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他儿子有七个便宜爹

作者:狩心 时间:2019-03-31 19:50 标签:生子  重生  穿书  豪门世家  
穿到一本生子文里,成为主角受,季陵在书里死亡又重生。
文里有七个蛇精病渣攻。
一开始,面对季陵怀孕的事,渣攻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个野种和我没关系。”
“想讹钱也找个好点的理由。”
“孩子能生出来再说。”
“五万块拿去,把孩子打了。”
……
没过多久,渣攻们争着抢着戴绿帽:
“孩子我的,你和孩子都是我的!”
季陵丢了手里的瓜子壳:“太吵了,全部滚出去。”
提示:1,白切黑演技max美人受vs蛇精病人格分裂高富帅攻。
2,前期穿书后期回现实世界。
3,涉及人格分裂,渣攻们会融合成一个。
4,小包子会回去,当助攻。
生子狗血文,不喜点x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陵 ┃ 配角:分裂攻 ┃ 其它:重生,穿书,狗血,强强,生子,虐渣
===================
正文 第1章 季陵死了
    季陵死了,季陵又活了。
    死是在书里死,活也是在书里活。
    过往失去的记忆,随着之前的那次死亡,重新回到身体里。
    季陵这才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他原来所在的那个现实世界,而是一本他曾经就看了个文名还有简介,正文内容一个字都没多瞥的海棠耽美生子文。
    会知道这个文,起源于和某个朋友的一个聊天。
    那个朋友有个还在上高中的妹妹,对方妹妹喜欢看男男小说,某天就给朋友发了这本小说,因为小说里面的主角受名字正好和季陵一样。
    出于好奇,季陵看了下小说简介,然后直接被简介给劝退了。
    就在当天,季陵开车出去,路上意外出了个车祸,车祸后醒来,季陵就穿到了刚看过简介的高H生子文里。
    穿成主角受,季陵还失去了记忆,前后在书里,季陵计算了一下时间,好像就活了九个月,然后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走到河边,失足坠了下去。
    死的时候,一尸两命。
    他肚子里怀着孩子,至于孩子亲生父亲是谁,季陵不知道。
    包括现在,死去又活过来,季陵依旧不清楚,孩子他爹是谁。
    具体是谁不重要,有了原来现世的记忆,季陵不喜欢死亡,所以不会再让人随意的、肆无忌惮的欺负他。
    从坐着的床上起来,下床穿拖鞋,刚起身的那瞬间,一股眩晕忽然袭来,季陵及时抓住床沿,跌坐回床上,他弓着脊背,等着那股眩晕慢慢好转,随后他才再次起来。
    窗帘完全拉上,外面已经是白天,卧室里却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
    唰一声响,季陵把厚重的窗帘拉开,同时将紧闭的玻璃窗也一并推开。
    按理说,以主角受的工作性质,每个月都赚上万,工作这么些时间,在本城买套小公寓是很轻松的事。
    然而就现在来说,季陵身上一千块的存款都没有。
    这次过来的时间比上次晚了半个月,前面半个月的事情季陵记得一清二楚,应该就在前几天,季陵把刚领的三万多的卖身钱,全部给了他烂赌成性的爸——这个身体的人设,可以说是季陵包括在现世那会,见到过的最悲惨的一个,母亲被车撞死,肇事司机逃逸,父亲找了后妈,结果父亲又出了车祸,撞了别人,把家里房子拿去卖了赔钱,第二任妻子在季陵父亲坐牢期间直接跑了。
    等到父亲几年后坐牢出来,精神已经明显不正常,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债,然后靠儿子卖身来还债。
    主角受也是孝顺,把这个无底洞给强行抗自己身上,季陵上一世没了记忆,竟也心甘情愿屈服这种命运。
    季陵虽然本身就是个同性恋,但卖身这种工作,对现在的季陵而言,只让他觉得反胃。
    似乎昨天回来太累没有洗过澡,身上有着陌生人的气息,季陵从窗户边转身离开,走进浴室,脫了衣服开始洗澡,洗的时候注意到身上还残留着各种暧昧的痕迹,盯着那些痕迹看了好一会,胃里忽然反胃,季陵跑到马桶边,趴着就往里吐,肚子里没东西,呕了会,什么也没呕出来。
    身上发冷,季陵回到花洒下继续洗澡,洗干净后倮身出去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现在时间已经将近中午了,他最近上白班,这会可以去会所了。
    季陵把手机钥匙拿上,下楼先去吃了碗清汤馄饨,之后打车去会所。
    不是去上班的,而是去提出辞职的,在那里上班的人,都押了两万块,季陵还不至于和钱过不去,不要那两万。
    等押金拿到了,把这副瘦得皮包骨的身体养一养,再考虑另外找工作的事。
    按时间上来算,他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有一两周。
    季陵拦了辆出租车,过去为了省钱,都是路边找单车骑着去上班,孩子没掉,只能说这个孩子确实挺厉害。
