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作者:四默 时间:2020-10-09 08:39 标签:生子  甜文  重生  情有独钟  
镇国侯府的小侯爷夏朝生,身为太子伴读,寄养在宫中,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了五年。
  到头来,非但没能成为太子妃,还被赐婚给了残废王爷,穆如归。
  传闻穆如归性情残暴,狠厉无情,因为自己不良于行,便打断了身边所有仆从的腿。
  婚讯传出当天,太子冒雨在大殿前长跪不起。
  夏朝生也病倒在榻上,眼看就要为情归西。
  人人都觉得夏朝生和太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觉得他会为爱抗旨不从,却不料……
  他垂死病中惊坐起,挣扎着爬上了穆如归的花轿!
  *
  重活一世,夏朝生知道太子并非良人,日后不仅会抄他家满门,还迎娶了他的庶兄为后,将他打入了冷宫。
  反而是那个看似落魄的残废王爷,终有一天会前程似锦,权倾天下。
  也只有那个人,甘愿受史官口诛笔伐,背负千古骂名,身披玄甲,将他冰冷的身体从冷宫中,一步一步抱了出来。

  【攻前期就是语死早,就是固执,就想写这个人设,后期随着剧情发展性格会慢慢改变】
  【古早口味】
  【排雷】
  1.强弱弱弱弱弱弱,放飞自我产物
  2.生子生子生子生子生子
  3.“如”字辈有解释,不用一直在第一章捉虫

  【设定相关】
  ①架空架空架空
  ②吃了可以生子的药丸是瞎编的……反正就是吃了一年内可以生子,但副作用会导致身体虚弱,变成病秧子(单纯满足个人xp,不喜勿点)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朝生穆如归┃配角:预收《摄政王的心尖宠》《我帮师尊历情劫》┃其它:
  一句话简介:上错花轿嫁对郎
  立意:珍爱生命,你没有第二次机会

  作品简评:
  重活一世,夏朝生知道太子并非良人,日后不仅会抄他家满门,还迎娶了他的庶兄为后,将他打入了冷宫。反而是那个看似落魄的残废王爷,终有一天会前程似锦,权倾天下。也只有那个人,甘愿受史官口诛笔伐,背负千古骂名,身披玄甲,将他冰冷的身体从冷宫中,一步一步抱了出来。
  本文行文流畅,情感细腻,描绘了主角重生后,甜蜜温馨的日常生活。随着故事的推进,两位志同道合的主角在感情升温的同时,逐渐解除了前世的误会,让人眼前一亮,不忍释卷。


