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作者:竹亦心 时间:2020-05-23 08:57 标签:宫廷侯爵  爽文  强强  打脸  
白云潜自小被人夺了身份,夺舍他的那人嚣张跋扈,到处招惹是非。一朝落难,多的是落井下石之人。
  皇帝赐婚,让他以男子之身下嫁静王。
  大婚之夜,他又穿回来了。
  跑去当了一世镜灵,带着宝贝轮回镜穿回来了。
  让他看看,都是谁想害他。
  此后……京中有脑子的人都清楚,在这里最不能惹的不是皇帝贵妃,也不是号称脾气不好的静王,而是静王妃。
  再之后,没脑子的人也被迫知道了这一点。
  小镜子皮皮受VS冷静被撩皇子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云潜,裴静深 ┃ 配角:其他皇子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苏苏苏爽爽爽谁惹主角谁倒霉。
  作品简评:
  三岁穿走变成仙器活了几百年的白云潜,晋阶神器后又穿回来了。面对熟悉又陌生的世界,稀奇的男妃处境,他不慌不忙,稳稳处理的同时不忘跟因穿走多年而疏远的妹妹重修关系,学习知识,并将高产的作物带出来……本文是一篇脑洞比较大的轻小说作品,生动讲述了一柄神器回归人身之后,从最初的重享受到渐渐融入,并帮助人类生活得更好的故事。全文保持了作者一惯喜欢的轻松愉悦风,苏爽无虐,主配角的种种作为,有时亦令人忍俊不禁。
  ======

第1章
  喜房内还算亮堂,大红的喜烛正在燃着。外面守着两个丫环,再往远,隐约还能听到前面人喝酒的声音。
  此时一个身穿喜服的人正在揽镜自照,并啧啧出声,“我这张脸还是不错的。”
  五官精致漂亮,皮肤白得透明,一双眼睛更是清澈好看。纵然曾在这之前,他当轮回镜时便见过无数帅哥美女,却也不能不承认,眼前这张脸的确不错。
  他还算满意。
  他叫白云潜,原本是此界一个世家公子。但命运弄人,在他三岁那年被人夺了舍。自此十几年,便一直都是那个人代替着他活着。而他本人,则失了记忆变成了轮回镜的器灵,去了它界。
  如今轮回镜变成神器,他自己就又回来了。
  此时他这具身体,已经同轮回镜开始合并。而至于之前夺舍的那个小子,从他的记忆来看,已经被毒死了。
  原主,不,应该说是白云潜自己出身世家,太爷爷曾同开国皇帝一起打天下,之后封为靖远侯,且三代内平级承爵,如今白云潜的父亲是现任靖远侯。
  母亲三岁那年生完妹妹就过世了,也就在那一段时间,他被人夺舍了。
  那位冒牌货就仗着年纪小,再加上失去母亲悲伤过度的理由,顺理成章的改了性格。准确的说也不用改,一个三岁的孩子,今天乖巧明天闹腾,也没人会怀疑什么。反正在白云潜眼里,那个冒牌货实在是有点儿蠢。
  如今得了对方的记忆,白云潜哪里能不知道,那人穿过来之前就已经二十来岁了。这么大个人重来一回,怎么也要比旁人强点儿吧!但这位不,瞧不上四书五经,觉得八股文是被淘态了的没用货,自然也作不来诗写不了文章。
  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其实脑子不够用。父亲新娶的继室面慈心苦,他却真当人家为他好,疏远亲生妹妹,亲近继母一家。生生被惯得啥也不会,还嚣张跋扈,甚至没少替继室的儿女顶锅。
  这不,人家一有机会,就把他给甩了出来。
  嫁给了这倒霉的静王。
  静王是元后嫡子,皇帝的第五个儿子,也是最早封王的一位,靠的还不是皇帝的宠爱,而是实打实的军功。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隔壁北周起兵攻入国境,南梁边关守城大将被斩于马下,兵败如山倒,一月之间,十二座城池连连陷入敌军之手。当时朝中惊声一片,京城百姓更是日日惊慌,就连冒牌货那段时间都被关在家里,不许出去惹事生非,免得被人抓出来立了典型。
  后来也不知道朝堂上是怎么商量的,传到外面只知道是有人提议皇子亲征。
