧止戈将人打横抱进去,小心翼翼地放在床榻上。太医们大气也不敢出,微微躬着身井然有序地上前查看。
安长卿紧闭着眼,额头上冷汗涔涔,嘴角溢出的鲜血连手帕都擦不完,渐渐染红了衣襟。
太医们抖着手把完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硬着头皮一齐跪在了地上。头发胡须花白的院判哆哆嗦嗦地跪趴在地,颤抖着声音道:“臣无能,陛下恕罪!”
一句话,宣判了结局。
“孤养你们这群废物何用?!”萧止戈狠狠一脚踹在年迈的院判胸口。他脾气素来暴戾,又戎马多年练得一身好力气,一脚就将人踹得撞到了墙角的青铜鎏金暖炉上。院判哇地吐出一口血,却来不及擦,又连忙爬起来跪趴在地,颤声呼喊:“陛下饶命!”
“陛下饶命!”余下的太医立即跟随着以头抢地,俱是两股战战。
萧止戈重重喘气,只觉得脑子里有根弦濒临断裂。勉强平复了怒气,阴鸷扫过求饶的太医们,沉声道:“给孤治!治不好,你们全都给君后陪葬!”
……
安长卿是被一阵哭嚎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觉得身体轻盈许多,那股子折磨他的疼痛也消失了,轻飘飘的仿佛下一刻就能飞起来。
他这么想的,也确实这么做了。飘飘荡荡地出了殿门,就看见台阶之下,栖梧宫的宫女太监跪了满地,各个扯着嗓子嚎啕,表情悲怆又恐惧。
萧止戈身着明黄衮龙服,头戴升龙冠,孑然站在台阶之上,眉眼间是缭绕不散的戾气。奇怪得很,以前安长卿总畏惧他,平日里都恨不得躲着他走。但是现在看着,却不怕了,只觉得男人暴戾阴沉的表情下,还藏着许多他看不分明的情绪。
安长卿迷惑地看了一阵,在看到安家人被尽数押到殿前时,隐约明白了萧止戈的意图。
昨天是他的父亲,大邺丞相安知恪的六十五岁寿诞,相府大宴宾客,萧止戈带着他也去了。但没想到得是,安知恪伙同前废太子萧祁桉摆了一场鸿门宴,等着萧止戈与他入瓮。
萧止戈提前察觉,躲过一劫,他却喝了毒酒,还没等到这场叛乱平息,便毒发了。低头看了看变成半透明的手掌,安长卿嘴角勉强扯了扯,再没有半点对安家人的怜悯。
这一日,栖梧宫前血流成河,安家上下近五十口人,被十数个经验老道的刽子手凌迟而死,淋漓的鲜血顺着脚下蔓延,聚成一片血海,连空气里都满是人血的腥味。跪在一旁观刑的宫人吓得战战兢兢,连鲜血浸湿了膝盖,也不敢挪一挪。
邺武帝萧止戈素有残暴之名,从他少年时与北狄一战,坑杀六万北狄败兵伊始,这凶名便传开了。至后来登基三年,又穷兵黩武大兴战争,大邺百姓民不聊生尸骸遍地。再加上今日这一出,怕是恶名更上一层楼。
然而萧止戈早已经不在乎了。
吩咐禁卫把安家人的尸首扔到乱葬岗,萧止戈独自进了栖梧宫。
栖梧宫内已经收拾干净,角落里放着青铜鎏金暖炉,把殿内烘得暖融融的;内殿中央摆着一张紫檀雕花大床,暗金色帷幔垂下来,隐隐绰绰能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影。
萧止戈下意识柔和了表情,放轻动作走过去,撩起了帷幔。
安长卿脸上的血渍被擦洗干净,乌黑的长发用青玉发冠重新束好,神态安详,仿若安睡。萧止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伸出手来似乎想碰碰他,到了半途,却又顾忌着什么缩了回去,男人嘴边溢出一丝苦笑:“罢了,你素来不喜我,这时候就不再叫你不开心了。”
一旁漂浮着的安长卿张张嘴想说不是的,他并不是不喜他,他只是从未真正了解过他罢了。每次看到他蕴着极重戾气的眉眼,再想起那些骇人的传闻,便会本能的畏惧,自然就不再敢主动亲近。
只是不管他这时候再想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萧止戈独自待了一会儿,便叫了宫人进来,将安长卿的尸身送去入殓。宫人们垂手敛目,悄无声息地进来,又抬着安长卿的尸身鱼贯而出。
最后就剩下萧止戈一人而已。
安长卿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脊背挺直的帝王,仿佛也被西斜落日染上了沉重暮气。
*
“少爷,要不要吃些东西?”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安长卿恍惚间睁开眼,就看到安福那张白面团子一般喜庆的脸。见他愣愣地不说话,安福又叫了一声:“少爷?”
安长卿迷糊间动了动身体,只觉得一阵虚软无力。好似变成了一团棉花,软绵绵轻飘飘,动作都落不到实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
是了,确实不该是他的身体,毕竟他早就死了,化成一缕魂魄飘荡了许多年。
安福见他这样却慌了,急急忙忙地要出去叫人,“莫不是药出了问题?少爷你等着!我这就去叫大夫!”
说完他便着急忙慌往外跑,却冷不防撞上了往里走的一行人。
“这都要出门了,还在乱跑什么?”
出声的是个相貌清隽中年男子,一双丹凤眼与安长卿如出一辙,便是安长卿的父亲,大邺丞相、靖安侯安知恪。他身侧跟着夫人李氏及李氏的丫鬟,再后面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下人。
安福连忙跪下回话:“公子他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昨天的药吃多了……”
这门亲事安长卿一开始就不愿意。大邺虽然民风开放,南风盛行,但也从未有娶男妻的先例。更何况北战王萧止戈在邺京声名狼藉,传闻他性情喜怒无常,残暴嗜血,每月府里都有被打死打残的下人抬出来。就算安长卿只是个不受宠的庶子,但让他嫁给萧止戈,从此当个战战兢兢朝不保夕的王妃,他也是不甘心的。
他满心想的也不过是早日取得功名出仕,庇护母亲照应妹妹罢了。
可同北战王的婚事,打碎了他所有的计划。
他也曾试图抗争,但换来的只是一包软筋散,吃下去后浑身脱力浑浑噩噩,只能任由丫鬟们像木偶一般摆弄打扮,换上了大红喜服。
“不必费事,王府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安知恪摆摆手,目光在安长卿脸上停了停,接着又道:“扶三少爷出去。”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