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作者:莫如归 时间:2018-04-30 00:27 标签:甜文  快穿  
  秦雨阳每次都穿成出轨的渣男,被原配捉奸在床。
  有时候原配和小三异口同声地问他:你选他还是选我?!
  有时候原配不屑一顾地冷笑:滚,给我净身出户地滚。
  有时候小三会伤心欲绝:你净身出户了还拿什么养我?
  有时候小三会面无表情:我有了你的孩子……
  呵呵,这就很过分了。

  ①:主攻慢穿甜文,1v1,狗血铺天盖地。
  ②:小攻天然渣,对自己喜欢的人很好,对别人很无情。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雨阳 ┃ 配角: ┃ 其它:莫如归、主攻



第1章 苏冉秋01 佛系小三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室内的气温也意外地寒冷。
  秦雨阳放开怀里进气多出气少的MB,满身汗水地躺在对方身边沉沉睡去。
  昨天晚上是邵非的生日,场面弄得很大。
  秦雨阳作为邵非的死党,帮好兄弟挡酒自然是义不容辞,来者不拒。
  喝趴下之前他早就叮嘱过各位,等会儿给他弄间房,把他送上去就行。
  结果床上躺着一个不热情也不会来事儿的MB,要是平时,秦雨阳是不可能碰的,他对外面的人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酒意上头,洪水泛滥的情绪说来就来,他摁着MB整整折腾了三次。
  倒不是他孟浪,而是这MB很难搞,动辄就喊停,害他只能小心再小心,跟伺候祖宗似的。
  或者可以说是他手生,这是个说来话长的故事。
  秦雨阳是权贵家庭出身的高干子弟,读初中那会儿有一段时间英语成绩不好,父母费尽心思给他请了一位名校毕业的外国籍漂亮女家教,各方面条件非常优秀。
  没多久,这位漂亮的女家教就在讲课的时候性骚扰他。
  也许在外国,初中的男孩子结束初体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想象一下在我国,一名刚刚小学毕业不久的男孩子,求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后续当然是什么都没发生,因为那时候秦雨阳的用纸量还是很少的。
  不像两年后,身体迅速抽高,他们家的用纸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高峰期。
  长开之后就有女孩子追。
  秦雨阳的反应:“……”可以说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蹿十米高。
  后来才慢慢淡定,采取不回避也不接受的冷态度。
  可怕的是,跟他接触过的女生竟然说他暖。
  身为他死党的大非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抱着肚子足足笑了四十分钟,笑完之后顿时傻眼,因为女生说的没毛病,秦雨阳看起来不靠谱,但确实暖。
  比如今晚跟他一起疯的MB,虽然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但是绝不可能受伤。
  反而是秦雨阳自己的背和胳膊,被MB抓得惨不忍睹。
  而‘MB’在他躺下之后,压在身上的一座山终于离开,于是大口大口地吸气:“……”然后呼吸间都是汗水和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混杂在烟草味和酒精味之中,令人崩溃。
  这名被秦雨阳误认为MB的青年叫苏冉秋,是个大二在校生,今年二十岁,他根本就不是什么MB。
  充其量还有另一层身份就是某西餐厅的服务员,一个月前不幸被猎艳的‘秦雨阳’撞见,对他那张比一般男性要艳丽一点的脸蛋一见钟情。
  喜爱美色的‘秦雨阳’立刻用钱勾搭苏冉秋,心想对方一个穷学生,有钱还不是分分钟被带上床。
  事实上苏冉秋对钱不屑一顾,每次看见‘秦雨阳’他都是横眉冷对,能躲就躲。
  这种有钱有闲的富家公子,是苏冉秋最害怕的存在。
  他们的店长知道这件事的反应,竟然是奉劝他顺从,还说出什么‘玩几天就腻了的话’把他恶心得难受。
  要不是指着餐厅给的工资交学费,苏冉秋立马就想辞职不干。
  结果那位人模狗样的公子哥,才装斯文了一个月,就用肮脏的手段胁迫他上床。
  苏冉秋清醒之后,想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
  可是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他心里的怨恨意难平。
  这个狗男人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苏冉秋纠结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忍住拿了起来。
  是一部去年新出的苹果手机,也用了好几个月,屏幕上的解锁划痕比较清晰。
  苏冉秋打开对方的手机,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惊讶地发现,这个男人是有伴侣的,而且也是个男性。
  苏冉秋咬着牙想了想,转过身去背对着身后的男人,几只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字:“你是秦雨阳的爱人吗?”