第1章 01
  上京七月,暴雨如注。
  金銮殿前,身披银甲的金吾卫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而大殿之下,沾染鲜血的雨水奔涌向白玉雕刻而成的御路。
  ——吱哑。
  金銮殿的宫门被面色苍白的小太监推开一条缝。
  冰凉的雨丝刮进殿内,打湿了他青色的衣衫。
  小太监费力地踮起脚尖,目光越过金吾卫泛着冷光的铠甲,落在朱红色的午门之上——雨也变成了赤红色,自苍穹狠狠地浇灌而下。
  那是镇国侯府亲眷的鲜血。
  小太监打了个寒战,缩回脑袋,匆匆回到金銮殿内,匍匐在龙椅之下:“陛下……”
  蜷缩在阴影里的明黄色身影,形容枯槁,面色青灰,如若不是身上的长袍绣着腾飞的龙,任谁也不会信这就是大梁的九五至尊。
  他开口,嗓音沙哑:“九皇叔带人打进来了?”
  小太监又哆嗦起来:“尚……尚未。”
  “尚未?”坐在龙椅之上的穆如期费力地挪动,勉强坐直了身体,眼珠在深陷的眼窝里艰难地滚动,“什么叫尚未?”
  小太监瑟瑟发抖,不敢答话。
  穆如期跌回龙椅,喃喃自语:“尚未?”
  “尚未?!”他抱住头,手指在枯草般的头发间穿梭,喉咙间涌出的嘶吼在金銮殿内徘徊。
  正是此时,宫门再次打开,浑身湿透的太监跌在金銮殿前,尖细的嗓音里弥漫着浓浓的惶恐:“陛下,陛下!叛军朝凤栖宫去了!”
  凤栖宫是早先被废除的男后所居住的寝殿。
  穆如期闻言,大受刺激,最后一丝血色从他的面颊上褪去,人也从龙椅上狼狈跌落。
  雕满祥云金龙的黄金石阶上,具是他手脚流出的鲜血。
  他消瘦又羸弱,那些血仿佛带走了他浑身的精气。
  穆如期丝毫为察觉到疼痛,他牙齿打颤,干瘪的嘴开开合合,最终从牙缝间挤出一声含混的哭嚎:“朕没办法……朕没办法啊!”
  “朕……朕也不想赶尽杀绝……可镇国侯功高震主!”
  “至于夏朝生……他,他不仅是镇国侯侯府的小侯爷,还是我大梁的男后!他与朕不同心,朕怎能不防?”
  “朕……朕是被逼的……”
  两个太监不敢听宫中秘事,将头死死贴在白玉石砖上,噤若寒蝉。
  暴雨淹没了穆如期的喃喃,他抬起头,苍白的面上涌起疯癫的恨意:“毒酒是你们谁送去的?”
  两个太监同时一僵,继而痉挛着大呼:“不是奴婢!”
  穆如期闻若未闻,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朕,舍不得杀他,一定是你们偷换了朕御赐给他的酒,才让他……才让他……”
  “陛下,陛下不是奴婢啊!”小太监声泪俱下,抖如筛糠,磕得鲜血淋漓的额头再次重重砸在白玉石上,“陛下,您赐的就是……”
  他话音未落,就被穆如期踹倒。
  穆如期抽出佩剑,癫狂咆哮:“你胡说!朕怎么舍得杀他?”
  “……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
  吓得魂不附体的小太监顾不上尊卑,手脚并用爬到金銮殿的门前。
  沉重的宫门近在咫尺,他眼里迸发出一丝狂喜,抬起手臂,手指即将触碰到宫门的刹那,颓然僵在了半空中。
  须臾,鲜红的血水从金銮殿内淌出来,浸湿了金吾卫的皮靴。
  雨还在下,唯一不同的是,雨声中多了绝望的哀嚎。
  一片银光闪过,金吾卫齐齐拔出了御赐的龙剑。
  剑光所指之处,是缓缓穿过雨幕的玄甲铁骑。
  “让开,都给朕让开……”明黄色的身影从金銮殿内奔出来,穆如期一手拎着两个死不瞑目的太监的头颅,一手拎着染血的长剑,高呼,“皇叔……九皇叔!”
  他用肩膀撞开金吾卫,扑到御路上,一个不稳,直接从一人多高的御路上跌落,像一瘫失去生机的烂肉,轰然砸在血水遍布的水洼里。
  穆如期痛得眼前发黑,却不肯放开手中的头颅。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龙袍沾上泥污,散发出阵阵恶臭。
  “九皇叔,你看……我把……我把害死朝生的太监杀了……”穆如期献宝似的将头颅举起,“是他们在朕赐给朝生的御酒里下了毒!九皇叔,你信我,我……我不想害他的!”
  “他是我的发妻,我……我不想害他啊……”
  穆如期的哀嚎被马蹄声踏碎。
  身披玄甲的士兵从他身旁目不斜视地碾过。
  “九皇叔!”穆如期眼里闪过一道慌乱,仓惶爬过去,“九皇叔!”
  玄甲铁骑徐徐分散,身着赤红色长袍的穆如归自铁骑中走来。
  “九……”穆如期狂喜抬头,在看清穆如归怀里之人垂下的手后,仿佛被掐住了喉咙,剩下的话演变成了恐惧的喘息。
  那是一只发青的已死之人的手。
  他认得那人。
  那人……已经死去三日了。
  穆如归微垂着头,不在乎拔剑的金吾卫,也不在乎唾手可得的皇位。
  天大地大,他眼里只有安然沉睡之人——穆如期的废后,镇国侯府曾经的小侯爷,夏朝生。
  人人都说,废后是被一杯毒酒赐死的,然而,夏朝生纤细的脖颈间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