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虐文渣攻从良了

作者:鱼乐于余 时间:2020-03-26 11:56 标签:生子  甜文  穿书  豪门世家  
阚渊呈被下属背叛,
  穿成了虐文里的渣攻,
  利用小受上位,又心揣白月光,夺取小受的家产!
  妥妥的“凤凰男”
  所有人都说殷泉不仅心脏不好,还眼瞎,选了这样一个男人,以后一定会悔不当初。
  塑料兄弟A:“看着吧,藏得深,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
  塑料兄弟B:没事,反正殷泉活不了多久。
  塑料兄弟C:殷商集团怕要改名了哦。
  却没想到,这个被所有人看不起的男人,不仅事业红红火火,
  对殷泉是含在嘴里,捧在掌心,病秧子殷泉生完孩子还活蹦乱跳……
  众人:说好的凤凰男和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呢???
  傲娇攻X擅伪装的受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阚渊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凤凰”男!
  vip强推奖章:
  阚渊呈遭人谋害发生车祸,阴差阳错穿到了一本小说中。可惜开局就发生意外,犯下错误。导致他跟书中人物殷泉有了纠葛。一番纠结后,阚渊呈决定负起该负的责任。在跟殷泉的相处中,他渐渐被殷泉打动,漠然的心也慢慢被他的阳光和赤忱所融化,他们相识相知相爱,成为了众人羡慕的一对。在爱情和事业中,共同进步,成长为更美好的自己。本文轻松搞笑,文章感情线和事业线双线并行,行文流畅用词简练,出场人物特色鲜明。冷硬淡漠的阚渊呈在对上喜欢之人不免染上中二气息,温和阳光的殷泉内里却有着不符合外表的深沉心计。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被命运连接在一起,谱写出糖一样的恋情,引人向往。


第1章
  夏初,屋子外隐约传来轰鸣的雷声,淅淅沥沥的雨滴声也伴随着未关严实的窗户,闯进安静的房间里。
  “摔到哪儿了?有没有摔伤啊……”
  “……是头疼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阚渊呈摸着后脑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截白皙如玉,修长姣美的脖子,细嫩的皮肤上布满了玫红和咬痕。
  咬痕轻轻浅浅的几道,暧昧的粉色,看起来时间并不长。
  阚渊呈眸色深了深,心上浮过种种念头。
  难道……
  连人带车翻下悬崖只是个梦?
  他目光怀疑,审视的目光从战况激烈的脖子处往上移,随后怔了怔。
  震惊于他的颜值。
  便是看惯了美人的他,也在这一瞬间感到惊艳,忍不住想攫取这样的美丽。
  这是一张太过好看的脸,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人,每一分都生得恰到好处,五官之间的排布仿佛经过仪器精确的计算。
  白色的睡袍被解开了大半,露出瓷白色的胸膛,手指修长纤细,骨节却不明显,瘦而有肉,指尖粉嫩嫩的,正拍在他的肩膀处。
  他的五官很精致,唇形饱满,上唇自然形成“M”状,看上去有些娇憨,微卷的短发软软的,柔顺的贴在脸颊上。长长的羽扇下,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盛满了关心和担忧,正盈盈望着他……
  这张脸。
  加上干净纯粹的气质,一看便是好人家教养出来的小公子,被保护得太好,没有见过一丝灰暗。
  阚渊呈很难将他跟会所里的“少爷”联系在一块。
  正因为太难想象,他眸中的讽刺色越来越浓。
  看来,他的好弟弟为了抓住他的把柄,暗害不成,改成美人计了。精挑细选了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美人送到他房里。
  他竟真被蛊惑了。
  阚渊呈神色变幻,斯文的脸孔瞬间沉下去,显得阴鸷难以靠近。
  殷泉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难道真的摔伤了吗?他沉着脸的样子跟刚才一样吓人,温润的气质霎时棱角分明,侵略感太重,让人不自在。
  “……是不是撞伤了,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刚才太吓人了,我有点害怕……不是故意推你下床,对不起,渊呈,你别生我气,好不好?”殷泉起初还理直气壮,但在对方幽深的眸子里,渐渐气弱,忐忑不安的抓着男人的衣服。
  他跟渊呈交往两年,大半时间是他追,阚渊呈无奈的接受,就连初吻,也是他强迫的。
  阚渊呈骄傲,但也自卑。对他的态度一直冷冷的,但殷泉知道,他其实很善良,他只是不爱将心里的想法说出口。
  他不是坏人,他只是不喜欢身体接触,每次接吻时,他身体都僵得跟石雕似的。否则也不会到今天,他才下定决心碰他。
  只是……
  他刚才跟变了个人一样,眼底的自卑彻底变成了暴虐,殷泉不确定是他想多了,或是他遗漏了什么,他拒绝去想任何可能让他不高兴的可能。
  但在脑子转过来前。
  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直接将他从床上掀了下去。
  就听到“砰-”的一声。
  阚渊呈侧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双眼闭着,没了动静。
  在殷泉六神无主之际,他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了。殷泉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阚渊呈没反应的那短短数十秒,他心跳竟然也跟着顿了顿。
  见阚渊呈不说话,显然气没消。殷泉又慢慢往前挪了两步,上半身垂在床边,微微低着头,又拉了一下他的衣领子,咬着下唇道:“……不气了好不好?我害怕~~”
  阚渊呈抬眸,目光对上他讨好的眼神。
  他一手紧捏着睡袍的一边,一只手怯怯的抓着他的衣领子,又怕他生气,又怕他直接一走了之。
  阚渊呈没有前半段记忆。
  他想,或许是喝断片了。
  虽然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否喝过酒。
  他的记忆停留在座驾刹车失灵,在下山路上的连环转弯处飞了出去,连人带车粉身碎骨时。
  但眼下他既然活得好好的。
  第一反应便将那段惊险时光当成了梦境。
  虽然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还有很多不符合逻辑的地方,但晕黄的灯光,微醺的酒气,以及怯生生的,每一处都生得让他心动的美人,齐齐麻痹了他的神经。
  随后便是被算计后的愤怒。
  阚渊呈眸色冰冷。
  眼皮耷拉着,掩盖住眼底的嗜血,斯文温润的面庞上,锋芒毕露之感油然而生。
  半晌。
  薄薄的唇瓣缓缓上勾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啊,这次你不许推我了……”
  欲擒故纵。
  撒娇卖痴。
  好,很好!
  既不怕死送上门来,他又何必推拒?
  阚渊呈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他动作慵懒随性,直接将半脱的睡袍缓缓褪下,此时他尚未注意到,他的六块腹肌不见了……
  殷泉愣住。
  霞色霎时弥漫,粉色从脖子处往上,迅速蔓延到脸颊,那双水润澄澈的眸子立马浮上一层水雾,迷迷蒙蒙,欲语还休。
  他咬了咬唇,眸色闪躲,羞得说不出话,却并不排斥。
  阚渊呈看他这幅模样,在心底暗暗说了句戏演得不错,瞳孔愈发冷然讽刺,其中火苗若隐若现跳动着,翻涌着。
  他缓缓靠近羞得蜷缩成一团的男孩,有力的大掌紧紧压制住对方纤细的手腕,故意将所有力量都压在他身体上,薄唇泄愤似的咬向性感殷红的唇瓣,故意在肉嘟嘟的上唇咬了一口。
  就听他吃痛的“嘶”了一声,被压制的双手开始挣扎……
  阚渊呈眸子染上欲念,他定定看着身下闭着眼轻轻挣扎的男孩。
  他的睫毛很长,闭着,轻轻颤动着。
  在眼下形成扇形的阴影。
  惹人心怜。
  想到这是某人特意给他预备的陷阱,阚渊呈心里那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心动便立刻被扼杀在摇篮里。
  滚烫的唇瓣毫不迟疑地落在轻颤的羽睫上。
  他拿不准力道,起初重重地碾磨,而后便不自觉地轻吮着,柔情万千。
  身.下的反抗渐渐变成迎.合,察觉到他的放松,阚渊呈的霸道强势再次显露出来,动作渐渐凶狠有力,强势地撬.开他的牙.关,与之唇.舌共舞……
  翌日。
  晨光熹微。
  阳光调皮的洒落床上,红白相间的缎面被上点缀着点点金色,偷窥着被窝里的交颈鸳鸯。
  须臾,男人眼皮微动。
  似乎不清楚自己在哪儿,他的眼神茫然,微微失神。
  很快,目光渐渐聚焦,萦绕不散的薄雾渐渐化为坚冰,幽深冰冷。
  他侧首,看着被自己半搂着的男孩,眸色不定。
  心里盘算着,自家同父异母的弟弟什么时候会敲开酒店门,再带上人曝光他的床照,给他盖一顶私生活混乱的帽子。
  他将被男孩枕着的手臂毫不留情地抽出来。
  看着他脖子上的星星点点,已经从殷红色变成青紫色,密密麻麻一片,阚渊呈眸色暗了暗,满是讽意。
  舌头抵着后槽牙转了一圈,再舔了下唇。
  他的滋味确实美妙。
  没有尝过这等□□前,倒不知这事真真快活似神仙,能麻醉一个坚定的人的意志。
  可惜啊,美味的事物往往带了毒,令人望而却步。
  阚渊呈思绪纷繁杂乱,一面感慨阚皓文动作慢,一面思忖着若是自己跟小卷毛做交易,他会不会同意……
  应该愿意的吧~
  他既愿意跟阚皓文这等废物合作,若是直接跟他交易,既消除了被发现的风险,他能给他的绝对比阚皓文更多!
  想到这儿,阚渊呈露出志在必得的表情。
  身侧的男孩动了动。
  往他怀里蹭着,柔软的卷发扫在他光洁的胸膛上,像羽毛在心尖尖上挠了挠,痒痒的,勾人得很,他只觉得身体立刻被点燃,摇旗呐喊着。
  男孩‘嘤咛’了一声,沙哑的嗓音软软糯糯的,撒娇道:“……饿了,好酸……”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虐文渣攻从良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