  第二条:“他出轨。”
  后面跟着定位。
  这个时候秦雨阳还在呼呼大睡,他根本就不知道整个世界都变了。
  凌晨两点钟,距离苏冉秋给渣男的对象发信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外面开始有了动静,像是在弄大门的锁。
  直到动静越来越明显的时候,苏冉秋推推身边的男人:“你醒一下,外面好像有人叫门。”
  “别吵。”秦雨阳翻了个身,裹紧身上的被子继续睡。
  随着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苏冉秋的眼神就像死人一样平静。
  他不知道进来的会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更不知道那些人会对自己怎么样,可是他不后悔,就算被打死也要拖着秦雨阳下水。
  很快,卧室的门就被弄开了。
  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壮汉迅速挤进来,把白色的欧式大床团团围住。
  苏冉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披着一件若隐若现的睡衣坐在秦雨阳的旁边。
  季若然走上前,居高临下睇着苏冉秋,整整过了十秒钟左右,他突然抬起手掌,狠狠地一巴掌甩过去,五只鲜红的手指印顿时出现在苏冉秋的脸颊上:“贱人。”
  苏冉秋被这一巴掌打翻过去,纤瘦的身体就这么巧倒在秦雨阳身上。
  这画面把季若然气得不轻,他拉着苏冉秋的手臂一把拽起来,扬起手想抡第二下。
  苏冉秋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挨打了,结果一只强壮的手臂突然从他背后伸出来:“住手……”秦雨阳牢牢抓住季若然的手腕。
  季若然沿着那只手臂往上看,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俊脸,他立刻咬牙切齿地警告道:“秦雨阳,放手!否则我连你一起揍!”
  秦雨阳皱着眉问道:“你打他干什么?”
  季若然气道:“我不打他难道打你?”他捏起另外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拳头就砸下去:“好啊!你有胆子出轨我就打死你!”
  “出轨……”秦雨阳愣愣地说,可是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已经砸下来了,他赶紧转过身去,用自己布满抓痕的背部挡住季若然的拳打脚踢:“……”也是这个时候,一阵记忆涌上脑海,突然让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都是狗屁吧,秦雨阳心想,老子一个新世纪好男人,竟然成了一个毫无人品可言的渣男!
  不仅欺男霸女,还婚内出轨,现在更是被原配对象抓奸在床。
  而被他护在身下的青年就更可怜了,被渣男威胁上床也就算了,还被自己当成出来卖的MB,愣是在双方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活活折腾了三次。
  秦雨阳庆幸的是,自己不是那种喝了酒就发酒疯的人,否则后果不堪彻想!
  现在愤怒的原配在自己身后拳头脚踢,一副要送自己和‘小三’归西的样子,让人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阻止的办法。
  原配的愤怒秦雨阳理解,可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渣男,没理由为渣男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
  他现在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被自己折腾了一晚上的青年。
  秦雨阳回头喊道:“住手,够了!”说话的时候下巴又挨了一拳:“……”天了噜!
  “你才应该够了!”季若然二话不说又给了他一脚,只恨这个死男人护着小三,宁愿自己挨打也不肯把小三交出来。
  越是这样季若然就越是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操,打人又不能解决问题!”秦雨阳说:“事已至此,应该谈谈怎么解决这件事。”反正对方要继续打人就是不行,他作为一个男人,即便是要承担出轨的责任,也不可能是打不还手。
  “当然把他交出来,让我出一口气。”季若然目光凶狠说道:“至于你,我们回去再慢慢谈。”
  因为他和秦雨阳是政治婚姻,发生出轨这种事,注定不能跟普通的夫妻一样处理。
  不过既然秦雨阳自己没有藏好,那就别怪他趁火打劫。
  “都这样了还有必要谈?”秦雨阳坐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直视着季若然,首先他们是政治联姻,没有任何感情,这三年相处得并不好,再者现在活过来的是他秦雨阳本人,可不是其他阿猫阿狗:“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出轨加动粗,难道不是离婚的节奏?
  季若然挑着眉:“什么意思?”他内心升起一个并不可能的猜想。
  “离婚吧。”秦雨阳瞥了一眼被自己误认为是MB的苏冉秋,替他解释道:“他不是我的情人,是被我强迫的,现在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不如直接做个了断。”
  潜在的意思就是,他要和苏冉秋在一起?
  在场的其余两位当事人内心翻江倒海,毕竟谁都很清楚,昨晚发生的一切其实就是图个新鲜,谁都没有当真。
  季若然非常确定秦雨阳此人野心勃勃,江山和美人绝对是更爱江山;苏冉秋则是明确自己只是个玩物,秦雨阳怎么也不可能为了自己而放弃家庭。
  “秦雨阳,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季若然脸色发黑地骂道,就算对方是在开玩笑,也丝毫不好笑。
  “我继续跟你在一起才是脑子有病。”秦雨阳diss道:“你不把自己的婚姻当回事,但不代表我会将就。”
  而且就算要将就,也得找个自己不反感的人。
  反正绝不可能选择季若然这种利益至上的商人。
  “够了。”季若然低声警告道:“现在马上穿上你的衣服滚出去,我就当你没说过离婚的屁话。”
  而秦雨阳一脸不理解地说道:“我都婚内出轨了,你竟然还不想跟我离婚?”就算是为了利益,也不带这么能忍的吧?他还是不是人?
  季若然脸色发青:“……”这他妈的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秦雨阳的脑袋被猪踢了?
  “你想离婚也不是不行。”他沉默了片刻,面带讽刺地说:“那就净身出户吧,你的财产全部归我,否则这婚我不会离。”
  就连苏冉秋都听了出来,季若然是故意为难秦雨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