    关于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季陵思考了这个问题,现阶段还是不行,本来身体就病怏怏,再去把孩子做掉,这具身体怕就真要废了。
    季陵本人来说,还是喜欢小孩的,不管孩子爸是谁,孩子有他一半的血液,前面那一次孩子连这个世界都没有见到,就和他一起死了,季陵对孩子有一股愧疚心,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没能保护好他。
    住的地方离会所不远,十多分钟就到了。
    季陵推门下车,公司有规章制度,员工不能走正门,而是先下到一楼停车场,再从员工电梯上去。
    季陵是来辞职的,直接走的正门,里面西餐厅的员工几乎都认识季陵,看到季陵进来,全都拿异样的眼光盯着季陵。
    无畏地迎着这些目光,季陵走进电梯,摁亮了五楼。
    电梯门一开,外面站着的迎宾就立马堆砌职业化的笑容,当看到来的人是季陵时,笑容一瞬间就消失了。
    季陵走进工作过的会所,找到主管,也不和对方多废话,直接说明来意,他要辞职,前来拿押金。
    他的这个工作性质,不需要提前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申请 ,什么时候想离开,直接到公司说一声就行。
    主管非常惊讶,他是知道季陵有个赌鬼爹,所以对于季陵忽然开口要辞职,他没有立刻当真,季陵的性格他认为算是了解,第一时间猜测季陵这是打算去其他场子,应该是有人私下挖季陵,而且对方比他这里出的价钱高。
    但价钱高,玩法肯定也就不一样,季陵这个小身板,在这边都三天两头吃着药,去了其他地方,指不定就得进医院躺着。
    主管把季陵带去了里面一个房间,他问季陵:“是不是有人来挖你?”
    季陵摇头,音量不高,但每个字都清晰:“不是,没有人挖我,我以后都不会再做这行了。”
    “你不做?你不做钱从哪里来,你爸的欠款谁来还?”主管哼笑一声,轻蔑地看着面前他一只胳膊都能提溜起来的季陵。
    忽地,他表情微微一变,身体往前凑了点:“或者说,你终于想通了,肯被人包了?”
    有不少人想出钱包.养季陵,都被季陵给拒绝了。
    有些出的价钱甚至是一个月十几万,主管当初还劝过季陵,季陵不肯点头,不知道守着一条什么底线,都来这里卖身了,底线什么的,说出来都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这个您不用担心,可以的话,我希望今天之内能够拿到我之前所有的押金。”季陵态度不变。
    主管似乎这时才发现季陵身上有那么一点异样,他记得以前和季陵说话,对方背脊没有这么挺直,更不会和他目光对视,还是这种明亮的、坚定异常的,令主管甚至觉得不太真实的眼神。
    这不是他过去认识的那个季陵,在他印象里,季陵是胆怯和病弱的。
    现在虽然看着身体是单薄,却也同时让他能够感知到他目光里的力量。
    所以,在季陵身上发生了什么?
    “严总今天不在,可能要后天才回来,你要拿回押金,也只能等到后天。”主管冷淡地说道。
    眼见拿不到押金,那他继续呆下去也没有意义,季陵站起身就准备走。
    “齐二少刚刚打过电话,他一会要带朋友过来,已经点了名要你陪。”
    几句话,把季陵离开的身体给定住,季陵当然知道这个齐二少,齐衡,从时间上来算,也许是他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在他失去记忆的上一世里,他和齐衡的纠葛还不少,好像就是有这次,季陵去坐陪的时候,本来身体就不好,又被连着灌太多的酒,然后吐到了齐衡一个朋友的身上。
    后面的事,季陵不想去回想,想一下他就觉得头疼,额头上磕出来的疤痕,一直到他死都还存在着。
    季陵紧紧拧着眉头,他对这个齐衡一丝好感也没有,连对方的面都不想见到,他怕自己又会吐出来。
    主管见季陵停了下来,好心提醒季陵:“季陵,如果你今天不去,别说你那两万押金,你想在洛北找到任何一份工作,都不可能。”
    “当然,如果你跟的金主,比齐衡背景厉害,那这话你当我没说。”
    这也正是季陵在犹豫的,他没有金主,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齐衡这人看着好相处,但那是不触犯到他,任何让对方不高兴的人,哪怕只是拂了点小面子,都很难有好下场。
    季陵摁着肚子,把那点作呕的欲.望给强行压下去。
    季陵舔了舔嘴唇,眼眸里一片锐利逼人的光芒。
    “行,这次我去,如果还有人要点我,麻烦主管您和他说,我辞职了。”没有必要硬碰硬,至少现在季陵还没有和谁硬碰硬的资本。
    至于说待会去见齐衡,怎么见,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文章可以做。
    齐衡和朋友还要一两个小时才过来,季陵从会所出去,到附近一家小的奶茶店买了杯红豆奶茶,一边喝奶茶,季陵一边在手机上下单买了一瓶颜色鲜红似血的番茄酱。
    地址就填的奶茶店,超市离得不太远,季陵没直接过去,是因为他身体不太舒服,至于说待会所工作间,外面艳阳高照,里面跟暗沉沉的洞窟一样,那些空气,都让季陵呼吸起来不畅。

[返回首页]
用户名: