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我是仙界最萌的崽

作者:尚弦 时间:2019-08-27 09:49 标签:甜文  强强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我是仙界百兽幼儿园的仙师#
  #我养大了仙界一窝小崽子,桃李遍六界#
  #新接手的小崽子身份不凡,为了助他历劫成功,我换着马甲前去砍刀又喂奶#
  #我玩脱了,退成幼崽,但被我宠了又虐的崽崽化为龙傲天归来了。#
  #他看中了我这个萌崽,非要把我宠上天#
  #现在,我是仙界最萌的崽#
  #可听闻我也要下界历劫了,还他妈全是我穿过的马甲#
  #他不放心我跟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楚昭是仙界百兽幼儿园的饲养员,新接手的崽崽听闻是陨落万年的神兽转世,为了能让小神兽能够顺利化劫归来,他奉旨换着马甲下界砍刀/喂奶。
  功成身退,他却玩脱了,化成幼崽,挤在下一班小崽崽们的窝里面卖萌打滚,却被回母校探望的神兽大佬看到了!
  不久,听闻他也要下界历劫了。最要命的是,还全他妈是他穿过的马甲!
  越淮历劫归来后发现,他敬仰爱慕的师尊仙逝了。他却意外发现百兽园里有一只萌出血的小家伙躺在一群奶团子的窝里面极为惹眼。
  他想起昔日对自己爱护有加的师尊照料他的时光,忍不住捧着这个毛茸茸的团子撸起来。
  楚小昭蹭到他怀里哼哼唧唧等着挠痒痒。孽徒,怎么不挠了?
  越淮盯着这张脸,冷笑磨牙:好像在哪见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昭,越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是萌崽
  楚昭在魔界耸入云间的寂渊山巅上被越淮的青凝剑一剑刺入心脏,疼得直抽抽,心道:干得漂亮,小崽子!我终于可以歇息了。
  他手抚着胸口的血窟窿,用不可置信又绝望不甘的眼神深深地看向他,俊美的脸庞嘴角流出一行血。华美的玄纹暗袍衣袂翩飞,他往万丈高崖坠去。
  越淮对这个生于九云魔窟的大魔头恨之入骨,他此生与他斗了近两百年,终于将他斩杀于此。只是最后他坠落云巅的那一眼,让他莫名觉得眼熟。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越淮完成九世历练,一朝脚踩祥云,飞升上界,魂归神位。他在万丈金光沐浴中化为神兽青龙,腾于九重天上,流光溢彩,众仙仰望。
  楚昭在不断坠落的过程中,听到神界九霄之上万年沉寂的聆神钟伴着青龙长啸荡起万古沉鸣,传遍六界九州。
  他欣慰地闭上眼,总算把这小崽子扶上了神位,师门荣耀啊,这下不愁下界仙兽招生了。只可惜,没能亲眼看到他......
  楚昭是仙界百兽仙园的仙师,数万年来,经他手饲养的仙兽不计其数,桃李遍布六界,上有位极仙界天帝、王母的坐骑,下有民间铸有庙宇祠堂供奉的十二生肖仙君。他作为百兽仙园的首席仙师,受世间万兽敬仰,享八方香火供奉。
  仙界尊称其虚日星君。
  想当年他是何等的谪仙雅姿,每百年就会被九州的仙兽世家带着孩儿来踏破他仙府的门槛。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着了太白星君的道儿,在那次百兽收徒宴上,收了他手中那枚青光耀目的蛋。
  “虚日老弟,你听我说,这可不是一般的蛋,我日观天象,这正是万年前上古战场陨落的四大神兽之一,青龙。你想想,哪日青龙神君神归,你百兽仙园可不就荣满天下了嘛!多好的招牌!还怕以后收不到天资冠绝的徒儿?”
  “再说,青龙神君以后神归,便是这六界八荒第一位苏醒的神,到时候,他还得尊你一声‘师尊’呢!”太白星君把这美好的大饼一画,楚昭就忍不住了,美滋滋地收下了蛋。
  自此,愣是悔青了肠子,咬碎了牙齿往肚里咽!
  楚昭醒过来,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他睁眼一看,就对上太白星君那老家伙的豆豆眼。气得大喊:“你——!唧——”
  咦?我说话怎么变成唧唧唧了?
  他急了,心里有点慌。太白星君白阙有些心虚地弯下腰,凑在他眼前,“小老弟......你这玩得太过了,本来身子骨就弱,你还......离淮神君那把青凝剑可是能斩神的,我拼命护,才护住你的元神,天帝念你劳苦功高,所以特地为你重铸仙躯......您看,还满意吗?”
  楚昭看到他递过来的水灵镜,里面那个巴掌点大的小白鼠惊恐的豆豆眼挤在一块儿。毛茸茸的小脑袋,身前缩着俩粉嫩的小爪子,又萌,又可怜地看向他。
  他气得两条小短腿一瞪,昏过去了。
  再醒来时,白阙那厚脸皮的,又谄媚地上前来嘘寒问暖:“小老弟,天帝不会亏待你的,你虽然退回了原形,但是有我从我老哥太上老君那求的仙丹,保你很快就能修成人形。”
  楚昭气得双爪环抱,扭过头去:“哼!唧——!”
  白阙又弯着腰连忙走过去哄他:“天帝怜惜你,为仙界培养了大批俊秀,此次特地给你放了个长假。不用带娃、不用换尿布、不用喂奶、不用唱儿歌讲故事,只需在百兽仙园的幼兽班里卖萌,待你能稳住元神,化成人形后,再给您放一个神庆大长假。”
  楚昭听到前面那些,就挺心动的了,但是架子还是得端着,他扭动着白糯米团子似的小胳膊小腿,瞥向他:“神庆大长假?唧唧唧——?”
  白阙笑:“就是天帝那日特为青龙神君神归而设的假,举仙同庆。哪日神界的四方柱之一青龙柱,也就是离淮神君所属的神柱神现,枯寂了万年的神柱终于溢出青流光,那场景,啧啧不得了。青龙神君元神青龙盘于其上,他披着雪浪青纹袍,一人屹立,享万仙敬拜......”
  楚昭遥想了下那个场景,心里酸涩涩的,他徒儿的元神是青龙,他却是只虚日鼠,丢人。
  白阙将手掌摊开摆在他面前,憋笑道:“小老弟,来吧。我送你去下一界的幼兽班。”
  楚昭耷拉着耳朵,吧唧蹬了小短腿,匍匐着笨拙地爬上他的手掌心,气喘吁吁地瘫着,接着狠狠瞪了他一眼:“唧唧——!起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弦子很忐忑,第一次写耽美,如果安家安的稳的话,以后就长久驻扎啦!
  萌友们感兴趣小手点个收藏呐!


第2章 虚日鼠
  到了百兽仙园的幼兽班,白阙将他递给幼师房日兔雪玉,然后笑眯眯地甩了浮尘,一下就没影了。
  楚昭咬牙切齿地站在原地唧唧唧。雪玉轻笑,伸手轻轻地将他捧起来,伸出一根玉指轻戳了下它气鼓鼓的腮帮子,银铃似的笑出声:“听白阙说,你是刚被送来的,叫昭昭,小东西长得真别致。”
  “唧唧唧——!!!你才长得别致!”楚昭暴躁地跳脚,小脚丫子拼命跺。可惜,白阙在来的路上告诉他了,他现在还是原形,相当于凡人的婴儿时期,除了白阙与他通了灵识,没人听得懂他到底在唧唧什么。
  只因,天帝特昭告仙界:虚日星君在千年前,历劫已陨。为了守住仙界的威望,他不得不消失。
  青龙神君归位,需九世历劫,可现如今上古大战后,六界太平,无害世乱民的妖魔可诛,青龙神君下界后便无法磨砺道行。
  所以天帝秘密命他下界,带着记忆投生,充当离淮神君成神路上的无数绊脚石。
  而今,他玩大了,把自己玩栽在了他手中的青凝剑中,只能闷声咽下苦果。等着修复元神,重新归位。
  啥也不说了,放假!
  雪玉捧着它走进冬绒花圃中,它现在身子缩成了丁点大,站在雪玉掌心上放眼望过去,数百只软绵绵的小崽子闭着眼睛乖乖地躺在冬绒花芯中,一旁的花仙绣口一吹,数百冬绒花就自动包裹着小家伙们的身子,只露出白净软萌的小脸蛋儿和耳朵。
  “去吧。”
  雪玉轻轻将它往冬绒花芯中一送,它脚丫子刚落下,就欢快地旋转跳跃砸进冬绒花芯中,压得花瓣微颤,花茎微曲又弹回来,颠得它腾空弹起。在雪玉惊讶地伸手要去接它时,它又原路弹回去,软软地砸在花芯里,溅起一阵雪白的花絮荡在空中。
  雪玉缓口气,吓出来的兔耳朵嗖地收回去,宠溺地伸手点了点它的小脑袋,“睡吧。”
  雪玉放心走了。
  冬绒花圃里只有一两个花仙在照料,其余只有数百只安静睡觉的小崽子。
  楚昭枕着俩小爪子,翘起短小的右脚搭在左脚上,看似悠闲,实则心里苦逼极了。
  天帝为了他的脸面,对外隐瞒了青龙渡劫的真相,可惜他九世以来,累得跟头驴似的,换着身份想方设法地给越淮那小崽子找茬儿添堵,时不时地虐他一番。想想还是有点儿心疼徒儿。
  最后那一剑差点刺得他魂飞魄散,他也不怪他。
  他吞了白阙给他的修元丹,闭着眼睛,盘着小腿,在一群崽崽们安静的呼吸声中开始运气调理。他只能感觉到那么一丁点儿的气息在身体里流转,但聊胜于无。
  他认栽。
  过了两个时辰,雪玉走进来,用雪笛吹了轻柔地吹了一曲,悠扬缓和的声音飘荡在冬绒花海中,缓缓地唤醒了花圃里的崽崽。
  小崽崽们困倦地张开小嘴打哈欠,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伸出小爪子,或者小手揉眼睛。因为有些仙兽宝宝送来时已经能够化形,大多是半人半兽的小模样。露双毛茸茸的耳朵,或者小尾巴都很正常。
  楚昭低头用豆豆眼盯着自个儿的爪子,无比地怀念他丰神俊朗的岁月。
  雪玉继续吹笛,小家伙们听令,乖乖地爬出窝,一小团一小团地滚过去,排成两排长队。楚昭知道那是房日兔雪玉为统一管理,专门作的小曲儿。不同笛音有不同的号令。
  百兽仙园的管理者皆是二十八星宿的小神兽管理。二十八星宿隶属于四大神兽青龙、朱雀、白虎、玄武的管辖,算是神兽家族的分支旁系。
  当年上古大战,四大神兽陨落,换来了六界安平万年,剩下的二十八星宿为了不辱四神的牺牲,合力在仙界建立了百兽仙园,万年来为仙界培育出无数俊杰之辈。
  楚昭原身为虚日鼠,便是二十八星宿中,玄武一脉。
  小家伙们排好了队,跟着雪玉的笛音牵引,睡眼捏松地往花圃外走。它们的小身子歪歪扭扭地,却极为乖巧地绕过仙廊,往千飨殿走去。
  千飨殿是仙兽进食的地方,诺大的宫殿,摆放着三条数百米长的仙楠木精雕细琢的食桌,不同修为进度的仙兽分为三类,各自坐在一块儿进食。
  仙兽不抵仙君,小仙兽都需要进食各种仙草仙露,像楚昭这种食肉的星宿神兽就是以专门饲养的,那些尚未通灵识的灵兽为食,直至他们可以修炼到辟谷。
  “诸位,今日离淮神君特来百兽仙园探望,你们切莫贪玩,让神君见了笑话。”角木蛟湛雲站在遥遥的千飨殿首座旁朗声道。
  楚昭一愣,越淮来这儿了?


作者其他作品

我是仙界最萌的崽

上一篇:幸存者生存指南

下一篇:他从镜中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