  彼时情况那般危险,眼见着敌军势如破竹,军心振奋,其余哪个皇子都不敢动,只有这位静王殿下,当时还是五皇子的裴静深站了出来。
  白云潜觉得,那会儿大家估计是在推替死鬼出去,但谁知道,这位五皇子还真是个将才,不过区区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但止住了敌军进攻的脚步,后来更是连连打胜仗,不出半年,已经将陷于敌军之手的十二座城全部夺回。在此之后,又于北周周旋数月,压得敌军再不敢进大梁疆土半步。
  一时之间,边关数郡闻之欣喜,气势振奋,整日所思所谈皆是五皇子,称之为战神,连陛下都万万不可及。
  如此这般,裴静深便被召回了京城,封为静王。也因此,极其受到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忌惮,就连老皇帝都对这个儿子太过警惕,这才有了如今的这一桩婚事。给他娶个男妃,断其有嫡子的可能。
  白云潜一边想着,一边又欣赏了一翻自己的美颜盛世,察觉到肚子饿了,便准备去尝尝人类的美食。
  他当镜子那会儿,可是吃不上的。如今成了人,哪里会浪费呢。当即取过一块制成梅花样式的糕点,塞进了嘴里。
  嗯,味道还算不错。
  就是这点心毒死了原主,不过在白云潜这里嘛……你只见过被毒死的人,毒死的动植物,何曾见过有镜子被毒死的。咳,好吧,现在他跟轮回镜还没彻底融合,会冷会饿也怕毒。
  想着,他取出一颗解毒丸,塞进了嘴里。
  美滋滋的又吃了两块,总算是肚子没那么饿了。要说这靖元侯府也真不讲究,怕那冒牌货逃跑,生生饿了人两天。也是因为这个,都到这关头了,冒牌货纵然害怕,还是没忍住吃了块点心,然后就没命了。
  在白云潜往饱添肚子的时候,前面也是十分热闹。静王本尊正冷着一张脸到处敬酒。不远处,大皇子和二皇子时不时扫过来一眼,目光中不是不怀好意就是痛快得意。
  这桩婚事,他们二人前朝后宫的没少使劲,如今总算是如愿,把这个带着军权的嫡子给干下去了。
  “大皇兄如今总算是心满意足了吧!”二皇子端着酒杯勾着唇,冷笑道。
  大皇子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比不得二弟,手底下人调教得好啊!”
  二皇子:“你……”
  这话可算是插到肺管子上了,盖因着那靖远侯,也就是白云潜的父亲,暗中已经投靠了二皇子,算是他那一派的人。而冒牌货虽然是个蠢货,但有时也能有些奇思妙想,很是有用。他们最初合力算计静王的时候,可没想到用他来。
  结果,这事儿就被白候爷的继夫人李氏给坏了事儿,如今大皇子说这话,分明是在指他管不好手下人。
  两位皇子在这里打机锋,三皇子是个闲云野鹤般的人物,向来不理会朝中这些事情,便装没听到,继续喝他的酒。四皇子早夭,六皇子和七皇子一个脑子不够用,另一个年纪还小,正在忙着吃东西看热闹。
  母妃交待了,让他今天少听少看少说话,混完就赶紧回宫。
  但这好难啊!
  哥哥们不走,他就得在这里吃着,七皇子苦着一张脸想,这可真是太麻烦了。
  后院白云潜初初回归人身,很是新奇,一边打量着屋子一边吃着毒点心。吃到最后两块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留了两块。
  毕竟是有人下毒要害他,留点儿证据。
  吃完点心,他目光便又移到了桌上的酒。酒这东西,白云潜当年离开的时候才三岁,自然是没碰过。但他是轮回镜,镜中世界万千,各个时代都有,自然也什么酒都见过。但彼时他是镜灵,视角不同,自然也没有尝过。
  如今有了机会,当然要好好的尝试一翻。
  白云潜先是闻了闻,然后满意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好喝。”就是这房子里太闷,又看不到月亮,如何才能对饮成三人?
  有了主意,白云潜便起身准备出门,但门口守着两个大丫环,肯定是不能放他这个‘新娘子’走的。罢了,走窗……紧接着就发现窗户也给锁了,啧,没办法了,直接上屋顶吧!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